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书快小说!

- 书快论坛

书快小说

第四百八十一章 我有刀了

作品:长宁帝军 | 分类:历史军事 | 作者:知白

    羊皮袄老头确实是流浪刀的人。

    “十五年前。”

    叶流云看了虞白发一眼,眼神里略有愧疚。

    “那时候流云会便有黑白双煞。”

    他指了指自己:“黑是我,流云会黑手,而他是白发。”

    沈冷好奇:“为什么是黑手?”

    “幕后黑手......”

    沈冷心说那不是陛下吗?

    没敢说。

    “他叫高薛,十五年前他是流浪刀的刀首之一。”

    叶流云道:“流浪刀作恶,白发一人一刀杀进流浪刀总堂,而在那时候流浪刀的总堂还不是如后来这般简陋,随随便便选个码头仓库就算是了,而是在东府街上,有一片很大的院子,明面上是个正经的武馆,可暗地里做了太多伤天害理的事,牌子也不叫流浪刀,叫四方客。”

    “白发自己去的,从正门杀进去,杀到大堂,斩七十二人。”

    叶流云低着头:“那一天,流浪刀的人以交出刀首之一的高薛为条件换流浪刀不灭,也是从那一天开始,白发不得不转到幕后,修养几年后成立少年堂,再也没有抛头露面过,毕竟杀了那么多人,毕竟这是天子脚下。”

    他看向趴在地上的高薛:“我只是没想到你居然还敢回来,当初那么辛苦才逃走,那么辛苦才不死,为什么回来送死?”

    “因为你们该死。”

    高薛啐了一口带血的吐沫,已经到了这般时候,还有什么可怕的。

    “我只是没想到虞白发还活着,看来果然是官官相护,那时候他杀人太多,顺天府的人要把他在菜市口砍头明正典刑,而且确实还真的砍了脑袋,所以当时砍的是谁?”

    “你们流浪刀的人。”

    “果然不要脸。”

    高薛瞥了一眼叶流云:“现在你们怎么解释?会有人把虞白发重出江湖的事说出去,顺天府的脸往那儿放?这事,你们解释不清了。”

    “为什么要解释?”

    叶流云淡淡道:“我不承认就是了,你低估了流云会。”

    高薛笑了笑:“从来没有低估过,我知道流云会是皇帝的,那又怎么样?我已经这个年纪,放了十五年的羊,好日子苦日子都过够了,临死之前,只想着把心中那怨气发泄出去,能杀流云会一人,那就杀一人,杀两个,岂不是赚了?”

    他低头看了看肚子上那根铁钎:“我技不如人,当年是,如今还是,放羊十五年,练功十五年,本以为会追上你......”

    高薛看向虞白发:“你怎么就不死?”

    虞白发回答:“我吃的下,睡的香,因为心中无愧。”

    高薛沉默,然后咧开嘴笑:“是不是抓了我问问还有多少人想和你们流云会作对?其实你们应该很清楚,和你们有仇的人太多,多到数不过来,流云会在长安城崛起还不到二十年,得罪的人能从长安排到边疆了吧?大半个江湖的人你们都得罪了,总是会有一天总是会有人把你们送进地狱。”

    他用两条断臂夹着铁钎一点点将铁钎从自己肚子里抽了出来,血就一股一股喷涌而出。

    铁钎对准了他自己的心口:“想从我嘴里得到一个字,门都没有。”

    铁钎一端顶着地面,钎尖对准心口,他猛的往下一压身子,太凶狠,铁钎贯胸而过,从后背刺穿。

    叶流云没动,虞白发也没动。

    因为他们都清楚其实问不出什么,哪怕是送到廷尉府让韩唤枝来问也一样,高薛从来都不缺凶狠,对人对己皆如此。

    虞白发看着高薛眼神里最后的那一点点生机语气依然平淡的说道:“抓你回来,并不是想从你嘴里问出什么,而是还愿......你可能已经忘了,我说过,让你在我面前****谢罪。”

    高薛的身子猛的僵硬了一下,然后倒向一边。

    “有人把咱们这些年得罪的人联合起来了。”

    叶流云看向虞白发:“谁有这么大的能力?”

    “怕是那边。”

    虞白发指了指东北方向,那是皇宫的方向。

    “我回去了。”

    虞白发起身:“不该露面,只是不得已而为之。”

    他看向黑眼:“别怪我。”

    黑眼揉了揉鼻子:“怪你也打不过你,先生始终是先生。”

    虞白发笑了笑,走向门外。

    “既然已经出来了,要不......”

    “没有要不。”

    虞白发走出门外:“别忘了陛下当年的话。”

    十五年前。

    长安城暗道势力,流浪刀一家独大。

    官府不是不想查,不是不想办,但办不下来,因为没有证据,流浪刀的人作恶从不留活口,你就明知道那是流浪刀的人做的,偏偏就是没办法指认。

    陛下也恼火,因为这事对廷尉府也发了脾气,韩唤枝当时亲自带人查,可总不能在没有证据的时候就抓人,流浪刀办的四方客是官府备案的武馆,明面上干干净净,真的去抓了人,朝廷法度就会被人耻笑,廷尉府也好顺天府也好,有他们的难处,那就是做事要有理有据。

    “这样不是办法,我来想办法。”

    这是当时虞白发说的话,然后他起身离开。

    回到房间后打来热水泡了小半个时辰,洗的干干净净,然后换上一件新衣服,将他的刀绑在背后,独自一人离开流云会去了东府街流浪刀堂口。

    守在门口的几个流浪刀弟子看到虞白发的时候愣住,有人讥笑道:“这位爷是来我们武馆踢馆的?到顺天府报备了吗?若没有的话,赎我们四方客不奉陪。”

    “不踢馆,只是杀人。”

    虞白发抽刀。

    门口倒下四人。

    进入院子,院子里正在练功的那些流浪刀刀客已经抓了兵器在手,他们手里有刀,虞白发手里也有刀,可刀与刀不同,人与人也不同。

    一把刀从门口杀到正堂,走了一百三十六步,杀了六十多个人。

    其中一人奔进大堂躲在柱子后边,虞白发的刀从柱子这边刺进去,贯穿石柱,将那人一刀戳穿心口。

    叶流云知道的时候已经晚了,浑身是血的虞白发追高薛穿街过巷,惊动了整个长安城,这事瞒都瞒不住。

    那一天在东暖阁,叶流云下跪,求陛下开恩。

    陛下说......国法总得有个交代,朕以后就不见了吧。

    这话,已经很明白,虞白发不死,但也不能再露面江湖。

    君不见,虞白发。

    小院子里,虞白发看了看自己带回来的刀微微一怔,想着自己果然还是放不下。

    他站在院子里发了好一会儿呆,然后随手把那柄刀扔进了水井中,寒冬腊月,他挂在晾衣架绳子上的衣服都冻的硬邦邦,就好像某些情绪。

    “风采依旧。”

    小院外边有人走进来,是个年轻公子,穿着名贵的裘衣,背后背着一个长长的东西,用布包裹着,那是一杆裹住了锋芒的大槊,来找虞白发这样的人,他不敢带剑。

    剑不行。

    “为了见到前辈,我舍弃了两颗棋子,很有分量的棋子,高薛自不必说了,曾经流浪刀的刀首之一,谁还记得刀首用的不是刀?前辈一刀刺穿石壁钉死的那个光头叫骆鹰,他也是很好用的手下,曾经在南疆杀人数百,前辈应该听过他的名字,了不起的独行盗。”

    白小洛看着虞白发笑,笑的很释然,显然开心的很。

    “前辈是不是以为自己很聪明?”

    白小洛回身把院门关上,站在那的样子有些谦逊客气,礼貌的像个来登门拜访的后生晚辈。

    左边落下来一个人,是个女人,看起来三十岁左右年纪,看起来很有些韵味,她背着一把剑,左手还有一条长鞭,那鞭子看起来是真的长,甩开的话怕是能有五米。

    右边落下来一个人,是个年轻人,看起来二十岁左右年纪,手里拿着一截啃剩下的甘蔗,没有看虞白发而是在发呆,似乎是在懊恼于这甘蔗根到底还该不该啃这样无聊的问题,扔了吧舍不得,不扔吧,啃起来没滋味。

    后边也有一个人出现,十****岁模样,白白净净,不管怎么看都是个和和气气的小胖子,他左手一把短刀,右手一把长刀。

    虞白发反应过来,笑了笑:“原来你们是要杀我。”

    白小洛嗯了一声:“前辈说的是......绝大部分人都不知道流云会少年堂的主事人是谁,我知道,我还知道黑眼的铁钎是你教的,因为流云会只有你和高薛打过,那条铁钎当初应该也给你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吧?我的人盯着黑眼来了这,我就知道高薛和骆鹰必死无疑,他们两个加起来也和前辈你差的太远。”

    他将大槊从背后摘下来,一点点解开缠绕在上边的布。

    “末学晚辈,向前辈请教。”

    大槊指向虞白发的脸。

    他问:“前辈的刀呢?”

    虞白发看了看那口水井,想着自己是不是扔的早了些?

    就在这时候,看到他侧头看水井,在他背后的吴喜立刻就动了,他在虞白发的视线死角,虞白发的破绽一出他最先发现,所以第一个出手。

    “不要!”

    白小洛脸色一变。

    这不是他制定好的战术。

    杀虞白发这样的人皇帝会很疼,可虞白发是那么好杀的?

    吴喜太年轻,纵然他的刀已经很强。

    在吴喜一刀从虞白发背后砍下来的瞬间,虞白发伸手将晾衣架上那件冻得硬邦邦的衣服摘了下来,侧身让开那一刀,恰到好处。

    两只手抓着冻衣,劈落。

    冻衣犹如一片刀幕。

    噗的一声,冻衣从吴喜的脖子一侧劈进去,斜着从肋下劈出来,他人还保持着姿势,然后上半截身子往旁边滑了一下,砰地一声掉在地上,血和黏糊糊的内脏洒落了一地。

    吴喜手里有两把刀,长的那把已经在虞白发手里了。

    虞白发看了看刀,稍稍有些嫌弃,因为确实太轻了些。

    “我有刀了。”

    虞白发看向白小洛:“末学晚辈,你可以来请教了。”

    白小洛长出一口气:“也无妨,他本就是最弱的那个,所以才让他站在前辈身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