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书快小说!

- 书快论坛

书快小说

第九百一十章 夜叉

作品:长宁帝军 | 分类:历史军事 | 作者:知白

    桑国人从东海岸到长安城外不算特别难,不走城关大道,选山野小路穿林过河,避开一路的关卡,当初矢志弥恒就是这样逃出大宁的,狼狈不堪,但最起码保住了性命。

    如今,带着这样一份路线图他回来了。

    在城外的桑国人想进来却没那么容易了,没有路引凭证他们到城门口就会被直接扣下。

    矢志弥恒的人没有犯错,也没有犯傻,他们在想别的办法得到路引凭证,而苏荷康元的人一路上作案,越发的猖狂,在他们看来,从东海岛到长安这一路上都没有人能把他们怎么样,到了长安外又能把他们怎么样。

    如今廷尉府的卷宗已经有几十份是关于这些案子的,他们杀人就走,当地官府再想追捕也不容易,一路到长安,为了得到路引凭证进城,又在晚上拦截夜行的路人。

    须弥彦听古乐说完之后眉头越皱越深。

    “这些事一笔一笔的都记下来,等东海水师踏灭桑国的时候,会血债血偿,可我现在没时间去等灭桑国的时候,我要的是这些人现在就是血债血偿。”

    他看向古乐:“把李不闲送进长安,我留在城外。”

    第二天一早,李不闲进了长安,而须弥彦和古乐他们留在了城外。

    须弥彦也没打算和古乐他们一队去抓人,在他看来,廷尉府虽然很强,可他更愿意单打独斗,他本就是个最优秀的杀手。

    路边。

    须弥彦蹲下来看了看,昨夜里偷袭他和李不闲的人留下了脚印,顺着脚印往前寻找,脚印进入一片树林,到了林子里脚印消失不见,这些桑国武者的轻功身法似乎都不错,他们进了林子之后在树上移动。

    可是须弥彦并没有放弃,他不相信这些人不出林子,追踪从来都不是一件心浮气躁的事,唯有耐心,幸好在他做杀手的那段日子培养出足够的耐心。

    林子不算小,他选择从一头走起,顺着林子边缘处找,走了大概半个时辰左右在地上又看到了散乱的脚印,还没开春,地没化冻,所以田野里自然也没有农夫在,这就给了桑国人巨大的活动空间。

    须弥彦顺着脚印在小麦地里走着,小麦才刚刚返青没多久,脚踩过的痕迹容易发现。

    须弥彦抬起头看了看远处,那是一片村落,桑国人若是藏身村子里应该有一户或者几户人已经遇害,他们白天不出门,晚上出来拦截官道上的夜行路人,杀人抢夺路引。

    须弥彦没有进村,而是返回到了那片林子里。

    回到林子里之后须弥彦坐在一棵树下闭目休息,桑人绝不敢白天出来晃荡,他担心的是自己进了村子引起桑人的注意,打斗起来的话,可能会有无辜百姓受到牵连。

    一睡就是小半日,醒来之后看了看太阳已经快到正中,休息的差不多了,他起身回到大路那边,找到古乐说了几句什么,古乐随即点头,分派人回长安城内调集人手,他带着剩下的人从另外一侧朝着村子包抄过去。

    “盯住了,现在正中午,哪一户没有炊烟把位置标出来,村子里的人习惯把柴火放在院子外边,桑人不敢出门抱柴做饭。”

    须弥彦看了古乐一眼:“桑人既然喜欢在晚上动手,那就在晚上解决他们。”

    他再次在树下靠坐,闭上眼睛:“到了傍晚再看哪家没有炊烟。”

    古乐挑了挑大拇指:“佩服。”

    他问须弥彦:“一会儿你从哪边进去?”

    “我自己走。”

    须弥彦闭着眼睛说道:“你们的方式不适合我。”

    古乐撇嘴:“呵呵。”

    中午的时候,廷尉府人在村子四周开始布置,观察哪一户没有炊烟冒起来,到了傍晚又仔细看过,然后将其中大概十几户定为目标,半个时辰之前,沈冷带着一队人也到了。

    “须弥彦呢?”

    沈冷问古乐。

    古乐耸了耸肩膀:“将军来之前走了,说是喜欢单干。”

    沈冷笑了笑:“那个家伙算是桑人的克星了,不管他,你们在天黑之前,把所有可疑的院落都围起来,疏散百姓。”

    古乐嗯了一声:“现在就进?”

    沈冷点头:“现在就进。”

    古乐刚要动,沈冷摇头:“廷尉府的人全在外围布控,疏散百姓。”

    古乐怔住:“啊?”

    沈冷道:“听我的。”

    古乐只好点了点头:“行。”

    所以进入村子的,全都是流云会的人。

    廷尉府的人,杀人总是会有些顾忌。

    一个时辰之后,沈冷有些失望的从村子里出来,流云会的人在村子里搜了个遍,只杀了七八个人,这显然不是桑国派来的全部武者,这点人能干嘛?

    “将军!”

    古乐从远处跑过来:“来这边看看。”

    沈冷大步过去,跟着古乐到了村子后边,一边走沈冷一边问:“怎么了?”

    “须弥彦这个家伙......”

    古乐叹了口气:“果然很独。”

    两个人走到村子后边,在最外面一排的其中一户人家门口停下来,院子里有不少廷尉举着火把,沈冷一眼就看到了院子里的尸体,大概有十六七具,无头,头颅都被割下来堆在院子正中,每个人头都朝着门外,看着来确实有些恐怖。

    墙上留了血字,大概意思是须弥彦只留了一个活口,带着他去找其他桑国武者了,每个桑国人的都中了两刀,一刀把****穿透,一刀割掉人头。

    这些桑国人临死之前感受到了被切割的痛苦,估计着须弥彦也并没有把杀意宣泄完。

    “安排人去找找。”

    沈冷摇头:“这个家伙。”

    古乐也是追踪高手,带着人出了村子去找须弥彦,可是找了半个时辰却没有发现须弥彦的踪迹。

    第二天,天刚刚黑,距离昨天那个村子大概有二十几里外的另外一个村子,苏荷康元从屋子里出来,看了看手下:“还没有联系上?”

    “将军,没有。”

    其中一个手下垂首道:“在村外留下了联络暗号,可是没有人来汇合,或许他们已经都出事了,将军还是应该尽快转移。”

    苏荷康元哼了一声:“你高估了宁人,矢志弥恒一直都在说宁人有多可怕,在我看来不过是一群孱弱的肥羊,他们确实富足,宁国也大,你们不觉得吗?宁国就是我们的羊圈,我们的猪圈,我们的花园,也是我们的田野,这里的一切都将是我们的。”

    苏荷康元伸了个懒腰:“天快黑了,分派人去村子四周戒备,挑选一队人,继续去路上等着。”

    “是!”

    手下人应了一声,分派人手到村子四周的暗处藏身。

    一个桑国人往村子西边走,已经天黑,二月底的天气也还冷,所以天黑之后村子里就很少见到人走动,他顺着暗影移动,到了村外,远处那个地方是最合适藏身的,前几日也都是藏在那,可以观察进村的路上有没有什么情况。

    他回头看了看,想着这村子里有几百户人,若是把男人都杀光,留下那些肤白貌美的女人享乐该多好,桑国的女人一个一个黑且瘦小,哪里比得上宁国的女人,一个个都那么顺眼,想想就很满足。

    他走到村口那棵大树下,抬起头往上看了看,那个地方有个分叉还能坐下,只是坐的久了****痛。

    可是抬头的那一瞬间看到的是一双眼睛,天这么黑其实每看到才对,可就是觉得看到了有双恐怖的眼睛盯着他。

    一条绳索放下来精准的套在桑人的脖子上,绳子拉上去,桑人手脚不停的扭动挣扎,很快就被拽到树上。

    下一息,一道黑影从树上下来,也顺着墙边暗影进了村子。

    须弥彦是最优秀的杀手,他当然知道什么位置最合适藏身,什么位置最安全。

    街口有一张很旧的木桌,桌子上是刻出来的棋盘,每天都会有村中老者在这下棋,此时此刻爬伏在木桌下边的桑人完全处在暗影之中,又蒙着脸,就算是在他面前经过也不会被轻易的发现。

    他一动不动,接受过的训练让他知道怎么做才是最合格的刺客。

    他趴在那盯着路口,任何人进村他都会看到,可是他并没有看到须弥彦,因为须弥彦就站在他后边。

    黑暗之中,有一把长刀突然之间刺穿了木桌,刀尖贯穿了桌子下边的人头,从后脑扎进去从眼睛里刺出来,刀尖没入大地。

    须弥彦将刀子缓缓抽出来,没再看第二眼,转身走进村子里。

    子时之后,苏荷康元起身到院子里撒尿,看了看守在院子里的人:“派出去的人有没有消息回来?”

    院子里的手下摇头:“才刚过子时,应该还没到回来的时候,这几天夜里几乎没有行人,再多等等。”

    苏荷康元不知道怎么了,后背忽然凉了一下,他摆了摆手:“去把人都叫回来吧,天亮之前转移到别的地方去。”

    “是!”

    手下人应了一声,连忙出门。

    传令的桑人快步出了村子,他们的人一般就埋伏在村口不远处的官道边上,距离不过二里左右,他跑到埋伏的地方,轻轻叫了一声却没人理会,他觉得不对劲,走进官道旁边的沟里,依稀看到他的同伴就蹲在那,又叫了一声还是没人理他,他凑近了看,然后不由自主的发出一声惊呼,转身就跑。

    沟里的桑国人哪是蹲在那,而是跪在那,每个人的嘴里都插着一把刀,只有刀柄露在嘴外,所有人都是张着嘴跪在那死了的,眼睛睁的大大的,好像恶鬼一样。

    这个桑人惊叫着回头就跑,一转身,看到不远处站着一个人。

    黑暗之中,那人似乎咧开嘴笑了笑。

    牙齿森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