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看书快小说!

书快小说

第110章 会一直一直结幸福(大结局)

    “这种事情,你还是去问他吧。”

    “我要问他,指不定让他得瑟呢,而且他肯定不会回答我。”她可感觉不出来封乔宸对她的感情到底是什么,有的时候,她的确觉得封乔宸喜欢她,但很多时候,她只觉得封乔宸是把她当做了一个代替品,一个玩具而已撄。

    “那就自己感受吧丫头。”

    封江铭继续卖着关子,无论夏末怎么磨,怎么撒娇卖萌,都没法撬开封江铭的嘴。

    年轻人的事情,还是让年轻人自己去解决,否则年轻人是永远不会懂得珍惜。乔宸那孩子……心还不够沉稳。

    一老一少一路打闹着回到了封家大宅。

    徐婉儿站在门外,如同望夫石一般,在听到封江铭的笑声后心里也沉淀了不少,原以为封江铭又如同以前一样一出门又是好几个月不回家。

    可在看到封江铭与夏末亲密一起回来的时候,端起的笑颜瞬间跌了下去偿。

    他们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了?

    夏末在看到门口的徐婉儿时,脸上的笑容也瞬间隐去,有些害怕的往封江铭身后缩了缩:“夫……夫人。”

    徐婉儿的目光如同毒蛇,紧紧的缠绕在夏末的身上,好似想将缠绕上夏末的脖子,狠狠的将她掐死。

    那目光,令夏末打从心底觉得寒冷,毛骨悚然,娇躯竟然隐隐的颤抖了。

    她知道徐婉儿讨厌她,可从未看到徐婉儿用这么仇视的目光看着她。

    “婉儿,你在这里是做什么?怎么不在屋子里等着。”封江铭察觉到异样,挡在夏末的面前,上前握住了妻子的手,将她拉入了封家大宅。

    徐婉儿的目光一瞬变得柔和,莞尔一笑:“我担心你这次离开后又是好长一段时间不回家,刚听乔宸说你马上就回来了,急着见你就在门口等你了。”

    “瞎担心什么,我答应过你这次会在家很长一段时……”

    后来的话,渐渐的隐去了,夏末有些懵然站在原地,想起刚刚徐婉儿的眼神,她总觉得有一种熟悉的错觉。

    她好像记得,曾经在何青盈的眸子里,看到过同样的眼神。

    对!嫉妒,那就是嫉妒的目光!

    夏末的心漏了半拍,狠狠抽吸了一口冷气,瞳仁瞪大,不会吧!封江铭都能做她爸爸了,徐婉儿这也能误会她跟封江铭有一腿?

    怎么着她现在也算得上是封乔宸的情人吧,不可能搞完儿子又去搞老爸,徐婉儿也太看得起她了吧。

    夏末极为无奈的撇了撇嘴,才刚抬脚踏进屋里,一只手臂将她拉扯到他的怀里,温暖的气息将她包裹:“去什么地方了,怎么去了这么长时间?”

    夏末偎在封乔宸的怀里,刚刚的惊恐也渐渐的隐去,“你问汪逸就知道了。”

    “我想听你说。”封乔宸搂着夏末走进了屋里,经过大厅时,连带着无视了迎面而来的何青盈,拽着夏末就朝楼上的房间走去。

    拖着夏末来到卧室,封乔宸便将夏末压在床上,屋内依旧明亮,夏末能清楚看到封乔宸眼底的不悦。

    “到底怎么了?”夏末抬手挡住封乔宸压下来的嘴,移开了脑袋,“在生什么气?就算生气也不能用这种方式吧?”

    封乔宸伏在她的身上,粗重的气息打在她的脖子上,撑着自己的身体不让自己压坏了夏末,低低的声音传来:“我有点后悔把汪逸放在你身边了。”

    夏末听后,怔了怔,忽然扑哧一声笑了出来,“你丫这是吃醋的节奏吗?”

    汪逸是他封乔宸叫来监视她的好伐!

    封乔宸板起脸:“难道我就不能吃醋吗?”

    “能是能,不过你吃我这个小虾米的醋……是闹哪样?”夏末双手捧住他的脸,他的气息让她的脖子有些发痒,“我不是你的所有物,你不能对我吃醋。”

    封乔宸面色一冷,低下头吻上她的唇,“你就是我的!”

    夏末双手环住他的脖子,受了他的一吻,星眸闪烁,扭了扭身体,淡然道:“大叔,你可不能这么霸道,我不是你的。”

    她的手,移到了他的脸上,轻轻的点了点他的红唇:“不过,你吃醋我暂且接受了。”

    男人的自尊心都很强,占有欲也强,一旦上了床之后,男人便会觉得,这个女人就是他的人。夏末了解这种想法,也不反驳。

    “不过大叔,汪逸可是你叫道我身边来的,这不能怪我。”夏末可不想让封乔宸觉得好像是她在勾引汪逸,开口将自己的关系撇得干干净净。

    封乔宸一口咬住她的手指,有些含糊的说道,“还是把汪逸调回公司吧。”

    他说话间,舌尖总是不自觉扫过夏末的手,夏末娇躯一颤,抿了抿薄唇,有些幽怨的瞪了封乔宸一眼。

    那厮却是舔上瘾了,抓住夏末的手,直接探出舌头当着夏末的面,舔舐着,玩弄着她的手指。

    “哎呀!好色耶!别玩了!”夏末双颊红潮滚滚,抽回自己的手,将沾满口水的手在他的身上擦拭,“真嫌弃你,干嘛总这么色呢。”

    “小末末,半个月了,我都没碰过你,你居然好意思说我色?”封乔宸板起脸,将夏末的手禁锢在头顶上,单手压住,另一只手掐住夏末的下巴,“我就让你看看什么才叫色。”

    话音刚落,滚烫热切的吻落在她的唇上,不同于刚刚的温柔,用力的吸允着她的软舌,舌头钻入了她的口中,与她热切的相缠。

    “大……大叔……别这样……”大白天的又发什么情,伯父伯母都还在楼下等着他们两下去吃饭呢。

    封乔宸眸中含着浓浓的火光,加重了舌吻的力度,让小女人是半句话都说不出来,只能软绵绵的倒在床上,浅浅呻吟。

    什么吃饭都待会再说,他现在只想吃她。

    都禁欲了半个月的时间,期间他有找过其他的女人,可都是提不起半点兴致,连带着他封乔宸不行的消息在圈子里传了出来。

    什么叫不行?他不过是搂搂夏末,小兄弟就已经傲然的抬起了头,这也叫不行?

    夏末脑袋昏昏沉沉的,男人的一个吻已经让她无力抗拒,她扭动着小身子,双手挣脱了男人的钳制,想要推攘开男人,可却在不自觉中揪住了男人的衣领。

    封乔宸加深了吻,大手在她身上游移,流过她最为敏感的地方,抚摸。

    夏末不由娇吟出声,弓起了身子,双手攀上男人的脖子:“别……现在还太早,咱们晚上……”

    “管他白天晚上,只要我想吃你,啥时候都可以。”

    男人的话不容置疑,拉开了夏末的衣服,俯首不给她任何抗拒的余地。

    ******

    待两人从房中走出的时候,已经是一个小时之后的事情了。

    楼下的几人已经用过晚餐,正在收拾东西,何青盈见封乔宸牵着夏末从楼上下来,连忙笑问道:“乔宸要不要吃点东西?我给你做些吃的吧。”

    “不用了。”封乔宸语气淡淡的打断了何青盈满心的热忱,“你们都已经吃过了就不麻烦了,我跟夏末出去随便吃点就行了。”

    何青盈呆愣在原地,面容愁苦,久久端起了一丝笑容,皮笑肉不笑:“好……我知道了。”

    是谁说想抓住一个男人就得抓住他的胃了?为了这句话,她苦心学习厨艺,却最终落得这个下场!

    男人对她根本是不闻不问,连目光都不愿意移到她的身上,她所做的一切,到底是为了什么?

    封乔宸却没有理会何青盈的苦闷,拉着夏末便朝门外走去。

    徐婉儿一见何青盈一脸哀戚,心中顿然护短,倏地从沙发上站起身,“乔宸,你给我站住!好好在家里陪陪青盈!”

    封乔宸顿住了脚步,手却依旧没有离开夏末的手:“妈,我跟夏末只是出去吃个晚餐,用不了多长时间。况且我跟青盈每天在公司也是见面,回家也是见面,什么时候不是陪着她了?”

    “你少给我说这些歪理!”徐婉儿大步走到封乔宸的面前,强行将封乔宸拉到自己身边,将夏末甩在门口,“你给我说说看,你跟青盈单独相处的时候是什么时候?她才是你的未婚妻,你未来的妻子,你怎么可以为了那个女人丢下她?”

    瞧瞧刚刚吃晚饭的时候,夏末那贱人到底有什么好的?居然把封乔宸留在了楼上,连吃饭都不肯下来。整个家里都知道他们两人刚刚做了什么好事。

    下面两个长辈,还有一个“未婚妻”在场,还有一个不怎么懂男女世事的少女,她居然还毫不廉耻的跟乔宸做那档子事,乔宸也跟着她胡闹。

    狐媚丫头一个!

    夏末被莫名其妙瞪得心里有些发毛,后退了一小步,低下头,用打开的大门挡住了自己的脸,遮掩住徐婉儿仇视的目光。

    封乔宸皱了皱眉头,轻轻拉开徐婉儿的手:“妈,我跟青盈的事情不用你操心,我知道我在做什么。”

    “这么说,你是准备抛弃青盈了?”徐婉儿的语气提高,“你……你答应过我什么?青盈跟在你身边那么多年,你就忍心……”

    “妈你到底胡说什么?”封乔宸不耐的打断徐婉儿的话,封幂幂凑了个热闹,当着两个女人的面,逼迫他在其中选择一个,这会他的母亲大人也来凑这个热闹,“你不要曲解我的意思好吗?”

    对于何青盈,封乔宸从来都没有超越朋友之间的感情,最多的,是将她当成妹妹来疼爱。

    压根没想过娶她。

    如果真的为了报恩,娶了何青盈,有可能葬送的会是她的一生,因为他并不爱她。

    只是,何青盈对他的感情太深,徐婉儿的执着也太深,他没有办法拒绝,只能任由这样的事情继续发展下去。

    当初,他以为,他就这么娶了何青盈,并不代表他要一辈子在何青盈的身边。可自从遇到了夏末之后,他才明白,有一个女人相伴在身边,在最紧急的关头愿意舍身相救的女人陪伴,是多么温暖的事情。

    他明白,自己无法给夏末一个名分,可又不甘这么轻易放她离开。

    也因此,这种混乱的感情持续到现在。

    “那你就给我好好说清楚!你究竟把青盈放在什么位置了!”徐婉儿怒不可遏,瞪着一双阴冷的眼睛。

    封乔宸的脸色很黑,他没想到,徐婉儿竟然会这么强势的,让他当着所有人的面,直接做一个选择。

    “伯母……”何青盈一怔,忙去拉徐婉儿的手臂。

    “青盈,今天你就别拦我了!今天必须让乔宸把话给说清楚了!我一直把你当成女儿来看待!可不能让这小子,耽误了你!”

    徐婉儿面色阴沉,当看到夏末脖子上那明显的痕迹时,她气的浑身发抖。

    她一直将何青盈当做自己的女儿……如果……如果封乔宸像封江铭一样,成天在外拈花惹草,不顾家里,那……

    她绝对不舍得何青盈受到任何委屈!

    “婉儿,你别……”封江铭看不下去了,刚要开口,便被徐婉儿打断。

    “你别为那狐媚丫头说话!封江铭,我还不知道你么!指不定你就是看上了那丫头!我什么时候见你和一个小丫头,玩的那么愉快了?”

    封江铭脸色一沉:“你胡说什么!”

    很显然,徐婉儿现在已经濒临崩溃的边缘。

    “母亲!”封乔宸忍无可忍,“既然你想让我说清楚,好,我今天就在这儿,和你说清楚!”

    他将夏末往身后一拉,沉冷着脸,盯着何青盈,一字一句道:“我从没想过娶何青盈,从来都没有!”

    徐婉儿浑身颤抖着往后倒退几步,呼吸急促。

    何青盈脸色一白,捂着胸口,直到晕死了过去。

    徐婉儿一见她晕死过去了,整个人慌了,摇晃着何青盈,喊她的名字,没有反应。

    封江铭皱着眉头,打了120,。

    徐婉儿将何青盈晕倒的错,都怪在了夏末身上。

    “都怪你这个贱女人!你这个狐媚女人!迷了我儿子,现在连我老公都不放过!”徐婉儿见何青盈晕倒,情绪完全无法控制,直接朝夏末给扑了过去。

    “母亲!”

    封乔宸拦住徐婉儿:“从以前就是,你将我当成你报恩的物件,青盈是救过你,可我是你儿子!我有自己的人生要选择!你可以认青盈成为你的干女儿,我将她当妹妹疼爱我没意见!但是娶她,这对青盈而言,才是最大的痛苦!”

    他索性,将所有的话摊开来说。

    “我不爱青盈,不爱就是不爱,即便你一直希望我和青盈在一起,但是,和她结婚,就如同你每天在家,等待着爸的回来!”

    “我难得遇见自己喜欢的人,什么样的女人合适我,难道我就不能分辨是非吗?”

    一直以来,徐婉儿都认为,何青盈才是最适合封乔宸的女人。

    可适不适合,只有封乔宸自己知道。

    身后,夏末在这一片乱糟糟中,腹部忽然一阵剧痛,眼前一黑,再无意识。

    只是倒下的前一秒,她听到封乔宸惶然无措喊她。

    也听到徐婉儿尖锐的嗓音说着:“装!狐媚丫头你给我装!好好的怎么会晕倒?”

    再然后,她什么也听不到了。

    *****

    再次醒来,眼前一片雪白。

    鼻腔间,溢满了消毒水的味道。

    夏末睁开眼睛的一瞬间,就听到耳边有无比温柔的声音:“小末末,你醒了,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夏末摇摇头,嗓音沙哑;“水……我要喝水……”

    一杯温水,递到了唇边。

    夏末饮尽,这才觉得嗓子舒服了很多。

    她现在在医院的病房里,封乔宸坐在床边,封江铭则在一旁坐着。

    封幂幂一见她醒了,挽着汪逸的手走过来:“嫂子你可总算是醒了!睡了一天两夜,可没把我哥给吓死。”

    夏末一怔,那一声“嫂子”让她有些发怔。

    恰时,病房的门打开,只见徐婉儿提着一个保温盒走过来。

    见夏末醒了,雍容的脸上,满是欣喜:“末末,有没有觉得哪里不舒服?我给你炖了鸡汤,熬了三个小时,快来尝尝,补补身体。”

    夏末一脸懵逼。

    怎么昏睡醒了之后,就变天了捏?

    她是不是在做梦?

    徐婉儿怎么可能对她这么好?

    正走神着,徐婉儿已经舀好了一碗鸡汤,送到夏末的嘴边:“你现在的身子不同以往,得好好护理着,恩……我想想,这个月底是个好日子,你和乔宸就把婚给结了,然后在家,好好的陪着我。”

    结、结婚?

    卧槽!这个世界玄幻了吧!

    她绝对是没睡醒!

    夏末闭上眼睛,狠狠的揉了揉,再睁开,眼前的一切,还是没有变化。

    封乔宸被她可爱的举动,逗笑了,拉下她的手;“你放心,现在啊,绝对不是做梦。”

    封幂幂大笑着指着夏末的肚子道:“嫂子,你就应了我哥吧,你现在肚子里怀着我哥的孩子,就是想跑,也跑不了了!”

    没错,这就是徐婉儿改变的原因。

    夏末肚子里的孩子,是对龙凤胎。

    徐婉儿可喜欢的紧啊!

    尤其……

    她在听封江铭说起,他为何对夏末那么好的原因。

    后来,封幂幂将夏末的一些事情告诉了她,徐婉儿才彻底认识了这个女孩,和她想象中的女孩,完全不一样。

    她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也该相信儿子的眼光。

    尤其,这个女孩肚子里,有着他们封家的长孙。

    这一次,徐婉儿是彻底看淡了。

    怀孕……

    怀孕了?

    她的肚子里,有小宝宝了?

    夏末不可置信的低下头,双手覆在腹部。

    难怪晕倒前,她会觉得自己的肚子,忽然之间好疼。

    看徐婉儿这么高兴的模样,她的小宝宝应该没事。

    没想到,她肚子里,竟然会有一个小宝宝了……

    一直在一旁沉默许久的封江铭忽然开口:“小末,我有件事情,必须告诉你,是关于你们夏家的事情……”

    夏末怔怔的抬眸,疑惑的望向封江铭。

    封江铭说起,曾经的那些事情。

    原来,当初封家和夏家之间,其实关系极好。

    只是封家和另一大家族开战,对方使了阴招,在他的车子上动了手脚。

    夏洪,也就是夏末的爸爸,强行上了那辆车,然后夏末的妈妈不舍他一个人冒险,也跟了上去。

    最后发生了意外。

    没想到,对方将目标,对向了夏家。

    封家意识到,派人前去保护,最终还是没办法救下夏洪。

    而后,夏末的奶奶带着夏末,消失在了众人的眼中,谁也找不到他们。

    封家一直以来都在找寻着他们。

    这也是封江铭一见到夏末,就那么疼爱夏末的原因。

    因为他对夏家有愧疚。

    “夏家,是因我而毁的,如果你要恨,就恨我好了……这和乔宸无关。”封江铭微微低垂下头,面带愧疚。

    夏末不可置信。

    脑子里,慢慢的消化着封江铭说的话。

    爸妈的死,果然不是意外。

    只是……和她猜测的,完全不同。

    原来,爸妈是为了救封江铭,才会死。

    她该恨封家吗?

    这个答案,夏末真的不知道。

    爸妈救封江铭,很显然是自愿的,足以证明,爸爸有多么重视这个朋友。

    只是……爸妈终归是因为封江铭,才会死的。

    奶奶去世后,一直以来,支撑着她活下来的信念,就是为了替夏家洗冤,可是现在都没了。

    突然,肚子里,传来一阵抽动。

    她捂住肚子。

    宝宝还太小,她不会有什么反应。

    可是,夏末就是感觉到了,宝宝在喊她。

    对啊……

    她现在的信念,是宝宝啊。

    她已经有了封乔宸的宝宝。

    夏末缓缓地抬起头,露出一个笑容:“我相信,爸爸也从来没有后悔上了那辆车,在爸爸心中,你这个朋友,比他的命更重要,所以,我不会恨你。”

    ……

    婚礼,定在了月底。

    来参加婚礼的人,只是封家的一些亲戚而已。

    因为夏末不愿意搞的那么盛大。

    何青盈在他们大婚的当天,留了一封信给徐婉儿,离开了A市,没人知道她去了哪里。

    婚礼当天,封乔宸请了劲乐天团的人过来。

    夏末也见到了那个,大家都说与她相似的程疏影。

    她觉得很无语,以后谁敢再说她和程疏影像,她绝对要吐槽对方的眼睛瞎了。

    夏末身穿白色婚纱,一步步走向封乔宸。

    漫天的花瓣,洒落大地。

    望着那道花瓣中伟岸健硕的身影,夏末鼻尖一酸,将手递给了他。

    “老婆,我爱你。”

    夏末笑得眉眼弯弯,眼泪沾湿眼睫。

    她相信,从今往后,他们一定会过的很幸福,很幸福……

    【完结】

    ---题外话---终于大结局惹!!谢谢宝贝们一直以来的支持!!么么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