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书快小说!

- 书快论坛

书快小说

第六百零八章 裂痕

作品:六指诡医 | 分类:武侠修真 | 作者:令狐二中

    “八卦伏妖阵?”

    苍颜竟然在我洗澡的时候偷偷布置了法阵……

    一瞬间我明白了,原来这才是苍颜每次提到昆仑狐时候那副怪异表情的原因,她想杀了昆仑狐。

    昆仑狐也有些惊讶,摇身一闪,避过绺客刀,妖艳的面孔无比凶悍地看着我道:“罗卜,原以为你是个君子,和那些人不一样,原来竟然也如此下作。”

    “我……”

    我来不及解释,八卦伏火已经形成了一道两极图,从四面八方朝昆仑狐罩了过来。

    这八卦伏火阵正是由大唐玄学家袁天罡所设立,此法讲究八门八火八雷,对于一般妖类而言,几乎没有生门。

    昆仑狐环视一周,冷冷朝我道:“罗卜,这等伎俩,你也想拿我?”

    就看这母狐狸身形迅速一动,拔地而起,其脚下就好似踩着了弹簧,半空中,突然如陀螺一般旋转了起来。越转越快,越转越快,刹那间化成了一朵火红云,周身起风,几乎只一眨眼间,将八卦伏火吸进去了!

    “呵呵,就知道你有这等本事!”苍颜不依不饶,大喊一声:“七爷助我!”

    我一愣,竟然还有小巴蛇的事?合着他们都知道,就在瞒我一个人。

    那小巴蛇从吊灯上突然悬了下来,大嘴一张,将巨鼋的雮雨珠吐了出来。

    水蓝色晶莹剔透的雮雨珠瞬间冒出寒光,竟然在火云周围迅速凝结出一层寒冰。都说水火交融,可是素来都是以水克火,这雮雨珠的冰封寒意竟然还真把昆仑狐困住了!

    “小姝,谢谢了!”苍颜一跃而起,手中多了两道紫霄神雷符。

    前文咱们说过,紫霄神雷符是张天师一百零八符之首,需要一边默诵经典一边画符,十分麻烦,一张符往往需要好几个时辰。苍颜竟然一拿出来就是两张,由此可见,她的这个想法是早就想好的……

    小姝阴魂遁出,朝我尴尬抿了抿嘴,以冥修之力让寒冰里的昆仑狐现出了原形,苍颜则奋力朝昆仑狐发起了致命一击。

    苍颜、小姝、七爷……有条不紊,步步为营,想必他们为了今天已经排练很久了,整个过程一气呵成,我甚至都没有反应的时间。

    轰隆一声,紫霄神雷符下,八道霹雳轰然砸下,面前烈焰灼灼,昆仑狐粉尘都没剩下。

    我心中莫名升起一股情绪,事情不该是这样发展的!

    苍颜气喘吁吁,胸脯剧烈的起伏着,双眼湿润,两臂颓然垂下,低声道:“妈妈,你终于看到今天了……”

    小姝垂着头,朝我走到了过来,小心翼翼道:“鬼医哥哥,对不起啊,我不该瞒着你,可是苍颜姐不是外人,何况……”

    我摇了摇头,不知道该如何开口。我没法去谴责苍颜,因为我不了解她的恨意在哪,我也无法斥责小姝和七爷,因为他们是对朋友两肋插刀。可是我就是有些不甘心,有些话还没和昆仑狐说透,而且,就本心来说,我并不觉得她是大奸大恶之徒。

    “罗卜,既然你对我出手了,那就休怪我不客气了。”

    正在我以为昆仑狐已经彻底死了之际,空气中突然传来了一声阴冷的暴喝,紧接着昆仑狐女的身影凭空又闪现了出来。

    我彻底惊呆了,她一个妖修之兽,竟然能和冥修恶鬼一般,隐形遁身,还能躲避紫霄神雷符?难道说她已经修行到了入臻入化的境界了?若真是那样,恐怕这天下也没有几个人能是她的对手吧!

    昆仑狐女面色冷凝,两手右手在前,五指并拢,大叫一声“九转狐胎”,瞬间,一百零八个小小的狐形魂影朝屋子中的几个人扑了过来。

    我曾经在凤凰山亲眼看见大活人的肚子里里有一只狐狸,将内脏撕碎吞噬,然后在肚子上挖出一个血窟窿爬出来。苍定远的故事里,岳敖的父亲岳江红也是死在这“九转狐胎”之下。

    我惊愕之际,慌忙两个纵身,跨越到这些狐胎之前,猛然一脚跺地,土行心法之力下,一道风起,裹着地板墙壁,滚滚奔向昆仑狐而去。

    我们两人之间,风火萦萦绕绕,僵持不下。不过终究是这母狐狸技高一筹,她厉声尖叫一声,忽然顿然收气,将我甩到身后,放弃了苍颜,盘旋而上,直奔二楼口上匆匆赶过来的碧瑶!

    碧瑶哪见过这阵势,一刹那愣在了那,平时自己引以为傲的拳脚和术法全忘记了。

    我心里害怕极了,来不及了,这母狐狸现在一定恨死我了,恨不得杀光我,可是碧瑶是最无辜的……

    心中黯然,阴气上升,忽然修为自行逆转,一道久违了的凶悍冥气急待而出。

    对啊,还有不死冥魂,还有冥凰。

    “去!”我咆哮一声,冥凰飞出,就像是海啸拍岸一般朝昆仑狐的背影碾压而去!

    昆仑狐恍然回头,眼里满满的都是气愤和毒怨,傲然运气,生生将冥凰接住了。

    “轰隆……砰……”

    这是我所有修为之最,冥气和妖气相碰,可结果我竟然还是微微处于劣势,两股气流相持片刻,大多数戾气朝我返了回来,与此同时,昆仑狐也雨中幽燕一般飞了出去,重重摔在了地上,化成了狐形本身!

    我重重砸在了墙壁上,五脏撼动,血脉逆顺不定,噗的一口,血喷了出来。我感觉自己的阳火有点熹微,赶紧默念拘魂,总算将自己救了下来!

    昆仑狐冷冷地看了我一眼,那表情分明是这事没完,然后纵身一跃,从窗子飞跃了出去……

    看见她走远了,我身形聚散,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鬼医哥哥,你没事吧!”小姝惊骇地跑了过来,用力扶了扶我,没站起来。我现在不能用气,阴气太重,稍一不留意,就是阴阳失衡,和上次一样……

    苍颜落寞又自责此看着我,小声道:“对不起……”

    我的情绪突然变得有些恼火,忍不住瞪眼道:“你为什么不告诉我?这就是你想要的结果吗?”

    苍颜摇了摇头,眼泪簌簌流了下来,口中喃喃说了两声对不起,突然推开门冲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