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书快小说!

- 书快论坛

书快小说

第四百三十二章 一人一把

作品:长宁帝军 | 分类:历史军事 | 作者:知白

    大将军铁流黎真的打下了白城。

    白城是黑武国边疆最重要的三座边城之一,驻兵三万六千,辽杀狼从白城调兵两万出来,还有一万六千边军精锐留守,按理说怎么也不可能轻而易举的被宁军打下来。

    一万六千人守城,粮草充足,城高墙厚,纵然十万大军围城也不是随随便便就能攻破的,然而真的被攻破了。

    边城激战,武新宇孟长安以区区两千余人拖住了辽杀狼数万大军,铁流黎调遣九百敢死之士,身穿黑武人残缺军服,以几个被收买的黑武人在前,谎称是辽杀狼战败部下,这本只是一次试探,结果白城中黑武守将居然信以为真,打开城门放九百人进城。

    九百人死守城门,战死八百余,坚持到了铁流黎率领大军杀至,一口气攻破白城。

    白城一破,黑武国边疆就相当于被打开了一个缺口,东侧的律城,西侧的廓尔海城就被切断了联系,宁军进入白城,好像一把刀子狠狠刺了进去,黑武人元气大伤。

    武新宇还么有来得及休息养伤就奉命率军进入白城,不出意外的话,黑武人的反扑很快就会来,若不夺回白城,黑武人的一举一动都在大宁边军的眼皮子底下,他们将无比的被动。

    武新宇带悍卒三万六千进白城,大将军铁流黎下令孟长安接替武新宇的位置,率军固守瀚海城,分拨一万两千边军归孟长安管辖,瀚海城与白城相隔三百里,互为支援。

    瀚海城。

    一头花白头发的铁流黎面带春风,进城门之后从马背上跳下来大步而行,和黑武人僵持多年,这次一口气拿下白城,给了黑武人迎头一棒,多久都没有这么爽快过了。

    白城战略位置之重要,足以值得举国欢庆。

    将来向黑武进军,白城就是踏板。

    “腿伤如何?”

    铁流黎大笑进城,看了拄拐来接自己的孟长安一眼:“会不会落下残疾?”

    孟长安摇头:“医官看过,说不会。”

    “那就好。”

    铁流黎道:“不愧是我的干儿子,我听闻你是自己对骨的?好,好,好!”

    一连三个好字。

    孟长安垂首:“恭喜大将军拿下白城。”

    “相对于白城来说,我更欢喜的是你武新宇和你两个人如此默契。”

    铁流黎脚步顿了一下:“你有没有想过,被围困之际,武新宇不会来救你?”

    “想过。”

    “嗯?”

    铁流黎楞了一下,然后又大笑起来:“你这个痴傻的孩子,我问你有没有,你便是说没有,难道我还会怀疑?偏偏就你傻实诚,问你什么你就答什么,连一句谎都不会扯。”

    孟长安笑了笑:“想了就是想了。”

    铁流黎问:“若他不来呢?”

    “为大宁尽忠。”

    孟长安的回答依然平淡,连一丝语气上的波动都没有。

    “为大宁尽忠!”

    铁流黎脸色微变,抬起手拍了拍孟长安的肩膀:“说的好,不过我了解他也了解你,所以我就知道他必然会驰援救你,而我不来,你会不会怨恨?”

    “不会。”

    孟长安回答:“白城更重要。”

    “放屁!”

    铁流黎瞪了孟长安一眼:“我拿下白城只用了一半兵力,你可知道另外一半去了何处?是来救你们的,只是走到半路就听闻战事已了,所以又赶回去支援我攻打白城......孟长安,别说一个白城,就算是十个,二十个,一百个白城也换不了你。”

    孟长安心里一暖,笑了笑道:“谢大将军。”

    “连声义父都不愿意叫?”

    “谢义父。”

    “有件事要和你说......”

    铁流黎进了将军府之后大大咧咧的在椅子上坐下来,摆手示意上茶的人下去:“不久之前东疆裴疯子派人给我送来一封亲笔信,你猜猜他说了些什么?”

    “猜不到。”

    “让你去。”

    铁流黎笑道:“裴疯子说什么你是北疆最优秀的年轻将领,屡立战功,他想请你过去,好好讲讲是如何在北疆领兵作战的,让他手下那些将领都和你学学,还说什么要把八刀将交给你带一阵子,说是让他们明白明白什么才是虎将,你去不去?”

    孟长安摇头:“不去。”

    “那就不去。”

    铁流黎点了点头:“裴疯子虽然仗着陛下对他厚爱所以跋扈,但再跋扈也跋扈不到我北疆来,你不想去就不去,我瞧着他那张老脸都膈应......哦,沈冷会去。”

    孟长安眼神一凛:“他为何去?”

    “陛下让他去,他为何不去?”

    “我也去。”

    孟长安站起来抱拳:“请大将军准许。”

    铁流黎笑道:“我问你去不去,你说不去,听闻沈冷会去你又要去,你们两个啊......可你应该明白,裴疯子恨你入骨,生吃你了的心都有,你杀了裴啸,他总是要找你要一条命回去。”

    “沈冷在东疆,也可能有危险。”

    “裴疯子要杀的可是你。”

    “冷子若有什么意外,我可照应。”

    “万一他只杀你不杀沈冷呢?”

    “万一他杀呢?”

    孟长安低头看了看自己封了石膏的腿:“我的战马死了,得选一匹好的。”

    铁流黎朝着外边招了招手:“还记得你和沈冷在西疆的时候,杀了吐蕃国勒勤夺得一匹黑色宝马?”

    “记得。”

    “沈冷赴南疆之前,辗转让人送来北疆。”

    铁流黎指了指门外:“我给你带来了,沈冷托人说,这马黑不溜秋的,和你那张黑脸更配。”

    孟长安噗嗤一声笑出来,低声骂了一句臭小子。

    “名将良驹,我看过那大黑马,是西域名种纵予千金不换,沈冷能托人把马给你送过来,你们兄弟间的情分真让人羡慕......另外,他还托人一并带过来几千两银票。”

    铁流黎让人把银票送过来:“送马的人说,沈将军说了,孟长安缺一匹好马纵横北疆,可更缺钱。”

    孟长安顿时尴尬起来,伸手把银票接过来:“确实缺。”

    “他为什么这么有钱?”

    铁流黎忽然问了一句。

    孟长安一怔。

    铁流黎哈哈大笑:“他有钱没钱关我屁事......逗你的,银票收起来,回头过年过节的也买些像样东西孝敬孝敬你干爹就是了,总不能我直接扣了你的银子,那显得我多不体面。”

    孟长安更加尴尬起来。

    “我几个干儿子之中,唯独是你,屁都没有送过我一个,偏偏我还觉得你招人待见。”

    铁流黎从自己怀里翻了翻,又翻出来几张银票,大约也有千两:“这些算是我借给你的,赏给你手下的兄弟,那些人为了你肯拼命,就是兄弟交情,咱们当兵的总是说将令如山不可有违,可实际上,想要让当兵的对你心服口服,你就得把他们当兄弟,在他们为你拼命之前,你得先为他们拼命。”

    铁流黎把银票放在桌子上:“回头打进黑武,替我踅摸几个漂亮的鼻烟壶就算是你还我银子了,若是踅摸几个黑武国的大白妞来,我也收。”

    孟长安垂首:“谢大将军。”

    “嗯?”

    “谢义父。”

    铁流黎大笑:“别担心裴疯子,他以为自己在东疆就能一手遮天?陛下是要到东疆的,裴亭山要是敢在陛下面前动你,你且看看陛下怎么动他,那个老家伙想的太理所当然,我就把你送过去,你不去,反而显得怕了他我也怕了他,还有就是......陛下希望你去。”

    孟长安楞了一下,陛下为什么希望他去?

    “裴亭山有八刀将,死一个补一个,始终八人之数,也都拜他做义父,可在我看来,那八个家伙加起来也不如你一个......所以你若是在东疆吃了亏,他死八个干儿子我也不答应,然事当万全,我麾下十二仓,分六个给你带去,我还听闻你不设亲兵?那就从我帐下亲兵分拨一百二十人给你。”

    铁流黎道:“朝阳城里也有我的人,会暗中照应你。”

    孟长安一时之间不知道说些什么,心中感动。

    “长安。”

    铁流黎沉默了片刻后说道:“北疆之战,应该是我为北疆大将军要打的最后一次大仗了,打完这一战,我也就能功成身退回家养老,我老了,是时候回家去种种花养养草,再收几房年轻貌美的小妾,哈哈哈哈......美滴狠啊。”

    他看向孟长安:“北疆大将军之位,陛下的意思应该是要给武新宇的。”

    孟长安一笑:“我知道。”

    “你......毕竟还年轻。”

    铁流黎犹豫片刻后说道:“陛下给我写了一封亲笔信,让我好好对你说,陛下说你能力不在武新宇之下,只是欠缺些威望,日后对黑武人动兵你好好打,陛下说他会给你一个合适的位子。”

    孟长安垂首道:“我真的没有想过这些,武将军比我更适合做北疆大将军,倒不是我服了他,只是他性格谨慎稳重,大局更强。”

    “你能这么想就好。”

    铁流黎招手:“陛下还有一件东西要送给你。”

    他手下亲兵两只手捧着一个木盒上来,看起来那木盒足有一米多长,似乎颇为沉重。

    “这是陛下派人送来的,陛下说,沈冷有一口好刀,你也应该有,所以着人打造了一把黑线刀。”

    铁流黎将木盒打开,开的那一瞬间,竟是仿佛有一道煞气沛然而出。

    “好东西啊。”

    铁流黎将黑线刀拎起来:“刀有四十几斤,陛下特意嘱咐在这把刀上铸出你的名字,陛下登基二十年来,你是第一个得此重赏的。”

    他将黑线刀递给孟长安,刀身靠近刀柄位置,有一个安字。

    沈冷那把黑线刀同样位置也有个字。

    两把刀几乎一模一样,毕竟都是按照大宁横刀尺寸打造,可一人一把,总觉得有些怪怪的。

    “陛下说他有你也得有,两个人都有才匹配,自己想想这是多大的圣眷,陛下还说,你数次救了世子性命,又立下战功,所以晋为从三品。”

    铁流黎拍了拍孟长安肩膀:“你还年轻,不可限量。”

    两个人都有才匹配,这是大宁皇帝陛下的官方宣布了吧?

    还有比皇帝更官方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