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书快小说!

- 书快论坛

书快小说

第九百三十八章 聚集一堂

作品:长宁帝军 | 分类:历史军事 | 作者:知白

    距离大年三十还有不到一天的时间,东疆大将军孟长安和渤海镇守将军闫开松终于赶来,至此,陛下要封赏的十位年轻将军算是全部到齐,北疆大将军武新宇还有要紧军务不能来,九位年轻的将军来自西疆北疆东疆,唯独没有南疆的人入选,这是因为南疆战事大部分都是庄雍海沙沈冷三个人打下来的。

    而与此同时,深秋离开长安的大野坚也已经走到大宁西疆边境,这个来过大宁又离开大宁的年轻人,谁也不知道将来会以一种什么样的姿态再出现于宁人面前。

    长安城的春节历来都很热闹,本就繁华锦绣,过年的时候就更显锦绣。

    红袖楼。

    这是皇帝第一次在不是云红袖生日的时候见她,早就想见,可是皇帝知道她需要一段时间来让自己冷静下来,皇帝也需要一点时间让自己想好如何面对云红袖。

    桌子上摆着些干果点心,看起来都是以往没有见过,以往她都会准备皇帝最爱吃的糕点,每一样她都仔细询问过才会摆在那,今天的却不同。

    可是每次,皇帝都不会吃桌子上的点心。

    云红袖知道皇帝最爱吃甜食,所以每次准备的也都是甜食,皇帝从来都没有动过,她一直以为是皇帝那般的人怎么会随随便便对她这里的点心感到新奇,那是皇帝啊,有什么东西是皇帝没吃过的,再者说皇帝总是要有气度才对,拿起来就吃哪像是皇帝?

    后来她才知道,皇帝不吃她这里的甜食,不是皇帝不想吃,而是皇帝不愿吃。

    因为珍妃说过,他胃不好,吃甜食就会烧心难受,就会胃疼,所以皇帝就不吃,除非是珍妃让他吃的时候。

    后知后觉,所以云红袖才知道自己以为的她会比珍妃对皇帝更好,只是自以为是。

    “点心都是咸的。”

    云红袖看向皇帝:“精心挑过,每一种我都先自己尝了尝。”

    皇帝点头:“谢谢。”

    云红袖一怔。

    谢谢这两个字有时候代表的不仅仅是客气,还有疏远。

    “你还是打算离开长安?”

    皇帝问。

    他看了那些点心一眼,沉默了一会儿后拿起来一块,却没有吃。

    “不打算了。”

    云红袖的回答让皇帝颇感意外。

    “上次听茶儿提起来才知道陛下胃不好,不能常吃甜食,想想以往,总觉得自己准备陛下爱吃的终究没错,原来陛下爱吃的未必会吃,进而想到,我以为合适的,未必合适。”

    皇帝点了点头:“是朕的错,让你以为合适。”

    云红袖摇头:“哪有女孩子没有幻想的,陛下什么都没给,是我自己幻想的太多。”

    她忽然笑了笑:“若早知道陛下只爱我的才,我就求陛下让我做官了。”

    皇帝问:“如果你想,朕可以去做。”

    “没有女人做官的先例,自然也就更没有女人进内阁的先例,况且我还出身青楼。”

    “朕是皇帝,只是很少任性,可朕若是任性起来......”

    皇帝的话没有说完就被云红袖打断:“陛下是天下最不能任性的那个人,天下人都可以任性,唯独陛下不可以,天下人都可自由,唯独陛下不可以,所以天下人算是芸芸众生,而陛下是陛下。”

    皇帝沉默。

    云红袖问:“这个马屁如何?”

    她看起来比皇帝要轻松的多。

    皇帝笑起来:“还好,听着有些舒服。”

    云红袖笑着摇头:“陛下笑的勉强,说明这马屁拍的不好......以后陛下不用每年我生日都来,以前觉得那是陛下在乎我,后来醒悟那是陛下觉得应该给我的,在珍妃娘娘以前陛下有皇后,在珍妃娘娘以后陛下遇到我,可是不管以前还是以后,陛下在乎的只是珍妃娘娘,如果一个男人一辈子一定要和一个女人相遇,陛下遇到了。”

    皇帝看着云红袖,一时之间不知道说些什么。

    “朕知道你心意,所以每年你生日朕都会来,是朕觉得如果连这一天朕都不来,你会更辛苦。”

    云红袖撇嘴:“才不要你可怜。”

    皇帝一怔。

    云红袖起身,走到窗口看着外面大街上人来人往:“茶儿说,男人和女人唯一的区别,只是男女之分,看不起女人的男人多半没有大出息,看不起男人的女人多半是个怨妇,这不可怕,可怕的是,男人看不起男人,女人看不起女人。”

    她回头看向皇帝:“茶儿说这些话不是她说的是沈冷说的,我想,沈冷真是一个有趣的人。”

    她指了指自己的头:“灵魂有趣。”

    云红袖的视线再次回到窗外:“我得看得起自己。”

    皇帝笑起来:“他有趣?”

    他有趣还不是随他老子我?

    皇帝起身:“那朕就先回去了。”

    他看着手里捏着的那块点心,放进嘴里。

    “好吃。”

    云红袖没回头,依然站在窗口:“那我不送陛下了。”

    她看着窗外,流泪,嘴角也有笑。

    “我在心里送过陛下了。”

    她喃喃自语。

    大宁,西疆。

    西疆边城外,几辆马车一直都在外面等着,为首的是个吐蕃国的富商,看起来穿着华美,他经常在大宁和吐蕃之间来回走动,把吐蕃的货物卖到大宁,把大宁的货物卖到吐蕃,这些年来赚了很多很多钱,和边城里的宁军都算熟识。

    西疆这边气候比长安城要暖一些,可绝不至于热,这个富商看起来有些热,一直都在擦汗。

    城门口,一个背着行囊衣衫褴褛的年轻胡人走出来,吐蕃富商从袖口里抽出来画像看了看,然后连忙迎过去:“是大野先生?”

    大野坚点头:“是我,你是谁?”

    “先请大野先生上车。”

    吐蕃富商很谦卑的做了一个请的手势,虽然不情不愿,他知道大野坚是个楼然人,在吐蕃人看来楼然人也算人?然而他不敢放肆,因为这个人是吐蕃王庭特意交代他带回去的。

    “大野先生。”

    马车里,富商语气很恭敬的说道:“吐蕃国在长安城的人用最快的速度送回王庭一封信,我王收到信之后立刻安排人在边城等着接你回去。”

    “为什么?”

    “因为大野先生了不起啊,我王已经知道大野先生在长安城连续击败十几名宁军将军的事,大野先生是当世都不可多得的英雄,我王吩咐下来,无论如何要请大野先生到过度,王会亲自接见先生。”

    大野坚嘴角勾起来,可他却摇了摇头。

    “我想回楼然。”

    “楼然回去做什么?”

    富商连忙劝道:“楼然那种地方,大野先生回去了也不会有大作为,先生是大英雄,有大才又能打,到了吐蕃之后必会被我王重用,回楼然去的话也许先生要碌碌无为。”

    “你说的对。”

    大野坚微笑着说道:“我是要回楼然的,但不是现在回去,我回去的时候,应该兵甲先行才对。”

    他看向富商:“吐蕃王,会觉得一个楼然人重要吗?”

    富商陪笑着说道:“先生若是愿意的话,从现在开始先生就不是楼然人了,而是吐蕃人,陛下说,可赐贵族姓。”

    大野坚问:“为什么吐蕃王会让你在这等我?我不相信仅仅是因为我打赢了一些宁人的年轻将军,吐蕃也有勇士......难道吐蕃王还有什么别的想法?”

    富商叹了口气:“大野先生你可知道,我们的公主还在宁国,本应该嫁给一位世子,后来嫁给了一个将军,这也就罢了......”

    他看了大野坚一眼:“可吐蕃十几万将士的血,就在这片大地之下。”

    大野坚哈哈大笑:“若你没有这句话,我不去吐蕃。”

    富商也笑:“所以我王选对了人。”

    与此同时,西域吐蕃国都城,武义城。

    原本吐蕃和大宁并不接壤,也自然算不得近邻,可是宁已经先后灭掉了吐蕃和大宁之间的诸多小国,现在的吐蕃变成了大宁最近的邻居,如何能不怕?

    宁军好战且善战,吐蕃人还曾主动得罪过宁人,吐蕃王大布聂塞要是能睡安稳才怪,尤其是他女儿月珠明台屈辱的嫁入大宁之后,这种担忧更重,那一战,吐蕃国十万精锐尽失,国力一下子被打的衰退下来,虽然还称得上是西域强国,却远不能和过去相比。

    武义城王庭,博赛宫。

    吐蕃王大布聂塞看了看在座的这些人,先是客气的笑了笑,举起酒杯:“欢迎诸王到来共聚武义。”

    在座的人也都将酒杯举起来。

    坐在大布聂塞左边的是柔兰国国王,再左边的是后阙国国王,挨着后阙国国王的是楼然国王,坐在大布聂塞右边的是一个看起来很年轻的贵族,可谁都不认识,而且身上也不是王袍,只是一件虽然华美可却显示不出什么特殊身份的锦衣,这个年轻人的旁边是一个看起来个子应该很高,但长相和他们这些人完全不同的壮硕男人,再往右金雀国国王,金雀国在西域也算是大国,实力比吐蕃稍弱而已,而那两个来历不明的年轻人却能坐在更靠近吐蕃王的位置上,显然有些不对劲。

    “噢!”

    吐蕃王笑了笑:“忘了介绍,这位......”

    他指了指坐在自己身边的年轻男人:“是来自安息的贵客,安息左贤王世子弃聂嘁,他是代表尊贵的安息皇帝伽洛克略前来和我会盟的。”

    弃聂嘁微微点了点头算是打过招呼,并没有起身,显得很倨傲。

    吐蕃王又看向那个高大的年轻人:“这位来自更遥远的地方,他是尊贵的黑武帝国国师派来的使臣,也是黑武帝国的大将军辽杀狼。”

    吐蕃王笑了笑:“既然大家都认识了,现在让我们满饮此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