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书快小说!

- 书快论坛

书快小说

第301章 本姑娘,不怕死

    安小落一时还没相处什么好办法,只能干着急,不动声色的反手试图打开车门,可车门被锁的死死的额,她哪里能打得开?

    “我劝你,还是不要做无味的挣扎了。”红毛男人冷声道,“不然,我会忍不住用它在你细滑的下脸蛋上先划上一刀,让你尝尝痛苦的滋味儿,如何?”

    “你们若是敢动我一根头发,你想要的那笔赎金就泡汤了!”即便内心很恐怖,但安小落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上去镇定一些,从容一些,“哎呀真是不巧,我这个人最不怕的就死!如果我真的死了,我老公会对你们怎么样,你们应该比谁都要清楚吧,好歹你们也是摸过低的,有些话我就不必多说了吧!”

    感受着脖颈处,那把发着寒光的匕首传来的冰冷的温度,安小落简直连大气都不敢出。

    她怎么可能不怕死啊?

    要知道她现在可是花一般的年纪呢!

    至少,好死不如赖活着,这个道理她还是懂得!

    可万一,她真的哪句话让这两个人男人不高兴,随随便便在他身上扎几个窟窿的话……

    一想到那血腥而又残忍的画面,安小落浑身就忍不住的打寒颤。

    “呵?没想到今天遇到给不怕死的?”男人来回打量着安小落,“那就试试看,看你是不是真的不怕死!”

    说着,男人就将那锋利的匕首高高的举起在安小落的眼前晃了晃,看着先在她那个部位下手比较好。

    安小落紧紧的闭上眼睛,身体像是被点住定位穴一般一动不动的,僵硬的像根冰棍。

    “没事的,他们的目的是想要从南宫爵那里讹钱,他们不会说对她动刀子就动刀子的,如果他们真的在她的身上动手这就是撕票,他们也不少,最后恐怕不仅什么也得不到,还不会落得好下场的,现在,就是他们在比较究竟是谁的胆量要更大一些的时候!”安小落不由的在心里安慰自己道。

    可,话是这么说,事情真的摊到自己头上的时候,能够不去好怕,能够面对明晃晃的刀子还能镇定自若的又能有几个?

    算了,不管了,只有硬着头皮与那份位置的危险好好的比试一番究竟是谁更有勇气,究竟是会能有胆量!

    忽然,脸上有一阵凉风从脸颊吹过,而她并没有感受到明显的痛楚。

    安小落缓缓的睁开眼睛,只见到那个正冒着寒光的匕首就竖在自己的眼前,她眸光颤颤的,连心脏都跟着慢慢停止了跳动,微微侧眸看着那一脸奸笑的红毛男人。

    “怎么样?被吓到了吧,南太太?”男人狂笑两声继续说道,“你刚刚不是说自己是不怕死的主吗?南太太,你没看到你刚刚的脸色是有多难看呢!”

    “哼!那又如何,能有谁在面对即将到来的死亡时能够坦然的无动于衷?”安小落冷声道,“不过,我想你也应该看到我的态度了,如果真的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在我身上发生,我会毫不犹豫的选择死亡。”

    听着安小落的话,再看着她浑身透着的淡薄又无畏的态度,红毛男人的眉头微微蹙了蹙。

    还真是个硬骨头呢!

    不过,他想要的是钱。

    等顺利拿到钱之后,其他的事情,再议!

    “哼!你最好给我老实点儿!”男人凶狠着眸子道怒声道,“我们长了眼睛,可刀子是没长眼睛的,如果你敢乱动,或者敢挑战我们兄弟两个的底线的话,我可以向你保证,虽然我能让你死,但,我可以将你身上的一个东西割下来送给你南宫爵当做见面了, 不知道他看的话会不会心疼呢!”

    听言,安小落坐在座位上一动也不敢动。车子飞速的在柏油马上行驶证,看这个样子她想要在中途趁机逃跑的可能性真的很小。

    并且身边还有一个实时监控着的她的男人,脖颈处还有一把锋利的刀子架在哪里,想要顺利逃跑真的很难。

    可以说,她已经不报什么希望了。

    可,如果就就这样被他们绑去目的地,她的危险系数一定会更高的吧!

    心里在不断地打鼓,心脏也在猛烈的跳动着,眼下,她唯一能报的希望,就是南宫爵。

    他应该会来救她的吧?

    他一定会将她安全的就出来吧?

    安小落忽然觉自己真的很矛盾!

    一面,不肯面对南宫爵、不肯原谅他的人,是她。

    而现在,在自己遇到危难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人却是他。

    安小落沉沉的在心里叹息了一声,一想到南宫爵,她心里就有种说不出来的奇怪的感觉。

    人只有在危难困苦的时候,才会有更多更深的感悟和感触。

    就像她,现在脑袋里想到的都是南宫爵的好。

    而他之前对她做的那些混账的事情,在这个特殊的时刻连大脑也自动屏蔽了。

    难道自己这么年轻就得了健忘症了?

    还是……只要对方是南宫爵,她就毫无原则毫无底线可言了呢?

    一路上,安小落都没有能找到合适的逃生的机会。

    不知道开了多久,车子依然还在不断地前进,只是由开始的大路,开到了条小巷子里。安小落被丢在了一件废弃的杂物室,双手双脚绳索紧紧的困住,嘴巴也被用透明胶封了起来,不让她有任何呼救或者是逃跑的机会。

    她不断地试图想要解开绑在手上的绳索,但是,绳索扣得是死结,她根本就打不开。

    本来,身体就不舒服,现在,手脚都被捆着,更加难受了。

    为了让自己留点力气与那两个绑匪周旋,经过一份折腾之后的安小背靠着墙壁休息,看着周围的那堆积如山的垃圾,她那琥珀色的眸子里不由得升起一层薄薄的雾气,鼻尖酸酸的,在心里咒骂自己:为什么这么作?为什么不好好的待在别墅里?现在好了,被关在这样批地方,真都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如果南宫爵找不到她,她是不是真的要死在这个地方了?

    内心涌起浓浓的悲凉,安小落的眸光不安的散落着,看着这个堆满破破烂烂垃圾的破烂房子,她猛的吸了吸鼻子,心里一肚子的委屈和心酸……

    与此同时,接到安小落被绑架消息的南宫爵在办公室里勃然大怒。

    哼!究竟是什么人?这么大的胆子竟然敢绑她南宫爵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