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书快小说!

- 书快论坛

书快小说

第二百三十章 好玩

作品:长宁帝军 | 分类:历史军事 | 作者:知白

    睡醒了之后沈冷感觉头还有些疼,昨天夜里到底喝了多少酒已经没几分印象,大概上还记得昨天做了些什么,但很多细节已经回忆不起来,所以他让亲兵把陈冉找来想问问自己昨夜到底有多失态。

    陈冉进来的时候眼神都带着怨气,沈冷揉了揉眉角:“你这眼神幽怨的好像我昨天喝多了之后把你怎么了似的。”

    陈冉瞪了他一眼:“我倒是宁愿你把我怎么了,也省的我跑去那么远给你收拾残局。”

    说完之后觉得自己这句话有些不对,又呸了一声。

    “我都做什么了?”

    “你昨天夜里喝完了酒又跑颠颠的狼猿战兵大营那边见石破当,搂着人间肩膀说小石头啊你给我个面子啊,那些人是来杀我的,你得让人家见到我啊对不对,不然人家多失望。”

    沈冷试探着问了一句:“就这些?”

    陈冉:“就这些也就好了.....你还吐了石破当一身。”

    沈冷尴尬起来:“回头去道个歉。”

    陈冉:“只怕光道歉也没用。”

    “我还做什么了?”

    “你把石破当的黑线刀掰了。”

    沈冷捂脸:“为什么?”

    陈冉:“你说要是石破当给你这个面子,以后水师和狼猿便是生死兄弟,你还说这就是誓言,若违背了誓言就犹如此刀!”

    陈冉看了他一眼:“然后你把自己的黑线刀抽了出来,想掰,没舍得,把人家石破当的黑线刀拿过来咔吧一声就被掰断了,还非要和石破当一人一半留作誓言的证物。”

    “然后呢?”

    “然后提督大人派人送过去一百把黑线刀算是补偿,还让我告诉你一声从你的俸禄里边扣。”

    沈冷叹息:“这么过分的吗?”

    “你掰了人家佩刀还不过分?”

    “我是说提督大人要扣我俸禄这么过分的吗?”

    “......”

    沈冷起来洗了把脸,舒展了一下双臂往外走:“古乐来了没有?昨夜里抓的那些人倒是应该好好问问,我稀里糊涂就把人都抓回来了,回忆起来也没什么成就感。”

    “古乐已经到了,正在审问那些人呢。”

    沈冷走到门外的时候忽然想起来什么,侧头问陈冉:“我昨天真的搂着石破当肩膀管他叫小石头?”

    “嗯。”

    “石破当什么反应?”

    “说你傻-逼。”

    在水师大营一间空置的房间里,张柏鹤被绑了双手双脚坐在椅子上,他脸上都是怒意,面前坐着的那个身穿黑色锦衣的廷尉府千办似乎根本就没把他当回事,进来之后就一直在那剪指甲。

    “沈冷为什么不自己来,他是怕见到我?!”

    张柏鹤忽然吼了一声,这一声之中的怨恨浓的无法化解。

    古乐眯着眼睛看了他一眼:“你说,将军怕见到你?”

    他拉着自己的椅子挪到张柏鹤身前,两个人面对面而坐,古乐把张柏鹤的胳膊抬起来,他翘着腿,张柏鹤的胳膊放在他腿上,他开始给张柏鹤剪指甲:“昨夜里我才到就听说你的事了,他们说你是个疯子,我想来想去,石破当将军虽然看起来不太正常也不会手下留个疯子做事,于是清早派人去狼猿大营里问了问,你叫张柏鹤是吧,你父亲是如今北疆武库的副司座,你二叔在石元雄大将军帐下做参军。”

    咔嚓一声脆响,古乐剪掉了张柏鹤小手指上的指甲,拿起他的手吹了吹似乎有些满意。

    “按理说你和将军不会有什么恩怨才对,可你好像特别恨将军?”

    “我恨不得吃其肉喝其血。”

    “哦。”

    古乐哦了一声把张柏鹤的小拇指抬起来看了看,发现有指甲剪的稍稍歪了些,于是皱眉:“我再修修。”

    噗的一声,张柏鹤小拇指被古乐剪了下来,张柏鹤惨叫起来拼了命的往后撤,可哪里撤的回去,古乐抓着他的手举起来又看了看,觉得更不满意了。

    “这般参差不齐果然看着不舒服。”

    于是把他剪刀放在张柏鹤的无名指上,张柏鹤立刻吓得脸色煞白,额头上全都是汗水。

    “你别剪了,别剪了......想知道什么我都说。”

    古乐把他的手放下:“希望你能明白,北疆武库副司座虽然官职不低,可手伸不到南疆来,廷尉府的手倒是可以伸到北疆去,所以千万不要想着你父亲能救你,他就算可以赶来,到这的时候你尸体上的肉都腐烂的没多少了,可你若是好好说,我就安排人把你押送到长安城,这一路怎么也得走个把月,你父亲得知消息后还能想个办法。”

    张柏鹤不住的点头,只觉得面前这个年轻人是魔鬼。

    沈冷和陈冉到的时候张柏鹤已经把什么都招了,古乐把事情经过跟沈冷说了一遍,沈冷进屋看了一眼疼的脸已经扭曲了的张柏鹤,他在古乐刚刚坐过的那把椅子上坐下来,看着张柏鹤的眼睛说道:“原来当初孟长安被算计是你安排的,可是咱们得讲道理,冤有头债有主,你应该恨孟长安。”

    陈冉噗嗤一声笑出来,觉得自己不够庄重,于是扭头看向门外。

    张柏鹤咬着牙说道:“你别假惺惺的在我面前表现的很无所谓,我知道你其实心里忌惮我,你只不过是小人得志而已得意什么?我自知必死,但我并不怕你,没能把你杀了你以为是你自己有多了不起?在我眼里,你和孟长安都不过是跳梁小丑而已!”

    沈冷觉得特别没意思,事情原委都已经查清楚了,对张柏鹤也失去了兴趣。

    “你说的都对。”

    他起身往外走,古乐压低声音问了一句:“毕竟是一位武库副司座的儿子,按照廷尉府的规矩既然已经查明就不能随便杀了,得送到长安城去,如果直接处置了会不会对将军有什么不好?”

    沈冷揉着眉角觉得昨夜确实不应该喝那么多酒,茶爷这个傻丫头也跟着林落雨那个家伙起哄,真是胳膊肘往外拐啊......听到古乐的话他微微楞了一下,自言自语似的说道:“副司座啊确实不算小了......可是,有什么?”

    他走出房门:“得罪过大学士之后,我现在心很大。”

    古乐嘴角勾起来:“我来处置吧。”

    沈冷嗯了一声:“这些不重要,回头准备下,最迟后天就要出海。”

    张柏鹤把这句这些不重要听的清清楚楚,嘶哑着嗓子喊:“沈冷!你一定不会有好下场的!”

    沈冷看了他一眼没理会,对古乐继续说道:“你的人要比我从水师带来的人辛苦,和兄弟们交代清楚这次去凶险异常,没有什么事能万全,跟他们说若是不想去可以留在这,我以后不会为难他们,你以后也不许为难。”

    古乐嗯了一声:“放心吧将军,我来之前和他们都已经说清楚了。”

    张柏鹤:“沈冷,你不得好死啊!”

    沈冷又看了他一眼还是没理会,对古乐继续说道:“还有件事我得麻烦你,那个叫林落雨的女人你想个法子让她去不了,我不想欠她人情。”

    古乐皱眉:“不太好办。”

    沈冷想着确实不太好办,林落雨被庄若容那个比茶爷可能还更傻乎乎的丫头留在自家里做客,估计着想见到她得等到出发的时候了,总不能直接去庄雍家里把人打晕了吧,况且林落雨的武艺也定然不会差。

    张柏鹤:“沈冷!我知道你不敢放过我的,只要放过我,你早晚都会死我手里!我就算是化作了厉鬼也会来找你,让你日日夜夜不得安宁。”

    沈冷第三次看向张柏鹤,皱眉:“他叫什么来着?”

    古乐:“不重要。”

    沈冷哦了一声:“你处置吧。”

    然后出门而去。

    张柏鹤气的几乎炸了,咆哮声能把屋顶掀起来。

    沈冷刚出门就看到大营外面有辆马车停下来,那马车是庄雍家里的,林落雨从马车上下来,换了一身米****薄纱长裙的她今天看起来有些仙气,笑盈盈的朝着沈冷走过来,沈冷只觉得自己头更疼了。

    林落雨走到沈冷面前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眼,然后撇嘴:“昨夜宿醉,起来居然连衣服都没换。”

    沈冷:“能不能跟你商量一件事?”

    “不能。”

    “还没说什么事。”

    “你当我想不到?你不想带着我去南理,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甚至可能会让廷尉府的人想办法把我留在这。”

    沈冷:“作为长辈,你就不能成全我?”

    林落雨眼神一寒。

    沈冷转身:“罢了罢了。”

    林落雨见他怂的这般快,真替那个叫沈茶颜的小姑娘感到高兴,他对自己这反应,多半就是对那小姑娘的反应了,不是他对自己有什么意思,而是因为他习惯性的对女人保持敬畏......

    “我昨天和若容还有茶颜结拜了。”

    沈冷脚步一停:“你们也喝大了?”

    林落雨:“......”

    沈冷回头看着她:“你说你一个做长辈的,小姑娘胡闹也就罢了,你也跟着胡闹.....”

    看到林落雨脸色又寒了起来,沈冷很自觉的闭嘴,长辈这两个字杀伤力比阿姨还大,林落雨若是眼神如刀,沈冷觉得自己已经被大卸八块。

    “你别在想能不能把我甩开。”

    林落雨认真的说道:“我是个生意人,生意人一般都很奸诈,你若是再想什么花样我就把茶颜带上,你相信我有这个能力才对,不然可以试试。”

    沈冷叹息:“你去就你去,我以后保证不再多说。”

    林落雨立刻笑起来:“乖。”

    沈冷:“......”

    林落雨取出来一个小小的荷包递给沈冷:“我手里恰好有一对青玉同心锁,这一半给你,另一半我已经给了茶颜,算是我这个做姐姐的给你们倆的见面礼。”

    沈冷抬头望天,问:“为什么?”

    林落雨也抬头望天:“好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