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书快小说!

- 书快论坛

书快小说

第七百一十章 箭开地狱门

作品:长宁帝军 | 分类:历史军事 | 作者:知白

    “稳住!”

    沈冷喊了一声,嗓音已经稍显沙哑。

    他和另外两名亲兵举着一人多长的大盾为其他六个人遮挡住羽箭,从高空覆盖下来的箭打在盾牌上发出噼噼啪啪的声音,大盾厚重,寻常人根本举不了多长时间,沈冷的亲兵本就是精锐之中的精锐,擎盾者又是在这其中挑选出来的精锐,他们靠着那一面盾把死神隔绝在外。

    羽箭落下的声音连绵不尽,半蹲着的沈冷往四周看了看,盾阵周围的沙滩上很快就插了一层白羽,箭簇****沙子里的声音和刀刃摩擦在骨骼上的声音竟是如此的近似。

    羽箭根本就没有停下来的意思,沈冷伸手往前指了指,九个人在三面大盾的掩护下开始往沙滩最里边靠近,崖壁近乎垂直,立于崖壁之下羽箭的威胁就会小很多。

    可是这样站着显然也没有什么意义。

    海岸那边,杜伟志举着千里眼,领兵多年的他都紧张的难以稳住双手,握着千里眼的手都在微微发颤。

    上去的是一位三品将军,如果出事的话那将是大宁对求立战争以来损失的最高级别的将来,更主要的是那个年轻人是陛下在乎的人,一旦沈冷因为自己的莽撞而出事,陛下的怒火就是暴雨雷霆。

    一旦沈冷在东窑岛这边出了事的话,别说他,就算是庄雍可能都承受不住来自于陛下的压力。

    “让咱们的船上去。”

    杜伟志回头朝着副将喊了一声:“吹角,带人上去。”

    号角声呜呜的响了起来,从伏波战船上放下去的蜈蚣快船开始朝着出海口方向聚集。

    杜伟志感觉自己从来都没有如此紧张过,比他自己带兵上去还要紧张。

    “现在的年轻人都这么猛的?”

    他自言自语的说了一句。

    然后他才发现,刚刚看到的沈冷并不猛,接下来看到的沈冷才是真的猛。

    贴靠在崖壁下边,羽箭不能覆盖,沈冷将盾牌打开一条缝隙往外看了看,求立人的弓箭手防御分成三个层次,靠左侧的山坡坡度相对来说比较缓,从沙滩往左侧冲击,大概有八十步左右距离,如果是平地,对于大宁战兵来说根本不算什么,尤其是沈冷手下的兵,每天加练,这八十步需要多久?可这八十步是在敌人羽箭覆盖之下,况且很难攀爬。

    第二层次的防御在之上大概同样距离,右侧陡坡上的求立人弓箭手可以支援左侧,也就是说一旦冲上去的话身前身后都是羽箭。

    “我在前边。”

    沈冷喊了一声,然后朝着左侧的陡坡冲了过去,他举着大盾在前,其他人紧随其后。

    山坡上的阮宰西看到那区区九个宁军战兵就想冲上来,感觉自己被侮辱了一样。

    “攒射!”

    阮宰西一声暴喝:“把他们给我射死!”

    羽箭密集到如同形成了一个拳头,沈冷顶着盾牌向上,一步一步往上走,羽箭已经在盾牌表面形成了一丛密集的野草似的,每一步向前都顶着巨大的压力。

    “推石头下去!”

    守在第一层防御工事后边求立将军孙光明喊了一声,士兵们从旁边将直径能有两尺多的石头推过来,随着他们一声咆哮,石头从山坡上滚落下来,这个坡度,石头砸中人就必死无疑。

    眼看着石头就要落下,沈冷深吸一口气,双臂上的肌肉骤然绷紧,那一瞬间,衣袖啪的一声裂开。

    沈冷将盾牌往陡坡上砰地一声戳下去,盾牌角度倾斜,石头重重的砸在盾牌上,沈冷的双脚猛的下沉,在撞击的那一瞬间,沈冷的双臂似乎又粗了一圈。

    石头砸在盾牌上停顿了片刻又顺着盾牌的角度往一边滚出去,沈冷侧头从盾牌旁边看了看,距离那层防御工事还有差不多一半远。

    “上了!”

    沈冷突然加快脚步,后边的八名战兵也同时加快脚步跟了上去。

    第二块石头滚落下来,沈冷再次用盾牌将石头挡开,此时距离第一层防御工事已经没有几步远,顶着盾牌回头看了看后边跟着上来的士兵,有他开路还有两面大盾挡着,后边的八个人竟是一点伤都没守。

    沈冷将大盾举起来轮了半圈,守在上边的求立士兵眼看着沈冷要把大盾扔过来一个个连忙爬伏在挖出来的壕沟里,可是他们却没有想到的是扔过来的不是大盾,而是沈冷自己。

    黑武剑门的****。

    黑武帝国剑门的人善用阔剑,剑宽足有一尺,极为沉重,寻常人无法舞动,剑门的剑法专门配合这种大剑使用,与人交手的时候,可以人力运剑,也可借助剑舞动所致的惯性带动人,沈冷就是借用了黑武剑门的这种运力方法,看似是要把大盾砸过去,可是轮了半圈之后却把自己扔了出去。

    等上面的求立人反应过来已经晚了,沈冷的黑线刀在手。

    刀若匹练。

    黑线刀落下,犹如炸开了一道黑色闪电,闪电一扫而过,最靠近沈冷的三个求立士兵同时被切掉了脑袋,血如瀑布一样喷涌出来,沈冷在血雨之中穿过。

    一个求立士兵挥舞弯刀砍向沈冷,沈冷的黑线刀迎过去,先断弯刀再断人头。

    连斩四五人之后,后边的八个亲兵也冲了上来,他们在沈冷侧翼支援,九个人犹如一把锋利的长刀狠狠的戳进敌人的小腹里一样,这一层防御的求立士兵有近百人,可大部分都是弓箭手,扔掉弓箭再抽刀想抵抗哪里还来得及,沈冷带着九个人犹如风卷残云般向前,九个人,状若九头疯虎。

    海岸那边,杜伟志用千里眼看着那一幕,嘴巴不由自主的逐渐长大。

    “九个人?就这么杀上去了?”

    他也曾带人一次一次猛攻,可是敌人从山坡上滚落下来的石头根本挡不住,此时看到沈冷只带着八个人上去却杀入求立防御阵地,这种震撼让杜伟志觉得自己眼睛一定出了问题,他甚至想着是不是自己出现了幻觉?

    然后才恍然。

    他下令猛攻的时候,队伍依然保持着阵型向前,大宁的兵阵历来都是致胜的绝招,可在那种地形下,保持兵阵向前根本就没办法躲开滚石,每一次冲锋都至少聚集百人才能向上,那个展开面上,百人都显得很密集了,而沈冷他们一共才九个人,敌人的滚石可以避开,而沈冷之所以选择硬生生扛住石头第一是为了保护身后的士兵第二是在给求立人施压。

    杜伟志咽了一口吐沫,眼睛依然死死的盯着山坡那边。

    “压下去!”

    阮宰西大声喊着:“只有那么几个人,你们在干什么,给我把人压下去!”

    连他自己都没有察觉,声音竟是如此沙哑。

    沈冷一刀落下,迎面而来的求立人被劈开了脑壳,刀从头顶砍落,劈开了头盔,从侧脸切开,小半个脑袋滑落下来,鲜红色的血液和白色的脑浆子混合在一块,那小半个脑袋就先是一块被泥石流从山顶冲下来的石头似的,啪的一声掉在地上。

    然后被踩了一脚,眼睛被挤出了眼眶。

    “将军!”

    沈冷的亲兵喊了一声:“第二艘船上来了。”

    “给弟兄们把路杀出来。”

    沈冷一刀将身前求立人脖子扫开,喷洒出来的血液依然温热,血雾呼在沈冷脸上身上,他哪里还顾得上这些,一把刀在前犹如沸汤泼雪一般往前开路而行,壕沟里的求立人一开始还敢反抗,后来干脆就是跳出去往别的地方逃窜,从沈冷带人杀上来到控制第一层防御的时间短的令人震撼。

    “箭!”

    沈冷喊了一声。

    跟着沈冷杀上来的八个人是沈冷亲兵营之中的精锐,这八个人就算是放在整个大宁战兵队伍里也可称之为顶尖士兵,在沈冷一声令下之后,他们迅速的转用连弩清理壕沟里残余的敌人。

    在沈冷喊出一声箭字之后,他们却没有立刻朝着右侧山坡上的求立人还击,清理了壕沟里的残敌之后爬出壕沟继续往山坡上冲,不断拉开和右侧求立人的距离。

    “够了。”

    沈冷将背后挂着的硬弓摘下来,那是一张特制的铁胎弓,寻常壮汉连这张弓都拉不开,除了沈冷之外,其他八个人背后挂着的也是至少两石半的硬弓,身后求立人的羽箭落在不远处,那已经是求立人弓箭射成的极限,而上来的这九个人是什么力气?

    沈冷在进攻之前就已经将地形观察的极为仔细,甚至每一步的落脚点都经过推敲,杜伟志以为他是鲁莽,可沈冷从军至今的每一次厮杀都不是鲁莽而为。

    此时此刻的这个落脚点是沈冷早就想到了的,站在这个位置,靠右的求立人羽箭射不到,上面的敌人又被凸起的岩石遮挡,也射不到。

    “让他们尝尝滋味。”

    沈冷将硬弓拉开,羽箭搭在弓弦上。

    嗡的一声,那可能是这一息最美妙的声音。

    羽箭划破长空,右侧一名求立弓箭手应声倒地,箭从他的眼窝里射进去又从后脑穿出来,这一箭爆头,让求立人吓得一片惊呼。

    九个人,九张弓。

    箭出如流星,开地狱之门。

    ......

    ......

    【昨天更新的章节有一处错误,杜伟志应该是四品将军而不是三品,已经修改。】

    【祝大家五一假期快乐。】

    【家里在装修,好烦躁,我如此温文尔雅谦良友善的一个彪形大斯文人也会被气的血气翻涌,各种气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