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书快小说!

- 书快论坛

书快小说

第一百一十三章 拳手老马

作品:六指诡医 | 分类:武侠修真 | 作者:令狐二中

    常三爷和李铁嘴稳坐如山,相互理也不理。那个日本佬白尺本助见两人暗地里较劲,便笑了笑站了起来,朝两人用蹩脚的中国话道:“俗话说得好,客随主便,不过,今天作为两位老先生的客人,我冒昧地主持这一局,不知道两位允许否!”

    常大江和李青山自觉一直僵持着也不是个办法,既然这个小日本既然主动给了两个人一个台阶,何乐而不为?两人不约而同拱了拱手道:“既然有白尺先生主持,那就再好不过了!”

    得到了两位财团大佬的首肯,白尺本助恭谦地朝着围观的众人鞠了一躬,开口道:“按照历年规矩,先见拳手再下注。站在我左边的这位是来自墨西哥的拳王劳尔,外号黑棕熊;右边的这位是来自泰国的拳师,有巴厘虎之称。现在我宣布,开始下注!起注三百万!”

    白尺话音一落,围观的众人便一拥而上,手中的筹码迅速在高台下堆积如山!

    我粗略看了看,更多的人选择的是李铁嘴这边推出来的黑人劳尔,而下注在干瘦的泰国拳手一方的几乎寥寥!

    也是,在一般人看来,这两人几乎不是一个重量级的选手,黑大个的胳膊比泰国拳师的大腿还粗!

    不过,小韩七爷坚持认为泰国拳师会赢,想必一定有他的道理!

    我正要上前下注,牛奋忽然俯身过来道:“卜爷,先看一局,第二场再下也不迟!”

    我点点头,总感觉今天的牛奋神神秘秘的,绝不是过来玩两把那么简单!

    围栏里,裁判一声锣响,两个拳手来到拳台中央!

    泰国拳师面无表情,很合规矩地上前一步,微微鞠躬抱了抱拳!

    可那黑大个却毫无底线,趁着泰国拳师毫无防备之际,忽然一个加速度,猛地就是一个左旋腿,正踢在泰国拳师的小腹上,直接将泰国拳师踢出去了连三米,撞在了围栏线上!

    黑大个狡黠一乐,晃了晃宽圆的肩膀,像是大猩猩一样锤了锤自己的腱子肌胸脯,嚣张至极。口中还结结巴巴用中文道:“要打便打,虚的没用!”

    由于下注在黑大个身上的人较多,顿时,台下一阵欢呼!

    李铁嘴也颇为得意,瞥了常大江一眼道:“三爷,这小瘦子你从哪淘来的,不禁揍啊!”

    常大江一声不吭,一招手,一个侍从过来了。

    “去,拿一瓶最好的香槟,马上就要庆祝了!”

    李一愣,哈哈笑道:“三爷,你这是要给我的人庆祝啊!”

    泰拳手从地上爬了起来,本就脏兮兮的眼睛此刻变得猩红,狠狠啐了口唾沫,竟带着血丝,由此可见刚才黑大个偷袭的那一下子有多重!

    “嗬!”

    泰拳手忽然嘶吼一声,像个干巴猴子一样腾空而起,轻松一跃已经到了黑大个跟前!

    这家伙的拳头、手肘和膝盖好像铁打的一样,上下齐攻,招招玩命!

    上取咽喉,中取丹田,下踢裆中,动作凌厉而干脆,几乎每一拳脚打在黑大个身上头能听见骨头相碰的声音!

    一开始,那黑大个仗着体力充沛还能招架,可是三十几拳下去之后,黑大个逐渐开始追不上泰拳手的速度,豆大的汗珠子就稀里哗啦的掉下来了!

    可是泰拳手已经杀红了眼,压根没给他半点停歇的机会,提膝、肘击、勾拳,动作一气呵成!

    终于,泰拳手利用矫健的身形,一个摆拳打开了黑大个护住脑袋的遮挡,朝着其太阳穴就是重重一击!

    人群中顿时一阵惊呼,就看见二百多斤重的黑大个像是一摊猪肉重重砸在了擂台上!

    这时候,少数押注泰拳师的客人欢呼雀跃起来,一个个高呼着:“打死这个偷袭的黑鬼,打死他,打死他……”

    我心中不禁有些紧张,都说黑拳号称无规则无限制,打死打伤后果自负,可是总不能真的在台上杀人吧!

    黑大个趴在擂台上看见泰拳手一步步逼了过来,眼中闪出了绝望,一边朝着裁判示意认输,一边使劲朝着擂台下爬!

    那裁判只是挥手示意了一下,表示比赛可以结束了,然后转身便自顾自下去了!

    泰拳师却并不善罢甘休,几步追上匍匐的黑大个,朝着其后脊椎骨就是重重一膝,就听嘎嘣一声,黑大个全身抽搐如同上了屉的虾米,口中黑血直喷,俨然已经没活路了!

    泰拳手这才满意地朝四周扭了扭脖子,然后猛地一脚将抽搐濒死的黑大个踢下了台!

    人群里发出一阵惊呼,一群磕了药一般的热装男女尖叫着并没后退,反倒是气急败坏朝着黑大个补了几脚,顿时,血溅的到处都是!

    这些人口中骂骂咧咧:“不中用的东西,害得老子亏了五百万……”

    案台上的李铁嘴在一瞬间转喜为悲,狠狠地将自己的杯子摔在了地上!

    常大江倒是得意起来,特意让侍随给李铁嘴上了一个新杯子,然后到了一杯香槟道:“青山啊,消消气,不就是一场输赢嘛,你的香槟和我的香槟都一样!”

    台下上来两个保安,将那黑大个抬了下去,我估摸着一定是找个僻静的地埋了!

    我已经彻底被眼前发生的一切震惊了,原来,人命在这些人的眼里不过是一场游戏。这是我从村子里长大一辈子都不会想到的事情,残忍能带来荣誉,弱肉只能被强食。

    “卜爷,小文,你们说这个泰国拳师的弱点在哪?”牛奋看着台上面无表情的拳师道!

    “头顶!”我和巩雅文不约而同道!

    "*最新}章节!;上;e,hy

    巩雅文看了看我,笑道:“行啊,一个不会打架的小中医竟然还能看出来门道!”

    我懒得在牛奋面前和她争一时长短,毕竟好男不和女斗。

    巩雅文见我不开口,便对牛奋道:“这泰国拳师应该是练过童子功,皮肉硬的很,而且动作敏捷,要想一招取胜不太容易!不过要是能一击命中卤门穴,他就算骨头再硬,也无济于事!”

    我见巩雅文说完了,才补充道:“和泰拳高手交手,不能拉开距离,距离越远,他们的拳脚力道越大,所以不要畏手畏脚,要主动进攻才是正道!”

    牛奋意味深长点点头,朝着驼伯耳语了几句,驼伯便转身离开了!

    等了一会,一声锣响,第二场开始了!

    四散在周围喝酒吸烟的人又重新聚了回来,这时候白尺本助引着两个拳手走了出来,站在常大江一侧的仍然是那个疯狂的泰拳手,而另一侧的人则带着憨憨的狗皮帽子,一脸胡子拉碴……

    “马赛克?”我惊呼一声,连忙转头看牛奋!

    牛奋朝我嘘了一声,淡淡地说道:“卜爷,这里没人认识他,你我认识的老马在山上打猎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