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书快小说!

- 书快论坛

书快小说

第二百八十八章 红酥手

作品:长宁帝军 | 分类:历史军事 | 作者:知白

    沈冷看着那厚厚的一沓银票,又推了回去。

    “杀谁?”

    他问。

    楚剑怜刚刚吃了一口面,放下筷子后坐直了身子看向沈冷:“你觉得以我的身份,杀宁人,杀谁不合适?”

    沈冷回答:“对楚先生来说,只要是宁人做官的,掌权的,杀谁都合适,可是对于我们来说,楚先生杀谁的钱我们拿了,都不合适。”

    楚剑怜问又问:“你是在给我讲道理?”

    茶爷伸手拉了拉沈冷的衣袖,沈冷却不为所动。

    “宁人,给了我五万两银子让我杀宁人。”

    楚剑怜轻蔑的笑了笑:“你却觉得不合适?”

    沈冷问:“楚先生追求的是什么?先生应该知道,你杀再多的宁臣也灭不了宁国,复不了楚国,如果只是为了恶心一下大宁皇帝,楚先生可以继续去杀,可我不觉得楚先生这样做是对这片土地上的人好,不说宁与楚,只说这片土地上的人。”

    楚剑怜端起来面碗吃面,吃了一口看向沈冷:“为什么不阻止我?”

    “阻止先生杀人?”

    “阻止我吃面。”

    “为什么阻止先生吃面?”

    “因为你没收我的银子,我还要杀你们宁臣。”

    “面和银子无关。”

    沈冷看向茶爷:“只是和我们有关。”

    楚剑怜笑起来,吃的很快,似乎也很满足,吃了面喝了几口面汤,又倒了一杯酒一饮而尽,肚子里暖和起来人看着也精神了不少,更主要的是从始至终沈冷都没有看到他身上有戾气,哪怕是在他问沈冷前两个问题的时候。

    “好玩。”

    楚剑怜看了看那布包:“我收宁人的钱想让两个宁人的孩子过的更美好一些,而你在这里给我讲道理,你说......是收买我杀人的宁人可笑,还是你可笑,又或者是我可笑?”

    不等沈冷回答,楚剑怜继续说道:“老规矩,我出一剑,你接住了,不管我是要去杀哪个宁臣,我都不会再去,两万两也好五万两也罢,买的都只是我一剑,可我这一次不会留手。”

    茶爷的脸色骤然一变:“师父,他重伤未愈。”

    楚剑怜淡淡道:“那么,你替他接一剑?”

    茶爷:“好!”

    她伸手去握破甲。

    楚剑怜摇头:“那是我的剑。”

    于是茶爷起身,空手。

    沈冷拉了她一下:“坐着就是,我来。”

    茶爷摇头,眼睛已经发红。

    沈冷笑了笑:“没那么容易死。”

    他站起来走到客厅正中:“别去院子里了,稍有大些的响动就会惊了四周的人,不只是禁军还有廷尉府的人,楚先生应该不会在意地方大小。”

    楚剑怜道:“我自然不在意,地方越小,你死的越快。”

    他看了看沈冷双臂上的绷带:“这一次,没有沙袋了吧。”

    沈冷点头:“没了。”

    他伸手将不远处的黑线刀抓起来,横刀于身前。

    楚剑怜看了一眼桌子上的酒菜与茶,伸手拿了茶壶给自己倒了一杯,也不知道是手抖还是茶壶不够好,有一滴茶水落在桌子上,他看着那一滴茶水沉默片刻,忽然屈指一弹......那一滴茶水便激射过去直奔沈冷,迅疾如穿越了虚空。

    茶水撞在沈冷的黑线刀上,黑线刀随即发出嗡的一声响,刀身剧烈颤抖起来。

    沈冷上半身微微向后仰了一下,可双腿稳固如山。

    “欠着吧。”

    楚剑怜起身,看了看那布包里的银票又看了看茶爷:“收起来,无论如何,我也是出了一剑。”

    沈冷笑起来,很狡猾。

    楚剑怜瞪了他一眼:“沈小松那点鬼心思,都被你学了去。”

    茶爷摇头:“哪有几个比他傻的。”

    楚剑怜问:“他不傻,你选他?”

    茶爷怔住,不知道如何回答。

    一杯热茶喝下去,楚剑怜准备告辞:“长安城那院子你们两个是不是还没有去看过?我之前找了些工匠装修,已经可以住,拜堂的时候绝不许去别处,只能在那院子里。”

    沈冷和茶爷对视了一眼,隐隐约约感觉到一丝不安。

    楚剑怜走了,想来的时候没人拦得住,想走的时候自然也没人拦得住。

    “你确定师父不会真的出剑?”

    “确定。”

    沈冷看着楚剑怜离开的方向:“他若是真如自己说的那样已经愿意为钱杀人就不会来。”

    “那你还说那些话刺激他。”

    “因为他在摇摆。”

    沈冷深深的呼吸,低头看了看,右臂上绷带裂开了两条细细的口子,接那一滴茶水的时候不由自主的会发力,于是绷带就断了一点。

    “楚先生的本心,不杀人才好,不管是宁人还是别的什么人,可如今他的本心怕是被什么东西左右了,他在杀与不杀之间摇摆,所以他来见了咱们......”

    “为什么?”

    茶爷下意识的问了一句,然后很快反应过来......楚先生在摇摆,只有看到他们两个之后才会让本心固稳,因为她自己和沈冷可能是楚先生最不想杀的宁人,再加上一个沈先生,楚先生是在借他们两个人的情来压自己的杀念。

    “我只是好奇。”

    沈冷抬起手揉了揉眉角:“谁比我贵那么多?”

    茶爷想着这个傻子在此时此刻居然还会想如此幼稚的问题,果然是个傻子......当初楚剑怜接了世子李逍然两万两银子杀沈冷,如今是接了五万两,于是沈冷略有不服。

    “接下来做什么?”

    沈冷往前凑了凑:“我们还有很多未完之事。”

    茶爷看着他认真的回答:“晚安。”

    说完之后进了里屋,沈冷站在客厅里好一会儿,再次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右手右臂,那只是一滴茶水......当初在安阳郡的时候接过楚剑怜的剑,后来沈冷觉得自己距离楚剑怜已经不是遥不可及那么远,甚至有些沾沾自喜,现在才知道,那时候的楚剑怜留了多少力。

    那座本该早就打烊了的酒楼里,叶流云端坐,他身边立着一把剑,看起来长剑寻常无奇,整个酒楼一层大厅里只有他一个人,四周安静的连呼吸声都显得有些刺耳,他闭目养神,剑就在触手可及的地方,可是等到现在也没有人来,他觉得有些意外。

    禁军精锐尽出,廷尉府精锐尽出,连他流云会的精锐也都不在长安城,对于那些人来说此时此刻是杀他最好的机会,不管是哪一方面要出手都应该明白这机会有多难得。

    一直坐到了天亮依然平静如常,叶流云想着总不能是那些人怂了,如果换做是他的话必然不会轻易放弃这千载难逢,可若不是怂了,为何不来?

    太阳带给人的不只是温暖还有明亮,天亮之后所有的阴谋诡计所有的腌臜龌龊都会藏起来,等着月亮重新接管大地。

    酒楼的门被人从外面吱呀一声推开,年轻气盛的白牙进来,快步走到叶流云身前之后他俯身一拜:“东主,昨天夜里长安城内,咱们的各个堂口都平安无事,不过......属下刚刚得到消息,有人在暗道上发了生意单,谁拿了东主的人头,可得银五万两。”

    叶流云抬起手抹了抹自己的额头:“这么低?”

    白牙楞了一下,没想到东主在意的居然是这个。

    “有些不太开心。”

    叶流云将长剑扔给白牙,自己举步往外走:“有多少人要接这单生意?”

    “很多,长安城暗道上那些不管是真服还是假服的势力,都想接单子,五万两已经足够让人疯狂,更让人疯狂的是如果东主死了,长安城的暗道第一人就将换人,贪欲让人疯狂,这个世界上疯狂的人本来就数不胜数。”

    叶流云一边走一边说道:“可五万两刺激的他们还不够,你去散个消息出去,就说我给自己加了五万两,谁杀了我,我补给他。”

    白牙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想着东主果然还是那个霸气的东主。

    两炷香之后,叶流云洗了澡换了衣服,还很踏实安稳的吃了早饭,一碗粳米粥三个小笼包,再加上一块腐乳,一小碟豆豉,一小碟咸菜丝。

    “东主。”

    办事归来的白牙脚步有些急,手里拿着一封信递过来:“有信。”

    叶流云把信接过来拆开,里边的信纸都显得那么素净,素净是因为字很少。

    “我做的,不客气。”

    就这六个字,字很秀气。

    叶流云苦笑着摇头,心说你果然还是会把这句话还回来。

    五年前有人要杀她,他拦了,长安城的夜里伏尸十里,倒在街上的尸体断断续续,天还没亮就又干干净净。

    距离酒楼大概三里之外有一座叫红袖招的戏院,比长安城里任何一家青楼还要名气大,哪怕这里的姑娘们只是唱曲儿唱戏不卖身,可是不管是什么样的男人,都会在这里找到自己心中最完美的那种女人,于是趋之若笃,一场戏下来,捧场的银子能把那条案堆满。

    红袖招里一共有六十二个人,除了看门的老狄和后厨的老吴之外全都是女人。

    戏院的东主也是个女人,不常来,谁也不知道她的身份到底是什么,只是听说,红袖招还曾经去宫里唱过戏,是五年前那位深居简出的皇后娘娘亲自点的名,那时候皇后说,想看看她到底什么样子。

    看过之后皇后叹道,原来这就是不可抵抗的样子。

    那一次皇帝并没有去看戏,他不喜欢去延福宫,更别提和皇后坐在一起看戏,只是那天宫中禁卫不知道为什么往延福宫那边聚了一些,似乎也想隔着墙听听是什么样的天籁之音。

    红袖是不会自己招动的,会动的是袖子里的手。

    红酥手。

    当夜,暗道势力大大小小蠢蠢欲动的有一十八。

    当夜过后,暗道势力大大小小,少了一十八。

    叶流云还是五年前的叶流云,她已经不是五年前的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