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书快小说!

- 书快论坛

书快小说

第七百七十三章 老奸巨猾

作品:长宁帝军 | 分类:历史军事 | 作者:知白

    宁军在县城内清理战场,大街上的百姓们依然恐惧,他们远远的躲开,每一个角落都是他们认为的避风港,把头低下去就似乎能避开一切灾厄。

    县衙里,已经厮杀了一天一夜的沈冷扶着桌子坐下来,县衙大堂里的血迹未除,血腥味尚在。

    陈冉从外边进来,手里居然端着一个铜锅。

    “吃锅子撒。”

    他看向沈冷。

    沈冷嘿嘿笑了起来:“你怎么什么都能弄来。”

    陈冉耸了耸肩膀:“哪个昨天跟我说吃的太素让我搞点好吃的。”

    沈冷伸手把桌子上堆着的东西扒拉下去,把桌子腾出来地方,陈冉把铜锅放好:“现在就差一样东西了。”

    “什么?”

    “肉。”

    “......”

    沈冷看着他:“所以你只是找到个锅?”

    “锅都有了,肉还远吗?”

    陈冉往外走:“我跟你说,给我半柱香的时间,我能给你找来至少三种肉。”

    半个时辰之后陈冉拎着一个兜子回来,脸上有几分愧疚:“要不然我们现在研究一下豆腐有几种涮法?”

    沈冷噗的一声笑出来:“所以你是一点肉都没找来?”

    “找什么啊。”

    陈冉气鼓鼓的坐下来:“这庭兰县城里原本只有万余人左右,开战之后,涌进来的难民超过十万,别说牛羊猪肉,连老鼠都被他们抓光了,城内倒是不缺粮食,可越军根本不会对难民发放太多,谁知道要打多久,存粮得保证他们够吃才行,所有的难民每人每天一碗粥,勉强活着吧,老鼠都不敢乱窜了,肉就算了吧。”

    沈冷想了想说道:“让人把粮仓打开,把粮食发放给难民,发放的时候让他们检举揭发,凡是被指认出来是叛贼余孽的就地处决,所有指认出叛贼余孽的人赏银五两,如果一经查实知情不报者与叛贼同罪,得让他们彼此不能再团结才行。”

    陈冉出去吩咐了一声,回来后说道:“可是咱们的粮食也不够。”

    “咱们的粮食在下一个敌人那。”

    沈冷指了指地图上的大广县:“王根栋带着五千人先过去的,不过那边叛军数量太多,他的五千人只能稳住局面不能全剿,大广县是存粮重地,有两座粮仓,庭兰县这边的粮食咱们留下七天行军所需就够了,剩下的都发出去,十万百姓,吓也吓了,骂也骂了,又不能都杀了......放他们回去,十万个人十万张嘴,有他们宣扬,叛军投降的或者逃匿的就会更多,接下来的仗也就更好打。”

    陈冉嗯了一声:“先吃饭吧。”

    他把拎着的兜子放在桌子上:“虽然没肉,可好歹也是涮锅不是吗。”

    沈冷把兜子拿过来打开一看就愣了:“这特么是豆腐?”

    陈冉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距离豆腐也就还差一点点工序的事,黄豆就黄豆吧,非常时期,能凑合一下就凑合一下。”

    沈冷叹了口气:“铜锅涮黄豆......这特么的难道不是熬粥?”

    半个月后,长安。

    未

    央宫,东暖阁。

    因为平越道叛乱的事,陛下从肆茅斋搬回东暖阁里,内阁就在东暖阁外边,便于及时召集群臣议事,内阁有什么事要禀告也更快些。

    桌子上放着铜锅,陛下亲自动手把白豆腐切好放在桌子上,老院长看着那盘白豆腐嘿嘿傻笑,那像个已经快九十岁的老人,到了他这个年纪眼不花耳不聋思维敏锐,也算是难得了。

    “朕刚刚收到军报,石破当没有等朕的旨意就率军进入平越......沈冷,石破当,叶开泰三个人率军齐头并进,平越道的叛乱已经大部被平定,叶开泰下令打开粮仓赈济灾民,秩序也在恢复。”

    皇帝说话的语气稍显轻松了些,可是老院长却知道陛下心里根本不可能轻松的下来,叛乱是被控制了,可接下来的事才更让陛下头疼。

    平越道出了这么大的事不管怎么说叶开泰都难辞其咎,虽说明事理的人都知道这种事防不胜防,可他身为平越道道府治下如此大乱,如果陛下没有任何处罚如何以安民心如何以震朝纲?最苦最累的差事都让叶开泰干了,正因为陛下知道他是留王府出来的老臣之中最稳重也是最有能力的,所以当初才会让他去平越道,前前后后,从灭南越之前到现在叶开泰已经在那边呆了十五年,十二年的道府,功绩有目共睹,然而经此一事,怕是最终连个好的结局都没有。

    还有韩唤枝,韩唤枝到现在去了哪儿都不知道,之前送回来消息说他带人进了西蜀道要去云霄城,后来就断了消息,皇帝怎么可能不担心。

    “留......”

    老院子看了皇帝一眼,欲言又止。

    “留什么?”

    皇帝在老院长对面坐下来问了一句,老院长犹豫再三,还是忍不住说出来:“留爵罢官?叶开泰在平越道劳苦功高,总不能真的就罢官下狱。”

    “为什么要罢官?”

    皇帝哼了一声:“朕如果扛不住那点压力,朕身边的人也早就扛不住了。”

    老院长一喜,可是很快就为难起来:“国法朝纲,无论如何叶开泰都要处置一下的,如果这都不动他,怕是......”

    “动。”

    皇帝道:“当然要动,说来说去,还是得对不起他。”

    皇帝看了老院长一眼:“可是先生,朕可以说对不起他,不是国法对不起他,但动他是因为先生说的国法朝纲,朕若是念私情不放,强撑着就是不动他,朝臣最多也就是骂朕,还能怎么样?说吏治因此会败坏,朕是不信的......可这个动,还得是朕说了算,朕说怎么动就怎么动。”

    老院长没明白陛下这话里的逻辑。

    “让他去窕国吧,从正二品道府降为正三品,暂代道府之职,让他去窕国那边继续给朕收拾烂摊子去,如果朝臣有人反对,那谁反对就让谁去好了,本打算让康为去窕国那边,就把他们换一换,康为调任平越道道府,这个时候把他调过去......”

    老院长立刻笑起来:“本来从内阁次辅之职调到地方上任职,从品级上来说是平调,而且离开内阁算是下放了,康为心里必然不舒服,这也断了他将来成为首辅的路,可这次把他调任平越道道府,足以说明陛下对他的重视,是对他能力的一种肯定,康为也会明白陛下苦心。”

    “朕哪有那么多苦心,群

    臣难治,唯求平衡,让他们都舒服了不好,都不舒服了也不好。”

    皇帝叹道:“朕这不是心苦,朕这是心累。”

    老院长笑道:“陛下这是老谋......”

    皇帝看了他一眼:“那你就是老奸巨猾。”

    老院长哈哈大笑,过了一会儿后问:“沈冷呢?”

    皇帝看他:“沈冷怎么了?”

    “陛下之前把沈冷的军职升了回来,恢复正三品将军,可那也算不得什么奖赏,毕竟击退二十万日郎大军的进攻,只这一件也够他把军职升回来的,平越道迅速平乱他当居首功,总不能一点儿都不赏。”

    皇帝心说朕的儿子还用你提醒?

    可也只能是心说,当然不能明说。

    “那先生认为该如何赏?他太年轻了,算起来今年才二十五,已经是正三品,如果再升的话就是从二品,军职之中,能到二品的都有谁?四疆大将军是,禁军大将军是,除此之外再无他人......说到功劳,四疆大将军哪一个不比他的功劳大。”

    皇帝摇头:“没法再升了,二十五岁就从二品......”

    他看了老院长一眼:“倒也不是不行。”

    老院长哈哈大笑,笑的前仰后合:“陛下啊......这还不是陛下一念之间的事。”

    “可是不行啊。”

    皇帝摇头:“朕刚才说了,群臣难治,唯求平衡,朕不打算狠治一下叶开泰,就不能狠赏一下沈冷,朕把叶开泰降两级调任窕国那边,这是朝臣所能接受的极限,如果再把沈冷提到从二品,他们就会炸了锅,所以为了平衡,为了叶开泰,只能委屈一下沈冷。”

    老院长沉默下来,点头:“陛下思虑的有道理。”

    皇帝叹道:“他年轻,就让他委屈些。”

    老院长试探着问了一句:“不如......勋转十一,赐封柱国?”

    如今四疆大将军加上禁军大将军,西疆谈九州是勋转十二上柱国,南疆叶景天是勋转十一柱国,北疆武新宇是最近才提上去的,也是柱国,禁军大将军澹台袁术也是前两年才封为大柱国的,还有裴亭山,二十多年前因为大功而被封为大柱国。

    可他们都是正二品的大将军,沈冷一个三品也封柱国的话......

    皇帝沉默片刻:“也好,朕回头让赖成去想想办法。”

    老院长看了看铜锅:“要不然喊他过来吃饭,好说一点。”

    皇帝白了老院长一眼,然后轻叹一声:“朕身为大宁皇帝,难道还得巴结着他?”

    然后朝着代放舟喊了一声:“去把赖成喊来。”

    代放舟都忍不住笑了,应了一声跑出去。

    老院长沉默了一会儿:“如果......把康为调任平越道的话,也该让首辅元东芝退下去了。”

    皇帝眼神闪烁了一下,点头:“是啊,康为离开内阁,元东芝必然心有不甘也不服,年纪大了会糊涂,赐封太子太傅......请他回家养老吧。”

    老院长心说陛下啊,你这不是巴结赖成,你这是逼着赖成,元东芝退下去,赖成就是首辅,陛下这是把给沈冷升柱国的压力给了赖成啊,估计着陛下一会儿就会对赖成说,你这事干不好,你也当不了首辅。

    真是老奸巨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