欢迎访问书快小说!

- 书快论坛

书快小说

第八八十五章 母亲的侍女

作品:滇水咒 | 分类:都市言情 | 作者:商米微

    清平马不停蹄的去见南昭,将这件事跟南昭详细复述一遍。

    南昭却不是很在意,她觉得,既然徐四山认为有问题,那就让他去查好了,她在宫里等结果就好了,宫里自然是安全的。

    南昭让清平下去休息,稍后仍然回兰园,除了给徐四山复命之外,回去的主要任务仍然是帮助徐四山。

    清平回宫的消息早就在幽兰别苑里传开了,不当值的小姐妹们都来找她说话。清平平时并不太注意这些细枝末节,与她算得上交好的也就是海棠。但是几个小姐妹凑到她房里来说话,叽叽喳喳,好不热闹,清平心头不禁生出暖意。

    南昭不喜欢侍女们都在眼前晃,今天只留了一个侍茶的侍女,其他人都叫她们退下了。其实她们也不敢走远,两个静静地立在窗外,两个在茶房等通传。

    她这里刚清净下来,又有芳婷来通传,说是暖房的姑姑,做了几瓶蓟云露送来孝敬她,想进来给她嗑个头。

    暖房里会做蓟云露的姑姑?南昭听了,立刻皱了眉头,说:“跟她说好意我心领了,我这会儿没空见她,让她回去。”

    “是。”芳婷应声而去。

    原先六公主没大婚那会儿,七公主和她去暖房,就是有人进献了香露,六公主喜欢的不行。她以外七公主也喜欢。所以那个姑姑来求见的时候,她也没想那么多,就过来通传了。

    但是,七公主是皱了眉头了,她看的清清楚楚,好在七公主平常还算是好脾气的主子,要是发起火来,她也是吃不了兜着走。芳婷想着想着额头就冒了汗。见到那个姑姑,自然就没了好脸色。

    “我家公主说了,您的好意她心领了,磕头就不必了,姑姑请回吧!”

    蓟姑姑听了,低眉顺眼道:“是,有劳姑娘通传。”若有似无的叹息一声,转身离开了。

    芳婷不禁多看了她一眼,但并没有多想什么,就去忙自己的去了。

    南昭对那几小瓶蓟云露并没有过多关注,只看了一眼,说:“清平等会儿出宫的时候,叫她带去六公主府送给六公主。嗯,再顺便带封信去给六公主。”

    南昭想了想,决定还是要写封信去给景平,问一下曾惟扬关于弓弩的进度。虽然他们夫妻新婚燕尔,但是,总不能这样曾惟扬就甘心在安乐窝里消磨时光,该上心的事情总要上心的。

    清平拿了信和蓟云露,即刻出了宫,去了六公主府。

    景平见到蓟云露,想起当初南昭调笑她的事,心头已经有些赧然,但当着清平的面断然是要压下去的。她笑着问清平:“你们公主怎么派你来传话?她这几日也不来我府上坐坐了。”语气里似有些嗔怪。

    清平知道六公主也不是真的生气,就微笑着答道:“七公主这阵子都陪着王后娘娘,也不怎么得闲,七公主一向与您亲近,得闲了肯定要来叨扰您的。”

    提起王后,景平不禁问:“王后娘娘近日来身体如何?”

    前一阵子,听说王后不舒服,她是想要回宫看望的,递了折子,可是父王亲自回复了她,说王后知道她是一片孝心,但是王后没什么大碍,不用回宫了,让她安心过自己的日子。

    景平听了也没有多想,但是现在听到南昭每天陪着王后,不禁有一丝伤感,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出了宫,再想回宫也多有不便宜。说:“不能在王后娘娘身边尽孝,我心里也是过意不去。”

    清平安慰道:“听说是积劳成疾,不过现在已经是大好了。王后娘娘掌管后宫也着实辛劳,如今,王上让七公主在王后娘娘身边侍疾,并且从旁协助料理后宫之事,虽然您不能在王后娘娘身边亲自侍疾,但七公主和您是姐妹,她在跟您在是一样的。”

    同样是不能回宫侍疾,景宁没有太多感触,只是好奇,到底王后娘娘到底是得了什么病。按理来说,她们这些出嫁的公主,回去一趟也不是什么大事。怎么父王还亲自回复她?

    严辅德晚上来的歇息的时候,景宁忍不住跟他聊这个事儿。严辅德听了,见景宁并没有什么忧色,反而更有八卦的兴趣,他垂了眼,并没有说什么。正巧丫鬟来送洗漱的热水,严辅德顺势站起来去洗漱。这个话题就打住了。

    清平和六公主闲话一阵之后,起身告辞,从六公主府回去兰园,迎头碰见徐四山。

    她略福了一礼,唤了一声:“徐管家。”

    “唔。”徐四山背着手站在院子中央,见了清平,双手散开垂在身体两侧,欠欠身,说:“清平姑娘回来了。”

    清平注意到他的小动作,目光不自觉落在他的手臂上,他的手臂确实如桂喜所说,比一般人略长,也比一般人看起来结实,双手关节粗大,生人见了,势必生出畏惧之意。但是,此时在他脸上却看不出任何凌厉之色,他甚至更平和。

    清平说:“见了公主了,公主说,那这几日她就先不回来了。”

    “唔,”徐四山点头,说:“那你先歇了去吧!”

    “嗯。”清平轻轻点头,走去内院。

    徐四山立在院子里,忽然心情大好。偏偏这时候,小****知道哪里冒出来的,大声说:“徐大叔,你等到清平姐姐了?”

    徐四山立刻给了小五腿弯上一脚,清平还未走远,他不敢回头看她是否是听到了。

    小五被踢了一个趔趄。他从小被人打习惯了,也不在意,只是有点迷茫,不知道为何被踢了一脚。

    “胡说什么?我只是恰巧碰到了清平姑娘。”徐四山不免心里发虚,自己真的做的这么明显吗?连个半傻的孩子都看出来了?

    “你一直站在这里,我以为是为了等清平姐姐。”小五挠挠头说。

    “不是叫你去帮忙喂马吗?这会儿乱窜什么?”徐四山板起脸问。

    “喂好了。我这就去厨房帮厨房的大娘们干活。”小五答一句,怕再挨一脚,赶紧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