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书快小说!

- 书快论坛

书快小说

第三百一十三章 小安

作品:长宁帝军 | 分类:历史军事 | 作者:知白

    沈冷觉得奇怪,为什么一声韩叔叔会让韩唤枝折寿。

    韩唤枝自然不会说,他看到沈冷嘴角上的笑容就知道自己那几句诛心之话起了作用,然后怔了一下,自己这是什么时候变了的?

    曾经的他,哪里会有兴趣做什么人生导师。

    那是多无趣的一件事,为别人规划未来。

    可是,现在为什么会有一点小成就感?

    “现在可以说说别的了。”

    韩唤枝发现沈冷心态好了,自己都轻松了不少。

    “陆王房里死的那个人,不是皇后的人。”

    韩唤枝这句话一出口就有些后悔,他怕沈冷问,为什么皇后会做如此蠢事?

    之前偶尔提及,他已经后悔。

    “皇后......”

    “皇后只是希望太子早日登基,你知道的,这已经是大罪。”

    韩唤枝一语带过,推开窗看了看外边:“天黑了。”

    沈冷嗯了一声:“是啊,天黑了。”

    茶爷所住的那个小院外边,已经当值了一天的盛姚看了看来换自己的亲兵,本想摇头拒绝,可是又太过明显,只好将位置让出来,他下意识的回头看了一眼院子里,灯火不亮,窗上有窈窕虚影。

    李成问了一声:“还不回去?”

    盛姚连忙笑起来:“回去,这一天我腿都快撑不住了,回去之后冲个澡。”

    李成看了他一眼,没多说什么。

    盛姚往前走,李成在他身后忽然说了一句:“茶儿姑娘真的很漂亮。”

    “是啊,很漂亮。”

    盛姚下意识的回了一句,然后心里噔的一下。

    李成超过盛姚大步往前走,盛姚看着他那背影,总觉得他是在嘲笑自己,似乎在说你有什么资格?那是将军的女人,你连多看几眼的资格都没有,他仿佛看到李成转过头来,用轻蔑的眼神看着他,告诉他你不过是个癞****罢了,举头看到天鹅,难道还能与天鹅同飞?

    “我有!”

    盛姚忽然喊了一声。

    李成回头:“你有什么?”

    一脸茫然。

    盛姚连忙摇头:“我只是忽然想到了一件事......我之前去茅厕的时候把东西放在那忘了拿,我去取一下,你先回去吧。”

    李成哦了一声,也没多想。

    盛姚长长的出了一口气,想着自己现在这是怎么了,疑神疑鬼......李成之前的话应该是没有别的意思,可他却觉得是有别的什么意思,这才多久?只不过是从长安城走到凤凰台而已,一路上和沈茶颜也没有什么过多的接触,却居然被她影响到了这个地步。

    要么把她带走?

    要么杀了她?

    盛姚站在那沉默了好一会儿,终于还是忍不住往回走,想去那个小院子外面再看一眼,只是看一眼,脑子里有些昏沉沉也不知道后来都想了些什么,只觉得此间此景,坐在茶儿姑娘身边的人当是自己才对,揽着茶儿姑娘的肩膀闻着她的发香,共赏明月,越这样想,越觉得沈冷面目可憎。

    他没敢走到正门,那里有沈冷的亲兵守护,他自然不会把两个战兵放在眼里,他害怕的是自己忍不住。

    “不就是个从四品将军?”

    在暗影里,盛姚深吸一口气:“难道我就不能?”

    也不知道为什么,他越想越觉得茶儿姑娘不是那么喜欢沈冷,只是觉得沈冷是个将军罢了,寻一个好归处,若如此,自己难道不能给?

    真恶心。

    他进而想到,一定是早些时候沈冷逼迫过她吧。

    盛姚脑子里的故事越来越离谱,可他却越想越觉得自己推测的合理,哪里还有一个刺客该有的冷静,实在忍不住他就轻飘飘的攀上屋顶,小心翼翼的靠近窗子,趴在那听着屋子里那两个女子谈话。

    “看你这样忧心忡忡,是因为那个沈将军被关了起来?”

    叫常儿的少女问。

    盛姚听到这句话心里骤然一紧,他迫切的想知道茶儿姑娘的答案。

    “不是忧心,在韩大人那里也就没什么忧心的,只是忽然想到......”

    茶爷缓缓吐出一口气:“他总是踹被子,想来这会儿已经睡下了,他个子高,总是喜欢把被子拉到上面来堆在脸上,两只脚却露着。”

    盛姚心里松了口气,心说只是被子啊。

    然后心里就疼了一下,杀气瞬间就溢了出来,他回头看向韩唤枝的居所那边,几乎没忍住就要冲过去,咬着嘴唇强行让自己别动。

    “男人,哪有一个可信的。”

    常儿姑娘哼了一声:“做女人的,投入越多,越是受伤。”

    “那是因为遇到了错的人。”

    茶爷的声音有些低,盛姚不得不使劲儿去听,总怕遗漏了什么,他觉得茶儿姑娘应该骂沈冷才对,恨他更好。

    “对错是有选择,选来选去没准最终还是错的。”

    常儿依然那种冷冷淡淡的语气。

    茶爷笑起来:“是啊,可我没得选。”

    本是很幸福的一句话,在屋顶上的盛姚听了却立刻激动起来,想着果然如此,果然是这样,没得选......难道这还不足以证明茶儿姑娘是****迫的?

    他脑子里又出现了许多茶儿姑娘被沈冷欺辱的画面,心中那股火气就烧的更加猛烈起来。

    这时候的盛姚哪里还记得自己应该做什么,目标是什么,只想着应该尽快将茶儿姑娘救出火海才对,那般清纯可爱的姑娘,怎么能被沈冷那种人日日折磨?

    他是个年轻人,姚桃枝找到他的时候还算个半大孩子,教了他一段时间后姚桃枝离开,他便把自己关起来勤学苦练,想着纵然不能大贵也要大富,当官当好了可以青史留名,做刺客做好了难道就不行?别忘了,史书上还有刺客列传。

    原本在他的世界里,是没有女人的。

    现在有了。

    他深吸一口气,当时做了一个最愚蠢的决定,他要从屋顶上下去,大声对茶儿姑娘说以后我来保护你,我会带你离开那个混蛋,我会杀了他,给你自由,以后我们想去什么地方就去什么地方,天高云阔,你说山便是山,你说海便是海。

    可就在这时候他忽然感觉到有些不对劲,猛的回头,就看到屋脊上有个人坐在那,像是饶有兴趣的看着他。

    这一刻,盛姚的头皮几乎都炸了。

    “你呼吸粗重,像是在生气?”

    坐在屋脊上的又怎么可能是别人,只能是沈冷。

    韩唤枝说,你身边的那个人应该是孤棋,或是想放长线,你如何处置?沈冷回答说我现在心情特别不好,但被你关上了,想出去没门。

    没门,有窗。

    沈冷叹道:“你趴在我家屋顶上,为什么还要生气?是因为觉得我家屋顶的瓦片不够舒服吗?”

    盛姚连忙起来:“将军......我是担心茶儿姑娘的安全,最近这里不太平,陆****刚遇到了袭击,我想着那些歹人可能还会来......”

    “戏不错。”

    沈冷指了指院子里:“下去说话吧。”

    盛姚只能跳下去,沈冷跟着下来,朝着门口摆了摆手:“把门关好,你们看不到我。”

    守在门口的那两个亲兵随手把门关上,点头:“没有没有,我们都没有看到将军。”

    沈冷走到门口台阶那坐下来,朝着屋子里说了一句:“有一天早晨我起来穿鞋穿不进去,发现脚上套着四五双袜子......我本以为我脚臭熏了你,你要憋死我的脚,还说你好歹毒,原来是怕我脚冷。”

    茶爷在屋子里哼了一声:“我不用睡觉的?还要给你盖多少次被子。”

    沈冷:“谢谢大哥,那能不能下次比较小的袜子穿里边?宽松的在外边,比较合理。”

    茶爷:“小兄弟你要求很多啊。”

    “出去走走?”

    沈冷伸手,于是就有一只手从屋子里伸出来拉着他。

    “是他们的事了。”

    沈冷起身,茶爷身后跟出来那个叫常儿的姑娘。

    “韩唤枝不是说要等一阵子吗?”

    常儿深吸一口气,迈步走到院子里,看着面前这个曾经以为不过蝼蚁的男人,在那一瞬间,盛姚......姚小安也终于从眼神里认出来她是谁,这才恍然,为什么她之前见到自己的时候一直低着头,哪里是什么害羞。

    常儿将脸上面具扯下来,那张脸让姚小安心里震了一下。

    那是一张只有仇恨的脸。

    沈冷拉着茶爷的手往外走,茶爷还不明白怎么回事,不过看得出来,常儿姑娘和这个叫盛姚的亲兵之间,一定有什么深仇大恨。

    “我弟弟在等你下去给他跪着呢。”

    沈冷走过她身边的时候说道:“本来确实是想等一阵子的,如果他是一根鱼线,总得把鱼线后边那只手拽出来,可是现在不必了。”

    “你知道那只手了?”

    “不是,贱内太漂亮,我怕被人惦记的时间久了,会有危险。”

    茶爷一挑眉。

    沈冷已经到门口,拉开门,门外那两个亲兵肃立,茶爷在后边跟出去,沈冷在手下面前挺直了身子往外走,尽力表现出自己的威严气度,茶爷真的像个乖巧媳妇似的跟在后边,门关上,人走远,沈冷忽然就蹲了下来:“我这可是越狱出来看你的,下手轻些。”

    茶爷的手往下一落,捏在沈冷的肩膀上轻轻揉了起来:“贱内是吧。”

    沈冷抬头望向夜空,咬着牙使劲儿回答:“是!”

    倔强,骄傲。

    茶爷却笑起来:“那没有外人的时候我还是不是你大哥。”

    “是!”

    “你大哥累了,好久没有背。”

    沈冷把茶爷背起来:“三里起背,低于三里我是不背的,生意太小了不值当的做,背三里亲一口,不能还价。”

    一个时辰之后,沈冷回到韩唤枝居所,背着茶爷回去的。

    韩唤枝居然还没睡,看着沈冷回来后皱眉:“你越狱出去,就是为了背她走着玩?”

    沈冷:“不然呢?”

    韩唤枝:“我以为你说的那么高深莫测,是要去杀人的。”

    沈冷:“杀人多无趣。”

    他想说贱内多好玩,没敢。

    小院子的门吱呀一声拉开,身上有四五处血洞的沙斋缓步走出来,抬头望向明月,嘴角勾起来:“阿弟,姐给你报仇了。”

    往前走了五步,跪倒在地。

    院子里,姚小安仰躺在地上也看着明月,不知道为什么就想到了小时候家里那几亩薄田,有一年收成好,他坐在地头问阿爹你为什么笑的那么开心,阿爹说,今年收成好,若以后每年都收成好,就能攒钱给你娶个漂亮媳妇,虽然不会小富,可会小安。

    那时候想着,媳妇有什么用?还要多分一口粮。

    ......

    ......

    【再次感谢大家的月票和打赏,很凶残了......还可以更凶残一点,我还好,我撑得住。】

    【以上话,火云邪神傲娇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