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书快小说!

- 书快论坛

书快小说

第四十二章 水中鬼族

作品:六指诡医 | 分类:武侠修真 | 作者:令狐二中

    不过,到了元叔家,元叔不在,连大虎娘也不在。大门、屋门都开着,早上元叔流的血仍摊在地上,竟没收拾!

    病刚好的人,能去哪呢?我还反复叮嘱,不能出门,元叔也真是的……

    “或许是疯久了,终于好了,出去散心去了吧!”史刚猜测道!

    不知道为什么,我隐隐的感觉有些不安!

    回到家,我做了些准备。按照师父的笔记,画了几道镇煞符。不管怎么说,防患于未然总不是坏事!

    史刚说我一个人去不放心,要偷偷跟在我后面。

    我说不行,既然老张头点名我只能一个人去才能看见秘密,那我就一个人去。

    看见史刚不安的样子,我道:“你可以抓我不在这段时间,再去找元叔问问,有关当年洪水和死了两个人的事他知道多少!”

    史刚点点头道,那你小心点,说着,将一个纽扣按在了我的衣领上!

    “这啥玩意?”

    史刚笑道:“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吗?微型定位器,你走到哪我都能通过手机找到你的位置,算是以防万一吧!”

    我心里暗笑,这大块头犯浑起来比痞子还横,可有时候心比女人还细,心有猛虎,细嗅蔷薇大概说的就是这样的人!

    吃吃喝喝一晃到了天黑,按照计划,我奔黑水潭,老史去找元叔!

    入冬时节,野外荒凉,特别是这种半阴不阴的天气,到处黑乎乎的,一阵阵凉风还直往脖子里灌!

    我裹了裹衣领子,穿过树林,黑水潭近在眼前!

    既然老张头说我到了就会明白,那我就先观察一下,我倒要看看这老头卖的什么关子!

    左右瞧了一会,毫无动静,倒是看见潭边有一条停泊的小船,船头上似乎有个人影!

    莫非老张头让我等的就是这人?

    天气阴沉,看不清这人长得什么样,不过身材不高,上衣在风中摇摇摆摆,怎么看怎么像个女人!

    又等了一会,还是没动静。这人似乎很有耐心,就那么面对水潭站着,一动不动!

    耗不下去了!

    我爬起来,朝着小船小心走了过去!

    “你好,我是罗卜,你是……”我客气地打了声招呼!

    这人没吭声,只是那只手很僵硬的摆了摆,意思是让我上船说话!

    这人太怪了,虽然还看不清长相,但是她的动作很诡异,就像是动画片里的木偶!

    我暗暗捏了捏袖管的银针,一咬牙,跳上了船!

    虽然天已经很冷了,但是水面只有边缘冻了一层薄薄的冰。我上船这么一摇晃,薄脆的冰层发出一阵阵咔咔的碎裂声!

    我在小船的摇晃中稳住身子,朝前一看,顿时吓了一跳,此时终于看清楚了,船头的哪特么是人,分明是一个花里胡哨的纸扎人……

    “艹,老张头你个狗日的!”我自知不妙,暗骂一声,就要跳上岸。

    可就在这时候,纸扎人突然轰的一下冒起了一股大火,火苗中我看见那纸扎上用红笔清清楚楚写了“罗卜”二字!

    与此同时,一个人影从船帮外跳了进来!这人手脚利落,手上捏起长蒿,一用力,小船便利箭一般冲进了潭中,眨眼间已经离岸五六米远了!

    “张大山,果然是你!”我又惊又怒,大喝一声!

    老张头满脸狰狞,咧嘴朝我一笑道:“小卜,对不起了,我就是想借你的血一用!”

    老张头不由分说,从腰间抽出一把明晃晃的刀子就朝我跳了过来。

    此时周围是水,船上是贼,我只能拼死一搏了!

    我摸出银针,侧身躲过刀刃,迎着张大山的脖子就刺了过去!

    事实证明,我还是低估了张大山的拳脚功夫。这老头就像是一只灵巧的猴子,腾空跃起,直接落到了我的身后,我还没反应过来,那刀刃就擦着我的胳膊划了过去!

    一阵剧痛,虽然没伤及动脉,但是血流如注!

    一见血,老张头双眼放光,扑过来死死攥着我的胳膊将血液往潭中撒。

    “张大山,你这个忘恩负义之徒,枉我奶奶救你!”我努力挣脱张大山的控制,一边怒骂道!

    见血流的不少了,张大山抬起一脚,将我踹翻到船斗里,仰天大笑道:“是恩是仇我会下去和你奶奶算,做牛做马我认了,你就委屈点,先在船上呆着吧!”

    张大山说完,摸起捞尸杆砰的一下将那个要烧完的纸扎人掀进了水里!

    我本想爬起来,可是张大山就像是癫狂了一般,双腿插在船中央,使劲摇晃着,整个小船剧烈摆动起来,好像随时要翻一般!

    张大山一边摇晃着,一边用捞尸杆重重拍打着水面,口中还唱着悲凉的号子:死去的人儿嘞,归来呦,水中的虾米鱼儿唉,送魂儿哦,孽障的水伯呀,是个贪婪鬼啊,你把我心爱的人儿,还回来……

    这调子悲怆婉转,阴冷苍凉,唱的我起了一层层鸡皮疙瘩!

    就这么摇啊唱啊,突然,“砰……”的一声,小船好像被水中什么东西重重击打了一下!

    我一惊,莫非水中有东西?

    “砰砰砰……”

    刹那间,重重的敲击声杂乱起来,整个小船似乎要随时被敲散了一样!

    我被老张头这阵子摇晃折腾的浑身没一点力气,摊在船斗中一阵阵眩晕,胃里翻江倒海,几乎呕吐!

    可是我还是忍不住好奇,极力拉住船沿,挺直腰,朝水中看了一眼!

    这一眼看去,吓得我差点尿了。

    就在小船周围,全是人,不,准确点说,全是长着人脸的鱼。一条条大鱼仰着苍白的脸,直勾勾看着水面,噗噗地吐着水泡,尾巴啪啪地朝着小船拍打着!

    这些人绝大多数我不认识,不过也不全是生面孔,其中有一个年轻的女人脸我就认识,那是老李家的一个儿媳妇,因为不堪家暴跳潭自杀的,她死那年我还是个五六岁的孩子……

    不用说,老张头这是把水中所有困住几辈子的亡魂都给叫出来了!

    “张大山,你疯了吗?”我怒吼着,这老东西招鬼,为什么要用我的血?

    老张头理也不理,从兜里掏出一把纸钱,朝天一撒,仍旧继续唱着调子,拍打着水面!

    就在我正怒骂的时候,老李家那个死掉十多年的儿媳妇突然朝我咯咯一笑,甩了一下尾巴,弹起来一米多高,挺着黏糊糊的大嘴就往我身上跳!

    惨白的面孔距离我不过半尺远,这女人嘴里的碎牙和黑鱼一般,要是咬上一口,非成血葫芦了不可!

    就在关键时刻,老张头突然出手,一杆子抽在了那女人的腮上,顿时黑血淋漓!

    “拿了钱赶紧滚,否则,我让你魂飞破灭!”

    老张头朝那女鬼狰狞大骂一声,那女鬼呲了呲牙,最然不甘心,但还是马上潜进了深水里!

    “张大山,你……”我不明白他这是为什么,伤了我却似乎并不想我死!

    老张头完全不理我,双眼死死盯着水面!

    忽然,潭水咕噜咕噜冒起了大泡,一圈圈波浪朝着岸边拍去,而小船的下面则卷起了旋涡,小船正载着我和老张头朝漩涡中沉去……

    }更新最{快|√上~L

    老张头终于停了下来,脸上露出一丝得逞的奸笑,他将手中捞尸杆前面折叠部分打开,竟然是一把明晃晃带着符咒的标枪!

    他,这是要开始杀我了吗?

    我心中一凉,奋力爬起来,就在准备死也要离开船的时候,却看见老张头将带刃的捞尸杆狠狠朝着水中刺了下去……

    “孽障,纳命来!”

    老张头一声咆哮,用尽了全身的力气,脸上的戾气化成了惊悚的笑容。

    可是,这笑容还没打开,就僵住了,口中惨淡地喃喃道:“扎空了……呵呵,我扎空了,呜呜……,天意啊,也是,十八年了,你早就就是当年的修为了……”

    老张头话没说完,就听一声剧烈的轰隆,一道水柱直冲九天,小船当场被击碎成了两半,我被巨浪一下子拍蒙了过去,闭眼的瞬间,我看见老张头落在了岸上,踉跄了几步窜进了林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