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书快小说!

- 书快论坛

书快小说

第828章 程重千

    “咕噜……咕噜……”

    原本还算平静的海面忽然开始沸腾起来,大串的血沫自下方涌出,很快便将附近的海面给占据了。********的血迹自海水深处涌出,这种出血量恐怕绝对不是人可以衡量的。刘启超望着那出血的地方,顿时两眼瞪圆了。别人或许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可是他却看得一清二楚。

    之前跳下去的那人是申乾近身边的一名穿着蓝袍的老者,看申乾近的态度,似乎他的地位比申乾近还要高,所以一直对他非常恭敬。在那蓝袍老者跳水的瞬间,那海里的章鱼怪物便将目标对准了他,数根廊柱粗细的触手便如同利箭般弹射出去,朝着蓝袍老者的腰身掠去。

    蓝袍老者面无表情,他即使在冰冷的海水里,依然保持着淡定和沉着,他大手一挥,一股极强的寒意瞬间朝着那个章鱼海怪袭去。满是吸盘的触手还没有来得及触碰到蓝袍老者,就被寒意所侵蚀,瞬间冻成了冰块,那寒意不断蔓延,不多时便将章鱼海怪整个冻成了一大块冰坨子。

    那章鱼海怪即使被冻成一大块冰坨子,可是已经化为冰雕的触手,却依然朝着蓝袍老者劈去。后者倒没有什么反应,只是准备举手将其轰成碎片,谁料那触手居然猛地挣开了冰块的束缚,陡然加速朝着蓝袍老者的脑袋轰去。那触手前端就像是张开了一朵花蕊,露出后面满是利齿的口器,看来这怪物未必是靠主体的嘴巴进食。

    蓝袍老者微微一蹙额,他望着那即将杀来的触手,自己的手腕以一个极小的角度抖动,两道以肉眼可见的寒气,顿时化为长达六尺有余的冰刀,将那章鱼海怪的触手给直接斩断。这一系列动作行云流水,若不是刘启超一直专心致志地对他进行着观察,恐怕根本不会发现,蓝袍老者是如何发出那两道寒意兵刃的。

    触手被蓝袍老者轻易斩断的章鱼海怪,顿时变得不安起来,从它的伤口断裂处,溢出了大批黄绿色的腥臭液体,即使没有触碰到,刘启超也能猜到那玩意儿十有****带有剧烈的腐蚀性。激烈的疼痛让章鱼海怪开始挣开冰块的束缚,它伸出一条条有如廊柱粗细的触手,再度朝着蓝袍老者攻去。

    蓝袍老者虽说修为强悍,但是到底是在海里,多多少少会受到一些限制,于是他也不想再拖延下去,当即双手一掐法诀,附近的水流开始逆行运转,自末端开始变为冰块,章鱼海怪并没有发现,在它的附近已经出现了一圈比它体型还大的巨型冰掌。它就像是在如来佛祖掌间跳跃的孙猴子,始终无法挣开对方的束缚。

    刘启超只看到对方嘴唇一阵蠕动,那两只巨型冰掌立刻朝着章鱼海怪聚拢过来,生物的本能让它变得焦躁不安起来,可是它却不知道,自己的生命即将迎来完结。两只巨型冰掌很快便将章鱼海怪握住,然后慢慢地挤压在一起,庞大的力量让后者根本无法反抗,只得随着巨型冰掌的挤压,而逐渐变成一个圆球,最终化为一堆血肉烂泥,黄绿色的脓血也喷溅开来,将附近的海水悉数污染。

    “好厉害!”刘启超在心里暗道一声厉喝,刚才那巨型冰掌,绝对不是寻常冰系术法所能企及,更何况那个蓝袍老者几乎是瞬间便将巨型冰掌给凝聚出来,那种功力就绝对不是寻常术士能够做到的。从那蓝袍老者短短的几招来看,他的功力恐怕比饿鬼堂堂主申乾近还要高很多。

    “咱们堂口什么时候有这么厉害的角色了?”刘启超朝翟得钧和刘大同投去询问的眼神。

    翟得钧不知所谓的摇了摇头,而刘大同到底是饿鬼堂的老人了,他捋了捋胡须,叹息道:“那蓝袍老者恐怕是我们饿鬼堂的唯一还在的太上长老程重千了。”

    “程重千?那是谁,我怎么没有听说过?”翟得钧好奇地问道。

    刘大同叹息道:“你虽说比小刘兄弟早入堂些日子,可是到底还没有进过当年的那些岁月,堂主估计也对那段日子不大愿意提及,所以你们都不知道,也难怪。”

    “当年那段岁月?”刘启超和翟得钧顿时被刘大同的话吸引了过去,异口同声地问道。

    刘大同整理了一下思绪,说道:“当年轮回殿六堂并立,我们饿鬼堂虽说不算第一第二,也是可以位列第三的存在。当时饿鬼堂的高手林立,精锐辈出。当时五大香主都是满额,每个香主辖下还有至少三名坛主,而且至少拥有三百精锐。至于太上长老,更是有着九名之多,个个都是至少中品混元境的存在。那时的饿鬼堂真的,未必比地狱堂弱,和天道堂相比,也没有天壤之别。”

    “可是后来为什么会变成那样?”刘启超依稀记得自己刚拜入饿鬼堂时,饿鬼堂基本已经流落到三流宗派的情况,若是没有轮回殿这个招牌在,恐怕任谁都没办法将饿鬼堂和其他五堂放在一起看待吧。那个时候真的是非常的凄凉。

    刘大同仔细想了想,说道:“说起来,那次事件我并没有亲自参加,当时我去西北进行了一趟任务,所以并没有出事,现在想想还真是幸运。根据堂主所说,当时咱们轮回殿和其他几个宗派联手去打探某片海域,我们轮回殿派出的便是人间堂和饿鬼堂,而结果人间堂派去的人马,自两名香主以下全部阵亡。而饿鬼堂派去的诸多精锐也几乎死了个精光,只剩下当时的副堂主逃了回来,被堂主接到密室,没说几句话便****身亡了。而跟随他身亡的,还有饿鬼堂的诸多精锐,从此饿鬼堂实力一落千丈,许多残余的精锐骨干也纷纷转换门庭。唯一没有离开的,便是这位程重千,所以堂主一直对他尊敬有加。”

    “哦,不见风使舵,倒是颇有风骨。”刘启超对那名蓝袍老者的评价又上升了一个高度。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