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书快小说!

- 书快论坛

书快小说

第四百四十二章 死也要回去

作品:长宁帝军 | 分类:历史军事 | 作者:知白

    大宁皇帝陛下在东疆设宴犒劳东疆地方官员以及边军将士,陛下喝多了酒心情也很好,席间有个贴身侍卫急匆匆进来,在陛下耳边低语了两句,陛下脸色猛然一变,起身离开,东疆众人一个个面面相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大事。

    大家纷纷看向大将军裴亭山,裴亭山也是一脸茫然。

    东疆若出了什么事,陛下知道,他也应该知道。

    看陛下急匆匆的走了,莫非是长安城出了什么事?

    不多时,内侍总管代放舟回到席间,说陛下请大将军裴亭山,巡海水师提督沈冷,大学士沐昭桐等人到行宫议事,一时间气氛都变得紧张起来,代放舟带着人离开之后,立刻就变得议论纷纷。

    皇帝坐在书桌后,手里拿着一张牛皮纸,桌子上有个打开了的木盒,看起来是才刚刚开了火漆,众人进屋的时候看到陛下脸色凝重,谁也没敢先开口说话。

    “裴公。”

    皇帝把手里的牛皮纸递给裴亭山:“你看看。”

    裴亭山心里一喜,脸上也就带出来这一喜,只是刻意压制了下。

    陛下有什么重要的事,第一个还是要告诉他的,而不是大学士沐昭桐,也不是那个他横看竖看都看着不顺眼的年轻人沈冷,屋子里大员五六位,陛下还是最在乎他。

    裴亭山双手将牛皮纸接过来看了看,脸色也跟着一变:“这下有些麻烦了。”

    他把牛皮纸递给沐昭桐,沐昭桐看过之后虽然有些不愿意,可还是递给了沈冷。

    “黑武出了些事。”

    皇帝语气有些低沉,显然心情很不好。

    “朕谋北疆,自然不是从这两年开始谋划,多年之前朕听闻黑武汗皇阔可敌完烈是个刚愎自用性格暴戾之人,穷兵黩武,好大喜功,所以朕安排人去了黑武那边,用了两年时间才成为完烈身边近人,又用了四五年才获取信任,有他在完烈身边,就能让这个本就好战之人更加的疯狂,唯有他疯狂,才会动念对大宁先动手,朕让完烈知道朕五年之内必对黑武动兵,逼着他先动手,朕也知道黑武国库空虚,他们先动手,消耗三五年后朕挥师北伐,自可一战而定。”

    皇帝叹了一声:“可完烈被杀了。”

    送来的密信上说,黑武国皇帝完烈竟是在洗澡的时候,被皇后和几个宫女勒死了......

    死的这么草率,死的这么突然,以至于陛下对黑武那边的布置一下子就乱了。

    “按理说,黑武汗皇暴毙,对大宁来说是好事,可是接任汗皇的人是阔可敌桑布吕,这个人啊......”

    皇帝皱眉:“比完烈要强百倍。”

    裴亭山垂首道:“完烈不足为虑,臣也听闻他是个暴戾之人,薄情寡义,黑武上下对他颇有怨言,只是没想到居然是被黑武国的皇后和几个宫女勒死了,桑布吕此人心思缜密行事谨慎,他是不主战的,非他惧战,而是他知道黑武已经内忧外患,这个人成为新的汗皇,怕是黑武要改变对大宁的策略了。”

    皇帝点了点头:“这个人,是大患。”

    他思虑了一会儿:“传闻黑武汗皇身边有三个大剑师,几乎与他寸步不离,怎么会那么轻易被勒死的?”

    这谁能知道为什么。

    沈冷这才明白过来,皇帝谋黑武,何止是大宁秣马厉兵,甚至派了人去黑武那边分化黑武皇帝与朝臣之间的关系,只是没想到居然出了这么大的乱子。

    “朕的人已经不得不撤回来,桑布吕要杀他,他临行之前匆匆派人给朕送来密信,此时人在何处尤未可知,怕是也凶多吉少。”

    皇帝道:“朕派去的人在黑武已经经营多年,本来按照原定的计划,他促使完烈明年开春对大宁动兵,北疆朕已经安排了对策,为了消耗黑武人的兵力财力物力,朕甚至已经吩咐过铁流黎,可以弃了新得的白城,瀚海城,诱敌深入,将黑武军队拖上三年,三年......朕舍弃两三座边城,将黑武人国力拖垮。”

    皇帝心情显然不好到了极致,语气越发低沉。

    “前功尽弃。”

    按照陛下的筹谋,陛下安排在黑武汗皇完烈身边的人已经成功,促使完烈明年一开春就对北疆动兵,现在桑布吕成为新的黑武汗皇,所有的计划都要推翻,桑布吕和完烈完全不同,此人虽然年纪不大可谋虑过人而且懂得隐忍,若黑武从现在开始不再对大宁北疆进攻,三五年后,黑武国力恢复过来,陛下北伐就变得极为艰难。

    “本来有朕的人在完烈那边,黑武人才会年年月月对北疆进攻,国力始终在消耗。”

    皇帝摇了摇头:“这些事暂且不议了,北伐之事暂且放在一边,得先把朕的人接回来。”

    “那人是谁?”

    裴亭山问了一句。

    皇帝看了裴亭山一眼:“朕还不能告诉你。”

    裴亭山没言语,可面露不悦。

    “韩唤枝到了没有?”

    “已经快到了。”

    “让他到了之后立刻来见朕。”

    皇帝摆了摆手:“沈冷留下,你们都回去吧。”

    裴亭山看了沈冷一眼,眼带寒光,他也没说什么,转身离开行宫书房,自始至终一言不发的沐昭桐也跟着离开,脸色看起来倒是没有什么变化。

    “朕的人在黑武那边必是极凶险,朕让韩唤枝带人去接一下。”

    皇帝离开座位,在屋子里来回踱步:“孟长安到了之后,朕也不留他了,让他即刻去白山关赴任,你的水师随时待命,若朕的人到了白山关,你水师派船走海路直接把人给朕带回来,不容有失。”

    沈冷虽然不知道那个人是谁,可从陛下的神色和语气之中就能看出来,对那人陛下极在意。

    想想也就知道那人有多不容易,潜入黑武,甚至成为黑武国汗皇身边的近臣,在黑武那个无比仇视宁人的国家能做到这一步,那得具有何等的大智慧,也要具有何等的勇气?

    “臣遵旨。”

    “朕本就安排他走白山关回来的,只是没想到会这么突然,若无此事,白山关那边,朕觉得让孟长安去慢慢梳理,本来还有三五年可等,以他的能力朕相信他可以将白山关守好,也能把原来闫开松的人都收拾服帖,可现在出了这件事,他手下的人未必够用,你从你部下之中选一个得力之人给他做帮手,再分拨几百精锐战兵给他做亲兵。”

    “臣遵旨。”

    沈冷沉思片刻:“杨七宝可去。”

    “嗯。”

    皇帝想了想:“升杨七宝为五品将军。”

    沈冷立刻垂首:“谢陛下。”

    与此同时,黑武东南那片被冰雪覆盖之地,行百里都不见得遇到一个活人,这里的村子稀疏,大部分愿意生活在这苦寒之地的都是为躲避鬼月人****的少数部族,他们宁愿在这般恶劣的环境之中求生存,也不愿意和黑武人打交道。

    几十匹战马呼啸而过,马蹄子带起来的残雪飞上半空,这些骑士身上裹着厚厚的毡毯,棉布围巾遮挡住口鼻,只露出一双眼睛。

    呼出来的热气很快就在围巾上冻成冰碴,每个人的眉毛上也都一样,他们不时回头看看,在这茫茫雪原上显得有些狼狈。

    一口气奔行数个时辰,人马俱疲,为首的人指了指远处白桦林,队伍朝着那边冲了过去。

    几十人冲进白桦林中,为首之人从马背上下来活动了一下四肢,然后摆手吩咐了一声,手下骑士开始铲雪挖坑,看天气,风雪很快就会到,若不能做好防备的话,他们都得冻死在这。

    不过若风雪来,也能掩盖他们一路奔行留下的蹄印,事事皆无定数,坏天气带来的未必都是坏事。

    雪坑挖的很大,战马若是冻死了,他们想逃回去就连一线希望都没了。

    “剐一些树皮下来喂马用。”

    为首那人将脸上围着的厚厚围巾往下扯了扯,低头抓了一把雪沫子扔上去,看风向之后让人把雪坑的方向做了些调整。

    “熬过这三天,咱们就有一线生机。”

    他坐下来大口喘息,白乎乎的热气很快就让他脸上结了一层的冰碴。

    “大人。”

    他手下人递过来一壶酒:“暖暖身子。”

    那人嗯了一声,用厚手套在脸上抹了一把抹掉冰碴,眉目初现,竟是黑武国汗皇身边那个假宁人杨士德......他哪里是什么假宁人,他是真宁人假越人。

    若非完烈出了事,他也不至于如此逃命。

    “有些可惜。”

    杨士德脸色有些难看:“筹谋六七年,竟是被几个宫女把大事搅乱。”

    可又能想到,那三个黑武汗皇身边的大剑师,竟是接连出事,一个个被杀。

    他用了两年的时间才接近了黑武汗皇完烈,而他的聪明之处就在于,他说自己是宁人,还是后族血统,可只要是明眼人仔细观察,他这身份很容易被识破,但这本就是他故意为之,他若是让黑武人相信一个宁人可以死心塌地的跟着汗皇,太难了。

    可若是让黑武人相信一个南越国的逃亡贵族死心塌地的跟着黑武汗皇,那就要容易的多,以至于,黑武国朝廷上上下下都知道他是个越人,是想利用黑武国给南越报仇,所以谁还怀疑他是个真真正正的宁人。

    谁又能想到,堂堂黑武汗皇居然在泡澡的时候睡着了,然后被皇后和几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宫女活活勒死,桑布吕即位,第一件事就是宣布全面停战,不只是对大宁,对周边各国的战争都停了,然后就是要杀他......

    桑布吕也不知道他是真的宁人,但是桑布吕知道完烈这几年穷兵黩武,和他有一定关系。

    “大人。”

    手下人把他从思绪之中拉回来:“咱们为什么要走白山关?那可是渤海人的地盘。”

    “比走北疆要安全些,一个是九死一生,一个是十死无生,我和陛下约好了的,若回来,就走白山关。”

    杨士德抬起头看了看那黑乎乎的天:“纵然必死,死之前,我也要回到陛下身边。”

    ......

    ......

    【感冒加重昏昏沉沉,昨天那一章出现多处笔误,已经稍稍修改,不过大意差不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