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书快小说!

- 书快论坛

书快小说

第九百八十四章 噩梦(感谢Yz_li的解封)

作品:六指诡医 | 分类:武侠修真 | 作者:令狐二中

    上古时代,有一只山一般大的巨兽,叫做“猰貐(yàyǔ)”。这猰貐长的龙面狐身,全身硬甲,有虎爪狼牙,看着十分威武凶恶。不过,猰貐虽然面相凶悍,个头巨大,但是它却老实善良,连一只蚂蚁都不忍心杀死。

    当时天帝身边有一只燕子,叫做危月燕,擅长吐火钻心。这危月燕虽然美丽娇小,但是心思歹毒,为了博得天帝欢心,显示自己的能力,以谋得一席之地,就动了心思。它朝天神称猰貐体大如盘,性情暴虐,有谋逆之心,一定要除之后快。之后便主动接近猰貐,相互称兄道弟。

    猰貐不知危月燕心思歹毒,真心相对,却没想到,在月圆之夜,自己月吞吐丹元的时候,被危月燕偷袭。危月燕用自己的毒火洞穿了猰貐的心脏,血流不止,成了一条河流,就是弱水!所以,每当月圆之夜,弱水之水就成了红色。

    危月燕因为所谓的战功,如愿进入了二十八星宿。可整个天界,却全都装聋作哑,没人替猰貐说话。后来猰貐以自己的一条肋骨聚神重塑,恢复了原来的面貌,只是体型比原来小了一千倍。

    猰貐无比绝望,认为善无善终,便充满了恨意,在自己的血河面前立下重视:天地百兽(龙族不在其列),如遇弱水,鸿毛不浮,不可越也,不得好死。说完便一头跳进了弱水,以命明誓,从此以后,弱水便成了死亡的代名词。

    所以,弱水也叫做好人河。

    坏人绕着走,好人被逼无奈,才死在这好人河中!

    这命运的事,说不清楚,谁知道我沉弱水,是不是命中注定呢?猰貐如我,我如猰貐。

    一没入水面,我便感觉身体软了下来。我能清晰的感觉到,自己手少阳三焦经、足少阳胆经两条经脉断了,气血逆行攻心,我在一点点昏迷!

    外面的厮杀声消失了,流水声越来越大。耳朵里面哗啦啦,哗啦啦,水声喧腾。我不知道自己将要飘向哪里。

    渐渐的,越来越昏沉,也不知道自己睡着还是醒着,是沉了河底,还是随水漂流。

    梦魇中,我看见自己屹立在歌轮酒醉的城市边缘,转头一看,城市霓虹灯弥漫着诱人而恐怖的气息,风里似乎能嗅到血的腥味,一股凉意穿透身体。

    “罗卜!”

    突然,我听见老史在喊我。

    我打了一个激灵,慌忙状了一圈,终于看见了老史此刻正站在对面云城的一座三角阁楼之上。

    他的下面是一面大钟钟面上分针正在嘎达嘎达朝着正点奔去!

    “罗卜,我死的惨啊!!”

    老史嘶喊了一声,我看见此时他身后出现了一个黑影,砰……

    那黑影用力一推,老史便从高处掉了下来,噗嗤一声,身体正好插在了那大钟的分针之上,血水滴滴答答往下淌着,时针开始疯狂倒流。老史惨烈地看了我一眼,绝望地笑了笑,闭上了眼睛!

    紧接着,阿雅、叶殇、巩雅文,一个个被从那阁楼上挡着我的面推了我下来!那黑影桀桀大笑,罗卜,全都是你自找的,你自找的,哈哈……

    我惊惧,恼怒,疯狂地大骂,恨不得冲过去,将那黑影撕成粉末。可是一眨眼,他们都消失了,换了有一个场景!

    这是一个阴暗的屋子,一个非常洁白的手,顺着光滑的旋转梯探了出来。紧接着,那个熟悉的面孔漏了出来。

    是苍颜,她斜刘海湿答答地贴在脸上,大大的眼睛,透着一些悲哀之色,小小的樱桃嘴,噙着浅浅的微笑,美丽又让人有些莫名的怜惜。她略显慌张地左看右盼,突然,房间光芒暗淡了下去,黑暗而陈旧的角落,轻微的哭声半流质地蜿蜒。一袭红影闪出了半截,就站在了苍颜身后!

    “老婆,小心,小心!”我玩命的大喊,可嗓子一点声音都没有!

    红色的影子露出了半张鬼脸,阴森森的,那张红嘴,像是刚吃完了死孩子。他鬼魅一笑,用口型朝我说道:“罗卜,都怪你,这一切都是你自己导致的……”他虚无的张着嘴,同时悄悄伸出了自己修长黝黑的骨手,一点点朝茫然的苍颜凑了过去……

    “苍颜,苍颜,快走开!”我突然觉得自己太渺小太无力了,我跪在了那,朝着那个红色的影子摇头:“我认输了,你放过她,放过她,只要放过她,我做什么都愿意……”

    可是,你该死的影子不依不饶,他绝情地朝我摇头一笑,突然在背后将自己锋利的指尖扎进了苍颜的后心。

    苍颜一怔,殷红的嘴角洋溢一丝丝血迹,绝美的脸庞毫无血色,血红眼眸瞬间暗淡无光,墨发如丝,上面却淌着血浆……

    “不不,不!啊……”

    我崩溃了,嚎啕大哭,觉得所有的所有,一下子都没了任何意义。

    眼泪断线,心里仿佛扎了无数的钢针!像禁锢千年的寒冰,一下子全都浸入到了骨头当中……

    “哎哎,你快看,这个人哭了!”

    “人类都很虚弱的,哭了有什么大奖小怪的!”

    “你还小,不懂。在人类中,哭是女人的权利,男人是不会哭的!”

    “那这人为什么哭?难道他不是男人?”

    “他肯定是个男人,只不过是个没出息的男人呗!”

    “你何以见得他就是男人?”

    “说你不懂,你就是不懂,告诉你,我随长辈们去过人间,告诉你啊,男人和女人比,男人有三条腿,只不过先天残了一条,你看,这不就是……”

    “哦,还真是,可为什么这条残腿没有脚掌,却先天穿了皮裤子……”

    ……

    哭的死去活来、昏醒反复之际,我隐隐约约听见好像有两个声音在叽叽喳喳的说话。它们说的很轻,声调就像两个顽皮的孩子,而且,我感觉自己的身体某个部位还被打了一巴掌……

    这一巴掌打得我兄弟有点疼,我突然一激灵,才觉察出来,自己先前的都是在做梦。

    我想动一下,可是费了半天劲,浑身疼的难受,四肢根本不受脑力驱动。使劲争了几下眼睛,才勉强睁开了一道缝隙,隐隐约约间,看见两个有罐头瓶大小的桃核正在我肚皮上跳来跳去,关键是,这两个怪里怪气的东西竟然还长着眼睛鼻子和嘴,俨然是两个丑陋的小精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