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书快小说!

- 书快论坛

书快小说

第三十三章 各有一本帐

作品:没有转正的皇帝 | 分类:历史军事 | 作者:风一声

    提起这段往事,庆父也生气,这小子命怎么就这么大?一次死不成,二次还是死不成,这是第三次一定要你死,发出了围剿笔架山的命令之后,庆父又来到哀姜的住处——白玉宫,

    哀姜有些奇怪,今天不是来过一次吗?怎么又来了?庆父来到哀姜的跟前单膝跪下,抓起了哀姜的右手,不停的吻着哀姜·的手面:“太后,我庆父,爱你骨子里了,”

    “虚情假意,当年你要是带我私奔,我们不就是夫妻了吗?”

    “我敢吗?你的父亲是齐襄公啊,我要是把你拐跑了,他还不在全国通缉?我跑的了吗?恐怕我的头·早就不在,我的肩头上了。”

    “为了爱情不敢抛头颅洒热血,都是假惺惺,”

    “你还说我假,我就真给你看看,”说着,庆父伸手揭开了哀姜的衣服,

    哀姜有些慌忙:“你想干什么,?你想干什么?”

    “不干什么,就是突发奇想,想吻你,从肚脐开始吻,”庆父说着,就一头扎到哀姜的肚子上,就开始一寸一寸往上吻,哀姜被吻得咯咯笑,就势倒在床上让庆父吻个够,一直到口口相交,哀姜也搂住了庆父,二人就运动起来了,

    哀姜搂紧庆父,问:“说吧,这回来找我,有什么事?我知道你无事不登青玉宫,跟我****,只是顺手牵羊而已,没有一次是为我而来,”

    庆父道:“太后我敢发誓,今天就是为你而来,”

    “算了吧,我还不懂的小九九?”

    “真的,真的,绝无半句谎言,因为明天我去姑蔑了,不知几天才能回来,所以,就来亲热一次,——”

    “不就是一男二女三个小孩子吗,还担心三万兵马搞不定他?”哀姜不相信,公子斑能有这本事,

    庆父道:“太后,你仔细想想,我已经派兵几天了,这个公子斑居然无视我,还开始大兴土木,大有扎根笔架山的企图,可以肯定,他有仗义,不然不会这么自信。我已经两次没有搞定他,这次无论如何也不能再让他活下去,不除掉他,始终是块心病,”

    哀姜道:“说的有道理,话又说回来,不就是公子斑一个人吗?有什么可怕的。在你大将军的面前,不过就是一个小虾而已,还能成什么气候?”

    “我也说不清其中原因是,,你并不是不知道,我的三个魔头,在路上设伏,准备一举斩了他,两个******,一个瞎了一只眼,你说这事怎么闹的?”

    “是啊,你不说我真没有多想,按道理一个魔头就能灭了他,偏偏让他活了下来,真让人想不透,摸不清,”

    “所以我对这事不放心,,这一次千万不能让他跑了,一定要把他的头,剁下来,挂在城门口让他日晒雨淋,七七四十九天,”

    哀姜就说:“既然明天走了,今天就不走了,陪我一夜吧,”

    “我倒是想留下来,就怕你的儿子会突然进来,弄的跟上次似的,很被动。”

    “要是他敢干涉我们的事,我就不认他这个儿子了,”哀姜咬着说,这个话很有另一层意思:我们的爱情胜过儿子。很实在,没有弄虚作假。为了爱情,我可以抛弃我的儿子,反正又不是我亲生,

    这话就说到点子上了,一番云雨之后,庆父就起身告辞了,

    ······

    提起这段往事,更生气的应该是公子斑呀,三番五次要置我于死地,这个仇,我会记住的,公子斑清楚记得,自己中毒以后,庆父对自己的中毒很感兴趣,查案查的很积极,

    第一天就抓了一个厨娘,厨娘交代出给毒药的人,一上了年纪的嬷嬷交给她的,具体是什么药她不清楚,只是给了他一点钱,让他把药放到公子斑的饭菜里,嬷嬷一大把年纪,哪里经得起严刑拷打呀,就交代给药的人,是一个宫中管事的,不敢不听,又把那个管事的抓了,

    其实,哪里需要审问呀,一环一环是谁,庆父的心里就跟明镜似的,直接抓就行了,公子斑听说抓了三个人,就派人去把三个害自己的三个人,直接带到青玉宫审讯,结果被告知,三个涉案人员已经在大牢里畏罪****了,

    公子斑虽然只是个八岁小孩,也知道,进入大牢的罪人不可能****的,就赶紧向鲁庄公报告:“父王,查到三个害我的三个凶手,却被他们杀了,”

    “斑儿,不是被人杀,而是在大牢里****,”

    “大牢里,什么也没有,怎么****呢?一定是他杀,他们想掩盖什么,”

    鲁庄公非常惊讶,小小年纪竟然会这么说,就问了一句:“是你母亲教你这么说的?”

    “没有,是孩儿要看看这几个人长什么样,就派人去大牢,要提来这几个人看一看,却被告之,罪人已经****,斑就猜想,一定是人杀人灭口。”

    鲁庄公非常惊喜,公子斑能有这个想法已经很不错了,以后继任王位,至少不会被人糊弄,鲁庄公放心了不少,不过并没有夸他而是告诫他:“凡事不可以全靠猜想,一定要了解事情****,在作出判断,,这次罪人****事件,据为父了解,厨娘是被其他两个罪人殴打致死,责怪厨娘坦白交代,之后两个罪人就撕开自己的衣服上吊****了,”

    “谢谢父王教诲,”

    当时的公子斑并不知情,要毒杀自己的人就是庆父,庆父必定是自己的叔父,不会杀他这个只有八岁的侄儿的,直到几天前,庆父发动zb**,杀了自己的母亲,又要杀了自己的舅舅一大家人,还买通了自己身边的人,在暗中下毒手,要不是梁欣搭救,自己就一命呜呼了。

    现在想起来,庆父就是毒杀自己的幕后主谋,要杀掉我公子斑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自己已经逃进了笔架山,还要赶尽杀绝。三个人竟然派出了三万大军,一心要置我于死地,公子斑在心里发狠,狠毒的庆父,我跟你势不两立······有我无你······有你无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