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书快小说!

- 书快论坛

书快小说

第二百七十七章 和我动手

作品:六指诡医 | 分类:武侠修真 | 作者:令狐二中

    苍颜小声道:“小心点,这人今天也在抄家伙准备揍你的人群中着。”

    我点点头,为了不浪费时间,径直开口道:“你要是想卖我东西就算了,我虽然有钱,可是也不是散财童子,别浪费口舌了!”

    这人露出一丝尴尬的笑容,半个身子藏在我的车后,小心翼翼看了看村里,朝我道:“小先生,我不卖东西,我是来求你的!”

    “求我?求我什么?”其实我心明镜是的,毫无疑问,小胖子已经把我治好他爷爷的事说出去了,这人家中一定也是有病人的,所以找我帮忙来了!

    “听说您是个医生?”这人试探着问道!

    终于不被叫赤脚了,这说明这人还是有些见识的!

    “说的没错,我是个中医,你怎么称呼?”我客气问道!

    青年像是做政治报告一般道:“我叫王进步,是村里的小学老师,今年二十八岁,至今未婚,家境还可以,收入颇丰……”

    一旁的苍颜忍俊不禁朝我眨眨眼,车里的阿雅和碧瑶也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王进步有些不好意思道:“对不起啊,这两天相了几个亲,说习惯了!”

    我笑道:“没什么不好意思的,这样简单明了更好!说说吧,你找我什么事?”

    “柱子说您给他爷爷看好了病,所以我想请你给我妹妹看看!”王进步直言不讳地说道!

    苍颜轻咳了一声,递给我一瓶矿泉水,假意看了看四周。我知道,这丫头是在提醒我,不要太感情用事,该提马胜利的事了!

    她了解我,只要是听说别人有病的事,我都会忍不住关切起来!

    “你妹妹多大了,什么症状?”毕竟咱不是神仙,没有金刚钻别揽瓷器活,最基本的事情还是要先搞清楚!

    王进步犹豫了一下,小声道:“我妹妹就是那两个突然怀孕的姑娘中的一个!”

    一听这话,我刚喝了一口的矿泉水喷了出来,哑然失笑道:“喂,兄弟,你们村的涂山婆婆可是说,我就是那个外来的儿马子,你难道不相信?”

    “信个屁嘛!”王进步低骂一声道:“那不科学,人和人相距百里,怎么可能隔空受孕嘛!我怀疑,我妹妹压根就没怀孕,而是生病了!”

    “既然不信,那你今天还拎着菜刀和村里人杀过来!”苍颜冷飕飕地问道!

    王进步咂了咂舌头,皱着眉道:“实在对不起,你们不懂,在山里,女孩未婚先孕是天大的事。别人都说你就是那个畜生,我这个做哥哥的要不有点行动,别人会瞧不起我们。尽管我不相信,也只能随他们做做样子。”

    这一点我深有体会,越是愚昧的人群,越盛行党同伐异,举个粗鲁的例子,若是有一万个人在一起,九千个都在吃屎,并且说屎很香,剩下那一千个不吃的人反而会被当成另类。

    “行,看病可以,不过我有条件!”我站起身,正视着王进步!

    王进步掏了掏口袋,拿出一沓钱来,递给我道:“这是我去年下半年的工资,只要能将妹妹医好,这些钱全给你!要是要再多了我就没有了,今年的工资到现在还一分没发呢!”

    我将他的手推了回去,正色道:“我不要钱,我就想问马胜利住在哪!”

    一听这话,王进步的脸色也变了,嗓子里不自然地喘起了粗气!

    我还真纳闷了,不就是一个打听个人吗?难道这马胜利还是个怪物不成?每个人都遮遮掩掩,就好像在藏什么秘密是的!

    “中!”沉默了一会,王进步一咬牙,好像下了很大的决心大声道:“我拼了,你要是给我医好妹妹,我就告诉你!”

    -./w

    等得就是他的这句话!

    我一拍手,一直侯在车上的碧瑶和阿雅马上跳了下来,四个人收好东西,准备进村!

    “你们把车得留下,然后和我绕道去我家!”王进步小心翼翼看着村口,小声道!

    说来说去,他还是怕我进村给他惹去麻烦!

    不过既然能知道马胜利的住处,别的都可以依他!

    我们四个轻装上阵,其他暂时没用的东西都留在了车里,顺着河岸,和王进步迂回了大半个树林子,才绕到了后街的一处瓦房前!

    和小胖子家比,王进步家的房子宽敞多了,五开间的红瓦房,还有门房和厢房,墙上贴着瓷砖,青砖铺地,一看也是小康家庭。

    虽然大半夜,可是院里还站着一个老妇人,估计就是王进步和患者的母亲,正焦急地等着我们!

    我们几个一进院,老妇人一拍大腿道:“我的老天爷,终于请来了!”说完就赶紧关上了大门!

    “来吧,我妹妹住西屋!”王进步小声说着,就要引我们进屋!

    就在这时候,厢房里突然冲出来一个人影,手里握着一把银光大柴刀,劈头就朝我砍了过来!

    我吓了一跳,不过三个姑娘倒是都很平静。苍颜脚上一动,一根劈柴被踢了起来,正中这人的小腿!

    这人扑通一声,单腿跪了地,可是爬起来仍旧声嘶力竭朝我扑来:“砍死你这个业障!”

    这回出手的是阿雅,以泰拳最经典的鳄鱼摆尾出手,提右腿膝至与胸同高,身体略向左拧,猛地一个后旋踢飞身过去,一脚蹬在了柴刀的木柄上,咔嚓一声,手腕粗细的枣木柄直接被踢断了,大斧头当啷一声插进了砖地里!

    碧瑶更是杀气腾腾,怒喝道:“敢行刺我相公,我先断了你的手筋!”

    这姑娘一纵身已经跃到那人跟前,用缠丝擒拿手轻松将人躬身压在了身下,另一手拔出匕首,就直奔手腕……

    “爸!你这是干什么?都说了,我妹的事,和人家无关!”王进步攒着眉心喝道!

    原来这人是王进步的爹,我赶紧朝碧瑶道:“别伤人!”

    碧瑶气愤不过,虽然收了刀,可是还是擒拿手上加了点力度,疼的老头哇哇大叫,这才松了手!

    老头从面相上看就是那种浑横且蛮不讲理的人,仰着山羊胡子的下巴朝王进步道:“你这个吃里扒外的狗崽子,涂山婆婆说他是骚瘟的儿马子他就是!”

    王进步也怒了,压低声音嘶吼道:“那老东西要是真有本事,她怎么救救我妹妹?”

    这话把一旁的老妇人吓坏了,赶紧捂住王进步的嘴巴道:“儿子,你不要命了?”

    王家老汉不敢在和我们动手,却朝自己的老婆骂道:“都是你惯得,该娶媳妇的娶不上,可特么的大闺女的怀了孕,娶了你我倒了十八辈子的霉,王家的脸被你们娘三丢进了!”

    在农村,这种男人不在少数,在外面胆小如鼠,在家里狂如老虎!

    碧瑶横眉立目道:“你这老头,怎么满口粗言秽语,你再骂一句试试?”

    老汉看了看碧瑶手里的刀,瘪瘪嘴,转身回了厢房,将门摔的山响,冷声道:“甭猖狂,等着吧,涂山婆婆就要出手了……”

    老头说完,我腰间忽然一动,竟然是葫芦在轻轻抖动!

    “卜爷,周围有灵物,小心点!”七爷低语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