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书快小说!

- 书快论坛

书快小说

第八十六章 你是谁

作品:长宁帝军 | 分类:历史军事 | 作者:知白

    被人叫大哥的中年男人看到沈冷神兵天降一样从屋顶上下来,再看到沈冷那一身大宁战兵的军服,当时就怂了,喊了声快跑是官军围剿,大步朝着外面冲出去。

    那个年轻女孩站在那楞了一下,看到沈冷只有一个人后喊了一声:“跑什么跑,就他一个!”

    他身边那个老头一把拉住她:“快走吧,一个也得跑,你莫不是骗人骗的久了连自己都骗了,真以为自己是圣女啊。”

    少女一把挣脱开老者的手,挺胸抬头朝着沈冷走过去:“我是通神教的圣女,你再敢往前走一步,我就让厄运降临在你身上。”

    砰!

    沈冷一脚踹在那少女的小腹上,这一脚把她踹飞出去至少四米,摔在那的时候一口气险些没上来。

    外面的杨七宝抬起手往半空打了个信号,然后端着连弩站了起来:“都别动,再往前跑格杀勿论。”

    前面那人弯腰捡了块砖头朝着杨七宝砸过来,杨七宝手里的连弩点了一下,弩箭噗的一声将那家伙的小腿射穿,人哀嚎着倒了下去,抱着腿疼的嗷嗷叫唤。

    剩下的人吓的全都停住,一步一步往后退。

    留在外面的十人队其余战兵上马冲进来,进了古寨之后地势变的平坦,两个巡逻的家伙被战兵直接骑马撞翻。

    一群人被战兵逼的连连后退,最终又退回到那屋子里。

    杨七宝进门的时候忍不住都乐了,沈冷坐在那个大哥身上,那家伙趴在地上一个劲儿的求饶。

    被踹了一脚的少女现在还在地上哎呦,起都起不来。

    “通神教?”

    沈冷看了看那些人:“说吧,谁先交代一下怎么回事。”

    之前要跑的那个老头立刻抬起手指着沈冷****下面那个大哥:“都是他,他逼迫我们的,装神弄鬼骗老百姓的钱,他是罪魁祸首!”

    沈冷拍了拍那大哥的后脑勺:“教主,你这信徒是个赝品。”

    那老头连忙说道:“假的假的,我们都是假的。”

    教主趴在地上唉声叹气:“我最讨厌的就是你们这帮当兵的......老百姓我能骗,书呆子我能骗,就算是这轻芽县的县令大老爷我也能骗,你们这些人太粗鲁了,完全不给人讲道理的机会。”

    “讲道理?”

    沈冷把黑线刀放在他脖子上:“来,我愿意听,你讲给我听听。”

    其实这伙人的来路很容易摸清楚,没多久他们自己就交代的差不多了,这个为首的大哥叫王聪西,带着一伙老乡坑蒙拐骗,这些人到了轻芽县之后听说了锋城古寨的事,本来当地就有锋城古寨不安宁的说法,于是开始装神弄鬼,还说什么这是楚军的冤魂要报仇了,唯有信奉他们通神教才能避开灾祸。

    可能连他们自己都没有想到,轻芽县的县令大人居然都对他们深信不疑,那可是一个正经的读书人,是前些年科举的一甲进士,做了四年县衙主簿后升为县令。

    这些人行事也聪明,先是布施,谁家遇到什么困难他们会主动拿钱出来,然后散布消息说加入通神教每人每个月可以领五个铜钱,是教主向神灵求来的赐福钱,小钱,但是很吸引人。

    没多久,这轻芽县里信通神教的人越来越多,半个月之前这些家伙开始散步消息,说楚军的冤魂快要冲破教主所布下的封印了,需要收回当初发给他们的赐福钱来增加教主的神威,为了保护这一方百姓,每个人都要出力,赐福钱里蕴含着神力,每户拿到赐福钱的人再拿出来五两银子,象征着人力,神力和人力结合起来就能彻底封印了楚军冤魂。

    当然,这五两银子通神教是不会要的,封印完成之后将会如数返还,非但如此,教主还会再请神赐福,每家得一百个赐福钱,这些赐福钱会变成神钱,放在赐福袋里一个月不要打开,打开后会发现增加十倍。

    当然,赐福袋需要收取****钱,一个赐福袋五两银子,再加上五两银子的人力钱,交给教主就能获得平安,还能获得神钱,自此之后每个月神钱都会翻十倍。

    沈冷听完之后感觉世界荒唐的有些离谱,就这样的事这样的谎言,居然有人信,而且信得还不少。

    “把人都绑了吧,这里距离轻芽县也没多远,明儿一早都送到县衙里去。”

    沈冷吩咐了一声,手下人把这五六十人的腰带都解了把人绑好串成一串,然后安排人值夜,士兵们轮换休息。

    那个少女看起来模样还算漂亮,恶狠狠的瞪着沈冷:“你连女人都打,你是不会有好下场的。”

    砰!

    沈冷一脚踹在她嘴上,直接把门牙都踹掉了。

    “刚才就应该踢你嘴。”

    沈冷摆手让人把她也捆上,然后找了个地方眯了一会儿。

    天蒙蒙亮的时候沈冷带着队伍把人都押进了轻芽县城,一听说教主被抓了,县令大人鞋都没穿好就从房间里冲了出来,一边跑一边喊:“不要伤了通神教主,他是为我轻芽百姓赐福的神啊,快来人,把教主放了。”

    县衙里的捕快帮工学徒弟子一大群人集合起来,还没有冲出去就看到沈冷带着十人队进了门,这些衙役人数更多,可是看到沈冷他们之后就一步一步往后退,这一刻,战兵军人和他们气质气势上的巨大差距就展现无疑。

    县令郑长才看到通神教主被打的脸都肿了,一下子失魂落魄:“你们,你们怎么能这样?”

    沈冷往前指了指,亲兵过去把县令的椅子拉了过来,沈冷在大堂里坐下:“县令大人,你几品?”

    郑长才楞了一下,看了看沈冷身上的军服,连忙垂首:“下官拜见校尉大人。”

    他往前走了几步急切的说道:“校尉大人快把教主放了吧,不然你会有厄运降临,教主有通天彻地之能,保我轻芽县一方平安,如果不是教主在的话,古寨里的楚军冤魂就要冲出来了。”

    沈冷眼睛微微眯起来:“你怕楚军冤魂?”

    郑长才微微颤抖着说道:“我是父母官,我得为一县百姓负责,万一......”

    “没有万一。”

    沈冷声音开始发冷:“你身为一县的父母官居然害怕什么楚军冤魂,莫不是忘了锋城古寨里还有同样战死的一万一千大宁军人的英魂在,你不配穿这身官服,不配做这个县令。”

    “本官是大宁天成八年的一甲进士,大宁正七品县令,你虽是战兵校尉,可你也没有资格没有权力说我配不配做这一方父母官。”

    郑长才站直了身子:“再说,我怎么知道你们这些人是不是假的。”

    站在沈冷身后的古乐往前一迈步:“你-妈......”

    郑长才吓得往后退了一步。

    沈冷摆手:“别冒犯了县令大人,毕竟他现在还穿着官服。”

    教主王聪西朝着郑长才喊:“这些人都是被楚军冤魂附体了,大人快把他们都拿下,本教主是不忍伤害他们的肉身,不然的话早就以五雷轰顶之术把他们烧成灰烬了。”

    陈冉上去一阵大嘴巴:“五雷轰顶,五雷轰顶,五雷轰顶......”

    王聪西啐了一口血,里面含带牙齿数颗。

    郑长才脸都白了:“你们这些凶徒,来人,把他们全都关起来,这些人已经被凶灵附体了!”

    沈冷微微摇头:“你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凶。”

    他站起来走到王聪西面前,把小猎刀的刀鞘取出来:“我没有权力直接处死你,毕竟我还要遵守大宁的律法,可是我想看看,你这肉身之内到底是不是真有神灵附体,神灵会不会怕我的刀鞘在你脸上摩擦。”

    沈冷的刀鞘在王聪西脸上抹了一下,王聪西嗷的一嗓子喊出来:“没有没有,我是骗子......大人饶命,别蹭了,我求求你我求求你,别打了别打了。”

    沈冷的刀鞘在他额头上抹过:“原来神也怕摩擦,得让你记住啊,凶灵是什么样子的,你想起来就会怕。”

    这一下几乎把脑门上的肉皮整个都给剐下来,王聪西血流满面,那样子无比的狰狞无比的血腥。

    郑长才吓得腿都软了:“你们,你们这些被恶魔附体的人,是不得好死的。”

    “你不该诅咒我们,因为我们的死扛住的是大宁的江山万里。”

    沈冷看了他一眼:“刚才我说,毕竟你身上还穿着大宁的官服......那么,现在就把这官服扒了吧。”

    两个亲兵狞笑着过去,在郑长才看来这些人确实都是凶灵是恶魔,他连连后退,可是哪里躲得开?他招呼手下衙役阻挡,那些衙役真没人敢动手。

    两个亲兵三下五除二把郑长才的官服扒了,沈冷看了他一眼:“你应该庆幸,我不能把你怎么样。”

    那个被沈冷踢过两脚的少女充满怨毒的眼睛盯着沈冷:“我化作厉鬼也不会放过你。”

    砰!

    第三脚。

    那少女直接被沈冷一脚侧踢踢晕了过去。

    陈冉叹道:“好歹也是个漂亮女孩儿,下脚轻些,给些教训就行。”

    “漂亮女孩儿?”

    沈冷看向大堂外面一下子有些怔怔出神,过了一会儿之后才回过神来又看了看那被打晕了的少女。

    “这个世界上,只有茶爷才是漂亮女孩儿。”

    他看向那些衙役:“你们之中有谁还相信这些家伙是神的?”

    谁敢承认?

    “你们之中有谁自始至终都不信的?”

    过了一会儿之后有几个人站出来:“我们不信,从一开始就不信。”

    沈冷嗯了一声:“那就劳烦你们一件事,轻芽县属于正兴郡治下,你们现在就收拾下赶去正兴郡,求见郡守大人,将此事原原本本说清楚,这些人全都关进你们县衙的大牢里,包括你们的县令大人,我放一句话在这,谁敢放他们走,我就杀了谁。”

    沈冷转身把刀鞘扔给陈冉:“每个人都要剐,让人们以后看到他们的脸就知道,他们是骗子。”

    陈冉的手抖了一下:“我来?”

    古乐一把将刀鞘拿过去:“我来!”

    沈冷看向古乐,古乐一边走一边嗓音发颤的说道:“当年我娘看病救命的钱,就是被一个骗子骗光了,我娘一直到死都相信那一把草灰是神药,能救她的命。”

    他朝着那些人走过去,一个一个的剐,一个也没有放过。

    站在大堂里的一个衙役有些为难的说道:“大人,若是郡守大人问起来你是谁,我们如何回答?”

    沈冷:“唔......我啊,我叫沐筱风。”

    说完之后往外走:“我过几天会回来看的,人不在大牢里,我就开杀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