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书快小说!

- 书快论坛

书快小说

第七百四十五章 旧情

作品:长宁帝军 | 分类:历史军事 | 作者:知白

    沈冷要的二十天时间,恰好是那些真正掌权的王公贵族从都城到艾兰城的时间。

    太阳刚刚升起不久,沈冷站在艾兰城的城墙上远眺海岸,日郎国的建筑风格实在有些纷杂混乱,沈冷所住的这座石楼就和中原建筑截然不同,尖顶的城堡看起来有些不习惯,可也只不过是居所而已,并非所有居所都是家,所以并非所有居所都重要。

    不知道为什么,罗珊觉得自己可以从沈冷的眼神里看到忧郁,她对这个年轻人很感兴趣。

    “你每天都很早起床?”

    罗珊走到身边后问了一句。

    “是。”

    “睡不着?”

    “睡得着。”

    这几句交谈一点营养都没有。

    “天没亮的时候我就看到你在这练功了,在窕国的时候,我也不止一次看到你在练功。”

    罗珊问:“是不是在你们宁国从军竞争特别激烈?如果你有一天不去练功不去努力就会被淘汰?我一直觉得崇尚武力的国家都是野蛮愚昧,如果你厌恶了征战......”

    “厌恶征战?”

    沈冷看了罗珊一眼:“军人不会厌恶征战,军人厌恶的是不能结束战争。”

    他沉默了一会儿后继续说道:“我练功,只是习惯。”

    罗珊:“保持这样的习惯一定很辛苦。”

    沈冷并没有解释。

    她不懂。

    那时候他才跟着沈先生没多久,他对沈先生和茶爷都还有些害怕,这种害怕他并没有表现出来因为他知道自己的抵触和戒备是伤沈先生的心,那是对信任的亵渎。

    所以那段时间他总是很晚才能睡着,对陌生环境的适应没有他自己以为的那么顺利,睡得晚所以起床总是会稍稍晚些,直到有一天中午就开始下雨,沈先生出门办事没回来,他下午躲在屋子里看书不知不觉睡着了,也没有人叫醒他,等他醒过来的时候竟然已是深夜,不知道是什么时辰,屋子外面黑的让他觉得那不是夜而是深渊,然后就在他迷迷糊糊的时候听到一声鸡鸣,片刻之后,茶爷拎着她的木剑从房间里出来,站在院子里用一种近乎于机械的方式来刺剑。

    沈冷偷偷躲在房间里看着,沈先生那边的屋子并没有亮起来灯火,显然先生一夜未归,每天天还黑茶爷就会起来练剑,而每天只要茶爷走出屋门先生屋子里的灯必然会亮起来,今夜先生不在,可即便如此,当时在沈冷看来严苛且冷傲的小姑娘沈茶颜依然按时起来在没有人监督她的情况下练剑,他一直看着她,看着那木剑一次一次的刺向挂在树上的圆环。

    沈冷惧怕黑夜,他从不曾对人说过。

    在孟老板家里那破落如马厩一般的小房子里,黑夜是对沈冷精神最大的折磨,夏夜里满天飞的蝙蝠被他一次一次的幻想成来杀他的恶魔,蹲在树枝上啼叫的猫头鹰被他一次一次幻想成来自地狱的使者。

    也就是在那一天,道观院墙外树上的有只猫头鹰突然叫了起来,那叫声实在难听的很,冷不丁响起来的声音把茶爷吓了一跳,她刺出去的木剑

    都偏了。

    于是沈冷下意识的从屋子里冲出来,那时候他只想着站在那小姑娘身边她应该就不怕了吧。

    当时的茶爷看了沈冷一眼:“被吓醒了?”

    沈冷点头:“嗯,害怕,我在你旁边就不害怕了。”

    从那一天开始,茶爷什么时候起来练剑沈冷便什么时候起来练功,后来沈冷进了水师之后这习惯也没有改变。

    罗珊问:“如果不是因为害怕被淘汰,你为何每天都那么早起来练功?”

    她第一次问的时候沈冷并没有回答,也不想解释,那是他和茶爷之间的故事,何必要对另外一个女人解释什么。

    可罗珊第二次问的时候沈冷看向她的眼睛,依然没有说话,罗珊居然看懂了他的眼神。

    罗珊沉默许久,自言自语的说了一句:“原来是因为在乎。”

    与此同时,求立。

    客栈的院子里,茶爷把挂在树上的圆环收起来,这个圆环是沈冷做的,挂在脖子上像是一个吊坠,不是什么好的材质但打磨的很光滑,因为这是沈冷做的,所以上面没有一道剑痕,茶爷的破甲剑剑身宽度比这圆环小不了多少,可每一次她的剑都能不触碰圆环精准的刺进去。

    她现在已经有很多珠宝首饰,而挂在她脖子上的只有这个小小的铁环。

    林落雨从房间里出来,递给一身汗水的茶爷一件衣服:“披上,刚出了汗,早晨风凉。”

    茶爷将衣服披好:“林姐姐怎么不多睡会儿?”

    林落雨摇头,指了指树上。

    那恼人的蝉鸣。

    茶爷忽然就想到了那天猫头鹰的叫声把自己吓了一跳,傻小子趿拉着两只鞋从屋子里冲了出来,那时候的她有些不好意思,觉得自己在那傻小子面前丢了脸,于是问他你是不是被吓醒了?她当然知道傻小子冲出来是想让自己知道他在,可那傻小子却认真的点了点头说:“嗯,害怕,我在你身边就不害怕了。”

    看到茶爷脸上的表情林落雨就知道她又在想沈冷,于是笑了笑:“你们两个啊,你在想他的时候,多半他也在想你。”

    “哪有。”

    茶爷道:“不是多半,我想他的时候他一定也在想我。”

    林落雨哼了一声:“显摆什么。”

    茶爷:“显摆自家傻小子呗。”

    林落雨道:“我去做早饭,没有你的份。”

    茶爷:“那我吃你的。”

    林落雨笑着摇头:“有件事我很好奇,沈先生离开求立我以为你会一路保护他北归,可我没有想到你居然这么放心,这好像还是第一次。”

    茶爷耸了耸肩膀:“因为,我是真的放心。”

    在她劝沈先生回长安之前,庄雍找到她,跟她说了一个故事,一个和她有关可她不是主角的故事,主角是沈先生和另外一个男人,这个故事茶爷知道,她是亲历者但那时候她还很小,对她说过很多次这个故事的,正是沈先生。

    茶爷看着林落雨在洗菜准备煮面,问:“两个男人之间的故事总是会更加跌宕起伏吗?”

    林落雨一怔,回头看向茶爷:“你不会是因为一个男人而感到威胁了吧?孟长安?”

    茶爷也一怔,然后啐了一口:“呸!”

    林落雨:“那你说的是谁?”

    “沈先生。”

    茶爷靠在那抬起手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

    :“在我还很小的时候,有一次我们又被追杀我们的人拦住,和以往不同,这次追杀我们的人并不多,只有一个......那时候我尚且不懂事所以也没当回事,莫说一个人,便是再来十几二十个也断然拦不住我们,可是当先生看到那个人之后脸色就变得特别难看,他对那个人说的第一句话是......我死可以,我闺女你不能动她,不然的话我会阴魂不散,当时的事已经记不清楚,这话却记得,你说奇怪不奇怪?”

    林落雨听到这的时候心里一紧,回头看向茶爷:“商九岁?”

    茶爷嗯了一声:“是啊,除了他之外,那个时候的先生怕过谁?”

    林落雨切菜的手停在那,沉默片刻后问:“后来呢?”

    “后来先生败了,一招都没能接住,其实他们交手不止一招,可应该是商九岁心里有些难以取舍,先生一直都在抢攻,商九岁一直都在避让,然后商九岁问了一句......他问,你是不是对不起皇后娘娘?先生想了想,回答说是,于是商九岁一掌将先生震飞,先生落地的时候,脸色白的好像纸一样。”

    茶爷道:“先生那时候说,商九岁,你能帮我把孩子交给楚剑怜吗?”

    林落雨放下菜刀,哪里还有心情继续切菜。

    茶爷继续说道:“商九岁说......沈小松,你能为了她不顾生死,她是你的女儿?先生回答说不是,她是我捡来的,但我把她当女儿,商九岁站在那沉默了好久好久,他对先生说你逃吧,逃到你认为可以保护你的人那里,比如你说的楚剑怜,如果在他面前我不能杀了你,以后我再也不会来找你麻烦,重伤的先生一路跌跌撞撞的带我逃亡,商九岁就真的没有再出手,只是在后边远远的跟着,他甚至还找来郎中给先生治疗伤势,可郎中的本事还不如先生,被先生赶走了。”

    茶爷停顿了一下后继续说道:“再后来我们找到了楚先生,那时候我还很小,其实并不记得多少,很多事都是先生后来讲给我的,他说在楚剑怜的山庄,商九岁问楚剑怜若你护不住他怎么办?楚先生说,我护不住他就杀了你,商九岁和楚先生面对面站着许久都没有动手,后楚先生一剑伤了他,自此之后他也真的再也没有来找过先生麻烦。”

    林落雨问:“所以,商九岁在求立?”

    “来了很久,只是不敢见先生,却见过了庄雍将军。”

    林落雨长长吐出一口气:“怪不得你那么放心。”

    数月之前。

    商九岁看向坐在他面前的庄雍:“我该做什么才能让他原谅我?”

    庄雍也看着他,回答:“你应该问你自己,你该做什么才能解开你的心结?你的心结从来都不是沈小松,而是你自己。”

    商九岁苦笑不语。

    庄雍指了指后边庄园:“他就住在那边,你随时都可以去见他。”

    “先不去了。”

    商九岁低头喝茶,不再说话。

    许久之后,庄雍忽然问他:“你很孤独吧?”

    商九岁猛的抬头:“为什么?”

    “你若不孤独,万里迢迢,漂洋过海,居然连毛驴和车都运过来了。”

    商九岁看向外面:“在平越道的时候已经准备卖了它,终究没舍得。”

    庄雍笑:“你们的事,应该比一辆毛驴车要重要些。”

    商九岁想了想很久,点头:“确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