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书快小说!

- 书快论坛

书快小说

第六十八章 可真穷

作品:长宁帝军 | 分类:历史军事 | 作者:知白

    回程的时候路过云霄,茶爷发现沈先生的视线总是忍不住往那座山上那座观里歪,她往前坐了坐:“回去看看?”

    沈先生摇头:“不去了,虽然已经过去了十六年,可这里终究是云霄城。”

    茶爷道:“十六年了,怕是没人记得你的模样。”

    沈先生道:“只一人记得,对你和冷子来说就是危险。”

    “那你为什么不避讳庄雍?”

    “因为我了解庄雍。”

    沈先生道:“第一,那天夜里庄雍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后来我听闻庄雍在半路上就被拦住直接先去了长安。”

    “第二,庄雍不可能是皇后的人,永远也不可能。”

    茶爷点了点头:“听说,皇后现在日子过的凄苦,陛下因为那件事大为恼火,皇后娘家那一脉被打压的这么多年都没有出过一个四品以上的官,后族算是废了吧。”

    “怎么可能。”

    沈先生道:“被打压的再狠那也是皇后的娘家,陛下只要还念及皇族体面就不会废了皇后,况且皇后的孩子已经长大****了,纵然还没有被立为太子,可皇后的分量因为这个儿子就会越发重起来。”

    “只要被立为太子,后族立刻就会翻身,皇后宁肯这么多年被皇帝厌恶等的就是那一天......朝廷里的人都是什么人?现在你觉得没多少人愿意和后族打交道,可到了那一天,你且看后族周围聚拢着多少大人物。”

    茶爷有些疑惑:“陛下年纪也不大,四十几岁而已,为什么不再要几个孩子了。”

    “四十五了。”

    沈先生想到那个自己曾经接触频繁的九五之尊,如今已经不可能再见一面。

    “茶儿,有件事你得知道。”

    “什么?”

    “如果有一天,冷子遇到了无法解决的问题,或者是遇到了靠咱们抵挡不住的危险,你就去长安城,无论如何也要见到一个人,那个人可以救冷子。”

    “谁?”

    “是......”

    沈先生在茶爷耳边用极低的声音说了个名字,茶爷听到后脸色顿时变了:“这么多年,先生还是第一次告诉我她是谁。”

    “记住就好,不要告诉任何人,连冷子暂时都不要告诉他。”

    “嗯。”

    茶爷点了点头:“我知道的。”

    毛驴车从云霄城外面过去,哪怕沈先生多想回去看一眼都硬生生忍住了,茶爷能体会到他的感受,云霄城曾经承载着先生太多的寄托现在承载着太多的回忆。

    “总是有机会回去看看的,等到了我归隐的时候。”

    沈先生把视线收回来,抬手甩了一下马鞭,小毛驴都变得听话起来,跑的很快很平稳。

    茶爷想到来时沈先生说的那些话,等再过一两年冷子到了正五品,他就要去楚剑怜做伴儿了,先生真的舍得放下吗?先生连云霄城白塔观都放不下,又怎么可能放得下他们两个。

    先生,是怕连累他们。

    到了江边沈先生寻了个眼缘不错的年轻人把驴车送了,虽然不知道那年轻人背着母亲前行要去何处,可沈先生送的舒服就已足够。

    也不求千恩万谢,沈先生和茶爷两个人飘然而去,年轻人眼含热泪看向两个人离去的方向,自责说道:“娘,我忘了问人家姓名。”

    看起来有些虚弱的老妇人沉默一会儿,郑重的告诉儿子:“菩萨。”

    沈先生和茶爷租了一艘船一路乏善可陈,到了安阳郡急匆匆回了家里,刚进镇子沈先生的脚步就停了一下,眉角微微一挑。

    “怎么了?”

    “怕是要搬家了。”

    沈先生往左边看了一眼,巷子口那边有个穿白衣的人一闪即逝。

    茶爷问:“当年的人?”

    沈先生摇头:“还不知道,回去见见陈大伯就知道了。”

    茶爷看向沈先生:“先生,你别回去了。”

    “不行,得回去,我若想走当今天下也没几个人拦得住,若我就这样不回去,一句都不交代,冷子回来找不到我怎么办。”

    沈先生当先而行,茶爷只觉得四周都是盯着他们两人的眼睛。

    回到小院子里,陈大伯看到沈先生和茶爷就忍不住笑起来,这些天也是提心吊胆,自从上次来了几个穿白衣的人之后,陈大伯好一阵子都没能睡踏实。

    听陈大伯把事情经过说完,沈先生反而变得轻松下来:“没事,不走了。”

    “怎么回事?”

    “不是她的人,听着像是长安城流云会,你和冷子去长安那次,在登第楼吃了饭送孟长安回书院,有辆马车一直跟着你们,马车里的人就是流云会的大当家,登第楼的东主。”

    茶爷微微一怔:“果然你不放心。”

    沈先生一直都没有告诉过茶爷和沈冷他也去了长安城,笑了笑说道:“你们两个就是我身上掉下来的肉,怎么可能放得下。”

    “娘亲!”

    茶爷动情的叫了一声。

    沈先生白了她一眼:“如果我猜得不错,流云会就是陛下亲自布置在长安城暗道上的一把刀,当然不仅仅局限于暗道,而是整个江湖,是皇帝的人就没什么可怕的,让他们在外面替咱们守着吧。”

    茶爷起身准备去洗漱一下,先把半路上为陈大伯买的礼物取出来,陈大伯欢天喜地接了,一口一个好闺女,茶爷说谢我娘就行了,他也是个好闺女。

    就在这时候外面响起了敲门声,茶爷下意识的抓住剑匣,沈先生朝她摆了摆手示意不要轻举妄动,然后沈先生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缓步过去走到门口:“谁?”

    没人回答,只是还在敲门。

    沈先生把门拉开,右手背在后面握了一把短刀,门一开,沈先生整个人都松了下来。

    “傻冷子?!”

    茶爷眼睛都在放光,放蓝光,哒哒哒哒哒哒那种。

    沈冷笑呵呵的站在外面,背着一个很大的行囊,身上的水军战兵军服看起来蒙了一层尘土,脸上带着几分疲惫,可笑容依然那么干净那么纯粹。

    茶爷下意识的就要冲过去,跑了几步后忽然想起来陈大伯还在看着,脚步放慢,两只手背在后面摇着走到沈冷面前,脸上那笑意如此明媚。

    “怎么这么快?”

    “怕啊。”

    “怕什么?”

    沈冷挠了挠脑门:“喜当爹。”

    茶爷脸一白,一把抓住沈冷的衣领把他拉了进来:“三天不打......”

    话还没说完就愣住了,她把沈冷给拽进院子里,沈冷后边居然还跟着一长串的人......这时茶爷才注意到沈冷手里有一条绳子,绳子后边绑着四五个人,皆是身穿白衣。

    沈冷一拽绳子把人都拉进了小院,沈先生和茶爷都有些发蒙。

    沈冷在石凳上坐下来对那几个穿白衣的人歉然笑了笑:“看你的衣服就知道你们什么来路,长安城流云会对吧?我对你们东主印象很好,在长安的时候承蒙他的关照,麻烦你们回去的时候替我说一声谢谢,若非看出来你们是流云会的人,我下手就不会如此轻了,下次来记得替你们东主带给我一声谢谢,我会说不客气。”

    他从背后抽出来黑线刀甩出去,那刀急速旋转着,啪的一声将连接着那几个人的绳子斩断后戳在地上,青石板的地面被切开,刀深入至少一尺。

    “多有得罪了,走吧。”

    那几个白衣人面面相觑,他们是叶流云留下来监视着这个小院的,只等着沈先生他们回来,谁想到几个人在毫无反应的情况下被人生擒,穿蚂蚱一样连成一串。

    “够嚣张!”

    门外有人说话,沈冷坐在那没动。

    又一个身穿白衣的人背着手缓步走进来,身材修长,面容冷峻,只是有一只眼睛看起来略有些奇怪,只见黑眼球不见白眼球。

    沈冷看到这人后笑起来:“这是家长来了吗?”

    黑眼上上下下的打量着沈冷,注意到沈冷身上的团率军服:“穿军服的,都这么嚣张吗?”

    沈冷认真回答:“穿战兵军服的人大部分都很嚣张,我不一样,我更嚣张。”

    黑眼往院子外面指了指:“你们几个自己滚出去外面站着,丢人丢到姥姥家的笨东西,这件事你们自己回去和东主,我说不出口,太丢人。”

    那些白衣人互相看了看,默不作声的退到了小院子外面。

    黑眼走到距离沈冷大概两米远的地方站住:“长安城你做的事对我流云会有些帮助,所以还是得说一声谢谢。”

    沈冷:“不如折现。”

    黑眼:“好说......但,你得先接我一拳试试。”

    然后那一拳就到了。

    沈冷在湖见道的时候见识到了岑征出手,那不是军中高手的打法,可见岑征根骨里有些和其他军人不一样的东西,可是足够快,足够狠。

    黑眼这一拳也很快,比岑征最起码不差。

    沈冷在看到岑征出手的时候曾经问过自己,如果当时自己在白秀的位置,能够挡得住那一招吗?

    答案是.....能!

    沈冷也出拳。

    两个人的拳头毫无道理但就是那么刚硬的对撞在一起,这一拳打的仿佛空气都凝固了......沈冷的两只脚不由自主的往后滑出去,鞋底在青石板上摩擦发出的声音颇为刺耳。

    而黑眼则向后翻了一下,落地之后又连着退了三步。

    还没站稳,沈冷的拳头又到了,不花哨,不繁琐,刚猛直接,是最简单的进入战兵之后人人都要学的军武拳,每一拳都足够重足够霸道。

    黑眼连续闪避想找机会出拳,可是没机会,沈冷出了十三拳他向后退了十三步,然后发现自己已经在小院子外面了,黑眼有些不服气有些懊恼。

    沈冷却收住脚步,看着他很认真的说道:“你可以再进来,但记得敲门。”

    说完之后就回到了院子里边,黑眼看着那个桀骜不驯的家伙,忽然间笑了:“有没有想过离开战兵队伍到我流云会来?以你的实力,最不济也跟我同位。”

    沈冷:“以你的身手有没有想过参军入伍?最不济也能给我做个手下。”

    黑眼耸了耸肩膀:“军伍之中,不自在,不如我在江湖快意。”

    沈冷:“你那快意太小了,我的快意很大。”

    黑眼问:“有多大?”

    沈冷想了想后认真回答:“比流云会大当家还要大。”

    黑眼转身就走:“什么时候不想当兵了,来长安!”

    沈冷:“我会去长安的,登第楼等我就是了,不过你可能得喊我一声将军。”

    黑眼:“我记住了,士兵。”

    沈冷:“是团率。”

    黑眼已经逐渐走远:“门口我给你留了些东西,你们走之后流浪刀被我流云会灭了,那是从流浪刀的资产里清算出来的,整整一半,我们大当家让我留下来就是让我亲手把东西交给你,下次来长安的时候进登第楼吃饭可别那么寒酸了,你兄弟孟长安连一片菜叶都得打包,稍显丢人。”

    沈冷看了看门口不知道什么时候放在那一个包裹,不大。

    “这里面能有流浪刀的一半财产?”

    沈冷耸了耸肩膀:“流浪刀可真穷啊。”

    ......

    ......

    【抱歉,人在外地所以更新晚了,书评赛搞的很仓促但是大家都写的好棒,几位评委大大昨天夜里一点多还在讨论,特别感动的我忍不住先睡了......书评区已经宣布了中奖人,麻烦就不要联系我了,忘记这件事,我就不用给你们发奖品了啊。】

    【第二件事有点小重要,我从来没有组织过什么读者活动,我本身懒所以看我书的人也大部分都懒,以后咱们都勤快点,多一些你们说大白好帅,我说是哒这样有营养的交流吧。上面两句不是重点,重点是书评区偶尔会有一些不太好的声音,看了确实很气愤,我在群里说过许多次大家不要吵架,不然的话会影响看书的心情,研究证明经常生气会导致睾-丸酮降低......啊呸。】

    【作者和作者之间永远都不是竞争对手,而是同行路上的伙伴。读者和读者之间永远都不是敌人,而是各有品味的同道。】

    【最后一句,特别特别喜欢烽火大大书评区的氛围,那些挑事的人永远都挑不起来事,咱们学习一下,再有人说这本书可难看,大家都说是啊是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