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书快小说!

- 书快论坛

书快小说

第chapter章:050 帮了倒忙

作品:情陷夜来春 | 分类:都市言情 | 作者:吹落尘

    所以,这一次的事欧阳晴忍得住没有出手,韩露却没有忍住。她只知道自己能帮萧天的机会不多,因为能让萧天无助的时候也不多。

    韩露出门后就去找了父亲,死缠烂打着要父亲去找省公安厅厅长,让他们去查萧天出了什么事。韩省长被女儿缠得实在是没办法了,又加上萧天的身份的确很不一般,就给公安厅厅长打了电话,让他关心过问一下这个事。

    可是偏偏这个厅长和欧阳书记不站一个队,而萧天又被认定是欧阳书记的人,所以对这事就有些阳奉阴违了。

    他们很容易就对萧天的常用手机进行了信号跟踪和定位。当萧天在仓库中与阿德斯一伙人周旋时,仓库外面也没有闲着。

    就在萧天反制住阿德斯,仓库中的人的注意力都转移到了萧天和阿德斯身上时,正好仓库外面也完成了对仓库的远距离包围。

    既然上头的话里透露了对萧天等人安全的态度,下面的人就要深刻领会领导的意思了,所以才出现了之前这种让人费解的举动。

    韩露从昨晚起就一起跟进着这件事,原本只有欧阳晴一个人失眠的夜晚变成了她也失眠。第二天一早,因为担心萧天她就一直跟在带队的公安局副局长身边。

    这位副局长姓陶,他嘴巴都快说干了也没能说服韩露离开,就差直接赶她了。可是这位省长千金他又不敢得罪,就只能叮嘱了她几句后就让她这么跟着了。

    韩露一听到陶副局长命人进行的喊话就火了。

    “陶局长,你们怎么可以这么做?你们这样做只能激怒那些暴徒让人质更加危险。你立即命令人喊话,让那些人提条件,只要他们可以保证人质的安全,有什么事都可以好商量。”

    “我说韩小姐呀,不是说了你只能跟着在旁边看不许干涉我们办案的吗?”

    “你们这样做是不对的,我当然要干预了。不然我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你们把我朋友置于危险而不管吗?”

    “我们这是在震慑犯罪份子,让他们不敢轻举妄动!”

    “你胡说!我看你分明就是想让萧天他们出事!”韩露气恼异常,给这位局长大人不断地施压以便让他改变命令。

    这时喊话的人又拿着喇叭开喊了:“里面的人听着,快放下武器走出来!否则我们要采取行动了!”

    仓库里的人明显激动起来。持仓对准程怡和采月的两个男人中的一人,手指已经放置在了扳机的位置上。

    萧天的眉皱了起来。仓库里的人不知道他是如何成功实现反制的,只有他自己知道那一刻有多危险。

    从他进入仓库起,阿德斯就不给他任何可以靠近他的机会,直到他身上的衣物尽数被除去,双臂也失去了任何反抗的可能,这才让阿德斯放松了警惕。然后他又故意说起阿德斯心爱的女人,让他因为愤怒主动朝他走过来,这才给了他袭击的机会。因为他的武器只有在近距离使用时才有效。

    当然这也多亏了采月急中生智,假装晕过去,让阿德斯的情绪本身就起了波动,又不好让人立即就伤害他们三人。

    因为在那种情况下,一个孕妇因为过度的激动而晕过去也不是一件让人太感意外的事。只有这种出于自然的情况,才有可能瞒过阿德斯,让他暂停他的计划。

    天时地利人和都具备的情况下,萧天的逆袭才得以成功实现。

    武器是藏在他嘴里的喉弩。萧天之所以进仓库后很少说话,一是因为他冷静,不想说话;二也是因为怕话说多了暴露了嘴里的秘密。

    当阿德斯终于靠近他到了喉弩的射程范围内时,萧天张嘴发动了喉弩。说是弩,其实是极细的只有头发丝粗细的针,而且这针上淬了mzd*剂。

    萧天对着阿德斯心脏的部位连发了两支喉弩,虽然这喉弩又短又细,但射中心脏处将最快速地让他倒下,并且将喉弩上的mzd*剂最快速地输送到全身。

    萧天后来用匕首和大腿制住阿德斯其实不完全是他说的做给阿德斯手下的人看,还因为他需要用这段时间给mzd*剂发挥作用争取时间。

    当他那些话说完,阿德斯的手下有些动摇了,mzd*剂也因为血液循环而开始起作用,这才让阿德斯暂时无法动弹失去了行动能力。可是这些mzd*剂的剂量是很少的,所以维持功效的时间也不会太长。

    这喉弩的作用本就是在极端条件下才使用,供人可以成功实现反制或为逃脱危险敌人的围追而准备的。

    本来萧天的计划是找机会接近阿德斯并制住他之后,以他为要挟再想办法慢慢退出仓库。只要离开仓库后,程怡和采月脱离了对方的控制,那对方就奈何不了他了。

    他没有报警是因为这件事他根本不相信警察能起作用。但他从来不是一个喜欢束手待毙的人。对于他那些玩跟踪如家常便饭的手下而言,萧天相信他安排人跟着他对方也发现不了。

    他进入仓库不久他的三名手下其实就已经也赶到了仓库外围。只是阿德斯这厮着实挑了个好地方,手下们小心地绕了大半个圈才绕到了没有窗的那面墙的方位守着,准备随时伺机而动。

    谁知这些警察却不知死活、更不管仓库里人质死活地直接从来时对着大门口的方向围了上来。

    面对眼前这种局面,萧天的计划不得不中途改变,因为仓库中的人现在最在乎的已经不光是阿德斯的安全,更是他们自己的安全了。这些人一旦狗急跳墙,来个玉石俱焚那情况就不妙了。

    而且双方对峙的时间一长,mzd*剂药效一过,那阿德斯就不会如此乖乖地呆着不动了。到时他又要留意阿德斯又要保护采月和程怡,纵使他一人三头六臂也是难以顾得周全的。

    采月心已经完全乱了,萧天只能让程怡到他身边来看住阿德斯。他从阿德斯身上搜了一把手仓拿在手中,检查完弹匣、拉开仓栓就朝窗口走去,他要观察一下窗外的情形再决定接下来该怎么办。

    他走向窗口,站在窗口的男人用警惕和含着敌意的眼神看着萧天。萧天用拿着手仓的手朝男人摆了摆手,示意他走开些,男人犹豫了一下还是听话地走开了几步。

    萧天走到窗前,发现外面确实来了不少警察。这块地方太空旷,连安排狙击手的地势条件都不具备,所以要拿下这仓库的确是有些困难。

    萧天让阿德斯手下的翻译也过来:“你一会儿把我对警察说的话翻译给屋子里的人听。”他这样做主要是为了先安抚好屋子里这些玩命之徒的情绪。

    翻译一个劲点头。他不想死在萧天手里,也不愿死在警察手里。

    萧天打开了窗户,对着外面的警察喊话:“我是萧天,让你们带队的人过来和我说话。”

    对面的警察听到萧天的声音就去向陶局长做了报告。陶局长和韩露在另一个方向呆着,听到这边的报告就走到了萧天所在窗户对着的方向。

    “萧董事长,我是陶然!”因为距离太远,陶副局长用扩音喇叭冲萧天打了个招呼。

    “陶局长,请让你的人后退!”

    “萧董事长,我奉厅长之命特来营救你们!我们要是后退了,万一你们被那帮暴徒伤害了话,我如何向厅长交代呀?”

    “陶局长,现在的情况是如果你们不后退,对方恐怕很快就会伤害我们了。”

    韩露在陶局长身边见萧天到目前为止总算是平安无事的,心就安定了不少。

    “陶局长,你听到萧天的话了吗?立刻后退!我说了你们现在这样做是在激怒那些暴徒。”韩露再次冲陶然发了怒。

    陶然听着萧天和韩露完全一致的口径有些犹豫了。毕竟这两个人身份都不一般,任何一个自己可都得罪不起。到底要不要继续按厅长的意思处理眼前这件事呢?

    萧天站在窗口一直盯着陶然,看他会如何行动。他听到陶然之前的话时就感觉到情况有些微妙,因为这不应该是一个公安局副局长会犯的低级错误。

    韩露见陶然不说话就再次催了他一遍,陶然依旧在犹豫中。韩露也是绝顶聪明的人,就明白这陶然心里在打算盘了。

    于是她不再说什么,一把就抢过了他手里的扩音喇叭,冲着萧天喊道:“萧天,我是韩露。我现在过来找你,你告诉里面的人不要袭击我,我不是警察,我没有任何恶意。”

    萧天一听到韩露的声音,就猜想这些警察应该是韩露找来救他们的了,可是没想到现在反而弄巧成拙了,警察的出现不仅没有解他们的围,反而帮了倒忙。

    他正要再回话,告诉韩露千万不要过来,可是韩露已经扔下喇叭朝仓库快步走了过来。

    萧天一见这个情况,立刻觉得头大了一圈。

    陶然吓得连忙要追过去,却被他身后的警察拉住了。现在仓库里的情况不明,做为带队人的陶然是最容易被对方做为打击目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