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书快小说!

- 书快论坛

书快小说

第六百二十六章 开门

作品:长宁帝军 | 分类:历史军事 | 作者:知白

    沈冷知道之后沉默了很久,然后看了看陈冉,陈冉站在那低着头像个做错了事的孩子。

    从这一刻起,时间变得慢了下来,每一息都是煎熬。

    第二天,平光城中。

    韩元衍府邸。

    韩元衍一脸担忧的看着聂野道:“我妻子的侄儿是禁军将军之一,倒是有权利调动兵马,可是聂大人你也知道,禁军四将军,光是他一个人也未见得有能力确保城门打开后不会出事,而且,我与我侄儿元昌昊说过此事之后他并没有答应,而是说今夜过来与你见过再说。

    “今夜?”

    聂野沉默片刻:“今夜子时便是我与城外大军约定好的时间,我知道你是怎么想的,你内心摇摆不定,不想死又害怕渤海王,所以便将决定推给元昌昊来做,这是一个人懦弱的表现,不过我不怪你。”

    他笑了笑:“只是觉得你足够愚蠢,将自己一家人的生死交给别人来掌控,还祈求会有一个****的结局......韩大人,我就在这等着那位元昌昊元将军来,今夜子时城门不开,城外沈将军必然会有些生气,到时候强攻平光城,我宁军损失必然很大,可我可以认真的告诉你,平光城挡不住我大宁的雄兵,你是不是以为城外的大军就是这次攻打你们渤海国的全部军队?”

    他停顿了一下:“如果你这么想的话那就真的是幼稚了,孟长安将军从北方杀到平光城外,带着的不过是先锋军而已,不出一天,我大宁东疆大将军裴亭山所率精锐之师就会赶到,大宁已经把你们渤海打成这样了,只剩下平光一座孤城,会就这么放弃?”

    他调整了一下坐姿,让自己看起来更舒服了些,然后缓缓的闭上眼睛。

    “平光城破城之日,因为大军损失不小,沈将军一怒一下先杀谁你自己很清楚。”

    韩元衍脸色变幻不停,下意识的看向站在不远处的妻子,他妻子朝着他微微点头。

    渤海王任人唯亲这是所有人都知道的事,韩元衍的妻子和渤海王妻子的亲姐姐,她家中姐妹五人,渤海王的妻子最小,剩下四人也皆是显贵之妻。

    元昌昊是禁军四大将军之一,除了他之外,还有一个元家的人曾经也是四大将军之一,只是后来因为触怒了渤海王被杀。

    韩元衍剑妻子对自己点头,于是连忙出了客厅,不多时外面一阵阵兵甲之声,大队的禁军士兵从韩府门外涌了进来,很快就把院子里挤了个水泄不通,无数弓箭已经端起来瞄准了客厅里的聂野,所有的房门窗户都开着,羽箭只要放出去,纵然聂野武艺超绝也必然会被乱箭射死。

    院子里密密麻麻的都是士兵,弓箭手后边就是手持弯刀的近战步兵。

    聂野往外看了一眼,视线往房顶上瞄了瞄,然后嘴角微微一勾。

    禁军将军元昌昊身穿铁甲手提弯刀带着一群亲兵从外边大步进来,进门之后站在客厅里直视着聂野,而聂野坐在椅子上根本就没有起来,非但没有起来,还伸手拿过来茶杯抿了一口,顺便还用轻抬的眉角鄙视了一下这渤海国的茶叶不好喝。

    “你站起来!”

    元昌昊一声暴喝。

    手下亲兵弯刀出鞘指向聂野。

    聂野放下茶杯,看了一眼元昌昊后淡淡的说道:“没必要大呼小叫,我项上人头在这里摆着,你若要杀只管来取就是。”

    元昌昊心里一怔,虽然没有怎么表现出来,可却还是迟疑了一下。

    直接杀?

    直接杀不是他今天要做的事。

    “罢了。”

    聂野起身,一边走一边说道:“似乎你也没有那个胆子,哪怕我是你的敌人也没勇气直接杀了我拎着我的人头去渤海王面前请功,我在韩大人家里舒舒服服的住了一夜,喝了茶吃了饭还聊了一会儿,你们还没有想好怎么处置我对不对?我帮你。”

    他过去伸手抓住距离自己最近的那名渤海国士兵的手腕,那士兵楞了一下,脸色明显有些害怕。

    那士兵吼了一声,却挣脱不开,聂野的手指稍微一发力那士兵的手腕好像被捏碎了似的那么疼,手里弯刀掉了下去,聂野松开他的手腕手往下一沉将弯刀接住,那些渤海国的士兵全都往后退了一步,连元昌昊的脸色也变得微微发白。

    “你要干什么?”

    “成全你。”

    聂野轻蔑的看着元昌昊:“你来,不过是想试探我而已,你没有胆子直接杀了我,韩元衍已经把我带进来了,你们无论如何都不好在渤海王面前解释,据我说知,渤海王虽然任人唯亲可不是个念及亲情的人,若他怀疑韩元衍与我大宁有所联系,我倒是替你们担忧,所以你们犹豫不决,想向我大宁投诚还又害怕渤海王,想直接杀了我又怕我大宁战兵攻破平光城之后的报复。”

    聂野的手一转,刀锋对准自己的心口:“我帮你们做决定,你们不敢杀我,我自己来,你们都得死啊,所以还是得死在我大宁战兵的刀下好,我死之后,大军必然屠城,我先去等着你们了。”

    他的手缓缓往回压,刀尖刺入他的衣服之中,眼看着衣服就被血染红了一片,而那刀子还在缓缓的往里刺,元昌昊脸色大变,握刀的手都在发抖,他看着聂野,却在聂野脸上看不到一丝恐惧也看不到一丝迟疑,那是一张无比决绝的脸,眼神里的寒意让他害怕。

    “停!”

    元昌昊一个箭步冲过去握着刀柄不让聂野继续往回刺。

    “虽然你承诺了撑破之后我们可以安全,但我如何信你?”

    “大宁从不反悔,也从不会推翻诺言。”

    聂野淡淡的说道:“只有两面三刀的人才会对自己的承诺有多怀疑,另外再告诉你一句话,大宁从不谈判......我们给出的条件不会改变,你答应就答应,你不答应就战场上见,这是大宁历来的态度。”

    他的手一震,元昌昊握刀的手就被震开。

    “我手里的刀谁也左右不了。”

    聂野缓缓吐出一口气:“我死之后,我的鬼魂将在这里飘荡,等着大军入城之后的屠戮,我将看到那一幕,等着你们在地狱见。”

    “有话好好说。”

    元昌昊嗓音发颤的说道:“其实我们也只是需要一个认真的承诺,一个绝对不会有意外的承诺,我和手下数千禁军的生死全都在你手里,我如何能不小心?”

    聂野将刀子放下来,随手丢在一边:“信我的话今夜子时将城门打开,所有人以白布绑在右臂,这是我与大宁军队约好的,进城之后,所有胳膊上缠着白布的人全都不杀。”

    “我......”

    元昌昊看向他姑母而非韩元衍,韩元衍的妻子沉吟片刻后走到聂野面前:“我们可以答应你,但是作为交换条件,你要留在我家中,我有两个儿子,三个孙儿孙女,上上下下府里二十几口人,我需要大人你一直留在这,有你在,宁军入城之后才不会杀入我家中。”

    聂野皱眉,沉思。

    “请大人给我一个答复。”

    韩元衍的夫人看着聂野的眼睛。

    “好。”

    聂野点了点头:“去取一块白布来。”

    韩元衍连忙吩咐人取了一块白布,聂野用自己胸口的血在白布上画了一个廷尉府的标徽:“城破之后我就站在你家院子里,你让人将这布挂在门口,大宁的战兵看到这标徽自然不会来袭扰,宁人不管说什么都不会出尔反尔,我说你一家无事,你就一家无事。”

    当夜子时才到,城墙上升起一团烟花。

    不大,却那么好看,像是血液飘起来在蓝天白云之下的盛放。

    元昌昊带着他所部数千禁军打开了城门,早就等在城外的沈冷看到信号之后就开始率军向前疾冲,城门打开,右臂上缠着白布的渤海国禁军纷纷避让,宁军好像灌进了城里的潮水一样迅速的蔓延所有街道。

    沈冷看了一眼孟长安:“你带兵攻皇城。”

    孟长安点了点头,率军直入。

    沈冷带着陈冉寻到打开城门的渤海国将军,那人正是元昌昊。

    “我们的人在哪儿?”

    沈冷问。

    元昌昊不敢直视沈冷的眼睛,低着头回答:“在韩元衍家里,人没事,人真的没事。”

    沈冷点了点头:“跟我过去接人。”

    陈冉带着队伍跟在沈冷身后,这个夜里,身穿黑色战甲的宁军迅速的将平光城笼罩,比黑夜笼罩的还要彻底,孟长安和闫开松带着大军进攻各府衙,围住皇城,沈冷则带着亲兵营直奔韩元衍家里。

    陈冉走到门口,大门开着,他看到那个家伙胸口缠着绷带,笔直的站在院子正中,当聂野看到陈冉的那一刻就忍不住的笑了起来。

    陈冉冲进去,上上下下看了看聂野,然后松了口气。

    “妈的,吓死我了,我以为去不成小淮河了呢。”

    聂野哈哈大笑。

    ......

    ......

    【今天有事着急出门没来得及修改,我回来之后会修这一章,祝大家周日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