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书快小说!

- 书快论坛

书快小说

第一千一十四章 可怜的女人

作品:诸天主宰 | 分类:玄幻小说 | 作者:混世小魔王

    如今这个地方完全是处于崩坏的情况了,根本不可能顶得住仙帝之间的搏杀。

    陈墨与雪妖子皆是重伤,情况更是异常的严重。

    雪妖子拼命一击,洞穿陈墨,撕咬他的血肉。

    要是说陈墨是疯狂的话,那么雪妖子就是不要命的疯子。

    因为雪妖子没有人性,为了能够杀了陈墨真是什么手段都用了。

    有谁见过仙帝战斗用嘴咬人的啊?

    陈墨躺倒在地,狠狠的喘息起来,看向旁边的雪妖子,拼尽全力的想要坐起来。

    “这个女人,真够疯的!”

    他都是忍不住在心里面骂了一句。

    真不愧是陈墨亲口说的疯婆子啊。

    嗜血刀绽放出了恐怖的威能,不断的吞噬着陈墨的鲜血。

    噗!

    陈墨无可奈何之下唯有将嗜血刀给强行抽了出来。

    如若不然,陈墨真得被嗜血刀给抽干了不可。

    仙帝重伤垂危,这种状况一般都是很难见到的啊。

    陈墨挣扎的用手肘撑住自己的身子,伤势正在疯狂恢复过来。

    也就只有他的肉身能够做到这一步,一般仙帝还没法做到呢。

    雪妖子断去了半边身子,鲜血流淌,倒在地上很是凄凉。

    但是陈墨无论如何都得杀了她,这个女人绝对不能活着。

    忽然,雪妖子挣扎的坐了起来,朝着前面慢慢的爬去,遍地鲜血,凄凉可怕。

    在冰之雪庭的下方,还有着她用手指甲抓开的碑石。

    她爬过去之后,将碑石抱在怀里。

    不知为何,陈墨觉得这个女人突然很可怜。

    她就像是一个又爱又恨的女人,最终却还是爱着心中的那个人。

    渐渐地,雪妖子抱着碑石慢慢化作了一座冰雕,鲜血凝固,不再流淌。

    她就像是守护着这个地方的人,那么的悲凉,那么的凄惨。

    好像永远都不会有希望降临在她的身上一样啊。

    陈墨挣扎的站了起来,伤势严重,却也没有办法,谁让雪妖子那么强啊。

    “无缘无故就被拉了下来一战。”

    他只能够苦笑一声,最后也没有办法多说什么,却还是有点收获的啊。

    嗜血刀摆放在地上,流转着血色光华,显得那么的妖异。

    刀锋垂落的鲜血,如为死去主人哭泣的泪水。

    陈墨可真的是宁愿不要这场战斗,真的是太累太难受了。

    他若不是有点能力,早死在这里了。

    陈墨步伐仓促的走了过去,伸手握住了嗜血刀。

    嗡!

    突然间,嗜血刀当中蕴含着一段记忆,涌入了陈墨的脑海之中。

    那是属于雪妖子的记忆,这是一个悲惨的女人啊。

    记忆中的她是一个贤良淑德的好女人,不仅有修炼天赋,不然也不会踏入仙帝境界。

    后来她爱上了古环老世界中的一位王,叫做鹿王,彼此之间可谓是相亲相爱,有成亲的想法。

    可是后来,古环老世界崩坏,孽血污染了整个世界。

    雪妖子她哭啊,悲痛啊,她多么想要见一见自己最后心爱的男人。

    但是鹿王却带着别人离去,这一幕落入雪妖子的眸中,彻底熄灭了最后一缕希望。

    那时,雪妖子甘愿将孽血吞入腹中,完全是被污染了。

    雪鹰见到主人变成这般模样,自愿吞下孽血,守护在主人的身边。

    雪鹰也正是因为孽血的缘故,才会是那么的强大。

    从此以后,一人一鹰便是成为了冰之雪庭的主人。

    雪妖子失去人性,只懂得对着刻上鹿王二字的石碑乱抓。

    雪鹰却遵守着生前的意志,守护主人,不让她受到任何的伤害。

    雪鹰的忠诚,雪妖子因爱而生恨,导致最后的扭曲爱情。

    最主要的还是鹿王背叛了雪妖子,如若不然,绝对不会有这么一幕的。

    不知道过了多长的时间,陈墨回归现实,重重吐了口气。

    “原来是这么一回事啊。”陈墨凝望着已经死去的雪妖子,叹息道。

    总是说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但是雪妖子可恨在什么地方?

    她没有做错任何事情,为了等待自己心爱的男人,她没错。

    所以,雪妖子可怜却并不可恨。

    一个好女人,却被负心汉抛弃而扭曲内心而吞下孽血。

    要真的想说的话,雪妖子最多只是过于执着。

    过于执着,有好也有坏,无法多言啊。

    陈墨掌握着嗜血刀,看向雪妖子的身影,道:“我若遇到鹿王,必定会为你讨回公道!”

    这般为爱而付出的女人,陈墨不可能让她痛苦一辈子。

    然而,雪妖子已经是离开了世间。

    她即便活着又如何,也无法将体内的孽血克制住啊。

    所以她的一生曾经幸福过,却也是悲惨过。

    人的一生,便是如此,并非是永远都能够处于快乐的阶段啊。

    陈墨收起了嗜血刀,一言不发。

    轰隆隆!

    这个时候冰之雪庭震动起来,仿佛是快要崩塌下去了一样。

    陈墨见到之后便是化作了一道长虹,掠向上方,脚掌落在了边缘处,转首看向崩塌的景象。

    冰之雪庭四面八方的冰壁都在掉落。

    雪鹰的尸体被淹没了,看不到任何一丝的痕迹。

    在冰壁的掩盖之下,看不到了雪妖子的踪迹。

    等到一切平息下来之后,冰之雪庭已经是彻底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片废墟。

    陈墨看到了眼前的情况,久久没有言语。

    哼!

    突然,陈墨重哼一声,伤势的确是很严重。

    很有可能雪妖子并不是王们,所以她的孽血并没有出现,这很有可能是一种血脉上的关系。

    “我还是尽快回复自己的伤势再说吧。”陈墨苦笑一声。

    他如今的伤势的确很严重,无论什么事情,得让自己保持在巅峰状态是最重要的。

    他转身便是离开了冰之雪庭的废墟。

    他在冰城古堡中随便找了一处隐秘地方,布置出阵纹,开始回复伤势。

    整座环之冰城,已经是彻彻底底没有了声音,就像是一座死亡冰城。

    没有走动的痕迹,有的只是冷入魂魄的寒霜之气。

    好在陈墨融合了多种王们的鲜血,如今伤势一旦恢复的话,真的是非常快啊。

    还需要一些时间才能够彻底的完好,陈墨也并不着急。

    他所需要做的事情,已经做完了。

    他最后剩下一件事情就是继续的往前走,或者说他只有这条路了。

    古环老世界中,陈墨没有别的选择,只有将罪血送到尽头。

    至于尽头到底会有什么,他也只有到了之后才能够明白啊。

    ……

    中血地心室。

    紫月之光渗透洒落在了一角,从中进去之后能够看到漆黑的通道,仿佛通往更深处。

    更深处却呈现出了一片广阔的地底世界,古老而奇妙。

    正当中还有着永恒不灭的火焰在燃烧摇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