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书快小说!

- 书快论坛

书快小说

第七百三十一章 我们会更快

作品:长宁帝军 | 分类:历史军事 | 作者:知白

    沈冷坐在高坡上看着远处战场,这样的战争已经没有必要他亲自带人上去,那些日郎人已经被吓破了胆子,他们的抵抗对他们自己来说是煎熬对宁军来说是游戏,况且这一战的目的也仅仅是把日郎人本就吓破的胆子再吓的更破一些。

    坐在这可以远远的看到战场,大宁的战兵正在按照他们习惯的节奏推进,日郎人的防线被压到了海边,很多人都被挤到沙滩上,沈冷举起千里眼看了看,日郎人那边有不少白旗在挥舞。

    投降一码事,允许不允许投降是另外一码事。

    他往后一仰躺在草坡上看着天空,有一只海鸥飞到了这边,也许它认为沈冷是一大块好吃的食物,也许认为沈冷是一具尸体,尸体和好吃的食物也许并不矛盾,海鸥俯冲下来直奔沈冷的眼睛,它没有看起来那么可爱,它很凶。

    在海鸥的尖嘴啄向沈冷眼睛的那一瞬间,沈冷一抬手抓住了海鸥的脑袋然后往旁边一戳,噗的一声把海鸥的嘴巴****泥土里,海鸥挣扎着要飞起来,它拔出嘴沈冷就再插回去,那么大的一只鸟儿仿佛被他控在了手心里似的,玩够了的沈冷松开手,海鸥飞走,啪嗒一声在他臂甲上拉了一滩鸟屎。

    沈冷皱眉,在旁边草地上把鸟屎蹭了蹭:“权当你是吓拉了。”

    陈冉从远处跑过来,气喘吁吁:“差不多了。”

    沈冷嗯了一声:“吹角收兵。”

    站在不远处的亲兵随即吹响号角,角声响起并不代表只是进攻,不同的节奏长短音代表着不同的意思,当号角声响起来之后不久,正在施压的大宁战兵开始有秩序的往后撤,而此时十几万日郎人被挤压的几乎没有了生存空间,宁军突然撤离之后他们全都松了一口气。

    阵列外围倒在地上的尸体密密麻麻,让这风景秀美的海滨成了修罗场。

    沈冷枕着自己的胳膊依然看着天空,那辽远让人心境都变得开阔起来,可是这种享受并没有持续多久,因为刚刚逃走的那只海鸥居然懂得喊鸟儿来,这种行为在江湖上有多重说法,比如说喊人来,摇人来,一支穿云箭千军万马来相见......鸟儿还会摇鸟儿沈冷也是第一次见。

    何必跟一群鸟中海盗一般见识。

    沈冷爬起来跑了,那几只海鸥在半空之中得意的盘旋。

    回到高坡下边的营地,沈冷刚坐下,海沙从军帐外走进来:“日郎国已经派人过来了,你要不要见见?”

    沈冷摇头:“没有什么意思。”

    海沙笑了笑:“我也觉得没什么意思,所以直接告诉他们,列队离开他们的营地,把所有兵器都交出来,不只是兵器,皮甲,皮带,头盔,护肘这些东西全都交出来,然后等着我们的人给他们安排地方,十几万俘虏,清点起来都麻烦。”

    沈冷笑道:“何必清点。”

    海沙在沈冷对面坐下来:“你去见过那个叫罗珊的人了?”

    “还没。”

    沈冷用手绢擦了擦臂甲,海沙笑道:“你是真爱干净,我的那甲胄满是血迹也懒得擦了。”

    沈冷:“屎呢?”

    海沙用你刚刚经历了什么的眼神看着沈冷,沈冷解释道:“鸟儿的,鸟儿。”

    海沙:“谁是鸟儿?”

    沈冷:“......”

    就在这时候门外有人快步闯进来,亲兵没有阻拦是因为沈冷吩咐过,如果这个人来的话直接放进来就是了,虽然没有人拦着,可进来的人脸上是一种赴死般的决绝和愤怒。

    “你为什么还要进攻!”

    罗珊冲进来之后朝着沈冷喊了一声。

    沈冷看了她一眼,懒得回答。

    罗珊大声质问:“沈将军你很清楚,战争不是我们日郎人的本意,他们也是被伽洛克略胁迫才会进攻你们的城池,那不是他们自己想要去的,他们在进攻的时候已经付出代价了,你们已经击败了他们一次,他们已经要撤走,为什么还要追着不放?”

    海沙看了沈冷一眼:“这种人是怎么做到大丞相的?”

    沈冷:“可能算是一群脑子里有病的人之中病情比较轻的那个。”

    罗珊越发恼火起来:“你可以羞辱我,但不能羞辱那些日郎国士兵,他们也是奉命行事!”

    沈冷:“唔......如果他们赢了呢?”

    罗珊一怔。

    沈冷语气平淡的说道:“我没有在和你们日郎人玩过家家,大宁的军人不会玩过家家,如果你不知道是什么战争不知道什么是战场,那是你的无知,从你们的军队踏上这片土地的第一步开始,这就是侵略,是对我大宁的进攻,你还固执的认为只是过来逛逛?”

    罗珊:“这片土地原本也不属于大宁!”

    沈冷:“是啊,是我们侵略了这里,然后我们占领了这里。”

    罗珊一时之间无言以对。

    “窕人也反抗过,只是他们反抗失败了。”

    沈冷站起来走到罗珊的面前,近距离的看着罗珊的眼睛:“如果大宁的军队踏上日郎国的土地,你们会不会反抗?大宁的军队不用被人怂恿也不会被人胁迫,你们日郎人围攻须臾县,我们也围攻你们的一座城池,那时候你还会认为,战争是可以说停就停的吗?”

    罗珊一怔:“你......你什么意思?”

    沈冷走回到椅子那边坐下来:“大宁从来都不会被人打了不还手,倒是大宁打人的时候不喜欢被打的还手,你们打过来,我们自然会打过去,大营外面那十三万左右的俘虏是我有好生之德,就好像你们信奉的禅宗讲的那样,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我没下令杀死所有俘虏,那浮屠得多少级?一刀没落就满级了吧?有满级的说法吗?”

    罗珊:“你,你不能这样,你们不能进攻日郎。”

    “你们可以,为什么我不可以?”

    沈冷道:“因为你们有借口?就是那个特别的烂的借口,日郎兴兵二十万攻入大宁的疆域之内,你们说是为了接回在求立圣徒城里的大和尚,这借口都行的话,我们为什么不能进攻日郎国?”

    罗珊张了张嘴,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她只有绝望和愤怒。

    她怒视着沈冷,似乎一下子认清了这个魔鬼的真面目。

    “别用受害者的眼神看我,你不是。”

    沈冷道:“我不想多杀人也不是觉得你们日郎人是受害者是值得可怜同情的人,我留着外面十三万俘虏不杀是想和你们日郎人谈

    条件,现在不妨先告诉你,我会带着大宁战兵乘坐你们日郎国的战船过去,你们海岸的船港看到日郎国的战旗应该不会有什么防备吧?我问过了俘虏,从你们的海港杀进去,不到二十里就有一座规模很大的城,人口据说有十几二十万万,你们在须臾县杀我数百战兵,我杀你几十万人都不够。”

    “你是个魔鬼!”

    罗珊眼睛血红血红的:“我还傻乎乎的以为你是可以信任的人,我们的人被伽洛克略耍了,我们的陛下死了,我们的国家即将遭受安息人的侵略,我本以为你是可以依靠......”

    “你以为的错了。”

    沈冷打断了罗珊的话:“你的话幼稚的像个三岁孩子,如果真的是小孩子这么以为不可笑,而你是一国之丞相,你居然认为你们的敌人可以信任?我不是你们的依靠,你别再说这么可笑的话了行不行?”

    罗珊的眼睛有眼泪滑落:“果然,大宁也是狼。”

    “你说过,大宁是雄狮。”

    沈冷道:“现在有个不用死人的条件跟你说,你回去考虑一下,我会带着你和你的随从一起去日郎国,我甚至还可以把找到的你们日郎国皇帝的尸体保存好一并运送过去,不过......在这之前我先帮你理解一下什么是战争。”

    沈冷看着罗珊的眼睛,那是一双哭红了的女人的眼睛,可沈冷并不在意。

    “战争的开始是因为欲望,各种各样的欲望,如果归结于欲望的话那么战争的起因就会变得单纯,只这一种,可是战争的结局有两种,无论胜者还是败者都有两种结局,一种是代价,一种是收获。”

    罗珊深吸一口气:“你想要什么?”

    沈冷道:“突然就聪明了?”

    罗珊又问:“你想要什么?”

    “日郎国是海运大国,我要五百条海船。”

    罗珊沉默片刻,点头:“我答应你。”

    沈冷道:“用金银,粮食,布匹,皮革,武器把这五百条海船装满。”

    罗珊的眼睛猛的睁大:“你这是在抢劫!”

    “不是。”

    沈冷摇头:“你可以觉得这是在勒索,但不是抢劫,抢劫得我们自己动手。”

    罗珊强忍着怒意:“我都答应你的话,你能确保那些战俘会被释放回去吗?”

    “我可以。”

    沈冷道:“有认真郑重的谈判就不会反悔,宁人没有那么不堪。”

    罗珊几乎是咬着牙说道:“我会尽力满足你的要求,你必须答应我,如果我全部满足了,你释放所有战俘并且离开我们的国家。”

    沈冷点了点头:“倒也不是不行,不过,接下来可以谈个生意。”

    沈冷往前压了压身子,看着罗珊的眼睛认真的问道:“你们挡得住安息人吗?”

    罗珊的脸色猛的一变,她想说什么,沈冷却一摆手:“你先回去休息吧,仔细想想我和你说的这些你能不能做到,我和我的军队登陆日郎国,只带十天的粮食,十天之内第一批粮草没有送到的话,我们只好自己去拿,请你记住一句话......不攻破日郎国的都城不是我们不能,而是军人也不想多杀生,如果我愿意,我们会比安息人更快让日郎国成为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