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书快小说!

- 书快论坛

书快小说

149.第149章 毒解

作品:极境天尊 | 分类:玄幻小说 | 作者:璀粲的大白菜

    招了招手,“世侄,过来吧!”

    洛寒闻声,跃上虫躯,三步并作两步,纵至身侧。

    用力踏了踏脚下的躯壳,异常坚硬。身前,已被轰击得深深凹陷下去,却还未破。

    惊讶道,“竟比那银甲钳虫的麟甲还要坚韧?”

    “呸!”武无敌啐了一口。

    道,“若非身中麻痹之毒,倘若我炼狱在手,这厮早身首异处了!”

    见那惊异神情,又道,“是你毒性未解所致,只能发挥五成劲力,不然单凭你那肉身,也可与这邪虫斗上一斗!”

    “是吗?”

    洛寒有些怀疑,别是对方信口胡诌。

    方才他可是吃尽苦头,不仅以力博弈不占上风,最后还随虫躯翻腾,被晃荡个七荤八素。

    若说可独战这邪虫,他还无此把握,并非妄自菲薄,而是实情判断。

    武无敌双目一瞪,“怎么?不信?你自己感知一下,看我是否说错!若不影响战力,我们还冒着凶险,费劲巴力的来解什么毒!”

    洛寒闻言,仔细内视一番,果真如此。

    血脉中,毒性掺杂血液之间,阻碍着肉身之力的周天运转。这还不止,经脉亦是,灵气运行不能说滞涩,也是缓慢至极。

    只不过,麻痹之感极其微弱,再加之意识、神经也被影响,之前又始终处于紧张的战斗当中,故难以察觉。

    喃喃道,“我的肉身强至这等程度了么?”

    武无敌一阵无语。

    虽是坐着,也较洛寒矮不了多少,拍了拍他肩头。

    道,“世侄,你可是捡到宝了!那石墓炼体,据我看来是另辟蹊径。你这肉身,量级上虽与我仍有差距,毕竟我修为高你许多,但本质上可比我强太多了!”

    “哦?本质?”洛寒惊疑。

    毕竟,他冰神族于炼体并不擅长,所知甚少。

    “肉身之力便是本质,与灵气之力异曲同工。”武无敌解惑道。

    随后猜测,“你应已结肉身周天了吧!”

    洛寒点头回应。

    “这就是了,这肉身周天又谓小周天,你可知,我至今都未结成。”

    言辞间,颇有叹意。

    “这么难?”

    石墓内,一路炼体,虽然艰辛,但这结肉身周天,他倒未觉有何艰难。

    眼下,闻此言自一炼神境强者口中诉出,着实有些诧异。须知,那可是以武立身,以炼体为傲的一族。

    武无敌浓眉一挑,“那你以为!我始终不得其门而入,关键就在于‘法’!”

    “法?”洛寒闻所未闻。

    “你只知那石墓以重压炼体,却不知个中玄奥,你我都曾习灵法,炼体亦有法!我武神族虽尊炼体为上,但仍以灵气计修为,对肉身之力可说仍属初阶,而这‘法’,便是提升之门!”

    “那《炼神诀》就是‘法’?”

    武无敌摇头,“你说的,《炼神诀》是钥匙,‘法’在石墓内!”

    顿了一顿,继续道,“我若得此法,结肉身之周天,待到那时,这方天地恐已容不下我!”

    言罢,强者之气激荡而出。

    那是一股傲意,对自身修为的自傲,亦是一种憧憬,对突破天地桎梏的向往!

    “不想这肉身周天竟这么厉害!”洛寒暗道。

    这一番言辞,增闻了他对炼体一途的认知,眼界也由此开阔。

    武无敌从憧憬中回神,暗自一笑。

    道,“不说了!来,先解毒!一会儿这大虫子该醒了!”

    说着,跃下虫首。

    洛寒跟了下去,见他扳开嘴钳,用双脚撑住,直接将半身探进口中。

    不觉心惊,这倘若此时邪虫苏醒,还不一口把他吞了!

    连忙道,“武叔父,小心!”

    “无妨!”声音自嘴钳后传来。

    与此同时,双脚一蹬,从口中抽身而出。

    右手摊开,掌心处,两枚碧绿之物,极小,形似香囊,且当真散发一丝香气,略腥。

    “这是……?”

    “这大虫子的毒囊,内含噬血之毒,极为精纯,一颗,估计麻痹可解。”武无敌应道。

    说话间,丢给洛寒一颗。

    道,“直接吞服即可,入体后以灵气包裹,运转周身,与麻痹之毒相抵,若有余,再排出体外。”

    言罢,自己先一把丢入口中,盘膝坐地,吐纳起来。

    洛寒见状,亦无犹豫,依样照做。

    半晌,毒性尽解,那噬血之毒还余大半,遂呼出体外。

    睁开双眸,见面前一团浓雾,绿重如墨,缓缓飘进邪虫之口。

    武无敌仍在闭目吐纳。

    忽闻一声嘶鸣,那邪虫竟是醒了!

    顿时心下大惊,当即起身,欲上前相斗。

    毒解后,周身如挣脱束缚,肉身之力磅礴而起,灵气运行汹涌澎湃。

    此时,他坚信,可与之一战!

    却瞠目结舌,只见那硕大的虫首正缓缓向后挪动,仅剩的一只眼死死盯着正闭目盘坐的壮硕身影,千米长的虫躯悄无声息地向深谷中退去。

    它竟然在偷偷逃走,生怕惊扰到那‘杀神’。

    与此同时,武无敌陡然睁开双目。

    “啾!”

    又一声嘶鸣,随后响起急促的沙沙声。

    转眼间,一切都寂静下来,千米长的溶洞,静悄悄的,空无一物,除他二人。

    “这……”洛寒一阵无语。

    “哈哈!随它去吧!估计是怕了咱们了。”武无敌笑道。

    长身而起,显是毒性已解,未见有雾气呼出。

    洛寒见状,略一思虑,问道,“武叔父,噬血之毒未有剩余?”

    武无敌点头,“刚好毒性尽解,一丝不多,一丝不少。”

    “武叔父真不愧一族强者,中毒如此之深,还能将这邪虫收拾得服服帖帖,竟生惧意!”洛寒暗道。

    随后道,“我可是剩余不少,呼出好大一团雾气,却都被那邪虫吸了回去。”

    “这毒囊是它的命根子,一共也结不出几颗。之前为摆脱我逃命,震碎一颗化毒雾吐出,刚才又被我摘下两颗,再不收点儿回去,怕是再无颜面称‘龙’了。”

    言辞间,笑意不减。

    “你怎知它称‘龙’?”洛寒不解。

    毕竟,它既不懂人言,亦无灵智。

    “呶!”

    武无敌示意他看向岩壁顶端。

    那里,是邪虫曾驻身之地,满壁深痕,被螯足上生尖刺所划。

    隐约可见二字,‘龙宫’!

    洛寒一脸黑线,“还真是!”

    “说它不认字,我都不信!可能已稍具灵智吧!毕竟活了数万载。”武无敌摇头笑道。

    如今不仅脱困,且麻痹尽解,他着实心情大好。

    又道,“走吧!世侄,我们出去!随我回城坐坐,再陪叔父我喝上几坛!”

    说罢,朝来时洞口行去。

    洛寒神色一凛,单膝着地,道,“武叔父,小侄前来是有事相求!”

    武无敌闻声回身,连忙将之扶起。

    “有话好说,何必行此大礼!你不说我倒忘了,战天兄又不知我遇险,怎会无事遣你前来!说吧!何事?”

    洛寒随即将洛战天被困空间乱流,炎重将龙静雪掳走一事简要道来。

    “武叔父,父王说那炎重修为难测,他无必胜把握,况且更有我母亲在手,故叫我来寻你相助!”

    “这狗杂碎,夺了我的炼狱不说,还敢掳去你母亲!我本欲找他算账,如今倒好,事不宜迟,我们现在就去!”

    武无敌咬牙切齿,横眉怒目。

    洛寒曾生怕他一意回城,当下闻言,心中一块大石落地,这般结果,尽如所愿。

    躬身道,“小侄先行谢过武叔父!”

    “诶!好说!这两年间,战天兄屡次力保我武神城无忧,如今他妻子有难,我岂能坐视不理!”

    话音未落,已转身向另一侧洞口纵去。

    洛寒连忙跟上,心下疑惑,问道,“不原路返回?”

    武无敌身形不减,应道,“那样耽搁时间,我们抄近路,出去便是曾与炎神境相隔的大山,纵然脱离灵气海,它也一定是在那个方向!”

    “嗯!这样最好!”洛寒暗自点头。

    对他来说,当然越快越好。

    “不过……可能有些凶险,还是要靠世侄你的火。”武无敌又道。

    “哦?沿途又有邪虫?”

    洛寒倒未惊诧,已见怪不怪。

    从后面看,那一头辫子晃了晃,似在摇头。

    “倒非邪虫,是一些难缠的小家伙,就是数量有些多!”

    “也是溶洞?”

    “算是吧!”回答模棱两可。

    “算是?”洛寒不解。

    要么‘是’,要么‘不是’,‘算是’又是何意?

    武无敌解释道,“囚困邪虫的溶洞大多天然,只是人为开凿岩洞彼此贯穿,但那溶洞却纯为后天铸就。”

    “莫非有何玄机?”洛寒猜测。

    “那是这万邪山谷的封印之阵基!”

    一言,肯定其猜测。

    此时,二人纵入洞口。

    岩洞依然狭长,两壁平整,每隔百米,嵌有不知何种材质的宝石,散发盈盈的光辉,十分柔和。

    一路上行,陡峭处有台阶,直接凿铸,一切都透着古老。

    奔行许久,数个时辰,较他下来时不逞多让。

    终于,远远的望见洞口,并不十分明亮,甚至有些幽暗。

    桀桀声此起彼伏,在岩洞中回荡不已。

    武无敌加快脚步,纵身跃出,横臂一挡,高声喝道,“世侄,放火!”

    洛寒紧随其后,指尖结寒轮之印,竟是再欲施展那‘炎轮’。

    猛然双目一凝,已观尽岩洞外的景象,不禁倒吸一口冷气。

    “这是小家伙?仅仅有些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