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书快小说!

- 书快论坛

书快小说

第chapter章:047 二道关

作品:情陷夜来春 | 分类:都市言情 | 作者:吹落尘

    被称为路碧丝的女人脸上立即露出了妖媚的笑容。她抬手取掉了脑后的盘发器,微微晃了晃头,将她的盘发散开,一头美丽的金色卷发如波浪一般披散开来。

    她从椅子后面一步一步很慢地朝萧天走过来,一边走一边将她身上的薄皮草外套解开脱下,然后直接扔在了地上。

    阿德斯坐在椅子上,背部完全靠着椅背翘起了二郞腿,完全是一副期待欣赏精彩好戏的架式。

    “萧天,我劝你最好不要反抗,也不要拒绝!你应该知道我这里的仓可都是真仓实弹。你只要一反抗,让我看不到现场版的好戏,扫了大家的兴的话,我保证先是你的助理身上会立即多一个窟窿,再就是你的女人还有她肚子里的孩子要跟着一起遭殃。”

    路碧丝离萧天越来越近,她的薄皮草外套之下只是一件黑色的紧身真丝打底衬衫。她一边朝萧天慢慢地靠近,一边做出****力十足的动作。

    在离萧天还有一步之遥的地方,她脱下了身上的豹纹紧身短裙。黑色紧身衬衫、黑色紧身羊毛****,凹凸有致的身材一览无遗地呈现在众人的眼前。

    她走到了萧天的身边,一只手轻轻勾住了萧天的脖子,鼻子像动物一样地贴近萧天,闭着双眼在他的身上贪婪而陶醉地闻着。

    刚刚开春的时节,天气还很冷,仓库里的气温只有十摄氏度左右,可是萧天的额头却慢慢渗出了一层汗。路碧丝如此的举动已经很清楚地告诉众人,接下来要发生什么事。

    眼前的女人萧天并不放在眼里,虽然她十分年轻漂亮,身材也足够劲暴,可这对久经考验的他实在算不了什么难以****的****,何况他明知这不是给他的享受,而是恶毒的侮辱。

    他闭上眼思考着应该怎么办。他的脑中迅速地再次过了一遍仓库中的全景,额头上的汗越来越多。

    路碧丝的双眼闪耀着魅惑的神采,她的身体贴向萧天,用她胸前的柔软轻轻地蹭着萧天的胸口。然后她的双手分别抓住萧天纯羊绒外套的左右开襟,慢慢地分开。

    萧天的胳膊无法用力,只能眼睁睁地听凭路碧线脱掉了他的外套。

    路碧丝的双手在萧天的身上带着浓烈的欲念不轻不重地抚摸着。

    萧天的眉紧紧地皱起,双眼依旧紧闭着。

    路碧丝一只手又攀上萧天的肩,另一只手缓缓地解着萧天衬衫的扣子。她的动作很慢,一边解着扣子,一边依旧不断地用自己的胸去蹭萧天的胸。毕竟男人不像女人,不管动不动情,双腿一张就可以成事。

    动作再慢,萧天衬衫的纽扣还是一颗颗地悉部被解开了。

    路碧丝很有耐心地没有立即脱去萧天的衬衫,只是微微地把他的衬衫打开,然后细细地打量着萧天结实而完美的胸腹,脸上露出了非常明显的满意和渴望神情。

    她将她胸口的扣子解开了两颗,双唇凑近萧天的耳旁,轻轻地说了一句:“Iwantyou,mybaby!”然后她抓起萧天的一只手,将他的手掌摊开按在了她丰满的胸上。

    萧天的胳膊无法用力,只好抬起腿想要去踢她。可是不等他踢到她身上,立即地他就听到了身旁一声女人的惨叫。

    这声惨叫来自程怡。

    她的额头被她身后站着的那个男人转到她身前用仓托猛击了一下,鲜红的血顺着她的额头流到了她的脸颊。

    萧天大叫了一声:“小怡!”

    程怡的头一阵发晕,可她依旧冲萧天勉强地笑了笑:“天哥,我没事!”

    阿德斯阴森森的声音再次响起:“萧天,这一次只是警告,你要再反抗,我就命令他们开仓了。你应该看到了,我这的仓全都是装了消音器的。就算开仓,也没有人能听到。”

    萧天的双眼像要喷出火来,可是他现在的确是不能反抗。

    看着萧****意十足的脸,路碧丝伸手在他的脸上摸了一把。她按着萧天的手压在自己的胸口,喉间发出一声浪浪的轻吟声,另一只手离开萧天的脸顺着他的胸口一路向下而去。

    萧天难过地再次闭上了眼,他可以控制自己的心神,但男人身体的正常生理反应他无法控制。尤其因为采月怀孕,他已经有相当长的一段时间没有与她亲密,这让他的身体变得十分的敏感。

    路碧丝低下头看去,十分得意地笑了笑。她轻轻地拉开了萧天长裤的拉链,裤子应声而落。然后她就拉着萧天向不远处的床走去。

    床就在采月和程怡眼前不远处,这显然是阿德斯故意这么安排的。

    那个中国男人就站在床边不远处的桌旁,他的眼中露出贪婪和邪y*的光,喉咙不断地动着吞着口水。

    阿德斯阴狠而带笑的目光却一直在萧天和采月两人的身上来回地切换着。萧天额头的汗水此刻在他的眼中就如同天下最美的甘露一般,又如同最刺激的******一般。

    采月再次咬紧了自己的唇。因为情绪一再受到强烈的刺激,她原本虚弱而苍白的脸色变得更呈现出一种病态的惨白,呼吸也变得非常的急促,额头和萧天一样开始冒汗。

    她刚想闭上眼,阿德斯阴冷的声音却再次在耳边响起:“周小姐,你最好睁着眼好好地看,否则你闭一次眼我就让人在萧天的身上捅上一刀。怎么样,要不要试试我说话算不算数?”

    那个中国男人闻言就从站在采月身后的男人身上抽出了一把军用匕首。那匕首锋利的刃口泛着冷光,可怕的刃齿如同虎牙一般。

    采月哪里敢想像这样的匕首刺入萧天的身体会是个什么情景。她只能继续睁着眼看着眼前不足三米之处路碧丝对萧天的纠缠。

    一旁的程怡也觉得自己简直要疯了,她几近歇斯底里地大吼起来:“阿德斯,******的混帐王八蛋,快放了天哥!我要杀了你!杀了你!”

    阿德斯却因为采月虚弱发白的脸色和程怡的怒吼声而越发地高兴起来。

    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爱人被另一个女人毫无底限地纠缠厮磨,采月的眼泪终于忍不住流了下来。她刚想再次把眼闭上,阿德斯的声音又响起:“周小姐,我最后一次警告,不要挑战我的耐性!”

    中国男人立即上前拿起匕首就要冲萧天刺去,采月立即哽咽着大叫了一声:“不要!我看!我…看!”

    阿德斯轻轻地挥了一下手,中国男人又退回了桌旁。

    路碧丝已经将自己和萧天全身的衣物褪掉,将萧天推倒在床上,张开腿跨坐在了他的身上。

    萧天痛苦无比地闭着双眼!这是他从未受过的奇耻大辱,身体上的更是心灵上的!

    这就是阿德斯的恶毒,他就是要用这种方式羞辱他、彻底地打击他的信心和骄傲,让他和采月的爱情留下永远的耻辱不堪的记忆!这实在是比杀了他们更让他们难过!

    可是他除了忍受却只有忍受,因为他丝毫的抵抗都会让采月和程怡送命。他可不认为眼前的阿德斯会对她们两人有任何的手下留情。

    采月已是满脸泪水,终于忍受不了地大叫了一声“不!”然后就晕了过去!

    采月的突然昏厥令阿德斯非常扫幸,他脑子里第一时间冒出的念头是,这女人是不是装的?

    他站起来,一把抓住采月的头发用力往后猛拽,以便让她耷拉着的脑袋可以抬起来让他看清她的脸。

    采月的昏厥和阿德斯如此的粗暴令萧天不顾一切地暴起。他双腿猛地一弯,然后迅雷不及掩耳地就朝着路碧丝的胸口猛地踢去。

    路碧丝被踢得滚出去离床老远,落地后用一只胳膊强撑着身体想起来,另一只手却捂着胸口一大口鲜血吐在了地上,然后就昏倒在地。

    与此同时萧天的腿迅速一勾,将床上的被子勾到自己的身前,将自己的身体挡住了。

    程怡和采月一样因为萧天被迫的受辱而满脸是泪,她再次冲着阿德斯大吼起来:“阿德斯,你个王八蛋!王八蛋!我要杀了你!”

    眼前这突发的情况令阿德斯原本很爽很美的心情变得很不好了。

    他突然之间如此用力地狠拽采月的头发,她都没有任何的反应,这让他相信采月是真的昏了。

    既然采月昏了,没感觉没知觉,他就直接走到程怡跟前,对着她甩手就是一个大耳光。

    程怡再次发出一声惨叫。

    “阿德斯,有种你冲我来!打一个全身被绑着的女人你就是条虫!”萧天在阿德斯的身后冷声说道。

    阿德斯再次哈哈大笑,“冲你来?打在这女人身上一巴掌比刺你一刀还疼,我为什么要冲你来?”

    萧天的牙咬得咯吱响,双眼喷射着愤怒的火焰。他恨不得一口一口咬掉阿德斯身上的肉,可是他看到了采月身后那个男人再次举起了仓,仓口正对着采月垂下的头。

    他盯着阿德斯,一字一顿地说道:“阿德斯,今天要是我活着从这里出去,我保证拆了你全身的骨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