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书快小说!

- 书快论坛

书快小说

第八百五十六章 攻!

作品:长宁帝军 | 分类:历史军事 | 作者:知白

    沈冷和孟长安都很清楚,这么明显的挑拨离间七牛俊和科罗廖肯定不会上当,然而他们也没指望这两个人上当,可是这封信会让两个人心里都有些怀疑,哪怕这种怀疑只有一丝丝也就不算白写,有时候在战场并不是每一种策略都会奏效,但如果你觉得不会成功就从一开始放弃,那必然不会得到什么。

    三眼虎山关实在太难打,沈冷又向皇帝要来十天时间,这十天只是用来等沈冷要等的东西,孟长安一直都问他到底是什么,沈冷只是卖关子不说。

    孟长安怀疑是沈冷让大胡子胡多多搞的那个弩阵车,可是弩阵车是野战大杀器,但绝非工程利器,况且大胡子就在军中,如果是关于弩阵车的事他不该不知道,可他真的不知道。

    接下来的三天宁军没有任何举动,可城墙上防守的黑武人不敢懈怠,每日依然戒备森严,三天的宁静甚至给城关里的人一种错觉,宁人已经准备放弃进攻这里了。

    三眼虎山关的是这一战最重要的节点,如果打通,宁军就能对黑武南院大营形成合围之势,如果不能打通,这边的二十万大军只能走关内到瀚海城,纵然一样可以和武新宇的北疆大军汇合,然而实际上算是之前灭掉黑武北院大营的优势没了。

    汇合武新宇向北进攻,就无法牵扯辽杀狼,辽杀狼只需要专心致志的打这一点就足够了,而不用分兵两线。

    这其中的巨大差距,自然不言而喻。

    三天,沈冷还是没有等来他要等的东西。

    第四天一早,沈冷一如既往的早早起床开始练功,亲兵进来汇报昨夜里的情况,沈冷一边听着一边练刀,就在这时候外面有人快步跑进来,脚步声很急。

    “将军,来了!”

    沈冷看向门口方向,跑进来的是巡海水师副提督王根栋,巡海水师里的几位将军都很有意思,士兵们根据几位将军的性格还偷偷给取了外号。

    大家管杜威名叫夜叉,说的是杜威名看起来是个很平和很安静的人,可一旦上了战场就会阴狠疯狂的好像夜叉一样。

    大家管王阔海将大象,这自然不用解释什么,除了身高体壮之外,就是王阔海这样天生比别人大一圈的人某个地方也比寻常人大不少,很多人开玩笑的时候都说王将军的你那大象鼻子长错地方了。

    所以也会管王阔海叫象拔将军,以至于王阔海多了一个口头语,经常说信不信我一象拔抡死你。

    陈冉不用说,大家都知道他叫陈没盖子。

    而王根栋外号也很浅显易懂,叫老实人。

    王根栋是个真正任劳任怨的,沈冷经常不在巡海水师,大部分时候军队的日常操练和水师任务都是王根栋完成,沈冷像个甩手掌柜似的。

    至于沈冷的外号......没人敢取,主要是怕挨揍。

    王根栋急匆匆的从外面跑进来,一脸的激动:“终于等来了。”

    沈冷笑着起身:“去卸船,尽快把东西运到三眼虎山关外,一天时间给我把东西架起来!”

    一天,真的架了起来。

    二十架巨型抛石车。

    傍晚的时候,沈冷和孟长安走到那片空地上,对面就是三眼虎山关,这边是已经架起来的二十架巨型抛石车,孟长安看着这些庞然大物般的抛石车眼睛都在放光:“哪里来的好东西?变出来的吗?你是把咱们的抛石车变大了吗?”

    沈冷叹道:“我要是想把什么变大就把什么变大,你猜我先变什么?”

    孟长安瞪了他一眼:“不要脸。”

    沈冷:“钱啊,我说的是钱啊,你想的是什么!”

    孟长安举头望苍穹。

    沈冷回瞪了他一眼:“我在南疆和日郎人开战的时候,日郎人攻城用的是安息人打造的抛石车,太大了而且路途太远没有办法带回大宁,所以我就找人绘制了详尽图纸,到长安之后我就把图纸送去了兵部武工坊,武工坊的人就开始按照图纸来打造,大小不便,但比安息人造的抛石车拆装更简便也更好运输,我随陛下离开长安的时候武工坊还没有大规模打造,不过已经试过,威力惊人。”

    “我在长安留下了两艘伏波五艘货船,就等着这东西造出来,我留人告诉武工坊的人只要打造出来够二十架,立刻装船往北运。”

    他的手在那巨大的抛石车上拍了拍:“战场上任何一个敌人都可能变成我们的先生,教会我们一些东西,如果能靠这个东西把三眼虎山关打下来,那就得感谢安息人。”

    “试试?”

    沈冷问。

    孟长安点头:“试试。”

    这是普洛斯山下,石头有的是,大军分散出去,很快就搬运来不少石头,坐在一边看着宁军忙忙碌碌的大胡子脸色一直变幻不停,时而皱眉时而咧嘴,一会儿脸色凝重一会儿面带笑意,他看着那些抛石车,好像有点痴迷了似的。“天马上就黑了。”

    沈冷指了指三眼虎山关那边:“王阔海,辛疾功。”

    两个人连忙上前:“请将军吩咐。”

    “你们两个人,各带两千人,以五百人为一队,从现在不停的往三眼虎山关那边砸石头,调整好了就开始砸,不要管砸的地方是不是城关紧要处,二十架,不许停,人可以轮换但抛石车一直砸过去。”

    王阔海和辛疾功两个抱拳:“遵命。”

    一直都在旁边站着的杨七宝一脸兴奋:“将军,砸他一夜,明天一早我带人去攻一次!”

    “砸一夜?你当石头不要钱的。”

    杨七宝一愣。

    沈冷笑道:“当然不要钱啊......砸一夜可怎么行,三天三夜之内不许任何人靠近三眼虎山关,就砸三天三夜,七宝大哥,你要是实在觉得闲,那就带着你的队伍去搬运来更多的石头。”

    “我们也去!”

    不远处的须弥彦和白牙笑起来:“被这破地方憋了十几天的闷气了,今天好好发泄一下。”

    无数大宁军人动起来,用能用的所有工具去搬运石头,辅兵们办法更多,他们砍伐树木做成滚木,把石头放在滚木上移动过来,汇聚在三眼虎山关外的宁军一时之间变成了采石工匠,之前宁军就有抛石车,只不过射程不够,现在,之前准备的石头也派上了用场。

    “砸!”

    随着沈冷一声令下,在太阳落山之前,第一块巨石飞向三眼虎山关,在距离关口城墙大概两丈多远的地方落下来,打空了。

    “向前推!”

    辛疾功把外衣都脱了,挽起袖口和辅兵战兵一起往前推动巨大的抛石车,虽然安装了木轮,可是自身太过沉重的抛石车移动起来哪有那么容易,一直到天彻底黑了才到了差不多的位置。

    辛疾功大声喊道:“不用等到天亮再瞄准测距,把四周火把点亮一些,装填好就放出去,听声音分辨是否击中了城墙。”

    他一边大声指挥一边跑去帮忙搬运巨石,这片空地上很快就点燃了许多火把,照的亮如白昼。

    砰!

    远处传来一声闷响,那是石头砸在城墙上的声音。

    “差不多了!”

    有人喊着。

    “再往前进一丈!”

    沈冷让人砍了些木头就在旁边支起来一丈简陋的床,他看向孟长安:“你去休息,我在这盯着,明天换你。”

    孟长安也没争,嗯了一声转身离去。

    这一砸就是一夜,根本就不去管到底砸在什么地方,抛石车从这边把大石头抛射出去,大石头消失在黑夜之中,然后出现在城墙那边,城墙上也一样的点了灯火,可是石头往往是突然出现的,等石头出现在灯火照亮范围之内已经晚了,躲都来不及躲。

    天快亮的时候,沈冷从木床上起来活动了一下,让人吩咐火头军提前把饭做出来送到抛石车阵地,又半个时辰后天色微明,已经可以看到对面的城墙被砸的坑坑洼洼,可是不得不赞叹一声三眼虎山关修建的确实太坚固,一夜猛砸,居然没有把城墙砸的坍塌开裂。

    沈冷吩咐人去火头军之后就开始围着抛石车阵地开始跑圈,跑了大概几十圈之后火头军把热乎乎的早饭送了上来,吃过早饭,宁军士兵干劲儿更足,抛石车呼呼的把石头送向对面。

    又半日,随着咔嚓一声巨响,一架抛石车的甩臂突然掉了下来,险些砸中人,沈冷下令把抛石车拆了搬开,剩下的抛石车依然不许停。

    两天两夜,宁军硬生生用坏了五架抛石车。

    “塌了!”

    第三天的上午,随着一声惊喜的喊声,整个宁军大营这边沸腾了。

    两天两夜又近半天过去,砸过去的大石头多的已经完全数不过来,终于把三眼虎山关的城墙砸的坍塌下来一块,远远的能看到有黑武士兵随着坍塌的城墙一块掉下来,不少人被埋在碎石和夯土之下。

    “继续砸!”

    沈冷揉了揉太阳穴:“调整角度,朝着坍塌地方的两侧砸。”

    就这样一直过了中午,三眼虎山关城墙那边传来一声巨响,********的城墙开始往下坍塌,落石和城砖碎土形成了一条可以爬上城墙的坡道。

    “杨七宝!”

    “在!”

    孟长安一声暴喝,伸手把铁盔抓过来戴在头顶:“跟我上去!”

    早就憋着一股劲儿的杨七宝抽刀在手:“早就等着将军下令了。”

    “继续砸。”

    沈冷大声吩咐着:“等咱们的人快到城下再停。”

    他也将铁盔戴好,抽刀就往前走,孟长安横跨一步拦住他:“你别上去。”

    沈冷一怔:“为什么?”

    孟长安懒得解释:“你不许上去就行了,问什么问。”

    他看向陈冉:“拦着他。”

    陈冉嗯了一声,也横跨一步拦在沈冷面前:“听孟将军的!”

    孟长安大步往前走,身后数以千计的大宁战兵开始整齐的往前压,他们的头顶上巨石飞过,在巨石下边,密密麻麻的士兵们已经做好了冲锋的准备。

    “北疆边军不止能守土,还能开疆!”

    孟长安将黑线刀往前一指:“若有人临战而退,杀!若你们见我临战而退,杀!”

    一人当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