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书快小说!

- 书快论坛

书快小说

第六百五十九章 天字科

作品:长宁帝军 | 分类:历史军事 | 作者:知白

    天亮之后不久城门打开,长安城的尊严在于,还不至于因为一些渤海人的斥候潜入进来就会白天也封闭所有城门,所以这就给了沐昭桐可乘之机。

    沐昭桐太了解大宁,太了解宁人,也太了解皇帝,太了解皇帝的尊严和长安的尊严。

    马车是特殊打造,车厢底部是双层,在车厢里边座位下还有个夹层可以藏进去两个人,虽然挤一些,但对于沐昭桐和他夫人这样瘦小的身材来说倒也不算什么。

    车在城门口接受了很严格的盘查,马车里只有一些要运送出城送到方城县去的书册,全都开箱验过所以没有任何问题,马车缓缓离开。

    按照计划,马车会在天黑之前进入方城县,曹安青安排的人已经在那等着了,客栈也已经定下,谁也不会知道曾经权倾朝野的大学士会藏身于此。

    可马车在出城三十里之后就停了下来,车夫将沐昭桐夫妻二人从车里扶出来,两个步履蹒跚的老人趁着没人的时候下了大路进了树林子里。

    树林之中有一队人已经在等着,这些人也不是曹安青的人。

    沐昭桐和夫人分开走,一队人护送着夫人离开,而沐昭桐站在树林里看着妻子远去,抬起手挥了挥。

    “别一步三回头的,我们这把年纪了还有什么可舍不得,走吧走吧,接下来的事就交给我,儿子的仇,我踏踏实实安安静静的去报,我把你送到一个可以安心睡觉的地方,你最近越来越嗜睡了。”

    他长长的吐出一口气,转身,剩下的两名护卫一左一右把他架起来朝着树林另外一侧掠出去,在树林子南边停着一辆牛车,牛车装了一车草料,沐昭桐钻进草料里,里边有一个打造出来的空格,钻进去之后躺在那虽然有些憋闷的慌,可对于现在的他来说已经没有什么是不能承受的。

    牛车摇摇晃晃的往前走,一点儿不急,没有上大路,而是顺着乡间小路进了不远处的村子。

    这村子叫三十里堡,村子不大,大概只有百十户人,此时地还没有开冻没法耕种,所以村民都很清闲,串门闲聊,或是聚在一起小酌几杯,天气还这么冷,除了孩子偶尔跑出来,谁会在大街上溜达。

    牛车进了一户农家院子,两个护卫看了看左右无人随即把沐昭桐接出来,沐昭桐进了院子之后摘了摘身上蘸着的草料,抬头的时候看到了那个站在屋门口笑着的中年男人。

    “荀直先生。”

    沐昭桐抱拳:“久仰。”

    荀直快步从台阶上下来,一边走一边抱拳说道:“学生对阁老才是仰慕已久,此前一直都想找个机会拜见阁老,奈何总是阴差阳错的不得时机,今天总算是见到了阁老,学生也算了却了一桩心事。”

    沐昭桐笑起来:“荀直先生太客气了,其实你我原来也见过,只是未曾说过话,那时候你在宫里教太子读书写字,我进宫的时候远远的看到过。”

    荀直笑道:“那时错过了,好在上天待学生不薄,总算是得见阁老。”

    两人跟互相扶着手进了屋子,这农家院看起来说不上有多残破,但也老旧,村子里原来的住户搬到新家去住了,这院子就被荀直安排人租了下来,村子里不是长安城里,租个房子没必要到长安府去做报备。

    沐昭桐坐下来之后荀直就连忙为他倒茶:“算计着时间阁老就要到了,所以提前泡了茶,听闻阁老原来最喜欢喝普洱,所以特意找了几饼已有几十年的熟茶。”

    沐昭桐摇了摇头:“喝白水就好,年纪大了,普洱喝了会睡的不踏实。”

    荀直连忙换了一个杯子为沐昭桐倒了热水,沐昭桐捧着被子暖手:“我只是没有想到,最后走到一起的居然是我和荀直先生。”

    荀直也没有想到过。

    曾经的他是那么的看不起沐昭桐,在他看来,沐昭桐是真的把一手好牌打的稀巴烂,可是当曹安青接触到荀直说了沐昭桐的计划之后,他站在沐昭桐的角度仔细思考了一下问题,才发现沐昭桐其实没有他想的那么不堪,已经被关在八部巷里风烛残年的老人,尚且能把太子控制的严严实实,怎么可能是个无用之人?

    “阁老。”

    荀直谦逊的问道:“阁老觉得太子还能坚持多久?”

    “看陛下的心情。”

    沐昭桐笑了笑:“你真的以为太子很重要?真的觉得咱们的皇帝陛下会把皇位传给他?”

    荀直一直以来都有这个疑问,所以垂首道:“请阁老赐教。”

    沐昭桐喝了一口水,这一路上的奔波倒是还好,这一月末的天气对他来说确实太难熬,老人最怕冷,对于寒冷的畏惧犹如死亡。

    一口水下去胸腹里都暖和了些,他缓了一口气后说道:“其实你也已经看得出来,陛下太过自负,他一直都在说太子是守成之才,将来把大宁交给太子他放心,可是大宁需要守成之才吗?并不需要,需要也不是现在,从大宁立国至今数百年来,哪位皇帝陛下不是开拓进取而是一味墨守成规?”

    荀直问:“那是二皇子?”

    “对。”

    沐昭桐点了点头:“如果没有二皇子之前,太子将来即位还有可能,有了二皇子之后太子即位已经没有一点儿希望,陛下那么做只是为了安朝臣之心,也是为了让太子心里踏实些,以陛下的年纪,再主掌大宁十几年不成问题,十几年后太子已经三十几岁了,而二皇子刚刚二十岁,也许,陛下就没打算让太子活到那个时候。”

    荀直脸色一变:“陛下的心怕是还没有那么狠,毕竟是他的亲生骨肉。”

    “话是这么说。”

    沐昭桐道:“你我也都知道陛下其实不是个心狠的,如果是的话皇后就不会作妖二十年,我也不会被关在八部巷里抄书,我们早就已经被陛下杀了才对,可是我们在做什么?我们在做的,不就是让陛下杀了太子吗?”

    荀直这才醒悟过来。

    “阁老,难道你费尽心思出来,只是为了杀一个太子?”

    “不。”

    沐昭桐放下水杯,沉默了好久之后才回答:“我费尽心思的出来,不是为了杀太子,只是为了让陛下难过,丧子之痛,陛下也应该尝尝味道。”

    对于荀直来说这是一件事,可对于沐昭桐来说这是两件事。

    荀直犹豫了一下后问道:“那阁老找我来,也是为了杀太子之事?”

    “也不是。”

    沐昭桐道:“以你之才,跟着太子做事实在太浪费,我找你来只是想把你拉出来,我虽然恨陛下,可不得不说陛下是大宁立国数百年来最强的皇帝,而我也没有造反之心,让我亲手去把大宁的根基挖掉一块我做不到,我是宁臣,再恨陛下,我也是宁臣。”

    荀直肃然:“多谢阁老。”

    “你以后还有机会,我现在把你从太子身边拉出来,你跟在我左右多学习一下,到十几年后你也没老到什么都做不了的年纪,况且,你离开太子之后我可设计让你接触到二皇子,只是你这张脸......”

    荀直苦笑摇头:“阁老费心了,可我已经没了回头路。”

    “唉......”

    沐昭桐叹了口气:“这件事以后再说,你先离开太子那边,跟着他,早晚必死。”

    荀直嗯了一声:“多谢阁老。”

    沐昭桐道起身:“我这老迈之躯实在有些扛不住了,先去睡一会儿,真是抱歉。”

    巡视连忙起身:“阁老去休息,我在这等阁老。”

    沐昭桐往里屋走了几步,回头:“有件事我一直不解,以你之才当初为什么要选择皇后?若你正正经经的入仕,已经二十年了,怕是早就进了内阁,最不济也是次辅了。”

    荀直怎么回答?

    回答说我进内阁也是被你压着,我想做的是首辅而不是次辅?

    他唯有苦笑。

    “荀直先生,你的目标应该放的低一些,如果当年能够低一些,不会是现在这样的境况。”

    沐昭桐说完这句话之后就进了里屋,剩下荀直一个人坐在客厅里发呆,他的遗憾在于,到了现在才知道自己当初有多好高骛远有多幼稚可笑,沐昭桐刚刚那一句话明显已经看破了他的心思,唯有真正接触过之后才明白自己心中的沐昭桐和真正的沐昭桐并不是一个人。

    他坐在那喝茶,一直喝到茶都没了味道。

    院子外边有人进来,是个小道人,看起来二十几岁年纪,进了门之后看了看荀直:“阁老呢?”

    荀直指了指里屋:“在休息。”

    “哦。”

    小道人自己坐下来,也不理会荀直,就那么坐着。

    看到这个小道人的时候荀直又想到了皇后,很多年很多年以前,听闻留王府里出了件大事,皇后盗走了珍妃的孩子,自此之后不再进道观而是改奉禅宗,每日诵经念佛,陛下因为这件事发过几次脾气,甚至让人砸过皇后的禅堂。

    陛下还说,道宗是大宁自家的,朕不护着谁护着?

    所以,谁会想到皇后的天字科在道观?

    她是那么那么厌恶道人啊,连皇帝都深信不疑。

    小手段,皇后没几个对手,她只是输在了大格局。

    这些荀直早就知道,也不止一次的说过,可当他知道天字科的人在长安道观里他才真正的体会到皇后的可怕,一个女人一旦发了狠,什么都做的出来。

    她用了二十几年的时间来诵经念佛,只为了掩护她的的天字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