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书快小说!

- 书快论坛

书快小说

第二十四章 隐藏的镇煞符

作品:六指诡医 | 分类:武侠修真 | 作者:令狐二中

    我似笑非笑,把袖子网了上来,开口道:“丫头,你若是敢喝,你就来吧,小爷的血热乎着呢!”

    小女鬼瘪了瘪嘴,瞪眼道:“你不怕我?”

    “怕,怎么不怕?”我哼声道:“我怕你活不过今夜!”

    小女鬼一听,顿时瞪大了眼睛,有些激动道:“你真是鬼医!”

    “废话”我白了她一眼道:“别看我年纪不比你大多少,但是咱们出师早,正经八百的鬼医,被我救治和度化的孤魂野鬼,就是没有十万,也有一个正规军了!”

    我一边吹嘘着,一边点了三柱妙香,插进了香碗,放在了小女鬼面前!

    “看你小小年纪就去了那边,这三柱香我请了!”

    小女鬼感激地点点头,伏在香火上使劲吮吸着!

    人吃饭,鬼吸香,看这丫头这幅狗见了肉骨头的样子,她家里人是有多久没给她点过香火了!

    看着她年纪和我差不多大,我忽然有些同情,又到了一杯茶道:“白水还是茶?”

    小女鬼天真一笑道:“鬼医哥哥,你可真是好人,嘿嘿,那啥,有可乐吗?我好久没喝过了!”

    嗨,好嘛,死了还惦记着可乐呢,由此可见,美帝国主义的碳汽水对我们大华夏民族毒害之深!

    我摇了摇头,回身打开冰箱,取了一灌可口,拉开盖子,放在她的面前!

    这妞赶紧趴上来,无比陶醉地吸了一口,就看见那可乐上飘起了一缕缕白雾,小女鬼欢唱地打了一个饱嗝!

    “行了啊,一点淑女范都没有!”我老大不愿意道:“你长点心吧,还想着吃吃喝喝呢?我见你魂火熹微,鬼面闪着蓝光,今晚该有鬼差寻你下地府吧!说说,你叫什么?来找鬼医什么事?”

    我这么一问,小女鬼忽然重新变得紧张起来,大眼睛溜溜转着,让人无比怜惜!

    “鬼医哥哥,我叫小姝。今天是我死去三周年,也是我最后能重新轮回的期限,请您一定要帮帮我!”

    我虽然不情愿,可世界就是如此残酷,还是将实情说了出来:“小丫头,实话告诉你吧,我刚才看过了,你三魂不全,而且被压了五行。以现在的状况,你是不可能投胎了。即便是被鬼差带回去,也只能是下地狱,沦为鬼奴!”

    “我知道!”没想到小丫头回答响亮,她竟然知道自己的处境!

    “既然知道,你还求我什么呢?即便是我答应帮你找全三魂,帮你恢复五行,可是今天是你最后的期限啊,已经赶不上了!”

    小姝泪眼婆沙,低声道:“我不奢望投胎,我只想回老家去看看我母亲。当初离家的时候我只有十五岁,想着打工贴补家用,我妈她……至今还不知道我已经死了……”

    我的心里莫名的疼了一下,一个小女鬼还有母亲牵挂着,可我的母亲……唉!

    “丫头,你都离世三年了,这么久的时间,以前为什么没回去,偏偏今天要回?你不知道以你的魂身,只要被阳光一扫,就会魂飞魄散吗?”

    小姝点点头,面露悲戚之色:“鬼医哥哥,不是我不想回,而是我不能回!你能跟我走一趟吗?到了我栖身的地方你就明白了!”

    z《0

    我看了看外面的雪天,开口道:“你说的是现在?”

    “对,就是现在,等不到晚上!”

    鬼医医鬼,天经地义。这丫头的症状表明,她五行溃散,用师父的话说,这是阴元朝不保夕的特征,我于情于职都得帮帮她!

    “那好吧,咱们走。不过你做好心理准备,今天是你三周年,很可能我医好了你,夜里你也会被鬼差带走!”

    小姝忙不地点头道:“我知道,可是不试试怎么行,只要你帮我能回家看看母亲,日后就算魂飞魄散我也甘心了!”

    我起身披上棉袄,将一个浸泡过槐树水的葫芦挂在腰间!

    槐树也叫鬼树,百木最通阴之树,以槐木泡水,浸染之物皆可以藏附鬼身!

    “小丫头,你进葫芦吧,虽然举着黑伞,可是还是太危险了!”

    小姝甜甜一笑道,谢谢鬼医哥哥,说完收了魂身钻进了葫芦!

    出了门,按照小姝的指挥,几经辗转,我们来到了云城老城一处破旧的铁路桥下!

    “就是这里了,鬼医哥哥,你看见桥墩上有一个圆形的小洞了吗?我就栖身在这里!”小姝在葫芦里悄悄说道!

    怎么会栖身在小洞里呢?

    我暗自琢磨着,一般来说,人死后,魂随尸身,尸体火化后,魂魄才自行飘散。头七、三七、周年都是投胎日,越早越好,最晚不能超过三周年,这期间,魂魄一般都会选择阴气较重的墓园、河边、树林里栖息,没听说过跑桥墩里藏身的!

    莫非……这丫头的尸体还在桥墩里?

    我心头一惊,疾步走了过去。也顾不上四周人的异样目光,朝小洞里望了望!

    光线昏暗,我足足瞧了好几分钟,终于看清楚了,原来,小洞有七八厘米深,洞壁上有两滴早就干涸的血迹!

    我明白了,这是小姝的血,没了尸体,小姝的魂魄在本能的作用下,一直守着自己的血液!

    可是,好好地,血怎么会溅到桥墩的孔隙里?还有,小姝作为一个外乡人,尸身呢?难道她死后没人核实她的身份通报家乡吗?

    想着想着,我心中突然冒出一个惊悚的念头,种种迹象表明,小姝的死,很可能不是那么简单!

    “丫头,你还没告诉我,你是怎么死的!”我大声道!

    两个过路的大妈被我吓了一跳,低声骂道:“神经病!”

    想想也是,看见一个男人铁青着脸,大雪天对着桥墩说话,确实够吓人的!

    小姝顿了顿,小声道:“不记得了!”

    “那你还记得自己在这城市认识过什么人吗?”

    “也不记得了!”

    这就不对了,小姝还记得自己的母亲和家乡,却不记得自己在云城的痕迹,于理不通啊!

    “小姝,你老实告诉我,为什么自己一直没去投胎?是不是心中藏着什么秘密,还想报复什么人?”

    “没有!”小姝马上委屈回应道:“鬼医哥哥,不是我不想走,是我走不得!你看看旁边路灯的灯罩就明白了!”

    灯罩?灯罩和小姝走不走有什么关系?

    我带着疑惑走到那个矮杆灯前仔细看了又看,终于,在灯罩上发现了一个秘密。原来,就在灯罩上对着桥墩的方向,被人用防水笔画了一个反笔茅山镇煞符!

    换句话说,只要路灯一亮,一个镇煞符的影子便被打桥墩上!如此一来,白天小姝不能活动,而夜里,别的鬼魂可以活动,可小姝还不能动,她无处可依,无处可去,已经被困在这三年了。难怪她只能选择这么一个阴沉的雪天冒险来求助……

    我的后脑勺一阵发麻,人心歹毒啊。显然,这个符咒不是偶然的,这背后定然藏着一个骇人的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