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书快小说!

- 书快论坛

书快小说

第七百零二章 召集

作品:长宁帝军 | 分类:历史军事 | 作者:知白

    沈冷的车队在城门口停下来,守城的士兵看到了水师战兵的战服,可是也要盘查才能放行,陈冉将自己的铁牌摘下来递给城门口的校尉:“大将军可在府里?”

    那校尉看了看铁牌,肃立行礼:“见过将军,大将军在府里的,这是巡海水师的将军铁牌,将军是?”

    “陈冉,沈将军的亲兵队正。”

    陈冉把铁牌拿回来,沈冷和茶爷也已经下车,沈冷将自己的铁牌递给校尉,那校尉看过之后有些懵:“真的是沈将军回来了?”

    “回来了。”

    沈冷拍了拍那校尉的肩膀:“步行进去吧,看看这地方,要在这生活一段时间了。”

    就在这时候一辆马车从远处过来,在路边停下,两个亲兵打开车门,扶着庄雍从马车上下来,当沈冷看到庄雍的那一刻就愣住了,不知道为什么的愣住了,一瞬间,脑子里庄雍的形象和面前这个看起来有几分苍老的男人竟是无法重合在一起。

    那时候在南平江水师大营里的庄雍,犹如饱学大儒一般的气度,风度翩翩,那时候的他是军中第一儒将,而如今,身材瘦削,颧骨稍显吐出,两鬓斑白。

    上一次见到庄雍的时候他还没有康复,沈冷以为过去这么久了,再见到庄雍的时候他应该已经恢复了往日的风采,然而这一刻,沈冷的心里好像被刀子割了一下。

    就是这个男人,待他视如己出,这个男人曾在北疆创造了以几千兵力硬生生拖住黑武数十万大军的神话,回到长安是潜心读书不争不抢的文雅君子,重新出山之后就一手打造出来大宁如今百战百胜的水师,也是他靠一己之力稳定海外三地......还是他,如英雄垂暮一样被人轻视,那些年青一代的水师将领们更崇拜作风狠厉激进的海沙,对他已经失去了往日的敬畏。

    沈冷缓缓吐出一口气,就是这个老人,正在面临前所未有的困局。

    少年人无助是伤神,老年人无助是伤心。

    伤神可补,伤心难补。

    “我回来了。”

    沈冷举起手摇了摇。

    庄雍也举起手摇了摇,笑起来,脸上便有了光彩。

    沈冷走到庄雍身前上上下下的打量着,然后撇嘴:“是不是纳妾了?”

    庄雍也撇嘴:“我都什么年纪了!”

    沈冷:“如果不是被人采阳补阴太狠了,怎么会瘦成这样。”

    庄雍:“还有没有对长辈最起码的尊重。”

    沈冷笑了笑,走到庄雍身边压低声音说道:“有件事就不和你商量了。”

    庄雍:“什么?”

    沈冷后撤一步,单膝跪倒:“属下沈冷,拜见大将军。”

    沈冷身后所有亲兵全部整齐拜倒:“拜见大将军。”

    长街上那么多人看着,这一幕似乎合情合理,又似乎是在预示着什么。

    这是沈冷的态度。

    庄雍一怔,看着跪倒在自己面前的沈冷,手都在微微发颤,许久之后他缓缓的吐出一口气,伸手将沈冷扶起来:“竟搞这些虚的,别跟我说从大宁过来没给我带礼物。”

    沈冷:“带礼物了还跪?”

    庄雍把手松开:“那就跪着吧。”

    沈冷哈哈大笑:“礼物倒是带了些,不过都是给夫人和若容姑娘的。”

    庄雍扶着沈冷起来,看着面前这个年轻人,忽然间把他抱住,手在沈冷的后背上拍了拍:“回来了就好。”

    沈冷嗯了一声:“回来了就好。”

    大将军府。

    沈冷看了一眼从外边快步进来的沈先生,那嘴撇的比见到庄雍的时候还高,沈先生一进门就看到茶儿和沈冷都在瞪自己,下意识的又退出去了,然后想了想不对劲,怎么好像自己才是小辈儿似的......

    “还知道回来?!”

    沈冷哼了一声。

    沈先生:“啊?”

    茶爷:“身边没人管你了是吧,很放肆啊。”

    沈先生:“啊?”

    沈先生心说我可是从去贤城半路得到你们快到了的消息然后马不停蹄赶回来的,你们就是这样的态度?他本是要去贤城见海沙,出南屏城走了快百里被天机票号的人追上说是沈冷和茶儿姑娘已经快到了,他又连忙赶回来。

    沈先生小心翼翼的走进客厅,看了看庄雍身边那个空位子,硬是没敢直接坐过去。

    茶爷咳嗽了几声:“先生看起来脸色倒是比在长安的时候好了不少,若早知道和大将军见见面会有这奇效,应该早些让你来的。”

    沈冷小声说道:“我就说,是采阳补阴......”

    庄雍怒视。

    沈冷低头。

    茶爷想笑,想了想这么黄暴的笑话自己还是应该装作听不懂才对,于是抿着嘴忍着,忍了几息之后忽然就哈哈大笑起来,笑的喘不过来气。

    沈先生:“请给养育之恩一些面子好不好?”

    茶爷:“对不起......哈哈哈哈哈。”

    沈冷叹道:“先生都有了些肚子了,这日子看来真的滋润

    ,大将军看起来瘦的一阵风都能吹倒,两个人年纪都这么大了,要节制。”

    庄雍怒视。

    沈冷低头。

    沈先生过去在沈冷脑袋上敲了一下:“是不是连家法都没了?”

    茶爷:“咳咳......什么时候有过。”

    沈先生道看了看庄雍的脸色,又看了看沈冷和茶爷的笑容,试探着问了一句:“是不是没有陛下的旨意?”

    沈冷脸色肃然起来:“陛下的旨意是有的,有句话让我带过来问问你和大将军,还有一份明旨......陛下说,庄雍,沈小松,你们不要太过分。”

    庄雍和沈先生的脸色同时一变。

    沈冷道:“就这一句。”

    庄雍和沈先生对视了一眼,两个人都沉默下来。

    沈冷取出那份圣旨:“这是陛下的旨意。”

    他递给庄雍:“陛下本来是要把你召回长安,将水师交给海沙掌管,可是后来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变了主意,其实这是第二份旨意,第一份被追回去了,陛下说让你就好好的守着求立。”

    庄雍低着头,眼圈微微发红。

    沈冷走到庄雍面前:“辛苦不辛苦?”

    庄雍摇头不语。

    沈冷又走到沈先生面前:“累不累?”

    沈先生也不说话。

    沈冷缓了一口气后说道:“我知道你们有事瞒着我,我不问,我就臊着你们,看你们心里别扭不别扭......不过有件事我通知你们俩一声,不是请求也不是商量,是通知,我回来了,所以有些事我来解决,至于我怎么解决你们不能管。”

    庄雍猛的抬起头看向沈冷:“你打算做什么?”

    沈冷耸了耸肩膀:“求立这边的风气很不好,我还是第一次在大宁战兵队伍里看到了不和睦的这么明显,以往也有,可那是彼此之间的不服气,竞争是在战场上看谁更优秀,这里不一样了,味道让人有些恶心......也许是因为求立这个地方本就恶心,所以环境改变了人,我试着去扳一下,能不能扳回来看天意,尽人事交给我。”

    庄雍:“你不要和海沙将军闹出来不愉快。”

    “应该也不会特别愉快。”

    沈冷道:“有件事得大将军帮忙。”

    “什么事?”

    “下令召集海沙所部五品以上所有将军到南屏城来,大将军麾下所有五品以上将军也都回来,有个人品级不够但也得来,仰明县校尉娄虎。”

    沈先生和庄雍对视了一眼,两个人的眼神里都是深深的担忧。

    沈冷走到两个人中间,左手放在沈先生肩膀上,右手放在庄雍肩膀上:“孩子大了就得断奶,你们不能一个劲儿的把奶往我嘴里灌,含胸茹苦的,再说你们都那么老了奶不甜了啊......”

    茶爷扭头,撇嘴。

    沈冷道:“羔羊反哺乌鸦跪乳,是这么说吗?”

    沈先生:“你出去。”

    庄雍:“煽情煽的真烂啊。”

    沈冷:“嘿嘿......羔羊反哺那画面也挺不好想出来的,羔羊跪乳乌鸦反哺说起来有些矫情啊......可是矫情就矫情吧,我不喝奶了,以后我给你们找奶喝。”

    他还挑了挑眉。

    沈先生:“恶心!”

    庄雍:“特别恶心。”

    “下令吧。”

    沈冷笑着走到一边:“尽快把人都召集回来,我在求立最多停一年,还得去北疆和黑武人真刀真仓的打,一年要做的事很多啊,哪里有那么多时间忍着兄弟相轻?召集他们回来是为宣旨,也为解决,说好了,这件事我说怎么办就怎么办。”

    庄雍叹道:“战兵之间,不能有矛盾,不可有纷争,你别太过激。”

    沈冷:“知道知道,我饿了,走了一路早就饥肠辘辘,有饭没有?”

    庄雍和沈先生同时抬手指了指外边:“厨房在那边。”

    沈冷:“......”

    七日后,贤城。

    海沙将军看了看大将军庄雍的亲笔信眉头微皱:“这个时候突然召集所有五品以上将军回南屏城议事,估计着是陛下有旨意到了。”

    娄虎哼了一声:“还不是要让所有人都看看他得意样子,有了陛下旨意他就不用回长安,这地方依然他说了算。”

    啪!

    娄虎的脸上被海沙抽了一个耳光,娄虎吓得脸色发白,看向海沙的时候,第一次在海沙脸上看到了失望之极的表情和发自内心的愤怒。

    “战兵都是兄弟。”

    海沙看向娄虎:“不要让我亲手杀了你。”

    娄虎眼神闪烁了一下,低头。

    海沙扫向手下众将:“随我回南屏城之前我只说一句,以前说过,可你们没在意......大将军是谁?是海外三地的诸军统帅,我若是再从任何一个人嘴里听到对大将军不敬之言,我亲手剁了你们,我海沙身边容不得小人。”

    他大步离开大帐:“我不希望我海沙的名声,是毁在你们这些我视为兄弟的人手里。”

    大帐中,所有人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