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书快小说!

- 书快论坛

书快小说

第482章 庆父求援

作品:没有转正的皇帝 | 分类:历史军事 | 作者:风一声

    邾城主将,就是一个无恶不作之人,敲诈勒索不算,还抢夺民女,他只要看上了谁家的闺女,谁家的闺女就要遭殃?名义上是娶进了门。实际上就是娶了一个奴隶进门。白天什么脏活重活都得干,稍不如意就是一顿毒打;晚上还得供他玩弄,要是他玩腻了,就会把这个小妾卖到窑子里去。

    他守卫邾城有十多年时间。每年都要结婚三~四次,你说他还是人吗?所以,他现在的老婆还有多人了,名副其实的土皇帝,十多年来,邾城老百姓深受其害,但也是敢怒不敢言,。这样罪大恶极之人,还留着干什么呢?公子派下令:杀掉邾城守军主将,邾城老百姓也是欢天喜地,

    杀掉邾城主将之后,公子斑又对守军主将的财产进行了清理,对敲诈勒索的钱财进行了返还,对抢夺的三十几个小妾,也十分得一些财产,各回各的家了,准其重新嫁人,除掉了守城的主将老百姓们都拍手称快。是为邾城人民除了一大害。邾城人民都拥护公子斑了。斩杀主将那天,邾城到处都响起了鞭炮声。

    邾城失守的消息传到了曲阜。庆父知道了,失败已经是大势所趋了。想要扭转这个局面,根本不容易了。除非发生重大变化,这个重大变化,就是外****队干涉鲁国。为一的希望就是寄托在哀姜的身上。只要哀姜回去,一定会求齐国出兵的,这是最后一根救命稻草,必须抓紧了,

    庆父自己也不会坐以待毙,那就是征兵,那就是在自己的实际控制区,挨家挨户搜索壮丁。只要是14岁以上,60岁以下的男人。一律抓走。强行编入了军队。这是他唯一能做的。当然,他第一次搜查。就在曲阜周边的农村。竟然也抓来了4万多人。把他们强行编入了军队,进行训练。准备春暖花开的时候就开始反扑。他知道现在反扑根本起不了任何作用。只能是送死而已。

    第二个庆父能做的就是:催促哀姜赶紧上路,赶去齐国求援,在庆父看来,借兵越快越好,太慢了,曲阜被攻破了,再借兵来,就没什么用了。只要借来兵马,击败公子斑,还是有一线希望的。

    当然,庆父也怕哀姜白跑一趟,借不来兵。第二步就是派自己的儿子去了莒国。庆父的舅舅家就是莒国国君。舅舅不能不管外甥的事?当然,庆父也知道莒国的国力相当有限。全国加起来也不足2万兵马,出不了什么兵马来帮助他。但是,庆父希望他的舅舅或者表兄弟们。去一趟齐国,还是求齐国帮忙,

    当年公子白避难在莒国呀。后来又派出2万人马把他护送到到齐。让他稳稳当当的坐上了君王之位。莒国国君就是齐桓公的恩人呀,没有莒国帮忙,公子白是当不上齐桓公,莒国国君既是庆父的舅舅。又是齐桓公的恩人。去求求齐桓公。恩人开口,或许你还能帮自己一把。

    庆父安排了自己的儿子,赶去莒国,自己又马不停蹄的赶到了太后哀姜的寝宫。这一步必须走,哀姜的话,齐桓公肯定要听的,齐桓公毕竟是哀姜的亲叔叔呀

    庆父走进了太后哀姜的寝宫里,庆父进入太后的寝宫是不需要禀告的,宫女们是抓紧给庆父让路的,最先看到庆父的宫女,还会招呼那些宫女们一起离开,就赶紧找借口离开太后的寝宫了,她们知道庆父来的意思是什么?赶紧躲起来以免尴尬。

    只要宫女们找借口离开,哀姜就知道庆父来了。果然宫女前脚离开,哀姜就看见庆父又走进了寝宫,哀姜知道庆父·又来的意思,他想干什么?哀姜的心里也是清清楚楚的。庆父自己不说,哀姜绝对不会说的。等着庆父求她呢。

    谁知道,庆父这回也是不直接说,而是拐弯抹角的说话,庆父刚进了门就唉声叹气的说:“太后这个屋子里恐怕我就是来一回少一回了。以后恐怕就不能常来了。”

    这个话,太后哀姜就不想听了,心里就有些生气:“庆父,你给哀家说清楚,你这话说的是什么意思啊?难道是我这个哀姜人老珠黄了?你不愿意来见我了吗?就想抛弃我了?”

    “太后,你误会了,我的话不是这个意思。太后,您在我的眼里是永远年轻的。我从来没有嫌弃过你的意思。”庆父不慌不忙的说,今天,庆父就是准备把太后套住,

    “不是这个意思,那是什么意思啊,为什么来一趟少一趟了?是你自己不想来了吧?我听说你这两天又找了个年轻的姑娘。是不是有这回事啊!搂着个年轻的,就抛弃旧爱了?”哀姜非常生气,

    “我知道自己无论做什么事,都是瞒不过太后的眼睛的。前两天自己是拿了两个年轻的小妾,刚刚是二八年华。”庆父只好实话实说,趁自己还有权有势的时候。搞几个小姑娘啊!等到自己被推翻了再想搞,就不容易了。自己也是年轻人了,偏偏就在几个老女人中间滚来滚去,非常无厌恶生活环境。

    自己是一个年轻人穿越过来的。偏偏供这些老女人消遣。自己******的不甘心啊!所以,我娶两个小妾有问题吗?你想找个岁数比自己小的呀。你们大概不知道吧,只要我上了你们这些老女人的床。我的眼睛都是闭起来的。根本不能看你们那张老黄脸。皱巴巴的满脸是褶子的那个样子,我真的想吐。

    但是现在见到太后也这么问了。还得赶紧地三下四的说:“他们哪里有太后您漂亮啊?不过是随便玩玩而已,玩两天就把他扔了。还是老情人有味道,

    太后哀姜笑了笑,其实是皮笑肉不笑:“你一定要结婚啦,就结呗,不该瞒着我吧。最起码要给我一个通知啊,我也好意思一份小礼啊!想不到你们的分不透,雨不漏的。要不是我看到你这两天没有来,派宫女出去打听打听。才知道你有了新欢,忘了我这个老的情人了。我说的不错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