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书快小说!

- 书快论坛

书快小说

第七百一十九章 顿悟

作品:长宁帝军 | 分类:历史军事 | 作者:知白

    五千战兵队伍就这样离开了圣徒城,好像一场浩荡之风,来时犹如龙卷,似乎可荡平城池,走的时候卷地而去,大地震颤,人人动容,老僧站在那凉亭里看着队伍远去,迟迟没有离开,眼神里竟是出现了几分茫然。

    陈冉跟在沈冷一侧,看着不争气的战马抬手在它脑袋上拍了一下:“连条狗都跑不过!”

    沈冷:“呵呵。”

    陈冉道:“你去见那老和尚是为什么?”

    沈冷:“没什么,吓唬他。”

    “吓唬住了吗?”

    “不知道。”

    沈冷道:“有些人不会被吓住,未必是天生的胆量,也可能是后天修行来的正气,大和尚是个慈悲的,大慈悲和小慈悲都是慈悲,他应该知道有些事拦不住。强行拦了就是不慈悲。”

    陈冉嗯了一声:“原来他真的是日郎国的老皇帝,好好的皇帝不做为什么跑到求立来做和尚?”

    沈冷道:“我们和他信仰不同,所以不理解也正常。”

    陈冉道:“我猜着可能是和女人有关。”

    沈冷:“你脑子里又补出来一段凄美的爱情故事吗?”

    “怎么会是凄美的爱情故事,凄倒是凄,我想的并不美。”

    “何解?”

    “你想啊,大和尚原来是皇帝,皇帝有三宫六院七十二嫔妃,后来他年纪大了力不从心,可能是怕了吧。”

    沈冷:“滚……”

    陈冉挠了挠头发:“这次出门你不带我大哥,是不是因为敌众我寡?”

    沈冷:“不是,把你大哥留在南屏城是想让她看着沈先生,沈先生自从重伤之后心态有些变化,他不能再动武,所以就会更加不遗余力的想去通过别的方式保护我们,也算是入魔……先生半生奔波劳累,我和茶爷只想让他多歇歇,他只想着为我们多做一些什么,茶爷留在南屏城也好,多开导。”

    陈冉想了想茶爷开导人的样子:“先生真辛苦。”

    沈冷噗嗤一声笑了:“我是个不太会交流的人,茶爷比我还强呢。”

    陈冉道:“希望先生可以回长安,回长安,陛下能看着他,陛下也放心,先生在长安也住的习惯,还有那么多老朋友在,其实按理说大将军也该回长安才对,求立这边劳心费力修养不好,可是他若真的回了长安……”

    陈冉看向沈冷:“陛下会不会把你按在这?”

    沈冷一怔。

    陈冉只是一句无心之谈,可是却让他突然间想了许多,他这次来求立之前陛下让他传话给庄雍和沈先生,下令庄雍和沈先生立刻返回长安,陛下倒是也说了北疆之战沈冷也是要去的,可陛下又怎么可能会明说为了你好你还是应该留在求立,陛下心中也许应是摇摆不定,在把他按在求立和调回长安之间犹豫。

    如果把他按在求立,长安城里便少了许多是非,他小小年纪便位极人臣,也是莫大荣耀,可是远在求立,也就远离了大宁权力中心。

    有那么一个瞬间,也许陛下真的想过这样,就让他在求立这边过一辈子吧,也算是与世无争。

    陈冉看沈冷发呆,笑了笑道:“我就是顺口胡诌的,你是不是又胡思乱想了什么?”

    沈冷摇头:“没……只是想着,也许大将军和先生想的不一样。”

    沈先生想的沈冷不敢去深思,可庄雍想的,也许正是陛下想的,庄雍看似在配合沈先生,却在用一种比较柔和的方式保护沈冷,庄雍那般老成持重的人又怎么可能想不到,他配合沈先生,陛下必然生气把他调回去,他调回去,那更合适在求立的真的不是海沙而是沈冷。

    庄雍所念,是让沈冷留在求立踏踏实实做一个封疆大吏。

    因为陈冉一句无心之言沈冷想到了很多,心里升起一阵阵暖意,下意识的嘀咕了一句:“这两只老母鸡……”

    陈冉:“两只老母鸡?”

    沈冷笑道:“你现在听到一个母字都两眼放光了吗?”

    陈冉:“瞎说,我是那样的人吗,明明是那个鸡字……”

    沈冷:“……”

    陈冉又想起沈冷和那个大和尚聊天时候说的话:“大和尚真的会让城中八千求立残兵放下兵器?”

    沈冷摇头:“大和尚怕是也做不到,那些残兵败将逃到圣徒城是因为他们觉得圣徒城是他们的依靠,大和尚是他们的依靠,在圣徒城里大和尚身边他们有安全感,可大和尚若是开口让他们放下兵器投降,对他们来说圣徒城也好大和尚也好,就没了安全感,唯一还能带给他们安全感的就只剩下手里的刀,看大和尚如何做吧,我已经表达了我的善意,我在圣徒城外坐了半天一夜,大和尚找我谈了谈我就走了,圣徒城里的人会以为是大和尚把我劝走的,我送他一场人情,希望他将来能还我一场人情。”

    陈冉又挠了挠头发:“你们当将军的都这么多弯弯绕?”

    沈冷:“你特么的也是将军了。”

    陈冉:“呃?”

    南屏城。

    茶爷在后园练剑,沈先生坐在一边品茶,看着茶爷的剑法他有些恍惚,自己真的已经很久很久没有沉下心来,很久没有看过茶爷练剑,很久没有看过沈冷练字……算了,练字不看也罢。

    那时候对茶爷如此苛刻,一把木剑茶爷背了好多年,他说什么时候练剑刺环可千刺千中才给她一把真的剑,直到茶爷剑法小成,他才去寻楚剑怜硬是给茶爷讹来一把破甲,说冷子苦,其实茶爷何尝不苦?

    楚先生的剑法适合茶爷,飘逸轻灵,而他教给茶爷的是直接了当甚至可以说狠厉。

    因为他不知道那些年自己会不会死于非命,所以拼了命的让茶爷尽快能做到自己保护自己,现在皇后死了,大敌已灭,可是自己却好像变了一个人,正在一点点变成皇后的样子。

    想到这的时候沈先生把自己吓了一跳。

    我?

    正在变成皇后的样子?

    一瞬间,沈先生的额头就冒出来一层冷汗。

    他看着茶爷,又想到沈冷,两个小的只是不说,可他们又怎么可能不担心?

    沈先生握着茶杯的手都在发颤,脸色也越发的白了下来。

    茶爷回头看了沈先生一眼顿时心里一惊,一掠过来:“先生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沈先生摇了摇头:“只是突然之间悟到了一些事。”

    茶爷伸手捏住沈先生的手腕,沈先生医术超绝,她虽然对医术没有什么兴趣,可耳濡目染自然也学了不少,为沈先生把脉之后松了口气。

    沈先生看了她一眼:“你从小不爱学医,我想教你,你只是逃避,说什么也不肯多看两眼医书,便是包扎伤口也包出个蝴蝶结来,现在给我把脉倒是把出来个什么?”

    茶爷:“不像是喜脉。”

    沈先生:“……”

    茶爷在沈先生身边坐下来:“前些日子和先生聊的时候是我说的太重了,先生别往心里去,我只是心里着急……先生和陛下之间的感情那么深厚,若因为我们两个伤了这感情,我和冷子都会觉得心里难过。”

    沈先生笑了笑,抬起手在茶爷额头上揉了揉:“是我错了,刚才正是醒悟到我错了所以才把自己吓了一跳,我一直觉得我做的事不可能错,一个想保护自家孩子的老人又怎么可能会做错什么?可却忘了,皇后八成也是这样想的,我一边在骂着皇后一边做着她曾经做过的事,却还心安理得。”

    沈先生看了茶爷一眼:“不做了,回长安。”

    茶爷:“回去也好,若是先生觉得一个人回去无聊,我陪先生回去。”

    “你怎么回去?是陛下让你来的。”

    茶爷道:“先生怎么还没想到?陛下让我来真的只是陪着冷子征战?陛下应该不希望我在冷子身边影响他带兵打仗,陛下让我来,多半是想让我和先生说说……若是先生肯回长安去了,陛下还会在意我是不是也回去了?陛下说让继儿和宁儿在珍妃娘娘那边生活两年,何尝不是在警告我?”

    沈先生叹道:“也难为你们了,又不好对我明说。”

    茶爷:“没事,谁家还没有个不好带的老人。”

    沈先生:“……”

    沈先生沉默了一会儿后说道:“你说的应该就是陛下的心思,陛下善待我,哪怕我犯了大错也没处置,而是借着敲打你们两个小家伙来敲打我,总想着保护你们,到头来却差一点连累了你们……不过你暂时不回去也好,两年之期倒也不算长,两个孩子在珍妃宫里也不会委屈了,你若是和我一道回去,难免会被人说闲话,若是再有多事之人参奏两本,陛下也不能装作视而不见。”

    “我知道。”

    茶爷抬起头看了看天空:“就是想那个两个小家伙了。”

    沈先生:“你好好想,每日多想想他们两个的样子,睡着了没准就梦到了呢?我不一样,我要回去抱着他们玩儿了。”

    茶爷:“……”

    沈先生看了茶爷一眼:“有件事你想过没有?为什么我觉得珍妃娘娘对沈冷的态度有些不太对劲?”

    茶爷:“怎么了?”

    沈先生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怎么了,也许是一种错觉,有些时候我看珍妃娘娘看沈冷的眼神里不像是亲近,更像是……疑惑?又或者是自责?”

    再一想,珍妃娘娘有疑惑有自责难道不对吗?

    “算了,不想这个。”

    沈先生道:“跟我出门走走,我回去总不能两手空空,给那两个小家伙买回去一些好玩的。”

    茶爷笑起来:“好嘞。”

    沈先生:“记得带钱。”

    茶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