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书快小说!

- 书快论坛

书快小说

第八百七十四章 来了

作品:长宁帝军 | 分类:历史军事 | 作者:知白

    荀直走出第一个帐篷的时候,鹰跶的脸上已经露出笑容,对荀直的手段颇为佩服,他吩咐人给汗皇桑布吕报信,然后跟着荀直又去了别的关押着大宁斥候的帐篷,荀直接连又套取了几个人的话,似乎没有太大问题,只是其中有两个人荀直问话的时候用的是一种鹰跶听不懂的宁人方言。

    不出意外的,所有荀直问过话的人都被他捅死,有几次鹰跶偷偷从门外看,发现荀直这样一个书生下手杀人的时候居然面无表情,那种麻木的样子深深的刻进鹰跶心里。

    那一幕,甚至让已经领兵多年的鹰跶都感到一阵阵害怕。

    深夜。

    桑布吕看了一眼前来禀告消息的鹰跶:“你如何看荀直此人?”

    “可用,不可长用。”

    鹰跶垂首道:“陛下,这个人待自己同胞尚且如此,如何能真心臣服于陛下?”

    桑布吕沉吟片刻:“此人可堪大用,但朕又不能予他大用......”

    他摇了摇头有些遗憾的说道:“时至当前,此人表现出的才智都让朕刮目相看,对宁国的了解,对宁军的分析,对战局的把控,对未来的推算,这些都是朕此时所需,先用着吧......你先派人回去给辽杀狼送信,告诉他戒备野鹿原。”

    鹰跶一怔:“陛下,若宁军约定八月二十五猛攻野鹿原,大军难道不回师?”

    “回师?”

    桑布吕哈哈大笑:“宁帝李承唐麾下多少人?不过十万,朕麾下大军三十万,让武新宇去攻白鹿原吧,辽杀狼帐下尚且还有数十万大军,黑山汗王的十万骑兵也已经到了,纵然武新宇有通天彻地之能,又怎么会轻易攻破野鹿原?朕正是要借此良机,诛杀李承唐。”

    鹰跶想了想:“别古城十万宁军,怕是也不好攻破。”

    “别古城还有城?”

    桑布吕笑道:“宁军为了尽快攻破别古城,以抛石车砸塌了城墙,所谓十万大军,一路疾行再加上一路厮杀,早已经是疲惫之师,且粮草不足,此时是杀李承唐最好的机会,若此时不杀,以后怕也没了机会。”

    “可是陛下,万一杀不了李承唐野鹿原那边又兵力不足的话......”

    “朕说可杀,那就可杀。”

    桑布吕摆手:“下令大军继续出发。”

    鹰跶心里一叹,陛下这是何来的自信?三十万围攻十万,这并不简简单单的是数量对比的问题。

    “陛下,不是说今日要在这休整吗?”

    “连夜行军,赶到青叶原。”

    桑布吕回头看了看地图,青叶原是宁军要南下进攻南院大营的必经之路,距离别古城也不过百里多些,而且青叶原地势特殊,若是能加以利用,当可一战而胜。

    鹰跶连忙出去吩咐,刚刚安营下来的大军得到命令之后一片怨声载道,好不容易才搭建起来的帐篷又要连夜拆掉,可是这怨言又不敢大声说出来,整个营地全都忙活起来,一片混乱。

    别古城。

    皇帝的视线离开地图:“青叶原。”

    他看向沈冷:“若桑布吕率军北上,必在此陈兵,此地是大军南下的必经之处,地势又是南高北低,大军南下若是进攻,体力上就会比黑武人有更多消耗,况且桑布吕若来,所带兵力不会低于三十万。”

    皇帝笑了笑:“他手下兵力不是朕的三倍,他不敢来。”

    沈冷道:“臣已经派人去青叶原探查地形,还没有确切消息回来,青叶原距离别古城一百多里,来回就要两天以上,况且那边到处都是黑武人的游骑,那不是决战的好地方。”

    “当然不是。”

    皇帝的脚抬起来跺了一下:“这里才是。”

    他走到门口往外看了看:“黑武人觉得北古城已经废了,可是他不知道也永远都不会理解宁人的勇气和决心。”

    从攻破别古城到今日整整十天,十天,数万将士硬生生将坍塌的城墙重新堆起来,当然不可能是如原来那般坚固,可所有的缺口都被堵住,这十天非但修好了城墙,甚至还在四门之外着手修建瓮城。

    这种速度,这种信念,当世可能只有宁人具备。

    “黑武人会上当吗?”

    沈冷自言自语的说了一句。

    皇帝一共派出去十队人,整整五百精锐,也许这五百人差不多都已经死了,能活着到瀚海城的少之又少,这些忠勇的汉子们从一开始就知道自己会有去无回,能从黑武南院大营控制的那么大范围内冲出去,靠的似乎只能是运气,而他们也都知道,他们的使命就是拥护自己的生命来传达消息。

    昨日陛下提起来的时候,称其为五百义虎,陛下还说,得胜回朝的时候,要为这五百英灵举行国葬。

    “他们带的口信是真的。”

    皇帝看向沈冷:“只要有一个人能活着到瀚海城,武新宇接到朕的消息之后就会猛攻野鹿原,朕赌的是......武新宇攻破野鹿原比桑布吕攻破别古城更快。”

    皇帝没有看起来那么自信,沈冷知道,可皇帝必须自信,这一战真的就算是提前到来的决战了,在出征之前皇帝就说过,他不会打上三年,大宁拖不起耗不起,他也拖不起耗不起,三年......三年就算能击败黑武,大宁的国力就会被掏的差不多,到时候那样的惨胜局面不是皇帝想要的。

    他曾在宫里,独自一人推演无数遍,循序渐进,稳扎稳打,每一次推演都至少是三年方有胜算,皇帝又和兵部,和老院长,和澹台大将军他们推演过无数次,结果是一样的,兵部那边那么多良才的推演,穷尽心思,也没办法把胜局到来的时间再提前一些。

    所以皇帝在出征之前就已经做好了打算,要想速战速决,唯有冒险。

    别人冒险都不管用,唯有他自己冒险才行,息烽口,皇帝以自己为诱饵,成功****黑武北院三十万大军主动进攻,一举北院大营歼灭,这一战,就把之前的推演全都推翻了,皇帝从一开始就没打算按照推演的战术来打。

    这一次,皇帝再次用他自己为诱饵,要诱的是桑布吕。

    “一个月,能行吗?”

    皇帝看向沈冷。

    沈冷垂首:“没有不能,只能是能。”

    皇帝嗯了一声,又看向孟长安:“你们两个分工合作,沈冷率军督造城墙防御,搭建塔楼箭楼,制造狼牙拍,准备火油等等防御用的东西,而你......朕把大军之中所有骑兵都交给你,朕需要你在城外和黑武人纠缠袭扰,牵扯部分黑武兵力,敌军不会少于三十万,到时候必然四面合围,咱们所有骑兵加起来也有三万之数,三万人都给你,你确保有一面城门不会被黑武人堵死,朕不能让将士们士气低落,你们都明白,死守一个月对于将士们会是怎样的折磨,守城这种事,三天会让人惧怕,十天会让人麻木,一个月会让人崩溃。”

    孟长安垂首:“臣带一万五千。”

    皇帝看着他:“一万五千太少了。”

    “必须留下半数骑兵,万一......”

    孟长安看向皇帝,又垂首:“必须有足够骑兵保护陛下撤离别古城。”

    “一万五千人保护不了朕安全离开,但都给你,可以保证士气不破。”

    皇帝沉默片刻:“给你两万五千,朕留五千,以做奇兵。”

    孟长安一拜:“谢陛下!”

    皇帝的视线再次回到门外,他看着南方说道:“朕相信武新宇,沈冷,朕来之前就和你说过,北征黑武,朕不是主角......朕让黑武人以为朕是主角,可是从一开始朕就把击败黑武人的担子给了武新宇,我们在这等他一个月,以十万人防守三十万敌人的进攻,如果守不住一个月,朕都会觉得不可思议。”

    皇帝要用自己为赌注,许武新宇一世兵威。

    六天后。

    皇帝登上别古城的城墙往南看,从攻破别古城到现在刚刚过去半个月,宁军已经将城墙缺口堵住,并且用沙袋加高了城墙,这不算什么奇迹,奇迹的是宁军上下一心,用了半个月的时间在别古城四门外边修建出来四座瓮城,瓮城上装有大量的重弩,这样一来,宁军远程武器的辐射范围就大了许多。

    “陛下。”

    沈冷快步登上城墙,跑到皇帝身边俯身一拜:“斥候送回来消息,黑武人大军已经到了青叶原,从旗帜判断,黑武汗皇桑布吕就在那支军队之中,粗粗估算兵力,应该不少于三十万人。”

    皇帝嗯了一声,眼神里有些暗淡有些心疼:“算计着时间,如果有人能从黑武人的封锁之中杀出去,此时也已经到了瀚海城。”

    他回头看着沈冷:“今天就是八月二十五。”

    沈冷下意识的重复了一遍:“今天就是八月二十五。”

    皇帝忽然笑了笑,像是宽慰沈冷,又像是宽慰自己:“桑布吕是个疑心很重的人,又是个自负的人,所以他还会给咱们多争取两天时间,不出意外他会派人详细打探别古城的动静,没有两三天打探,他不敢贸然进攻。”

    沈冷却笑不出来,除了皇帝之外,十万宁军将士,谁也不会笑的出来。

    皇帝在这,敌人在外,这里还不是宁地,是深入黑武境内。

    他们是一支孤军,从古至今,没有一位皇帝御驾亲征敢这么打的。

    皇帝看着沈冷那一脸凝重:“以一敌三守上一个月很难?”

    沈冷还没有说话,本应率军在城外的孟长安脸色难看的从城下飞奔上来,大步流星,跑到皇帝身前俯身一拜:“陛下......别古城北百里发现大批黑武军队,兵力......兵力最少不下五十万。”

    皇帝的脸色骤然一变。

    良久,皇帝长长吐出一口气。

    “心奉月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