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书快小说!

- 书快论坛

书快小说

第126章 黑莲教的阴谋(上)

    这里是天道府地下的一间暗殿,和之前冯文仙所走的那段台阶相通,台阶的尽头便是这间暗殿。古武宗离字堂堂主吴英超,正和那全身包裹在黑袍里的神秘人朝着幽深的暗殿深处走去。

    暗殿的周围并没有设置任何灯具或者火把,这导致处于地下的大殿颇为阴暗,整座殿宇的光源唯有吴英超手中的火把,即使这样,它也只能照到两人前后不足一丈多距离,再远些光线就会被黑暗所吞噬。可那神秘的黑袍人走得很快,似乎他根本不用双眼观察前方。

    说实话这间暗殿建于地底,地面不如上面的那些殿宇平整,再加上数百年未得修整,到处都是灰尘、陷坑或碎石,稍不留神就会被绊倒。以吴英超的修为,他也不大敢在这晦暗不明的诡异大殿里疾跑,可那神秘的黑袍人却无视一切,可谓是健步如飞。如果不是看到他有影子,有呼吸和体温,吴英超几乎要认定他是鬼了。

    “到了!”在沉闷的氛围下,吴英超和神秘黑袍人一路踉踉跄跄,忽左忽右地来回晃悠,直到后者轻轻说了一句“到了”,这次行程才算划下了一个句号。吴英超是一个非常健谈且喜欢和人说话的术士,可这黑袍人一路上一言不发,他多次想开口搭讪,对方都不理他,搞得吴英超甚是郁闷。若非冯文仙下了死命令,让他紧跟此人,吴英超真想一走了之。

    两人已经走到暗殿的尽头,呈现在他们面前的是一座看不清具体模样的祭坛,祭坛上隐隐约约摆放着一尊神龛。不知为何,吴英超总感觉那里要比大殿其他地方黑暗幽深许多,甚至有种一眼望去就无法转移视线的可怕魔力。

    吴英超连忙运转灵力,保持头脑清醒,他有些骇然地斜瞥了祭坛一眼,以他这种修为,寻常幻术根本无法引他入彀,可这个诡异的祭坛居然只看了一眼,便在不知不觉中了招,这天道府遗址果然没有自己想象中的简单。

    “果然是在这里,你知道术道盟吗?”神秘黑袍人先是拿出一个奇怪的法器四处探测,旋即又偏头问道。

    一直留意关注着神秘黑袍人的吴英超微微一愣,他露出一抹古怪的神色,“术道六六天,玄门****殿。天外无圣贤,殿内皆混元。曾经威震法术界的术道盟,以我的地位和修为,自然是知道的,怎么了?”

    “你可知这墓府原本是洪荒年间,天苍山脉的第一宗派天道府的遗址?而这天道府的真正主人,就是术道盟三十六天中的太玉天!”神秘黑袍人指着眼前处于黑暗中的祭坛,语出惊人,“咱们前面的那个祭坛,里面供奉的就是太玉天的仙蜕!”

    “什么!”吴英超双眼圆瞪,他怎么也想不到传说中的术道盟天主的仙蜕,居然会在这个毫不起眼的暗殿祭坛里。可是神秘黑袍人的下一句话,却让他更加惊骇不已。

    “你听说过邪体吗?”

    吴英超面色瞬间煞白,一向天不怕地不怕的古武宗离字堂堂主,居然在听到这话之后,身躯微微颤抖起来。“你是说……邪体?”

    “嘿嘿,看来也知道啊,毕竟是武帝阁的分支之一,古武帝的传承到底还是有些,不然即使如今一些术道宿老,也未必知道邪体这两个字有何恐怖的含义呢!”神秘黑袍人阴恻恻地笑道。

    吴英超对“邪体”这两个字其实了解的不多,作为古武宗的八堂堂主之一,他也是宗门真正的高层,可以翻阅到许多藏经阁中的古籍。关于“邪体”的内容,他是从一本非常破旧的古籍中了解到。

    “当年万邪血难,太和神君以自燃魂魄的形式,将万邪击杀,并抹除其神魂。此后他油尽灯枯,消散于天地间,史上唯一能达到传说中五重门圣贤的伟人就此陨落。”神秘黑袍人嘴里娓娓讲着洪荒秘辛,其嗓音低沉沧桑,让吴英超不自觉地仿佛看到了当年的场景,“万邪神魂虽灭,可尸身却仍然饱含邪气,即使太和神君的亲传弟子,也不能消除,他们合力将万邪尸身分为数块,分别****于天地不同处的千鬼寺内,试图靠悠悠岁月来化解其怨戾之气,这就是所谓的‘邪体’!”

    “你的意思该不会是这祭坛下面,也是一处千鬼寺吧?难道有一具邪体被****在下面?”吴英超打着哈哈,只是他没注意到自己的脑门已经沁出了豆大的汗珠。

    神秘黑袍人忽然转身,吴英超一时没注意,差点撞到他的后背。黑袍人冷冷地盯着吴英超,把他看得浑身直发毛,鸡皮疙瘩都冒出来了。

    “你们冯堂主没有和你说这次行动的任务吗?”神秘黑袍人过了半晌才视线收回,转身对着祭坛问道。

    吴英超一摊手,耸了耸肩,满脸无奈道:“没有,我大师兄只告诉我全力配合你,其他的一点没透露。”

    “保密得挺严啊,连自己同门的堂主都没有透露。”神秘黑袍人心中暗道,他轻轻走向祭坛,用毫无波动的嗓音说道:“你们古武宗通过古籍发现了天道府的遗址,以及隐藏在内的太玉天仙蜕,可你们宗主经过一番探查,又发现太玉天的仙蜕****着下方的一座千鬼寺。你们宗主想得到太玉天的仙蜕,又害怕强行动手,会释放出千鬼寺里的邪祟,所以才和我们圣教合作。”

    “圣教?难道是……”吴英超听得眉头一跳,这些事古武宗宗主并没有告诉他,这次来震雷山墓府,也只是说要阻止真泽宫的人拿到龙血凤纹果,没想到这里面还有这些弯弯绕。“只是宗主想要太玉天的仙蜕,想来也是为了有所突破,就算不能脱凡入圣,也可以稳压真泽宫的夏靖秋一筹,这样他们最后的保障也就没了。只是这太玉天的仙蜕既然****着下面的千鬼寺,弄不好把里面的邪祟放出来,这方圆千里可就化为鬼蜮了,怪不得宗主要和他们联手。”

    “时间差不多了!”神秘黑袍人忽然掐着指头算道,“是时候该收网了!”

    与此同时,擎天殿内。

    与清竹道人万雨寒厮杀正酣的男尸面色一变,原本高达两三丈,小山似的身躯陡然一阵蠕动,所有触须触手发出撕心裂肺的哀鸣,紧接着便“啪嗒啪嗒”破体而出,伴随着污血和脓液摔落在地,看得人直犯恶心。

    周围的一些术士连忙不断后撤,之前这怪物与万雨寒厮杀之时,居然还趁机偷袭附近的人群,凡是被它的触须触手刺穿的术士,都会被吸干血肉,化为人干,死相极其惨烈。所以众术士一看它又有所异变,赶忙连连后撤,生怕遭受池鱼之殃。而处于战团核心地带的清竹道人万雨寒倒是一副淡然的模样,他眼珠一转,就大致明白了即将发生的事情。

    浑身抽搐不已,如同犯了癫痫的怨煞,并没有像众人想象中,进一步膨胀扩大,或者直接爆裂开来,反而在大家惊疑的目光中,不断萎缩,不光如此,它的皮肉还逐渐失去光泽,有点脱水的迹象。过了小半盏茶的工夫,原本如同小巨人般存在的怨煞,已经萎缩成寻常孩童大小,并有进一步缩小的可能。

    就在怨煞已经萎缩到初生婴儿大小的时刻,清竹道人万雨寒突然飞掠而去,剑锋直指怨煞,而且此时的他手中握着的已经不是桃木剑,而是一柄泛着刺眼寒芒的神兵。

    “当!”一根黝黑的精钢禅杖斜刺里杀出,将万雨寒的神兵隔开,同时背后一阵劲风袭来。“鬼佛无戒,京北道镇抚使罗云落!”万雨寒剑尖一点禅杖顶端,借力转身,反手一记掌心雷,与偷袭自己的黑莲教京北道镇抚使罗云落正面对掌。伴随着阵阵雷鸣之声,万雨寒和罗云落同时后退数步,只是后者多退了三步。

    “你们黑莲教果然是到处祸害人啊!”纵使以一敌二,万雨寒依然面不改色,他轻轻拍了拍衣袖上的尘土,淡然说道。

    此时的怨煞已经呈现沙土化,不断有皮肉剥落化为沙土,渐渐地里面冒出一缕血芒,很快血芒越来越盛,最终几乎照耀了大半个擎天殿。这终于引起了正在争夺龙血凤纹果的众术士的注意,他们因为贪欲和杀意而被蒙蔽的头脑,总算有些清醒了,术士的本能告诉他们,事情似乎没有他们想象的那么简单。

    “哈哈哈,没想到这里的气血如此雄厚,居然能把这宝贝充盈到这等地步。”罗云落仰头大笑,伸手将血芒的源头,一个拳头大小的油灯状法器抓住,提在手上。“诸位,和之前怨煞所说的那样,还请诸位放下武器,束手待毙,成为我黑莲教的血食吧!”

    “什么,黑莲邪教想要杀了我们?”

    “果然他们都不是什么好东西,弟兄们咱们不能坐以待毙,咱们跟他们拼了!”

    “啊!”正当众术士争论不休,惶然不知所措时,那几个鼓吹团结反抗的术士忽然纷纷惨叫一声,胸前露出一截兵刃,口吐鲜血地颓然倒地。

    “你们!你们怎会……”

    古武宗的一众弟子猛地从那些术士的尸体上拔出兵刃,用靴子抹去鲜血,冷冷地看着惊愕的其他术士。这时擎天殿四周暗门开启,源源不断的黑莲教****从里面涌出,将大殿内的众术士团团围住。

    “诸位,还是那句话,请大家安心上路吧!”罗云落的眼里闪烁着凶芒,森然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