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书快小说!

- 书快论坛

书快小说

第一百六十四章 引

作品:长宁帝军 | 分类:历史军事 | 作者:知白

    韩唤枝往外走的时候忍不住问了沈冷一句:“你是真的爱钱?”

    沈冷点头:“真的。”

    “以你现在的俸禄来说也不算低了,大宁物华天宝四海咸服,比前朝楚时候官员俸禄提升足有一倍,以你正五品实职将军每年的俸银差不多有百两,以大宁现在的生活来说一斗米才不到五文钱,你的俸禄职田再加上各种朝廷发的东西足以过的很好,为什么还要那么爱钱?”

    沈冷:“我只是单纯的很喜欢钱不行吗?尤其是给你做打手的话收入来的足够快足够高。”

    韩唤枝也不知道沈冷是在开玩笑还是认真的,不过他却认真回答:“我的俸银比你高些,可也不过一年一百五十两左右,你认为我能拿得出来二百两请你做一天的狗腿子?”

    沈冷也认真起来:“都说了狗腿子业务不开放,便是寻常打手也要二百两。”

    韩唤枝问:“你爱钱,那你用钱的目的是什么?”

    沈冷抬头望天:“泡妞!”

    “那么多钱,你打算泡多少个。”

    “一个。”

    韩唤枝:“......”

    两个人走在大街上,此时正是热闹的时候人来人往,四周都是人反而便没人会听到他们两个说些什么。

    “大人找我出来,可不是听我说笑的。”

    沈冷看了韩唤枝一眼:“不知道什么事,在大人手下人面前都不好说,非得要出来才能说。”

    韩唤枝笑了笑,发现沈冷只要在不涉及到沈先生和那个小姑娘的时候都聪明的不像话,他一边走一边说道:“你应该知道我是来查什么案子的,明面上,我要调查的是你和庄雍,所以我找你出来问些话谁也说不出什么。”

    沈冷忽然间明白了。

    “大人是多信不过这平越道地方上的人。”

    “没几个信得过。”

    韩唤枝知道沈冷懂了他的意思,说话就越发放松下来。

    沈冷确实懂了......明面上韩唤枝是来查他和庄雍的,纵然是敷衍也要走一遍过程,可是韩唤枝来了之后显然没打算真的怎么样,这和之前的预料一致,陛下本就希望白尚年死希望沐筱风死,所以韩唤枝只要不是想和陛下过不去就一定得和沈冷过得去。

    可朝堂里地方上都知道韩唤枝是来查水师的,于是,沈冷和庄雍就成了最不可能与韩唤枝合作的人,沈冷又想到之前是平越道道丞叶景天亲自把他带到了韩唤枝的居所,这就是在给外界释放一个信号,由叶景天亲自把人送进韩唤枝手里,外面的人会怎么说?

    会说叶景天在配合韩唤枝压着庄雍,那些人全看得清清楚楚,这样一来最起码有一点做的很像......韩唤枝和水师的关系并不好。

    想明白这一点之后沈冷又不得不往更高层次的地方去想,那就是为什么。

    韩唤枝到底要查什么,为什么连地方上的人都信不过,这可是刚刚打下来还没多久的平越道,派过来的都是陛下的心腹,他到底在担心什么。

    “我会把你关起来。”

    韩唤枝忽然说了这样一句话,沈冷心里微微一震单依然表情平静。

    “知道陛下为什么越来越喜欢用你们这些没根基的年轻人吗?”

    不等沈冷回答韩唤枝自顾自的继续说下去:“因为你们纯粹,你们还没有牵扯到那巨大的利益旋涡里去,你们心中只有大宁只有陛下,用你们,陛下放心。”

    他往四周看了看:“你和我走在这大街上,四周都指不定有多少双眼睛看着,他们不敢靠近,却极想知道我和你说了些什么,还想杀了我杀了你,平越道这里看起来平顺安宁可实际上波涛汹涌都在暗处,既然和你谈到了就索性说的明白些,我怀疑有人利用大宁灭南越的这个时机,从南越国库里盗走了大量的钱财,不仅仅是国库,南越当初地方上的府库他们几乎都想插手进去,什么人才会如此疯狂才会需要如此庞大的一笔钱粮?”

    沈冷后背一阵发寒,虽然他知道如裴亭山石元雄之流仗着巨大的军功和手握重兵而颇为张扬跋扈,可沈冷不认为他真的就敢对陛下动什么歹念,尤其是裴亭山,若没有他便没有如今的陛下......可是如果韩唤枝说的是真的,那么想造反的到底是谁?

    “你回去吧,不久之后我的人会去水师大营里拿人,你会被带回我住的那个地方。”

    韩唤枝脚步停下:“就走到这,至于以后还需要你做什么,我会告诉你。”

    沈冷没言语,沉默了一会儿后就朝着前方迈步而行。

    韩唤枝看着沈冷的背影忽然间觉得现在的年轻人怎么都这么可怕的,这个看起来耿直憨厚的少年居然心思那么深,他不知道陛下已经给了沈冷通闻盒,如果知道的话怕是会更加的震撼,毕竟通闻盒那么重要的事,叶流云知道也不会告诉他,不会告诉叶开泰和叶景天。

    自始至终......沈冷都很平静,出乎预料的平静。

    沈冷回到水师大营之后不久,一队道府衙门的亲卫就直接去了水师大营将沈冷带走,水师里立刻就炸了锅,庄雍亲自带人拦住了那队道府衙门的亲卫,结果也无可奈何。

    沈冷被押上了一辆马车,虽然没有被带上锁铐却脱下了甲胄,这信号就变得越发诡异起来。

    第一,廷尉府这次来了一百二十黑骑四个千办,人呢?

    第二,叶开泰和庄雍同是陛下当初府里的家臣出身,叶开泰这样做是不是表明了他和庄雍的关系并不好?

    所有人都在猜,猜的头疼。

    平越道的场面一下子就变得乱了起来,水师南下还没有到海疆就被廷尉府拿下了一位正五品的将军,还是皇帝不久之前刚刚嘉奖过的青年表率,这就有些耐人寻味了。

    马车里,沈冷坐在那一直都很沉默,他也在思考。

    不久之后就又有一个消息传了出去,说是沈冷进了韩唤枝所在的那个园子后不久里边就传来一阵阵的哀嚎声,据说声音很大,惨烈的能撕破人的耳膜。

    书房,韩唤枝觉得平越道这鬼气候热的能死人可这地方的人如此爱吃火锅真是难以理解,他和沈冷走的路线不一样,他是从西蜀道那边过来的,西蜀道的人对火锅的执迷已经很让人费解,毕竟那地方也热的要命,到了平越道温度上升了一个层次,能把西蜀道的人热迷糊了,火锅却依然那般兴盛,而且平越道这边吃的更杂什么都往锅里放,给他们一个西蜀道的人兴许也敢涮了......

    而面前这个家伙吃火锅吃的大汗淋漓却还是那般有滋有味,而且一边吃一边喊爽......爽在哪儿?那红油?那辣子?那烈酒?

    叶景天放下碗筷擦了擦嘴,显得极满足,看了一眼韩唤枝:“你怎么不吃?”

    韩唤枝:“肠胃不好。”

    叶景天看了看韩唤枝的肚子,坐在一边的沈冷也看了看,这两个人的眼神都很有意思,沈冷的眼神里倒是有些单纯似乎关心的是胃肠,而叶景天的眼神看着也单纯但就是让人觉得他思考的是肛肠......

    叶景天的视线离开韩唤枝落在沈冷身上,沈冷连忙坐直了身子:“我是单纯的不饿。”

    “我本来是主张是慢慢来,可是他非要在你们水师南下海疆之前把事情理顺了,那就由着他......毕竟他在长安混的嘛,离陛下近。”

    叶景天倒了一杯茶,吃饱喝足再配上一壶好茶,这便是享受。

    “沈冷就委屈一下。”

    他说。

    沈冷看了看窗外偏房那边,惨叫声还很大,他微微叹息:“我倒是不委屈,偏房里那位辛苦了......”

    偏房里是今日才抓来的人,一个怎么看都不入流的小角色,便是在南越国的时候这人也只是一个九品小官,大宁是七品制南越是九品制,九品官大概也就是相当于村长那么大。

    此时是后半夜,距离沈冷被抓进来已经过了六个时辰,外界在传扬什么其实屋子里的人都清清楚楚,之所以传的那么凶叶景天就是推手之一。

    “消息回来了。”

    韩唤枝语气平淡的说道:“我派出去的两路人,有一路整整一天没休息跑了四百余里结果到地方扑了个空,要抓的那人家里已经有人提前来过,而且来的不只是一批人,院子里的死尸有二十几具,飞鸽传书回来的消息就这么多,再多得等我的人明天到了之后再判断。”

    “不奇怪,你之前不是已经判断他们会动手了吗。”

    叶景天道:“福宁寺的主持供述出来的晚了些,你们起步就比别人差了最少半天的时间。”

    韩唤枝看了看沈冷:“接下来要看你的了,先把要杀你和我的人解决了,然后我才能踏踏实实的把平越道的事查清楚,按照你之前说的价格我会付给你佣金......走平越道道丞大人的账就行了。”

    叶景天:“......”

    沈冷:“我有个要求。”

    他看着韩唤枝认真的问道:“如果我帮你把事情做好了,你能不能告诉我到底是谁想杀我?是大学士的人还是白家的人,又或者根本就不是这两家的人......白家没这个胆子大学士没这么沉不住气,现在还敢动手的,是谁。”

    韩唤枝看了看叶景天,发现叶景天也在看他,两个人同时扭头看别的地方,就是没人看沈冷。

    而与此同时,后半夜的施恩城大街上已经极清净似乎一个人都没有,几个黑影从房顶上停下来看了看街对面的客栈,而另外一边的也有几个人快速靠近,那客栈里没住着什么了不得的大人物,前天倒是刚刚住进来一对父女,父亲像是个教书先生,闺女像个侠客。

    一道道黑影聚集在客栈四周,若鬼魅一般。

    本打算进客栈的姚桃枝往后退了退回到暗影里,连月光都洒不到的地方最好藏身,他看着那些人围过来忍不住想着,这地方真有意思,太他妈的有意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