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书快小说!

- 书快论坛

书快小说

第192章 夜半歌声

作品:鲁班书 | 分类:都市言情 | 作者:凌炎

    老陈头就跟一条蛇似的,死死的咬住公鸡的脖子不放,喉结上下跳动着,在那里喝血。

    过了一会公鸡不动了,而老陈头的血也喝得差不多了,随手把公鸡扔到了桥下。

    他跟个雕塑似的,仍旧直呆呆的坐在桥头处,似乎并没有离开的意思。

    “难道他要一直待在这里吗?”阮梦瑶低声问我。

    我觉得不太可能,听福根说,老陈头白天的时候喜欢睡觉,只有晚上才会出现活动,白天的时候他一定有藏身的地方。

    我让她沉住气,“别急,我们只有这么一次机会,如果被老陈头发现,下次再想跟着他就很难了。”

    眼看着已经到下半夜了,我们两个披着棉袄蹲在一个土堆的后面。

    我感觉都快要冻僵了,而阮梦瑶也在瑟瑟发抖。

    老陈头好像在考验我们的耐力,我真的有些沉不住气了,就在这时,我看到老陈头站了起来。

    他歪着头往周围看了看,见没有动静,这才沿着桥头旁边的小路一直往北走。

    小路非常荒凉,肯定是福根所说的,通向荒村的那条路。

    “他果然藏在荒村里!”我忽然明白过来,难怪大伙都找不到他。

    “要去吗?”阮梦瑶也明白了,不过她听过福根说的话,或许对荒村也有些忌惮,就低声的问我。

    “当然得去了,”我边站起身来,边回应着她,“我们去看看,那个村子到底有什么可怕的!”

    老陈头果然在往那边走,走了将近大半个小时,一座黑沉沉的村庄出现在视野之中。

    在村口处有两棵白杨树,树叶已经落光了,在风中摇晃着。

    我们那里把杨树叫鬼拍手,一般是不会栽在村口处的。

    老陈头仍旧在往村子里面走,果然像福根所说的,村子里一个人都没有看到。

    房舍倒是不少一间接着一间的,因为好长时间都没人打理了,有的已经颓败得倒在地上,而大多数都倔强的矗立在那里。

    不过令我们意外的是,在村子中央处,的一栋房子里有着烛火在摇曳着。

    “有人啊。”阮梦瑶低声跟我说,而老陈头就是奔着那栋房舍去的。

    我冲着她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福根他们所知道的只是传说而已,具体是怎么回事,他们肯定也不清楚。

    因为不用说夜里,就算是白天也没人敢到这里来。

    老陈头到了房门口处,却没有往里面走,而是站在窗户的外面,他的脸朝里,似乎在往房间里看。

    “里面的人会不会有危险?”阮梦瑶低声问我。

    我跟她说,“就怕里面的不是人!”

    敢在这样的村子里住的人肯定不简单,谁知道会是什么东西?

    我的回答吓到了阮梦瑶,我眼看着她的脸色变得煞白的。

    我笑着跟她说,什么样的精怪我们没见过?有什么好怕的?

    阮梦瑶点点头,让小鬼灵灵护在我们的身边。

    而老陈头就站在那里,没进屋也没有离开的意思。

    这个时候,我们听到有歌声从里面传了出来。

    声音很低沉,听得我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似乎是女人的声音。

    在这个孤寂的村庄里,声音听着非常的渗人。

    我们决定先把房子里的情况看个究竟,如果真的是有人住在这里,也好提醒他一下。

    我们从房子的后面绕过去,到了后窗户处。

    房间里的歌声已经停了下来,让我们奇怪的是,后窗户还是那种很古老的,上下两扇的木窗户,上面糊着黑纸,从外面望过去,隐隐约约的看到好像有两道身影。

    我用手指轻轻的把窗纸捅开一个洞,然后把眼睛靠近那个小洞,往房间里望过去。

    房间里点着一根红色的蜡烛,屋地的中央有两个人,一个人坐在椅子上,而另一个人则站在她的后面。

    坐着的人应该是一名女子,因为有长长的头发披散下来。

    后面的那人佝偻着身子,头上满是白发,应该是一名老婆婆。

    看到那个背影,我很怀疑,福根所说的老婆婆会不会就是她?

    可是据福根所讲,老婆婆是不会说话的,为什么我们能听到她的歌声?

    老婆婆在给椅子上的那人梳头,边梳嘴里边念叨着,“一梳梳到底,二梳案齐眉,三梳儿孙满堂……”

    坐在椅子上那人穿着大红的衣服,就跟新娘子似的,头发却很长,瀑布似的披散下来。

    “难道要在这里结婚吗?”这诡异的场景更让我摸不到头脑。

    老婆婆梳完头,喃喃自语着,“今天好好给你拾掇拾掇,明天新郎就来迎娶你了,到时候有你一定要听话哦。”

    老婆婆的声音很难听,就跟用东西在刮玻璃似的,听得我直起鸡皮疙瘩。

    而那名女子却一直也没有说话,我向着她们旁边望过去,在左手边的箱子上,摆着一个很大的相框。

    相框上系着一个大大的黑色花结,应该是一副遗像。

    这个时候,阮梦瑶也把窗纸扣开,在往里面看。

    不知道看到了什么,轻声咦了一下。

    把我吓了一跳,还好老婆婆一直在嘟囔着,没有听到阮梦瑶的声音,阮梦瑶往照片那里指了指。

    刚才我真的没有仔细看过相片,因为相片是黑白色的,并且有些发黄,好像有很久的时间了。

    听到她的话,我才特意的仔细看了看。

    不由得也吃了一惊,因为照片上的人就是王涛!

    难道王涛真的死了吗?

    前两天看到了装着他衣服的棺材,而今天又看到了遗像,只是遗像是黑白的。

    现在想要照一张黑白照片都很难,并且照片有些发黄,似乎有些年头了。

    我真的有些懵了,这个气氛简直太诡异了。

    阮梦瑶又碰了我一下,指了指坐在椅子上的那名女子。

    她的后背冲着我们,具体长什么样看不到,不过她的手垂在身体的两边。

    我这才发现,她的手指很白,并且有些发青,就跟死人的手似的。

    况且这么久,她一直没有说过话,也没有动过,这就非常的不正常了。

    就在这个时候,我听到身后传来“呱”的一声,好像有什么东西叫了一声。

    后院有一棵老槐树,刚才我们进来的时候,特意往树上看了看,什么也没有发现。

    可是刚才的声音就是从树上传过来的。

    我扭头往上面望去,只见一个黑乎乎的身影正蹲在上面,看大小应该是一只乌鸦。

    乌鸦的眼睛放射着绿油油的光,就跟狼似的。

    随着呱呱的叫声越来越多,我看到一****黑影正往这边而来,之后都落在那棵老槐树上。

    不一会,树上就落满了那种乌鸦,它们的头都冲着房间,或许它们并不是奔着我们来的。

    我这才松了口气,房间里老婆婆还在自言自语,根本就没有注意到外面的乌鸦。

    就在这时,我听到一阵喊声从村子里传了过来。

    “丁当,你在哪里?爹来找你了!”

    那个声音在夜里听着非常的清晰。

    “是小丁!”没想到他会到这里来。

    因为他跟我说过,失踪的孩子名字就叫丁当,他到这里来找孩子了。

    这个父亲也真够勇敢的,居然一个人到了这个村民谈之色变的荒村里来,看来父爱的力量还是很大的。

    听到声音,房间里的蜡烛忽然灭掉了,里面一点声息都没有。

    两个人就跟凭空消失了似的,而我们再往房前看的时候才发现,老陈头也不见了!

    或许因为我们的注意力一直集中在房间里,那两个古怪的人身上,老陈头什么时候离开的,我们根本就没有注意到。

    我们两个急急忙忙的跑到房子的前面,院子里静悄悄的,似乎根本就没有人来过。

    我跟阮梦瑶说,“我们进屋去看看!”

    在这个鬼气森森的院子里,我能够听到自己的心跳声。

    阮梦瑶点点头,小丁的声音仍旧在村子里回荡着。

    他很焦急,好像正在村里搜寻着。

    我们把门推开,一进门是一条过道,两边各有一个房间。

    我们先进了右手边的房间,因为刚才那两个人就在这个房间里。

    我跟阮梦瑶使了个眼色,让她跟在我的后面,而我的手里则捏着一根木头纤维。

    我怕那两个人还藏在房间里,等我进去的时候,给我来个突然袭击。

    我轻轻的把门推开,先用手电筒往里面照了一下。

    椅子还放在房间里面,可是两个人却真的不见了。

    而地上还有着一团团的断发,箱子上的王涛的遗像诡异的望着我们。

    阮梦瑶让我把手电筒关掉。

    不知道她要干什么,我关掉了手电筒。

    我看到有着一团团的磷火在地面上闪烁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