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书快小说!

- 书快论坛

书快小说

第九百四十四章 羌人

作品:长宁帝军 | 分类:历史军事 | 作者:知白

    白衣少年一动,黑眼就好像被牵动了神经一样条件反射般跟着冲了出去,以至于青果道人都没有反应过来,再看时,黑眼已经追着白衣少年转进一条巷子,青果道人嘀咕了一句跑这么快干嘛。

    二本道人回头看着他:“师父,黑了吧唧干嘛跑了?”

    青果道人立刻拉了二本道人一把:“追上去。”

    两个道人冲到巷子口,只比黑眼他们慢了也就是二三十息的时间,可是在他们转入巷子口的那一瞬间就被看到的一幕所吓坏,在那一刻两个人的毛孔都炸开了。

    那个最先冲过来的白衣少年倒在地上,脖子后边的血已经再次将白衣染红。

    黑眼则被一个看起来比他高一些的很壮硕的男人按在墙上,黑眼的两只手被叠住,他自己的左手压着他的右手,而那个壮硕男人的手压着黑眼的两只手,以黑眼的实力竟然完全不能动,他面前的男人右手举起来,握着的正是黑眼的铁钎。

    在那一瞬间,二本道人错觉那把黑色铁钎已经刺进了黑眼的心脏。

    当的一声!

    青果道人腰间缠着的软剑到了,软剑精准的钉在铁钎上,本刺下来的铁钎被剑荡开。

    压住黑眼的那个壮硕男人慢慢的转过头看向青果道人,在看到青果道人一身道袍后眉头微微皱起来:“道人?”

    他松开黑眼,黑眼立刻一拳砸向他的咽喉,可是拳头才抬起来,可是男人的手掌横切在黑眼脖子上,黑眼闷哼一声倒了下去。

    壮硕的汉子身穿一身很普通的衣服,和寻常百姓无异,只是脖子上系着一条血红色的围巾。

    脸型稍显四方,颧骨很高,眉毛很重,眼神如鹰。

    青果道人一剑将羌人手里的铁钎荡开,第二剑朝着羌人的肩膀刺了过去,祥宁观的道人们向来不杀人,就算是与人动手也很少用兵器,用兵器也不会直奔要害,这已经是一种习惯,所以刚刚青果道人那一剑才是刺的铁钎而非那个壮硕汉子。

    从老到幼,一身武艺,却都不会打架,如果秋实老道人会打架的话,教出来的徒弟如青果道人青林道人就不会逢战就变得紧张,至于青果道人教出来的二本,更不会打架。

    不会打架不等于武艺不高,事实上,青果道人的武艺还在黑眼之上,单纯的论武艺黑眼在流云会其实不算有多高,前十都未必能进,且不说叶先生和虞白发,就算是如今在少年堂做教习的几个人也比黑眼的武艺要高,黑眼的综合能力更强,却不代表打遍天下无敌手。

    在白衣少年转进巷子的那一瞬间就被靠墙站着的羌人一击打在脖子上倒了下去,黑眼紧跟着转进来,第一眼看到的就是倒在地上的白衣少年,那少年看起来十六七岁,其实哪里有那么大,到今年才刚刚过十二岁,他只是远比同龄人要显得高大。

    黑眼在看到他倒地的那一瞬间头皮都炸了起来,铁钎瞬间抽出,可是在铁钎才出现的刹那,羌人一把将铁钎夺走,出手速度比黑眼的速度还要快至少一个黑眼的速度,若全力应付黑眼不至于那么快就败,可是倒在地上的白衣少年让黑眼分心。

    羌人没有躲避青果道人刺过来的剑,手里的铁钎随意一扫,当的一声将软剑荡开。

    “中原道人,一个个都是这般软绵绵的,怎么对的起祖师爷。”

    这羌人说话的口音很别扭。

    青果道人的软剑被荡开的一瞬间,虎口上就传来一阵剧痛,他知道对手厉害,立刻喊了一声:“二本救人快走!”

    二本道人从后边冲过来,看到师父正在和一个羌人交手,地上倒着两个人,那一瞬间二本道人也懵了,第一反应要去帮忙,然后就听到师父喊救人,二本来不及多想,跑过去把黑眼和白衣少年两个人夹在腋下转身冲出巷子口。

    回头喊了一声:“师父等我。”

    回头的那一刻,看到的他师父的软剑飞了出去。

    那把剑被震的如同蛇一样抖动着,发出刺耳的铮鸣,剑飞上高空,像是飞走的灵魂。

    二本道人的脚步骤然一停。

    他眼睁睁的看着师父青果道人被那个羌人掐住了脖子,然后看到了羌人手里的铁钎高高抬起,噗的一声......铁钎刺穿了青果道人的心口,墙壁另外一侧,尘土炸起很小的一团,铁钎刺穿了墙壁。

    羌人松开手,青果道人的双臂软软的垂了下来。

    二本道人的眼睛骤然间变得血红,他啊的嘶吼了一声就要冲回去,刚转身就看到师父转头看过来:“傻小子快跑啊!跑啊......跑......”

    二本道人脸色白的好像纸一样,他性子单纯,正因为是有他师父有秋实老道人有师叔他们照顾着,才能一直单纯,这是他第一次经历亲人的生死,第一次体会什么叫心如刀割。

    他站在那,像是被夺走了灵魂,就想飞上天空的那把软剑。

    羌人抬起右手,在青果道人的心口上蘸了一些血,手指在青果道人额头画了一个稀奇古怪的符号。

    “净七魄,除邪祟,无往来生,无往来死,消于无形,不入轮回。”

    自言自语的说了这几句话,他转头看向二本道人。

    二本道人却仿佛已经完全傻了,只是死死的盯着师父,一时之间站在那忘记了自己该做什么。

    “徒弟......”

    青果道人艰难的抬起手在自己额头上抹了抹:“别让他也把你的脸弄脏了,不好洗......我还有几件新衣服没来得及穿,就传给你好了,虽然我觉得你太傻衬托不出来我那新衣服的气质......咳咳,徒弟,快点走吧,回去告诉你师爷爷,就说我去找道祖他老人家吵一架,问问他当年,咳咳......”

    砰!

    羌人听到道祖两个字猛的转身,左手按着青果道人的额头撞在墙壁上,墙壁骤然塌下去一个坑,青果道人的后脑爆开一团血。

    杀了青果道人,羌人转身要走向二本,可是迈了一步,却发现自己的衣服被拉住,低头看时,不知道什么时候青果道人的手竟然抓住了他的衣服,人都已经死了,可手却没有松开。

    羌人一怒,转身一拳将青果道人的胳膊砸断。

    黑眼在这一刻醒了过来,被二本道人夹在腋下,身子横着,缓了一会儿才清楚自己是什么姿势,再看时,正好看到羌人一拳砸断了青果道人的胳膊。

    “二本,走!”

    黑眼嘶哑着喊了一声。

    二本道人恍惚了一下,低头看了看黑眼:“你们走,我要为师父报仇。”

    “那是二皇子!”

    黑眼声音很低但急促的说了一句,二本道人怔住。

    黑眼急切道:“你夹着的那个是二皇子啊,快走。”

    二本道人啊的吼了一声,转身大步冲了出去,羌人迈步跟了几步,看了看大街上人往这边看过来的越来越多,也有不少人往这边聚集,他转身走回巷子里,很快就消失不见。

    半个时辰之后,巡城兵马司刚刚得到军令严查各城门口之前,七个羌人保护着一个穿着厚实大氅带着帽子的年轻人离开了长安。

    他们没有走官道,大年三十的这一天,他们走进城外旷野,走了大概四五里路,在一条土沟里,一群江湖客在那等着,马匹也都准备好了。

    “曹公公。”

    江湖客的首领迎上来。

    曹安青把厚厚的绒巾往下拉了拉露出嘴:“走吧,长安城已经混不下去了......咱们去西北玩玩,古羌地,有人在等着我。”

    他说完之后把绒巾又拉上去,嘴的位置冒出来一阵热气。

    “我也该回去了。”

    一群人上马,依然不走官道,朝着西边纵马冲了出去。

    与此同时,未央宫。

    皇帝快步冲进屋子,一眼就看到躺在床上双目紧闭的二皇子李长烨,他的脚步骤然一停,脸色白的吓人,守在床边的珍妃娘娘连忙过来:“御医已经重新缝合了伤口,失血多了些,但御医说不会有大事,烨儿脑袋被震了一下所以还没有醒过来。”

    皇帝看向珍妃,嘴唇都在微微发抖:“朕,朕是不是不该把他送到流云会去?”

    “只是个意外。”

    珍妃连忙劝道:“烨儿不会有事,黑眼也受了伤,出手的人力道刚猛,烨儿年幼撑不住一拳也是情理之中,让他经历过这些,以后他也会变得谨慎起来。”

    皇帝走到床边低头看了看:“御医确定没有大事?”

    “确定,伤口很长但不算深,之前已经缝合了伤口也敷了药,之前是被人震开了缝合的线。”

    皇帝转身,担忧少了些许,可是怒意却在:“是谁?”

    “羌人。”

    珍妃道:“送烨儿回来的二本道人说是羌人。”

    皇帝问:“二本道人呢?”

    珍妃这才想起来,往左右看了看:“应该在门外。”

    皇帝进门的时候根本没有看到二本道人,他转身吩咐:“卫蓝,带人去看看。”

    大内侍卫统领卫蓝立刻应了一声,快速转身出门。

    巷子口。

    青果道人的尸体还挂在墙上,二本道人一步一步的走过来,每一步仿佛都千钧重,他的眼睛血红血红的,脸上都是泪。

    “师父......”

    二本道人伸手握住铁钎使劲儿往外一拔,铁钎从墙中抽出来,青果道人的尸体随即倒了下来,二本道人将铁钎扔在一边一把将师父的尸体抱住。

    那一瞬间,二本道人好像全身的力气都没了。

    抱着师父的尸体,二本道人嚎啕大哭。

    “师父你活过来啊师父,我看不上你的衣服,我不要,你活过来啊......你活过来,我把我的新衣服都给你行不行......我出门还带了酒钱,师父,咱们去买酒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