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看书快小说!

- 书快论坛

书快小说

第一百七十二章 北荒学院 慕容白

作品:星蕴偃师 | 分类:玄幻小说 | 作者:居楼

    北境之地,本就荒凉,那里群山雾绕,鲜有人烟。

    可惜总有那么些祖祖辈辈在那里长大的人, 在已经认定北境荒山才是他们命里的根,生与死,也要在这漫天雪山里度过。

    那里的宗族,蛮横不知礼数,常年与妖兽厮杀,更不要说读什么书籍,学什么文章了。所以,一个北境之地的人来参加考试,并且到现在还没有被淘汰,这让宗怀义很吃惊。

    “朱雀天将,星罗大醮不是不允许偃师宗门来参试吗?为何北境蛮荒之地,有人能够取得考试的资格。”

    甘宁望着慕容白,嘴角不自觉流露出些浅浅笑意,“阁主大人,你怕是在群星殿闭关久了,已经不知道北境早就变天了吧。”

    “哦?说来听听。”

    甘宁拿起毛笔,边陈述边把自己要讲的重点写出来。

    这是甘宁的习惯,他讲话的时候,喜欢把讲过的事情写下重点,以免自己说的事情前后逻辑不顺,或者说抓不住要害,讲着讲着极有可能把话题说偏。

    “二十年前,荒凉的北境,出了一个盖世英雄,真名已经被许多人忘记了,只知道他的名号“天狼星”。之所以称他为英雄,无非就是凭借着个人实力,与数以千计的妖潮相斗而不落下风,并且斩下了兽潮首领北域天狼的首级,故而得‘天狼星’之名。”

    宗怀义眨了眨眼睛,觉得甘宁是不是把话题给带跑偏了,他问的是为何北境会有偃师学院,结果讲了一堆关于“天狼星”的事情。

    天狼星的大名如雷贯耳,身为群星殿阁主又岂会没听过。

    甘宁咧开嘴笑了笑,看出了宗怀义心里的疑问。

    “阁主莫急,接下来就是重点了。”

    宗怀义不耐烦地说道:“好吧,继续。”

    甘宁运笔,写下了两个字“灭族”。

    “天狼星的家族,一直都有将刚出生不满九岁的孩童放到有弱小妖兽出没的冰天雪地里的传统,让其谋生并取得一颗妖兽头颅,方能被家族认可,反之便被家族抛弃,死路一条。”

    宗怀义忽然觉得北境之人虽然野蛮,不过也是挺可怜的。

    望了望一脸认真答题的慕容白,心里生出了同情。

    “不过,这个规则就在天狼星成为星罗偃师,并且成为英雄之后,便因为一件事而改变了。”

    “什么事?”

    甘宁放下了笔,指尖敲了敲“灭族”二字。

    “天狼星的直系亲属,最后只剩下他与姐姐两人相依为命。姐姐被不知名的族人奸污,生下了一名孩童。当这个孩童长到八岁的时候,便要面临冰天雪地的命运。不过,天狼星却为了这个孩子,与族长抗争,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们不得而知。因为那个家族已经不复存在了,只有天狼星一人活了下来。”

    宗怀义问道:“你老是敲着那俩字,意思是不是说,他们被灭族了?”

    甘宁点头。

    “谁那么厉害?还那么狠?”

    甘宁镇定答道:“天狼星。”

    “什么?”宗怀义震惊得直接站了起来,“就为了那个孩子?不会吧?”

    甘宁提起笔,写下了“姐姐”“族长”“孩子”。

    “简单来说,当时奸污姐姐的人就是族长,而那个孩子是族长的亲生孩子,可是却没想到那个族长居然把这个事情给说了出来,大概意思就是‘我亲生骨肉的生死还轮不到一个外人来管’。本来天狼星成为了族中英雄,就开始不把他这个族长放在眼里,心中长年累月积攒下来的愤怒让他不经大脑就把事情给说了出来。”

    宗怀义继续问道:“这就是天狼星动手的原因?”

    甘宁摇摇头,道:“不是,他的姐姐为了保护自己的孩子,紧紧抱住了自己的儿不肯松手,害怕一松手便是天人永隔。可是,那个族长,却动手了,结果,姐姐死了,弟弟当然要发飙了。”

    宗怀义撇撇嘴,道:“世人都说北境蛮夷不通人性,我看跟禽兽差不多,一个道貌岸然的长者和一个丧心病狂的天狼星。那个‘英雄’如此容易失控,灭了自己满门。”

    甘宁又摇摇头。

    宗怀义有些郁闷。

    “你小子又摇啥头,我说的不对吗?”

    甘宁冷静说道:“不满阁主,我曾经亲眼见过天狼星。所以,即使只有他一个活口,他也声称是自己灭了自己满门,不过,我从他的眼神里能看出他是一个耿直的人,而且不善说谎。”

    “你什么意思?”

    甘宁说道:“天狼星在说谎。”

    宗怀义更加郁闷了,见甘宁指尖的火将写过的字燃成灰烬,便没有再问什么。

    就算甘宁能猜出天狼星在说谎,他也不可能从天狼星嘴里得出什么答案。

    愣了愣神,慢慢抿了一口茶之后,忽然想起了什么,一拍脑门,宗怀义问道:“你小子又岔开话题了,这跟我问的事情有关联吗?”

    甘宁讪笑道:“天狼星家族被灭之后,不过北境之人并没有觉得他有什么不对。在他们的世界,强者做什么,只要情有可原,都能够被原谅。所以,孤独一人的天狼星开办了北荒学院,虽然学生不多,不过好歹也平日热闹一些。久而久之,还招到了一些实力不菲的老师坐镇,现在的规模可不一定比中州某些二流的学院小。”

    宗怀义长舒一口气,绕了一大圈,总算说到正题上了。

    “不过……”甘宁话锋一转,将撑开的纸扇遮挡住了自己半边脸,“北荒学院上一次本就可以来参加星罗大醮,结果却没来,这次到底是为何?”

    见甘宁的眼神悄然落在了慕容白身上,说出的话也纯粹是自言自语,宗怀义便没有理会。

    人家爱啥时候来就啥时候来,关你毛线事?瞎操心。

    百无聊赖的宗怀义瞅了瞅已经烧完的香,再远观那三个已经起身的考生,宗怀义低声嘟哝道:“如此庞大的题库,居然能答这么久还不被出局,这三人,根本就是怪物。”

    莫秋怀裂开嘴,对自己唯一认识的考官宗怀义笑了笑,却被宗怀义一双怒眼给瞪了回去。

    知道老人家对自己有偏见,便只好尴尬地移开了自己的视线,落到了慕容白身上。

    莫秋怀的莲瞳能看很远,很早的时候便看到了慕容白手中的牌名。牌名是考生报名的名姓,慕容白,听起来很有文艺范的名字,配上这种简单粗暴的穿着,总有种很不搭的感觉。

    算了,本以为黄十三那个平日里爱装逼的货能撑到最后,没想到那么快就出局了,真是白期待他了。

    倒是这个慕容白,竟然如此厉害,可是却从未听说此人。

    莫秋怀移动着自己的小碎步,故意与杨广装作很熟的样子,用自己手肘轻轻戳了戳一脸不高兴的杨广,“学长,那人谁啊,居然能我们两个优秀的才俊一起走到最后,真是厉害哦,说不定,这家伙是匹不错的黑马呢。”

    杨广说道:“此人是北荒学院的学生。”

    “北荒学院,是哪里?”

    杨广鄙视地看了一眼莫秋怀,觉得这家伙是不是作弊了,如此孤陋寡闻还能走到最后而不出局,反倒是那个在初试表现惊人的黄十三,出局的速度也太快了吧,几乎是属于第二批离场的人。

    “等闲学弟,北荒学院,是北境唯一一家偃师学院。”

    “嗦哒斯馁!”

    听出莫秋怀嘴里忽然冒出这么莫名其妙的一句话,杨广虽然很想问,但是不好挑明,免得显得自己无知。

    一听是北境,莫秋怀就来了精神,上次放天狼星走,本来是看在他蕴脉已经被废,无法再对自己造成威胁,才放他离开。没想到这家伙背后竟然站着一座学院,而且他就是院长。妈卖批哟,早知道这家伙自己有这么大势力,就不该放虎归山。

    闭上一只眼,另外一只黑眸盛开白莲,观其心,呈白火。

    双眼恢复,莫秋怀心中哑然。

    白火?

    不是坏人啊?

    不一定,有些心善之人,也有可能被恶人欺骗行恶事。

    不行,如果他是北荒学院的人,那么极有可能还是会受天狼星驱使。

    说不定是七曜之一的天狼星派来做卧底的。

    不由分说,莫秋怀便做下了一个决定,尾随他!

    ……

    ……

    许久之后,莫秋怀一路尾随慕容白,来到了青城山脚下。

    做一个尾随痴汉还真的不容易。

    莫秋怀顿时有些后悔了。

    慕容白一路没有休息,当走到半山腰上,忽然钻进茂密的丛林,莫秋怀心中冷笑,呵呵,看来自己被发现了啊,你以为你躲得掉吗?

    平静的双眸,盛开一对黑白莲。

    “坐莲观星!”

    方圆一里地之内,所有风吹草动,花鸟鱼虫,尽在眼底。

    可是,却抓不到慕容白的身影。

    靠!他娘的见鬼了!

    “兄台,你是在找我吗?”

    抬头一看,数米远的高空,慕容白撑开一对羽翅,稳稳立在了一颗树梢旁,像一只身体轻盈的鸟儿,双脚轻点鲜嫩的枝丫。

    怪不得找不到这个家伙,原来在上面!厉害啊,灵御羽翅,看来此人有照心境实力。

    “兄台,你为何跟踪我?莫非,家师失踪一事,与你有关?”

    莫秋怀眨了眨眼睛,摸了摸后脑勺,不解问道:“啥?家师?你师父是谁?”

    本来神色凝俊的慕容白,眉头一松,顺着树干,乘着清风,滑落下来,并收起了翅膀。

    很明显,他已经收起了警惕之心。

    “家师天狼星。”

    “你师父是天狼星?他怎么了?他失踪了?什么时候失踪的?”

    莫秋怀一连四问,直接把慕容白给问懵了。

    本来以为这个叫做莫等闲与自己师父失踪一事有关,没想到居然什么都不知道。

    想想也是,这个家伙才多大,与自己年纪相仿,而天狼星乃星罗境里的佼佼者,一个少年又怎能对自家恩师有何交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