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书快小说!

- 书快论坛

书快小说

第三百一十七章 握草,我好像被坑了

作品:逍遥县令 | 分类:历史军事 | 作者:长歌子

    经过五天的连夜加工,天雷堂终于制作出了第一批的炸药,也就是一千枚,在制作好的第二天就被秘密运往了通云关。e小『说ww w. 1xiaoshuo.

    墨谦看着远去的车马,有点唏嘘,璃云郡主到底能不能逃脱远嫁乌羌的命运,就看这一批炸药能不能被运用起来了。

    而璃云郡主也在到墨谦家中的第二天被送回靖江王府。雨夜之事,虽然他一时情不自禁强吻了对方,并且能够及时克制,但是在这个思想保守的时代,这样就已经足够毁掉一个女子的清白了。

    所以墨谦暗中已经将璃云郡主当做自己人,至于能否娶回来的事情,还太过遥远,至少先要解决眼前的这件事才行。

    江阳知道了天雷堂传来的好消息之后,大喜过望,第一时间就给墨谦赐予丰厚的奖赏。

    朝廷又精密运转起来,现在最主要的就是赶紧将这一批炸药运到通云关,一方面还要迷惑在京城的乌卡。

    所以在江阳的暗中示意之下,京城中对于璃云郡主问题的争论,从来没有停息过,而且有愈演愈烈的景象,甚至都要打起来了强硬的言官不知道抢了多少个宫廷侍卫的金瓜锤朝着黄怀奇一派的人敲。

    不过越是这样,乌卡和英王就越是开心,这表明整个大齐都已经开始乱套了,等到北方的乌羌和南方英王的军队南北夹击,到时候这个表面看起来强盛的王朝。

    也不过就是摧枯拉朽,湮灭在历史的尘埃当中。想到这些,乌卡的心中就不由得轻松起来。

    所以当他的下属将大齐军队护送炸药到通云关的消息报上来的时候,也是满不在乎,只当做大齐的皇帝是真心疼爱这个堂妹,想要越过自己用金钱买动安塔尔。

    但是深知安塔尔野心的乌卡,知道对方是一定不会答应的,所以他自然也就不用担心,反而更加坚定了要将璃云郡主弄到手的决心。在这种情绪的感染之下,就连英王也觉得胜券在握,安心地在京城当中收买人心。

    毕竟是一地王爷,财大气粗,到处送礼是免不了的,尤其是墨谦这一种声名在外的才子,自然也是他要笼络的对象。

    前几天他就已经派人去邀请墨谦了,但是去的时候正好碰上墨谦不在,所以就吩咐下面的人改日再去,现在也不知道情况怎么样了,想到这个,英王派人将侯方宇唤来,“让你去请墨谦赴宴的事情怎么样了?”

    “回禀王爷,事情已经办好了,墨谦十分欣喜地收下了您的礼物,看来这个人很容易收买,我已经跟他约好了明天晚上子在观漪楼见面,正想要禀报王爷呢。”

    “好,这种才子必须要笼络到手下才好,你办的不错。”

    英王微笑着点头,一派温文尔雅的样子。“多谢王爷夸奖。”

    侯方宇要是往日听到这些话,一定会很高兴,但是现在他脸上却是怪异多于欣喜,想起今天早上的事情,就是一阵憋屈……………

    ……………

    “公子,墨谦来了!”正当侯方宇蹲在墨谦小院的,门口百无聊赖的时候,敲门的随从跑过来说道。

    “真的吗?”侯方宇兴奋地站起来,眼中充满了惊喜,但是更多的是无奈。毕竟之前他接到邀请墨谦任务的时候就已经知道要遭,当初自己可是跟墨谦因为菲妍姑娘的事情差点大打出手的,结果现在还要跑过来求别人赴宴,怎么想怎么憋屈。

    当然,正如他所料,当他第一次到墨谦家里来的时候,对方好像不愿意见到他一样,只有一个女子走出来说墨谦不在家。

    都是在官场混过那么久的,侯方宇一猜就是墨谦不愿意见到自己,所以只好改天再来,但是一连好几天,墨谦都不在家,这就让侯方宇彻底慌了。

    王爷是有野心的,有野心的人最大的表现就是欣赏人才,至少是表面上的礼贤下士,而墨谦这种既有才华又有政绩的青年才俊,更是王爷的最爱,出来的时候,一再叮嘱无论如何一定要邀请到,若是自己一直邀请不到的话,最后被迁怒的一定是自己。

    不过好在,现在墨谦终于出来了,那就是说自己有机会为上次的事情辩解一下。于是侯方宇整理了一下衣服,准备迎过去,想着待会儿就算是对方要自己道歉,自己也只能捏着鼻子忍了。

    但是侯方宇刚刚走过去,对方确实满脸的笑意走过来,让侯方宇还隐隐感觉到满面春风……

    啊呸!侯方宇赶紧将这种错觉给扔开。

    这个时候对方也已经走到身前了,“原来是候兄啊,多日不见别来无恙啊!来来来,快点进来坐。”

    说着墨谦就将对方给拉到屋子里来坐下,之前什么事情都没有生过一样。侯方宇此时还愣着,怎么,我们的关系什么时候这么好了?不过他自然不能这么说,只能捏着鼻子说道:“是啊,多日不见,墨兄风采依旧啊。”

    墨谦不好意思地点头,仿佛受之有愧的样子这一幕看在侯方宇的眼中,暗道看来事情有戏。于是开门见山地说道:“墨兄,其实小弟这一次前来,主要是喂食上次的事情赔罪,还望墨兄不要放在心上。这是一点小意思,还望笑纳。”

    说着身旁的人就将一袋的黄金珠宝呈递给墨谦。“这多不好意思啊。”

    墨谦诚恳地说道,但是手上一点不含糊,直直的攥在手上,侯方宇的笑意就更盛几分,看来这几天自己的诚意感动了对方,不过他不知道的事情是,墨谦这几天并不是因为与他有隙才避而不见的,而是他几乎一直是住在城外,这些人根本就见不到他。

    要是他知道有人给他送这么多钱的话,无论是好人坏人,自然是照收不误的。“那明天的宴会,不知道公子是否有空?”侯方宇问道。

    “哈哈哈,多谢侯公子的礼物,真是太客气了。”“不必不必,那好,咱们就先这样说定了,那在下就先告辞了。”

    说罢,侯方宇喜滋滋地走了…………

    第二天晚上,英王和侯方宇在观漪楼望眼欲穿桌子上一大桌的菜,但是英王却一点下筷子的兴趣都没有,“王爷,要不再喝点茶吧?”侯方宇弱弱说道。

    但是英王毫不领情,将杯子重重摔在桌子上,“还喝茶,本王都已经喝了第三壶了。”

    说罢转过头,恶狠狠地看着侯方宇,“你确定他说过他要来?”

    “那当然……握草,好像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