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看书快小说!

书快小说

第150章 0一五零

    “我不懂……为什么有些人就是不懂什么叫做秀恩爱死的快qaq”

    场外记者们大飙手速,无数条新闻头条就如弹幕弹出的速度一般迅速占据了此时此刻所有电脑的推送窗口。

    ——新科影帝、最佳电影得主,今晚唯一胜利者。

    “要死了!他今年才几岁?三十岁有没有?这就结婚了?”

    ——现场直播,记录祝决登顶瞬间。

    “妈妈问我为什么哭着看视频,刚刚粉上一个颜值爆表的演员&导演,就告诉我他已经有对象了,这个世界太残忍了,难道我真的要到幼儿园里找我未来的男票吗?”

    ——事业爱情两得意,祝决深情表白。

    “我想知道到底谁是他另一半啊,是男是女?是圈内人还是圈外人?我看错狗仔了,亏我对你们抱有希望!这么多年来你们连根毛都没拍到,好意思收工资吗!”

    “我现在的心情好复杂……我不知道我到底是应该感叹祝决今天居然能拿到两个大奖,还是应该嫉妒这家伙居然敢这么秀恩爱,好捉急。”

    “拎着蜡烛进来,举着火把出去。”

    ……

    沈宅内,守在电视前的沈戈疑惑地往窗外看了看,回头问自己媳妇:“刚才是我听错吗?”

    为什么好像听到了一长串的尖叫声突然响了起来。

    苏素淡定地放下水杯:“没听错,的确有人叫了声。”

    沈戈揉了揉耳朵,嘟哝:“这音量……”他们住的是高档小区,每一幢独立别墅之间距离很大,无形之中将*保护度提高了好几个档次,可以说,在这个小区里的任何一幢房子里哪怕发生了一些不好的事情,作为他们左邻右舍的邻居,也没法听到异常的动静选择报警。

    能在这种小区里,喊的近乎整个小区都听到,这得是什么样的音量?

    “不是一个人在叫,”苏素道:“晚上不少人在看小龙人的颁奖典礼,所以——发出这种声音也不奇怪。”

    她的视线淡淡瞥过,沈戈便默默地拉过一旁的毯子盖住了腿——当看到祝决突然说了那一番话,看清楚他手上戴的戒指时,沈戈瞬间打翻了自己的杯子,水淌了一条裤管,他怕错过接下来的画面,没起身去换,只是拿了毛巾草草擦了一下,水渍虽然被擦干了,但裤子还是湿了一片,看起来明显极了。

    不过还好他老婆并没有打算把这件事给指摘出来,苏素正忙着在电视中寻找他们家阿猫的脸——此时整场颁奖典礼已经结束,镜头正在观众席中巡睃,不知道会不会拍到他们家阿猫,以她的了解,阿猫的那个性格,现在绝对不适合上镜……表情分分钟能把他出卖个彻底干净。

    #

    “我一直以来以为那个只是个炒作的绯闻而已。”沈弋僵坐在位置上,放空地听着旁边的人的窃窃私语。

    直播已经结束,或许对前面那些大明星们,战斗还没结束,但对于后面这些只是拿到邀请函来体验如梭剧院一日游的观众来说,直播的结束意味着他们不用再矜持着维持风度了,也不用再避讳生怕被镜头不小心扫进去,却只拍到了他们没有仪态的样子,大家聊的可开心了。

    “我本来也以为只是祝决为了炒话题的公关手段而已,不过看今天晚上,这是真的了?”

    有人便难以置信地说:“如果是真的的话,我就真的搞不懂季京在想什么了,祝决还这么年轻,就结婚,事业前景不要了吗?”

    就算观众对于演员是否结婚生子的态度已经越发包容,可是一个在上升期的年轻演员急匆匆地定下终身,却很难在观众心中博到一个正面形象,年轻幼稚、做事不计后果这个结论还是轻的,要是有观众偏激点,立刻就能给演员贴上冲动无脑、视感情为儿戏的标签,更别说还是在今天这么大的场合中公布!就算浪漫,也肯定会有很多人不以为然,觉得他是在秀恩爱作秀,怎么想都对事业也好个人形象也罢,都是弊大于利。

    听了这话,不少人都在赞同,却有人叹了口气,道:“看今天晚上他拿的奖,任性也有底气啊,除非他自己作死,接下来的电影拍一个扑一个,要不然就靠他手上的奖杯,怎么玩这个利息也用不完啊……”

    众人皆默。

    片刻后响起了一片低低的啧啧声。

    沈弋将这些对话听在耳朵里,但却不能担保自己是不是真的听到了。

    他放在腿侧的手悄悄地揪了自己一把。

    不痛。

    更没法确定了——

    他看着前排座位区里唯一存在的那个人站了起来,一边跟旁边的人聊天,一边向着后台走,大脑中一片空白。

    就算离了那么远,他也将祝决脸上的表情看的清清楚楚,他手上拿着两尊奖杯,目测是要到后台接受采访以及拍照,在他的左侧,有西装革履的工作人员引导着他们,他们的脚步有点快,看起来像是赶不及时间了,但就算这样,依然不时有人过来看一眼祝决手上的戒指,祝决一直在笑,沈弋很少看到他笑得这么开心和单纯。

    沈弋忍不住深深吸了口气。

    他跟着旁边的人站了起来。

    剧院开始散场,他们也没法继续待下去了。

    他这次不是用to总裁的身份拿到的邀请函,而是靠了他哥哥的关系,所以并没有进入典礼后派对的资格,不过对于此时倒是幸事。沈弋深一脚浅一脚地往外走,他不敢担保自己晚上还能维持住自己一贯的职业水准,可以在那个名流云集、大咖遍地的场合跟人觥筹交错,虚虚实实你来我往一番。

    还是像现在这样只是单纯的过来看世面的沈家人的身份更适合一点。

    沈弋走了几步,身边便空落落地没什么人了,原本跟他坐在一区的那些人脚步飞快,现在小龙人颁奖典礼才刚刚结束,剧院外的记者群还没散,记者们都在等着拍散场后的明星,运气好说不定能抓到几个独家秘闻,而这些没法在派对中亮相的明星,也很看重这个机会,没一会,沈弋就被大部队孤零零地扔在了通道里。

    沈弋忍不住停了下来,靠在一旁墙上的同时还把脸贴了上去,剧院里暖气打的足足的,足以让明星们穿着清凉还不觉得冷,但墙壁上还是有点凉,沈弋只觉得脸上猛地一冰,浆糊一般的脑子都沉淀了不少。

    “你在干什么?”

    突然,一个带笑的声音骤然响起。

    “啊?”

    沈弋下意识扭过头去,却没看到人,一愣,脑袋上却被人拍了一下,两条胳膊从后面挂了过来,一下子就把他抱了过去。

    “啊!”沈弋下意识往前一挪,扭头皱眉道:“有人的!”

    祝决还穿着领奖时的那套西服,沈弋为他选的,深灰色、伊顿领,看起来斯文儒雅光华内敛,只不过此刻这人袖子上挽,领带也扯松了,看起来随意了不少。

    非但如此,这人还又揉了一把沈弋的头发,笑道:“人都走光哒。”

    还恶意卖萌!

    沈弋白了他一眼,道:“你怎么在这里,不参加派对吗?”

    祝决冲他眨眼笑了笑,从他们后面又伸出来一只手来,沈弋一惊,季京特别无奈的声音适时响起:

    “给,机票。”

    “机票?”

    “谢了,回头给你带礼物啊。”祝决笑眯眯地接了过去,拉了沈弋就走。

    “喂!季京——”

    “不用管他啦~”

    季京幽幽地说:“对,不用管我……”

    祝决一双大长腿,走起来飞快,没一会沈弋就顾不上后面的季京了,他也发现祝决对这里看起来特别熟悉,带着他七拐八拐,几下就进入了一条人迹罕至的紧急通道,这里不要说其他参加这场颁奖典礼的人,就连工作人员也没几个。

    他紧走几步追了上去,问道:“什么机票?”

    祝决把机票亮给他看:“上次你说想去的地方,我让季京给我们买机票了,今天就走。”

    “今天?!现在?!”沈弋惊讶地瞪着他看:“你不是从派对里偷溜出来的吗?”

    祝决耸了耸肩,语气潇洒:“我压根没去啊。”

    “没……”沈弋声音一噎,顿时明白为什么季京看起来那么哀怨了:“等下,你怎么出来的,不,不是那个,没关系吗?”

    此时此刻,沈弋一点自己是to大老板身份的自觉性都没有——要是旗下其他艺人干出这种事被他知道的话,跪地求饶也不会有轻轻放过的机会。

    “久了他们就习惯了的。”祝决淡定道。

    两人走在灯光明亮的紧急通道中,十指交缠,足音重叠,莫名地轻快。

    “季京要气死的。”

    “不管他。”

    “我回头给他加点工资好了……”

    细碎软语轻柔柔地打在墙壁,又充盈了整个空间。

    “不过去哪干什么呢?”

    “度蜜月呀,结了婚就要度蜜月的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