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书快小说!

- 书快论坛

书快小说

第八百三十章 遇

作品:长宁帝军 | 分类:历史军事 | 作者:知白

    北疆廷尉府百办于连牵着马走到大胡子面前笑道:“大胡子,就这么离开瀚海城心里没有不舍?好歹在这生活了几年了,我不信你没感情。”

    大胡子摇头笑道:“瀚海城就好像我的家一样,我怎么会不想,我又不是去了息烽口就不回来,我爱死这里了,哈哈哈哈。”

    于连也笑:“你这家伙可得早点回来,我在瀚海城给你当保镖已经好几年,你要是不回来了我还有点别扭。”

    大胡子实在太重要,廷尉府特意调拨了一位百办加上二十四名廷尉保护他的安全,如果他的存在被黑武人知道了,只怕会千方百计的把他抢走,若是不能抢走也会千方百计的杀了他。

    “嘿嘿,老伙计,你离不开我了?”

    大胡子用肩膀撞了于连一下:“我可记得,刚刚把你调过来的时候你很不乐意,觉得我不顺眼,看着我吹胡子瞪眼睛的。”

    “我堂堂廷尉府百办保护你这么一个男人,我怎么可能乐意,要是个妞儿还没准开心呢。”

    大胡子嘿嘿笑:“长我这样的妞儿也行?”

    于连白了他一眼:“滚滚滚......你这样的要是妞儿还不如是个男人呢,谁娶了你把胡子剪剪都能蓄窝了,再说了,你那时候整天闹脾气喊着找沈将军,好像沈将军是你爹一样,跟个离不开爹娘的娃儿似的。”

    大胡子道:“那也是你先看不上我的,你嫌弃我不洗澡。”

    “你爱洗澡了还是怎么的?”

    “这地方太冷了,洗澡就是受罪!”

    大胡子愤愤不平的说道:“在这洗澡,水浇在身上,往下流到哪儿就快冻到哪儿了,在我的家乡我没有见过雪,到了这没有一天见不到雪,我也不理解你们,一群人****了膀子用雪擦身子,好受?”

    于连:“你懂个屁,那才叫舒坦。”

    他弯腰从地上抓了把雪塞进大胡子脖领子里,大胡子嗷的一声跳着躲开,脖子里的雪很快就化成了水,凉他的上蹿下跳,于连和手下的廷尉们哈哈大笑。

    他们刚来的时候确实心有抵触,动用廷尉府这么多人保护一个番邦大胡子,他们不乐意,可是军令如山,不乐意也要执行,一开始于连没给大胡子什么好脸色,在边军看来,所有的番邦都有可能是敌人,况且因为和吐蕃人一战,宁人对西域来的人都没有什么好感。

    大胡子单纯,像个孩子,只要让他研究火药就行,反正在他看来这些宁人也就沈冷待他好,其他人他也不在乎,可是后来彼此熟悉了,关系越来越好,于连他们这些廷尉府的人仗义,有什么好东西都会送大胡子一份,大胡子常说,自己是第一个征服了大宁男人的男人。

    “不把你当兄弟了!”

    大胡子一边抖着自己的衣服一边喊了一声,然后猛的弯腰抓起来一把雪朝着于连冲过来,结果脚下一滑,整个人趴在地上,脸型都在雪地上印出来了,于连哈哈大笑,过去一把将大胡子拉起来,大胡子趁机把手里的雪扬在于连脸上,笑的跟个二百五似的,还一脸得意。

    “看到了没,这是我的妙计,我要是不摔倒能成功偷袭你吗?”

    于连摇头叹道:“像你这么傻的人不多了,稀有物种。”

    大胡子反正觉得自己没吃亏,起身打了打身上的雪:“咱们走吧?”

    于连上马:“走。”

    数十名廷尉也上马,保护着大胡子出了瀚海城兵营,按照计划他们要走一段日子才能到息烽口,算计着,大概和沈冷到息烽口的时间也差不多,得五月了。

    “大胡子。”

    于连看着大胡子背着的那个包裹:“鼓囊囊的全是银子,这一路上兄弟们吃喝都全靠你了。”

    大胡子摇头:“不行不行,这银子我得交给沈将军,我得让他帮我在长安买一个院子......以后等沈将军带兵把我家乡的那些坏人都杀了,让我的家乡也变成宁地,我还得回来呢。”

    “大胡子,你家乡都变成大宁的领地了,为什么你还要回来?”

    “你不知道。”

    大胡子一脸的嫌弃:“我家乡的人根本不讲卫生,用手抓着吃饭,他们完全不懂应该用筷子!用筷子!而且我家乡那边哪有这么多好吃的,哪有我最爱的辣子鸡丁,红烧肉,蒜泥白肉,鱼香肉丝......”

    大胡子居然把自己说的流了口水,于连他们又被逗笑了。

    “还是要回来的,我还想娶个宁人姑娘呢,以后有了孩子我连名字叫什么都想好了,大将军武新宇给我取了一个宁人的名字叫胡多多,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叫胡多多,但是这名字不错,多多比少少好,是吧?我喜欢大宁,喜欢宁人的名字,我希望将来大宁可以一统天下,我儿子就叫胡一统。”

    于连都想捂脸。

    他心说大将军给你取名叫胡多多,就是因为你胡子太多啊......

    几十人的队伍出了瀚海城之后往东边走,官道宽阔平坦,马蹄子在官道上飞驰而过将雪踢上半空,大胡子骑马倒是没问题,不过骑得时间久了之后就受不了了,纵马奔行了一个多时辰之后队伍就得减速,不然的话战马也受不了,正好一个时辰经过小镇子,众人下马休息一会儿,也需要给马喂一些草料,镇子里有茶摊,过往的商队休息的时候都要加喂草料,所以这不起眼的茶摊其实赚的银子并不少,前院是客房可以休息,后院堆着不少草料。

    众人下马之后,茶摊老板一见是廷尉府的人立刻就迎了上来,外面风大,把人请到前院正屋里坐下然后就去泡茶,战马都拉到后院喂料。

    大胡子怀里紧紧抱着他的包裹,这些银子是他要在大宁安家置业用的,于连自然看得出来,大胡子是真的很想很想做个宁人,一个真真正正的宁人。

    他伸手比划了一下:“大胡子,你应该把胡子剃了,这样看起来好点,你见哪个宁人留你这样的大胡子的。”

    大胡子摇头:“那怎么行,没有胡子还叫男人吗?”

    于连凑近了问他:“你留胡子是不是因为自己太丑了?”

    大胡子撇嘴:“我俊美的能让你嫉妒,小时候我蹲在河边,河里的鱼都被我容颜美死了。”

    于连笑道:“你们家里是特么遍地沙漠吧,哪里来的河,你倒是把胡子剃了让我看看你有多俊美。”

    大胡子想了想:“等我什么时候找到了一个愿意嫁给我的姑娘,我就把胡子剃了,到时候你就知道我有没有说谎了,我可好看了。”

    于连笑着摇头:“等你成亲的时候,我一定到场。”

    众人在茶摊休息了一会儿,吃了些东西,马也吃饱了,于是结算了茶钱继续上路,茶摊的老板说什么也不收,于连把银子放在他家门口,他朝着茶摊老板喊了一声:“等我回来的时候还到你家喝茶,银子收下,下次多准备点好吃的就行。”

    茶摊老板看着队伍呼啸而去,使劲儿的挥手。

    离开瀚海城之后一路往东,昼行夜宿,连续走了三四天之后大胡子就快崩溃了,哀求于连找个地方先休息一下,****都被磨的破了皮,疼的他受不了,不光是****,大腿里边也一样磨破了,他又不常骑马,哪里能知道骑马并没有看起来那么威风。

    可是北疆这地方人少,尤其是靠近边疆村子都不见几个,有时候跑上一天都看不到个人,没奈何,大胡子只好同意了于连的办法,找个没人的地方他自己抹上点伤药,白山山脚下林子连绵不尽,大胡子誓死不让于连跟着,在他看来****是神圣无比的东西,怎么能随随便便给于连他们看。

    拿着伤药他卡着腿走进林子里,那走路的架势就好像两条腿中间夹着个大球似的,于连他们看着就笑,有人说从大胡子现在走路的时候腿卡开的这个弧度,就能精准推测出他骑的马胖瘦。

    好一会儿不见大胡子出来,于连指了指,有几名手下随即下马往林子里过去,刚走到林子边缘处就看到大胡子从林子里冲出来,几个斥候还没有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大胡子一把将人扑倒在地,身后几支弩箭飞了过去。

    于连眼神一凛,从马鞍一侧把连弩摘下来,另外一只手抓了刀,两息之后,已经带着人冲到林子边缘处,里边追杀大胡子的人似乎也没有想到外边居然这么多廷尉府的人,显然愣住了,他们互相看了看掉头就跑。

    于连看了大胡子一眼:“怎么回事?”

    “我不知道,看到一群人要从林子里路过,我蹲在那给****抹药呢,看到一群人披着白色的披风带着刀经过,看样子不像是咱们的边军,我没敢出声,想看看到底是什么人,我屏住呼吸,结果屏的劲儿大了......屏出来了个屁。”

    大胡子一脸懊恼:“然后他们就追我,一路追我。”

    于连一摆手:“你们几个护着大胡子,到空旷的地方去,其他人跟我进去看看。”

    林子里边,一群人聚在一起,为首的那个人看了荀直一眼:“运气不好,居然遇到廷尉府的人,荀直先生一会儿只管跑,我们有人接应,只要不惊动了边军就能出去。”

    那人把围巾上脸上拉了拉:“廷尉府的人不好应付,那是一群疯狗,全都小心点!”

    荀直站在那往林子外边看了一眼,手下意识的摸了摸藏在怀里的毒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