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看书快小说!

书快小说

第287章 (异兽化人(3)

作品:末世之废物 | 分类:都市言情 | 作者:雁过青天

    吃过饭,因为不用再赶路,最年幼的简简小朋友终于满足地窝进阿公的怀里打起了小呼噜。有了巧克力开路,张睿阳已经跟葛阿伊还有霍锐玩在了一起。虽然一个总是表现得很不耐烦,另外一个则很沉默寡言,但毕竟年纪相近,小家伙又是个没脾气的,三个在一起相处得竟然还挺融洽。

    不过当暮□□临,张易他们还没回来,与两个小伙伴挤在火堆边拿着一副从屋子里翻找出来的纸牌玩拖拉机的张睿阳开始坐立不安起来,频频地往外面看,嘴里还不停地碎碎念。

    “爸爸没回来。”

    “爸爸还没回来。”

    “爸爸怎么还不回来啊?”

    “南瓜爸爸也不回来。”

    “慕然姨姨,石三叔叔都没回来。”

    “他们都去哪儿了,什么时候才回来啊?是不是还没找到小胡子叔叔……”

    “该你收牌了!”葛阿伊觉得满耳都是嗡嗡嗡的,不由烦躁地催促,“你能不能认真点?敢不敢闭上嘴,叽叽咕咕,啰里啰嗦,老子头都被你吵昏了,你老和尚变的是吧!”

    张睿阳委屈地看他一眼,倒真的抿紧了嘴不再出声,只不过没安静片刻,又突然开口:“你说脏话!”

    葛阿伊一把按住额头,觉得自己真的要疯了。霍锐咬住唇,努力憋笑。

    好在张睿阳这会儿没心情继续纠结脏话的问题,放下牌,对两人说:“你们玩吧,我要去问病叔叔爸爸什么时候回来。”说完,站起身,噔噔噔地跑了出去,直奔病鬼所在那栋房子。

    葛阿伊和霍锐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不约而同站起,跟在了他身后。

    那栋屋子同样被修整过,堵上了漏风的破洞,生着火堆。病鬼,袁晋书,冷封尘各自占据了一个角落,沈迟和几个战友则围坐在火旁,低声交谈着。大青趴在病鬼背后,眯眼打着盹儿。

    三个小孩的到来吸引了众人的目光,沈迟刚想开口招呼,张睿阳已经直接跑到病鬼面前。葛阿伊和霍锐却直觉这屋里的人都不好惹,在门口便停了下来。

    “病叔叔,我爸爸为什么还不回来啊?他们是不是遇到危险了?我……我想去救他们。”病鬼闭着眼睛像是睡着了,张睿阳却知道他什么时候都这样,要等他自己睁开眼睛,没有特殊情况发生,起码要等到明天早上,所以也没迟疑,直接就开口询问。

    问完话,张睿阳也不像一般小孩那样,没得到回应就一个劲地追问,而是安静地等着。因为他知道病鬼的脾气,不愿意回答的话,怎么问都没用,愿意回答的话,一般也要过上一会儿才会有所反应。

    果然,足足过了一分钟,病鬼才缓缓睁开眼。不过他没有回答张睿阳的问题,而是看了眼门外。

    天已经完全黑下来了,雪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下的,很大。

    “走吧。”他突然站起身,对正眼巴巴望着他的张睿阳说,接着转向大青,“你留在这里。”

    张睿阳没想到他会陪自己一起去,惊喜得很,慌忙抓住他的手。

    病鬼没有甩开那只暖暖的小手,只是看向沈迟:“给我辆车。”一边说一边带着小孩往外走去,同时似有若无地睨了眼懒精无神蹲在角落里的袁晋书。

    袁晋书一个激灵,立即跳起来跟上。他从来没见过病鬼开车,那小鬼肯定也不会开,这开车的活儿明显是要落他身上了。

    而另一边一直冷眼观察着病鬼的冷封尘毫不犹豫地拎起背包跟上。自从被病鬼一招撂倒之后,他就对这个人十分感兴趣,想摸清楚对方的底细,所以才会放弃进云洲基地,改为跟他们同行。眼下见病鬼很有可能再出手,他哪里肯错过。

    “多叫几个人吧。”沈迟征询道。

    “不用。”病鬼淡淡道。

    一路同行,沈迟对于他的性格也大约有了几分了解,闻言不再劝说,只是跟楼男和从三交待了几句,然后亲自开着车过来了。

    “我跟你们一起。”他说,并非商量。对于南劭张易以及石朋三他或者没有太深的交情,但一同去的还有他的兄弟,他不可能不管。而更重要的是,李慕然也在,如果李慕然不能及时平安回来,他都不敢去想宋二会怎么发疯。

    病鬼也没反对。于是原本已经做好开车准备的袁晋书不得不非常不甘愿地坐到了后座上,因为副驾驶已经被冷封尘抢先了一步。

    “喂,小子,你也要去吗?”葛阿伊和霍锐肩并肩地站在门口,眼神奇怪地看着准备跟病鬼上车的张睿阳,问。相处了一个下午,虽然觉得这个小孩又笨又啰嗦,但总体来说并不让人讨厌,他才会勉为其难地问上一句。

    “是的。我爸爸他们一个都没回来,我有点担心。”张睿阳回过头,认真回答。

    “你个傻龟蛋子去能帮上啥忙?”拖累还差不多。葛阿伊撇撇嘴,没好气地说。明明是关心的话,不知道怎么在他嘴里转了一圈,便成了这样。

    “我能帮忙的。”张睿阳郑重其事地说,末了,忍不住又小声好奇地问:“傻龟蛋子是什么?”

    葛阿伊翻了个白眼,不屑于向这个小白痴解释。

    “喂,等你找到爸爸,别忘了多带点好吃的回来。”在张睿阳跟他挥手说再见的时候,他突然大声喊了一句。

    张睿阳愣了下,想想,说:“现在天太黑,可能会找不到什么东西。不过,要是我们明天白天才能回来的话,那我应该就可以带些好吃的给你们。”跟着大人在外面闯荡了几个月,又跟嘟嘟一起流浪过,在寻找食物方面他还是相当有些经验的。

    笨蛋!葛阿伊无语地看着张睿阳爬上车,车子发动,开远,才慢一步地嘀咕了句。他当然不是真的指望张睿阳在这样的情况下还能给他带什么回来,之所以那么说只不过是希望这个才认识不久感觉还不错的小伙伴能够平安回来而已。只可惜那个笨蛋明显听不懂他的意思。

    “他很厉害,会没事的。”霍锐在葛阿伊旁边蹲下,撑着下巴透过纷飞的雪片看着已经远去的车尾灯光,说。

    “厉害什么?不过是有个好爸爸吧。”葛阿伊撇嘴,酸溜溜地回了句。虽是这样说,其实是心中羡慕更多。

    霍锐便没有再说话,并不是赞同,只是因为想起了自己的父母。他想,在变成丧尸之前,他的爸爸妈妈也是很好的。

    ******

    体育馆内,乔勇几人被何三叫醒,只觉得后脑勺疼得厉害,还一阵阵的头晕恶心,伸手往后一摸,鼓起了鸡蛋大的包。短短两天之内脑部承受两次重击,出现这样的情况实在再正常不过。运气不好的话,猝死都有可能。

    而与他们不同的是,何三看上去心情十分好,一点也没有为逃离失败而感到沮丧。

    “□□的……”乔勇捂着后脑袋,狠狠地骂了一句。掌心多出一个火球,将周围照亮了少许,毫不意外地发现他们又回到了体育馆内。当然,还看到了何三那张与他们相比,过于轻松愉快的脸。于是眯起了眼,恶狠狠地瞪着他:“你怎么没事?”那一瞬间,乔勇的心中不是没有怀疑的。

    “我识时务。”何三耸肩,原本想表现得轻描淡写,高深莫测,脸上却没能忍住露出了略带得意以及幸灾乐祸的笑。

    遭到袭击的时候他们正准备进入一家保存还算完好的酒店过夜,鉴于何三说过夜晚来临前,所有外逃的人都会被捉回去,自天色开始有暗下来的趋势之后,他们本来就紧绷的神经绷得更紧了,宁可走得慢点,也不愿意因为一时失察而重蹈覆辙。然而,哪怕他们已经足够谨慎,却还是没能躲过袭击。

    半人在潜行与敏捷方面实在是太强大了,他们别说还击,就是连察觉的能力都没有。这一点让再次栽跟头的几人心中都涌起了深深的无力感。至于何三,他之所以会没事,那完全是因为在眼角余光瞟到卢军倒下的那一瞬间,毫不犹豫地也跟着倒下。

    没有惶恐,也没有试图反抗,他的反应娴熟得简直跟吃饭睡觉一样。这是习惯了从战斗中求生存的乔勇他们无法理解和想象的,但是不可否认,他的识时务使得他们能够及时被唤醒,并因此而免去了辛苦找来的食物再次被其他人抢走的下场。

    他们在经过一家商场时弄到了几个背包,装了不少食物,被扛回来后背包也仍背在背上,所以除了又挨一棍以外,并没有其他损失。这也是何三没能跑掉,却仍然乐呵的原因。

    辛苦奔忙一天,闹了这么一个结果,要说不沮丧失望是不可能的,但是却也没完全到让人绝望的地步,因为至少试探出他们能够活动的范围,周围也还能寻到食物。如果不是担心着留在城外的人,乔勇他们根本不用着急,可以慢慢想办法寻找出路。

    “咱们这么长时间没回去,老熊他们怕是要派几个人来找吧?那样就麻烦了。”刘夏按着疼得发懵的后脑勺,仰起脑袋看向黑乎乎的房顶,喃喃说。

    “如果是所有人一起进来,那或许还好了。怕就怕……”静默了片刻,阿青接话,话没说完却又嘎然而止。

    众人都不由一叹。虽然被困在此地,但是却暂时没有生命危险,甚至还能弄到吃的,相较于他们来说,外面的人处境恐怕会更艰难一些。现在只有祈祷熊化要么不管他们,直接带着其他人离开这里,去别的地方寻找活命的机会,要么就干脆带着所有人进来,那样或许有机会被半人弄到此地,大家重逢,也是一线生机,只千万别分批派人进城探查,将实力分割削弱了。

    就在众人相顾无言,束手无策的时候,棚屋那个方向传来一阵骚动,几条黑影一边驱赶睡在周围的人群,一边往这边走过来。乔勇等人互视一眼,暗自戒备。

    “几位老哥,打听点事儿。”走到近处,才看清是三个汉子,个子都不矮,但却无一不瘦得厉害。当然,眼下的时节,不瘦的人还真不多。三人瘦归瘦,却精壮,而且与体育馆里的其他人比起来,精神状态要好很多,身上的衣服也足够厚实,可见地位不低。说话的是三人中个子最高的那一位,昏暗的光线下,他凹陷的眼睛就如同两个黑森森的窟窿,其中有两点鬼火在跳动,看上去十分瘆人。

    不用介绍,乔勇等人也能猜到,这人就算不是体育馆势力的老大卫东,也必然是他亲近的手下。对于这些人他们当然没好脸色,加上心情正憋闷,于是一个个都默不吭声地懒怠搭理他。

    “喂,没听到我们老大在跟你们说话吗?别给脸……”大概是在这里面作威作福惯了,对于这样的轻慢完全受不了,同来的另一人不由勃然大怒。不过话还没说完,便被那瘦高个给喝止了。

    “闭嘴!”

    瘦高个扯了扯嘴角,露出一个不算笑的笑容,然后不用招呼,自顾盘腿在众人面前坐下,语气虽然说不上客气,但也不是高高在上,只是很平常的跟陌生人闲聊那种,“兄弟卫东,在这里还算说得上话。”说到这,他头微偏,向跟在身边的另一个人示意了下。

    那人上前一步,将一袋东西递上。卫东接过,放到地上,往前面一推。

    “还有一些,等我们弄到物资后再补上。”

    黑色塑料袋的口敞开,露出里面的糖果和巧克力,还有几包饼干,却是乔勇他们前日丢失的东西。没想到零零碎碎装在一起,竟然有大半包。卫东就这样还了回来,显示出他的诚意,不过语气中并没含带丝毫道歉的意思。

    事实上,卫东并不认为自己需要为抢夺别人食物而道歉。末世刚开始的那几个月还好,虽然也是挣扎求生,但大部分人多少还保留着和平时期普通人最基本的道德良心,虽也有偷盗抢夺等行为发生,却并不会将其视为天经地义的事,直到被半人捉进这里,长期的幽禁,有限的食物,还有无尽的寒冷以及恐惧,众人心中的礼仪廉耻早被消磨殆尽,仅剩下的就是弱肉强食,不择手段地夺取一切能让人活下去的资源的念头。所以趁乔勇等人昏迷的时候搜刮他们身上的吃食完全是理所当然的事,没杀人夺命都算是良心大发。如今将东西送回只是因为看到了他们的能力和价值,也是为了探知外面的情况,并寻求合作的可能,否则到手的东西怎么可能吐出来?同理,如果他自己这一方力不如人,被人抢了东西,也不会唧唧歪歪。

    乔勇显然也明白这一点,并没有追究的意思,看了眼摆在面前的东西,淡淡道:“你想知道什么?”

    彼此之间并没有解不开的深仇大恨,以他们眼下的处境,不说多一个朋友,就是能够少一个敌人制造麻烦,那都是赚的。

    ******

    “大家找找看有没有能够确定咱们位置以及周围环境的东西。”

    一家普通的三层旅馆中,张易一行人正脸色难看中带着疑惑地站在一楼大堂中,一门之隔,是群集而来垂涎着里面活人鲜肉的尸群。紧闭的沉厚木门也挡不住嘭嘭的撞击声以及腐臭的味道,但是早已习惯了这一切的众人已能将其完全忽略,情绪不受丝毫影响。在石朋三的话音落下之后,也没人再说多余的话,自觉地散开,两到三人一组,开始搜找起整个旅馆,顺便清剿残余丧尸。

    手电的光柱在走廊以及楼梯间交错,极力放轻的脚步声,开门的声音,还有时不时突然变得清晰又突然消失的丧尸吼叫传进分开的各组人耳中,一切都在掌握当中,这让他们感到稍微有些安心。

    半个小时后,十三人再次聚集在最下面的大堂里,没有找到备用的发电机,倒是找到了几包比拇指稍粗二十多公分长的白色蜡烛。

    几颗蜡烛点亮,将本来就不算大的空间全部笼罩在了黄朦朦的光线中,同时也照出了众人怪异的脸色。而这一切,完全源于进入旅馆之前的遭遇。

    在继续前进半个小时之后,他们成功地穿过了城市出口处的密集变异植物林带,那时天还没黑,周围的丧尸也不算多,只是路两旁的建筑大多数都被各种各样的变异植物占据了。现如今大多数城市都是这样,本来没什么,然而他们出来时所站的位置却让人颇费思量。

    原来他们是顺着入城的六车道公路而进,但是他们踏出林带之后所面对的却是一条两车道的窄路,周围建筑凌乱低矮,多为四五层的楼房,偶有十层以上的也十分陈旧,最少都应该有二十年以上的岁月,完全没有一座城市出入口处应有的大气和繁华,倒更像是城中一块被遗忘的角落。

    只是这样的话,众人就勉强当是这个城市的布局奇特,也不是不能说过去。然而当他们找遍周围也没能找到乔勇他们留下的痕迹,眼见天将黑下来,准备返回,等明日再来时,他们发现他们竟然迷路了,完全找不到进来时地方,更别提离开。如果这个时候还察觉不到古怪的话,那就真是白混了。而更让人忧心的是,在这里李慕然用精神力探查出来的画面依然光怪陆离。

    如此一来,谁都知道他们恐怕遇上了麻烦。至于这麻烦是大是小,却是不好判断,夜色已降,只好先就近找了这家保存得还算完好的旅馆过夜。

    旅馆大堂的墙上贴着一张标注了旅馆位置的地图,上面标示了几条从火车站,机场,以及客车站到达旅馆的公交车路线,让人意外的是,在这附近竟然还有两个可供游览的名胜古迹。搜遍整栋旅馆,也就只有这一样东西可以让人推测目前的位置。

    “从地图上面看,这里应该是在东城区,但咱们进来的地方……”一群人围在地图前面,石朋三举着一根蜡烛,另一只手在上面比划,脸色越来越沉。

    通过方位来判断,他们应该是从城市西北方向进来的,与东城区隔着不近的距离,所以对于完全没来过札丰市的众人来说,造成眼下的情况很有可能是他们对该市东西南北分区上的认识出现了误区,任谁也不会以为他们会毫无所觉地凭空穿越这么一大块区域。

    研究多时无果,众人不得不散开,开始用从旅馆里搜到的食物做晚饭,等着明天白天再将周围好好查探一番。至于无法通知城外的其他人,这已是没办法的事,反正都知道他们是进了城,总不至于过分担心。

    只有李慕然仍然站在原地,眉间难掩焦虑,眼睛死死地盯着地图,恨不能将上面的线条切割切割,然后直接画出出城的路来。

    众人带她来,自然不是因为看上了她的武力,而是因为她的异能不仅能帮着搜找人,还能在危急以及被困住的时候带着大家逃走,谁知这个城市古怪,竟然让她的异能失去了作用,那么她的存在也就没了意义。如果只是这样的话,人都已经来了,自然没什么好说的,毕竟在末世意外总是常常发生。

    她心焦的是宋砚并不知道她来了这里。

    宋砚因为身体完全异兽化的原因,在完全控制住体内的暴戾情绪以及噬血欲。望之前,都不敢过于接近人群,所以也没办法回葫芦沟的营地,便索性跟着李慕然他们一起上西北。只不过并没和车队一起行动,而是遥遥地尾随在后。每天车队宿营之后,李慕然都会过去找他,陪他说说话什么的。就算没话可说,两人就这样静静地依偎一夜,他也会特别满足,脾气都会温和很多。然而也正是因为如此,今天她没能去,也不知道他会不会克制不住脾气,闹出什么事来。

    “不要担心,以宋先生的能力,应该没什么能威胁到他。”看出了她的心思,原本想上楼再找找看能不能发现什么线索的张易又倒了回来,安慰道。

    闻言,李慕然苦笑。她担心的恰恰相反,她担心的是宋砚会威胁到别人。

    “恐怕姓宋的见不到慕然,会去找其他人的麻烦。”南劭突然在旁边幽幽地插了一句,一针见血。

    张易愣住,李慕然尴尬,还没说话,就听南劭又哼了声,继续道:“不过有病鬼在,相信他也翻不了天。”

    “……”张易。怎么听着像幸灾乐祸的意思?

    李慕然却一下子被点醒了。对啊,这不还有病鬼在吗。病鬼应该能够处理这事。思及此,她一直紧绷的神经终于松缓了下来。

    吃过晚饭,排了守夜的班,众人早早便休息了。为防意外,都没有到楼上客房去,而是各自抱了被子,在大堂里随便找了地方睡下。

    或许因为实力强劲,哪怕是被困住了,一行人也并没有多紧张,只是耐心地等待天亮。

    在四点钟的时候,饥饿不堪的众人终于吃上了一顿饱饭。为长远打算,也为了避免因长期饥饿而变得脆弱的肠胃被撑爆,依然煮的是粥,只不过稍为浓稠一些,里面还放了美人发的营养块。加少许盐,那是相当的美味。

    吃过饭,因为不用再赶路,最年幼的简简小朋友终于满足地窝进阿公的怀里打起了小呼噜。有了巧克力开路,张睿阳已经跟葛阿伊还有霍锐玩在了一起。虽然一个总是表现得很不耐烦,另外一个则很沉默寡言,但毕竟年纪相近,小家伙又是个没脾气的,三个在一起相处得竟然还挺融洽。

    不过当暮□□临,张易他们还没回来,与两个小伙伴挤在火堆边拿着一副从屋子里翻找出来的纸牌玩拖拉机的张睿阳开始坐立不安起来,频频地往外面看,嘴里还不停地碎碎念。

    “爸爸没回来。”

    “爸爸还没回来。”

    “爸爸怎么还不回来啊?”

    “南瓜爸爸也不回来。”

    “慕然姨姨,石三叔叔都没回来。”

    “他们都去哪儿了,什么时候才回来啊?是不是还没找到小胡子叔叔……”

    “该你收牌了!”葛阿伊觉得满耳都是嗡嗡嗡的,不由烦躁地催促,“你能不能认真点?敢不敢闭上嘴,叽叽咕咕,啰里啰嗦,老子头都被你吵昏了,你老和尚变的是吧!”

    张睿阳委屈地看他一眼,倒真的抿紧了嘴不再出声,只不过没安静片刻,又突然开口:“你说脏话!”

    葛阿伊一把按住额头,觉得自己真的要疯了。霍锐咬住唇,努力憋笑。

    好在张睿阳这会儿没心情继续纠结脏话的问题,放下牌,对两人说:“你们玩吧,我要去问病叔叔爸爸什么时候回来。”说完,站起身,噔噔噔地跑了出去,直奔病鬼所在那栋房子。

    葛阿伊和霍锐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不约而同站起,跟在了他身后。

    那栋屋子同样被修整过,堵上了漏风的破洞,生着火堆。病鬼,袁晋书,冷封尘各自占据了一个角落,沈迟和几个战友则围坐在火旁,低声交谈着。大青趴在病鬼背后,眯眼打着盹儿。

    三个小孩的到来吸引了众人的目光,沈迟刚想开口招呼,张睿阳已经直接跑到病鬼面前。葛阿伊和霍锐却直觉这屋里的人都不好惹,在门口便停了下来。

    “病叔叔,我爸爸为什么还不回来啊?他们是不是遇到危险了?我……我想去救他们。”病鬼闭着眼睛像是睡着了,张睿阳却知道他什么时候都这样,要等他自己睁开眼睛,没有特殊情况发生,起码要等到明天早上,所以也没迟疑,直接就开口询问。

    问完话,张睿阳也不像一般小孩那样,没得到回应就一个劲地追问,而是安静地等着。因为他知道病鬼的脾气,不愿意回答的话,怎么问都没用,愿意回答的话,一般也要过上一会儿才会有所反应。

    果然,足足过了一分钟,病鬼才缓缓睁开眼。不过他没有回答张睿阳的问题,而是看了眼门外。

    天已经完全黑下来了,雪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下的,很大。

    “走吧。”他突然站起身,对正眼巴巴望着他的张睿阳说,接着转向大青,“你留在这里。”

    张睿阳没想到他会陪自己一起去,惊喜得很,慌忙抓住他的手。

    病鬼没有甩开那只暖暖的小手,只是看向沈迟:“给我辆车。”一边说一边带着小孩往外走去,同时似有若无地睨了眼懒精无神蹲在角落里的袁晋书。

    袁晋书一个激灵,立即跳起来跟上。他从来没见过病鬼开车,那小鬼肯定也不会开,这开车的活儿明显是要落他身上了。

    而另一边一直冷眼观察着病鬼的冷封尘毫不犹豫地拎起背包跟上。自从被病鬼一招撂倒之后,他就对这个人十分感兴趣,想摸清楚对方的底细,所以才会放弃进云洲基地,改为跟他们同行。眼下见病鬼很有可能再出手,他哪里肯错过。

    “多叫几个人吧。”沈迟征询道。

    “不用。”病鬼淡淡道。

    一路同行,沈迟对于他的性格也大约有了几分了解,闻言不再劝说,只是跟楼男和从三交待了几句,然后亲自开着车过来了。

    “我跟你们一起。”他说,并非商量。对于南劭张易以及石朋三他或者没有太深的交情,但一同去的还有他的兄弟,他不可能不管。而更重要的是,李慕然也在,如果李慕然不能及时平安回来,他都不敢去想宋二会怎么发疯。

    病鬼也没反对。于是原本已经做好开车准备的袁晋书不得不非常不甘愿地坐到了后座上,因为副驾驶已经被冷封尘抢先了一步。

    “喂,小子,你也要去吗?”葛阿伊和霍锐肩并肩地站在门口,眼神奇怪地看着准备跟病鬼上车的张睿阳,问。相处了一个下午,虽然觉得这个小孩又笨又啰嗦,但总体来说并不让人讨厌,他才会勉为其难地问上一句。

    “是的。我爸爸他们一个都没回来,我有点担心。”张睿阳回过头,认真回答。

    “你个傻龟蛋子去能帮上啥忙?”拖累还差不多。葛阿伊撇撇嘴,没好气地说。明明是关心的话,不知道怎么在他嘴里转了一圈,便成了这样。

    “我能帮忙的。”张睿阳郑重其事地说,末了,忍不住又小声好奇地问:“傻龟蛋子是什么?”

    葛阿伊翻了个白眼,不屑于向这个小白痴解释。

    “喂,等你找到爸爸,别忘了多带点好吃的回来。”在张睿阳跟他挥手说再见的时候,他突然大声喊了一句。

    张睿阳愣了下,想想,说:“现在天太黑,可能会找不到什么东西。不过,要是我们明天白天才能回来的话,那我应该就可以带些好吃的给你们。”跟着大人在外面闯荡了几个月,又跟嘟嘟一起流浪过,在寻找食物方面他还是相当有些经验的。

    笨蛋!葛阿伊无语地看着张睿阳爬上车,车子发动,开远,才慢一步地嘀咕了句。他当然不是真的指望张睿阳在这样的情况下还能给他带什么回来,之所以那么说只不过是希望这个才认识不久感觉还不错的小伙伴能够平安回来而已。只可惜那个笨蛋明显听不懂他的意思。

    “他很厉害,会没事的。”霍锐在葛阿伊旁边蹲下,撑着下巴透过纷飞的雪片看着已经远去的车尾灯光,说。

    “厉害什么?不过是有个好爸爸吧。”葛阿伊撇嘴,酸溜溜地回了句。虽是这样说,其实是心中羡慕更多。

    霍锐便没有再说话,并不是赞同,只是因为想起了自己的父母。他想,在变成丧尸之前,他的爸爸妈妈也是很好的。

    ******

    体育馆内,乔勇几人被何三叫醒,只觉得后脑勺疼得厉害,还一阵阵的头晕恶心,伸手往后一摸,鼓起了鸡蛋大的包。短短两天之内脑部承受两次重击,出现这样的情况实在再正常不过。运气不好的话,猝死都有可能。

    而与他们不同的是,何三看上去心情十分好,一点也没有为逃离失败而感到沮丧。

    “□□的……”乔勇捂着后脑袋,狠狠地骂了一句。掌心多出一个火球,将周围照亮了少许,毫不意外地发现他们又回到了体育馆内。当然,还看到了何三那张与他们相比,过于轻松愉快的脸。于是眯起了眼,恶狠狠地瞪着他:“你怎么没事?”那一瞬间,乔勇的心中不是没有怀疑的。

    “我识时务。”何三耸肩,原本想表现得轻描淡写,高深莫测,脸上却没能忍住露出了略带得意以及幸灾乐祸的笑。

    遭到袭击的时候他们正准备进入一家保存还算完好的酒店过夜,鉴于何三说过夜晚来临前,所有外逃的人都会被捉回去,自天色开始有暗下来的趋势之后,他们本来就紧绷的神经绷得更紧了,宁可走得慢点,也不愿意因为一时失察而重蹈覆辙。然而,哪怕他们已经足够谨慎,却还是没能躲过袭击。

    半人在潜行与敏捷方面实在是太强大了,他们别说还击,就是连察觉的能力都没有。这一点让再次栽跟头的几人心中都涌起了深深的无力感。至于何三,他之所以会没事,那完全是因为在眼角余光瞟到卢军倒下的那一瞬间,毫不犹豫地也跟着倒下。

    没有惶恐,也没有试图反抗,他的反应娴熟得简直跟吃饭睡觉一样。这是习惯了从战斗中求生存的乔勇他们无法理解和想象的,但是不可否认,他的识时务使得他们能够及时被唤醒,并因此而免去了辛苦找来的食物再次被其他人抢走的下场。

    他们在经过一家商场时弄到了几个背包,装了不少食物,被扛回来后背包也仍背在背上,所以除了又挨一棍以外,并没有其他损失。这也是何三没能跑掉,却仍然乐呵的原因。

    辛苦奔忙一天,闹了这么一个结果,要说不沮丧失望是不可能的,但是却也没完全到让人绝望的地步,因为至少试探出他们能够活动的范围,周围也还能寻到食物。如果不是担心着留在城外的人,乔勇他们根本不用着急,可以慢慢想办法寻找出路。

    “咱们这么长时间没回去,老熊他们怕是要派几个人来找吧?那样就麻烦了。”刘夏按着疼得发懵的后脑勺,仰起脑袋看向黑乎乎的房顶,喃喃说。

    “如果是所有人一起进来,那或许还好了。怕就怕……”静默了片刻,阿青接话,话没说完却又嘎然而止。

    众人都不由一叹。虽然被困在此地,但是却暂时没有生命危险,甚至还能弄到吃的,相较于他们来说,外面的人处境恐怕会更艰难一些。现在只有祈祷熊化要么不管他们,直接带着其他人离开这里,去别的地方寻找活命的机会,要么就干脆带着所有人进来,那样或许有机会被半人弄到此地,大家重逢,也是一线生机,只千万别分批派人进城探查,将实力分割削弱了。

    就在众人相顾无言,束手无策的时候,棚屋那个方向传来一阵骚动,几条黑影一边驱赶睡在周围的人群,一边往这边走过来。乔勇等人互视一眼,暗自戒备。

    “几位老哥,打听点事儿。”走到近处,才看清是三个汉子,个子都不矮,但却无一不瘦得厉害。当然,眼下的时节,不瘦的人还真不多。三人瘦归瘦,却精壮,而且与体育馆里的其他人比起来,精神状态要好很多,身上的衣服也足够厚实,可见地位不低。说话的是三人中个子最高的那一位,昏暗的光线下,他凹陷的眼睛就如同两个黑森森的窟窿,其中有两点鬼火在跳动,看上去十分瘆人。

    不用介绍,乔勇等人也能猜到,这人就算不是体育馆势力的老大卫东,也必然是他亲近的手下。对于这些人他们当然没好脸色,加上心情正憋闷,于是一个个都默不吭声地懒怠搭理他。

    “喂,没听到我们老大在跟你们说话吗?别给脸……”大概是在这里面作威作福惯了,对于这样的轻慢完全受不了,同来的另一人不由勃然大怒。不过话还没说完,便被那瘦高个给喝止了。

    “闭嘴!”

    瘦高个扯了扯嘴角,露出一个不算笑的笑容,然后不用招呼,自顾盘腿在众人面前坐下,语气虽然说不上客气,但也不是高高在上,只是很平常的跟陌生人闲聊那种,“兄弟卫东,在这里还算说得上话。”说到这,他头微偏,向跟在身边的另一个人示意了下。

    那人上前一步,将一袋东西递上。卫东接过,放到地上,往前面一推。

    “还有一些,等我们弄到物资后再补上。”

    黑色塑料袋的口敞开,露出里面的糖果和巧克力,还有几包饼干,却是乔勇他们前日丢失的东西。没想到零零碎碎装在一起,竟然有大半包。卫东就这样还了回来,显示出他的诚意,不过语气中并没含带丝毫道歉的意思。

    事实上,卫东并不认为自己需要为抢夺别人食物而道歉。末世刚开始的那几个月还好,虽然也是挣扎求生,但大部分人多少还保留着和平时期普通人最基本的道德良心,虽也有偷盗抢夺等行为发生,却并不会将其视为天经地义的事,直到被半人捉进这里,长期的幽禁,有限的食物,还有无尽的寒冷以及恐惧,众人心中的礼仪廉耻早被消磨殆尽,仅剩下的就是弱肉强食,不择手段地夺取一切能让人活下去的资源的念头。所以趁乔勇等人昏迷的时候搜刮他们身上的吃食完全是理所当然的事,没杀人夺命都算是良心大发。如今将东西送回只是因为看到了他们的能力和价值,也是为了探知外面的情况,并寻求合作的可能,否则到手的东西怎么可能吐出来?同理,如果他自己这一方力不如人,被人抢了东西,也不会唧唧歪歪。

    乔勇显然也明白这一点,并没有追究的意思,看了眼摆在面前的东西,淡淡道:“你想知道什么?”

    彼此之间并没有解不开的深仇大恨,以他们眼下的处境,不说多一个朋友,就是能够少一个敌人制造麻烦,那都是赚的。

    ******

    “大家找找看有没有能够确定咱们位置以及周围环境的东西。”

    一家普通的三层旅馆中,张易一行人正脸色难看中带着疑惑地站在一楼大堂中,一门之隔,是群集而来垂涎着里面活人鲜肉的尸群。紧闭的沉厚木门也挡不住嘭嘭的撞击声以及腐臭的味道,但是早已习惯了这一切的众人已能将其完全忽略,情绪不受丝毫影响。在石朋三的话音落下之后,也没人再说多余的话,自觉地散开,两到三人一组,开始搜找起整个旅馆,顺便清剿残余丧尸。

    手电的光柱在走廊以及楼梯间交错,极力放轻的脚步声,开门的声音,还有时不时突然变得清晰又突然消失的丧尸吼叫传进分开的各组人耳中,一切都在掌握当中,这让他们感到稍微有些安心。

    半个小时后,十三人再次聚集在最下面的大堂里,没有找到备用的发电机,倒是找到了几包比拇指稍粗二十多公分长的白色蜡烛。

    几颗蜡烛点亮,将本来就不算大的空间全部笼罩在了黄朦朦的光线中,同时也照出了众人怪异的脸色。而这一切,完全源于进入旅馆之前的遭遇。

    在继续前进半个小时之后,他们成功地穿过了城市出口处的密集变异植物林带,那时天还没黑,周围的丧尸也不算多,只是路两旁的建筑大多数都被各种各样的变异植物占据了。现如今大多数城市都是这样,本来没什么,然而他们出来时所站的位置却让人颇费思量。

    原来他们是顺着入城的六车道公路而进,但是他们踏出林带之后所面对的却是一条两车道的窄路,周围建筑凌乱低矮,多为四五层的楼房,偶有十层以上的也十分陈旧,最少都应该有二十年以上的岁月,完全没有一座城市出入口处应有的大气和繁华,倒更像是城中一块被遗忘的角落。

    只是这样的话,众人就勉强当是这个城市的布局奇特,也不是不能说过去。然而当他们找遍周围也没能找到乔勇他们留下的痕迹,眼见天将黑下来,准备返回,等明日再来时,他们发现他们竟然迷路了,完全找不到进来时地方,更别提离开。如果这个时候还察觉不到古怪的话,那就真是白混了。而更让人忧心的是,在这里李慕然用精神力探查出来的画面依然光怪陆离。

    如此一来,谁都知道他们恐怕遇上了麻烦。至于这麻烦是大是小,却是不好判断,夜色已降,只好先就近找了这家保存得还算完好的旅馆过夜。

    旅馆大堂的墙上贴着一张标注了旅馆位置的地图,上面标示了几条从火车站,机场,以及客车站到达旅馆的公交车路线,让人意外的是,在这附近竟然还有两个可供游览的名胜古迹。搜遍整栋旅馆,也就只有这一样东西可以让人推测目前的位置。

    “从地图上面看,这里应该是在东城区,但咱们进来的地方……”一群人围在地图前面,石朋三举着一根蜡烛,另一只手在上面比划,脸色越来越沉。

    通过方位来判断,他们应该是从城市西北方向进来的,与东城区隔着不近的距离,所以对于完全没来过札丰市的众人来说,造成眼下的情况很有可能是他们对该市东西南北分区上的认识出现了误区,任谁也不会以为他们会毫无所觉地凭空穿越这么一大块区域。

    研究多时无果,众人不得不散开,开始用从旅馆里搜到的食物做晚饭,等着明天白天再将周围好好查探一番。至于无法通知城外的其他人,这已是没办法的事,反正都知道他们是进了城,总不至于过分担心。

    只有李慕然仍然站在原地,眉间难掩焦虑,眼睛死死地盯着地图,恨不能将上面的线条切割切割,然后直接画出出城的路来。

    众人带她来,自然不是因为看上了她的武力,而是因为她的异能不仅能帮着搜找人,还能在危急以及被困住的时候带着大家逃走,谁知这个城市古怪,竟然让她的异能失去了作用,那么她的存在也就没了意义。如果只是这样的话,人都已经来了,自然没什么好说的,毕竟在末世意外总是常常发生。

    她心焦的是宋砚并不知道她来了这里。

    宋砚因为身体完全异兽化的原因,在完全控制住体内的暴戾情绪以及噬血欲。望之前,都不敢过于接近人群,所以也没办法回葫芦沟的营地,便索性跟着李慕然他们一起上西北。只不过并没和车队一起行动,而是遥遥地尾随在后。每天车队宿营之后,李慕然都会过去找他,陪他说说话什么的。就算没话可说,两人就这样静静地依偎一夜,他也会特别满足,脾气都会温和很多。然而也正是因为如此,今天她没能去,也不知道他会不会克制不住脾气,闹出什么事来。

    “不要担心,以宋先生的能力,应该没什么能威胁到他。”看出了她的心思,原本想上楼再找找看能不能发现什么线索的张易又倒了回来,安慰道。

    闻言,李慕然苦笑。她担心的恰恰相反,她担心的是宋砚会威胁到别人。

    “恐怕姓宋的见不到慕然,会去找其他人的麻烦。”南劭突然在旁边幽幽地插了一句,一针见血。

    张易愣住,李慕然尴尬,还没说话,就听南劭又哼了声,继续道:“不过有病鬼在,相信他也翻不了天。”

    “……”张易。怎么听着像幸灾乐祸的意思?

    李慕然却一下子被点醒了。对啊,这不还有病鬼在吗。病鬼应该能够处理这事。思及此,她一直紧绷的神经终于松缓了下来。

    吃过晚饭,排了守夜的班,众人早早便休息了。为防意外,都没有到楼上客房去,而是各自抱了被子,在大堂里随便找了地方睡下。

    或许因为实力强劲,哪怕是被困住了,一行人也并没有多紧张,只是耐心地等待天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