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看书快小说!

书快小说

第196章 仓水分队成立(第六章为月票累计满八百加更!)

    反正仓水的事情处理完毕估计还得几天,张然便直接率队在龙王沟扎营了。

    这些石匠都是群手艺人,根本没干过这种开山掘进的活儿,不在一边盯着教他们怎么干根本不行。

    否则张然敢肯定,这帮家伙说不定真打算拿錾子一点点的在这片山石上抠出个掘进面来!

    可根据张然的记忆,这龙王沟煤矿虽说是浅层煤矿,但也要向下斜进十来米才能看到煤矿,真要是按照石匠们那么个抠法,就算几十个石匠加班加点日夜不休,估计也得个两三年才有可能将这十来米给抠出来!

    中空掘进法并不深奥,但对这些没见过世面的石匠来说,那根本就是个彻头彻尾的新鲜玩意儿。

    没接触过的东西,他们是绝不会信任的,这在几名石匠每每瞅向张然的眼神都极其不善就能看得出来。

    张然只能厚着脸皮赔笑了,他现在要做的,就是盯着他们,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干,等第一下见了效果,这些石匠就不会抵触了!

    后世的中空掘进法都是机械的,用空气压缩为动力的空钻机或者油钻机为动力,开孔的效率极高,一次掘进两米也就几个小时。

    一群石匠轮锤子用铁钎子开孔,那就慢的多了,而且一次也最多一米左右——毕竟高品质的铁钎子现在可少的可怜。

    不过在经过两班石匠二十多名石匠昼夜不停的敲击之后,以七个梅花桩中心孔,以及周边分布的十余个钻孔终于被开凿了出来。

    混合着少量好药的黑火药用油纸装卷的黑火药,以及土制的导火绳,这些在昨夜也都送来了。

    张然将一群石匠叫过来,指点他们装药!

    中间的梅花状开孔,只装填轴心孔。

    周边的六个开孔是给炸力释放用的,根本不用装填炸药。

    在现代的掘进中,因为导火绳的品质够高,可以用导火绳的长短,以及电点火控制等多种方式间隔引爆来进行,但支队毛钻土造的导火绳加上炸药,都不保险,张然直接采用了一次爆一个炸孔的方式进行。

    效率低,但胜在安全!

    轰隆隆的一声!

    梅花状开孔中被炸碎的石子儿像是炮弹一般的在爆炸的作用下被喷了出来,掘进面上出现了一个拳头大小,深度近米的空洞!

    然后周边散落的开孔在陆续的爆炸声中,以中央拳头大小的开孔为崩塌方向,相继崩塌了下来!

    等这些崩碎的石头被工钱和管饭召集而来的民夫们清理干净之后,一个一米余大小见方的掘进通道,便呈现在了众人的面前!

    “张队长厉害啊,这法子好使!”

    “不愧是有学问的人,要是按照咱们自己的搞法,这一米多的掘进面,咱们怕是得用錾子敲个把月了……”

    一群石匠佩服莫名,纷纷的对张然翘起了大拇指,似乎这一天多见着张然就黑脸,张然屁股刚刚一掉头就在背后说张然屁动不懂偏偏喜欢瞎指挥的根本和他们就不是同一拨人一般!

    张然自然不可能和他们计较。

    毕竟他懂得再多,要是没有这些石匠们没日没夜的挥舞着小锤子敲那铁钎子,将自己当成人肉钻孔机来使,张然再懂掘进那都是白搭。

    “这掘进面开凿出来,可不能急着进行下一波开凿,必须先对掘进面进行加固,等加固完毕,才能进行下一级段的工作!”

    张然对石匠们殷殷嘱咐,让民夫们锯来合适长短的原木对掘进的坑口进行加固,以防塌方的事件发生。

    虽说这时代,人命不值钱。

    但人心都是肉长的,他可不想让乡亲们在给支队干活的时候给埋坑里,那可真就对不起人家了。

    “照我估计,这么斜着向下掘进十几米,应该就能见到煤矿了,你们认为需要多少天?”张然问。

    “虽然张队长你这中空掘进的法子好使,但越是向下,无论是开孔,还是将爆破的矿渣给拉出来,难度都比现在要大的多!”

    几名石匠商量一番答道:“我们轮番开掘,但怎么的,估计也要一个多两个月的时间啊!”

    “那就劳各位大哥受累了,这样,咱们以一个半月为期限——要是提前一天见到煤矿,各位师傅的工钱翻倍一天,如何?”

    张然笑眯眯的用出了奖励措施,同时又要求石匠们不能光顾着赶进度而不注意安全,一定要按照自己吩咐的,每开掘一段就加固一段再进行开掘的方法去做!

    在这边坑口进行开掘的同时,多方面的工作也都在随机进行了。

    黄贵胡理军组织了民夫在这边开始修通往外界的路,并在靠近坑口不远的隐蔽处修建房屋,以用来将来在煤矿开采之时煤矿工人们居住吃喝拉撒所用。

    最先建成的当然是厨房,所用的粮食之类便全都是那些地主家查抄罚没的部分。

    “黄书记,以后矿上这边的乡亲们,无论是现在的石匠还是以后的煤矿工人,可都得给吃好点!”

    张然瞅着碗里半干不稀的粥道:“都是干苦力活的,光吃这个可顶不住——这样,早上可以吃稀饭,但中午和晚上必须吃干的,两天给大家吃顿肉……”

    “哎呦,大家干活都现在这么吃啊,按照张队长你这吃法,可比地主老财家可吃的都好了……”

    黄贵闻言那是一脸的心疼。

    “黄书记啊,你现在也勉强算是我八路军的人了——咱们八路军最重要的一点你记的是啥吗?”

    张然严肃的看着黄贵道:“咱们八路军是老百姓的队伍,要以人为本,该勒进裤腰的的地方咱们就勒紧裤腰带,但该给乡亲们的,那也一定要给,无论如何,也不能让乡亲们受了委屈啊——就按照我说的标准给乡亲们开伙食,我会给分队的王队长那边打招呼,只要账目清楚,你去找他领粮食或者是领钱,绝对不会有问题!”

    “张队长哎,八路军,可真是咱们老百姓的救星啊!”

    听到张然的话,黄贵和胡理军感动的两眼热泪盈眶,起身大喊道:“张队长的话大家伙可都听着了?一天三顿,两顿干饭啊,两天就一回肉啊,地主老财家可都不敢这么吃——还不快谢谢张队长,谢谢八路军啊?”

    在这边帮忙的乡亲们山呼八路军万岁,每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幸福!

    一点吃食,对几十年后好吃的吃的都不知道吃啥了的人们来说,那简直都不是个事,但对这个时代,能一年到头糊弄着肚皮活着就是天大的幸运的老百姓们来说,能让他们吃饱,吃的稍微好点,那对他们来说就是上天的恩赐。

    更别说这些天,支队过来之后,不但打倒了段家等地主恶霸,给大家分田分地分钱分粮,为他们做了这么多事了!

    “乡亲们不用谢我,也不用谢咱们八路军!”

    张然大声道:“这些,都是你们支持我们八路军,支持我们晋东支队所应该得到的回报——只要乡亲们以后能一如既往的支持我们,我们还有更多的好处和乡亲们一起分享,具体的,我都已经交代给黄书记胡主任了,回头你们听他们细说就行……”

    交代给黄贵胡理军的,无非和当初在根据地让王长天陆燕办的事情差不多。

    踊跃参加分队成为战士的或者民兵等积极分子,能够得到一些平价的用钱粮购买交换支队生产的化肥的权力,同时,在煤矿产出之后,除了挖煤的煤矿工人们有工钱之外,剩余的乡亲们帮忙修建运输煤炭的道路,运输煤炭等等,都能积攒工分,用工分换取化肥等等……

    在帮着干这些活的时候,也是老规矩,支队这边管一顿饭!

    听着这些措施,乡亲们都乐疯了!

    化肥能帮粮食增产,所有人都知道了,帮着干活能换化肥,还能每天白捡一顿饭,那不家里就省下一顿么?

    光是想想,老百姓们就觉得这日子是越来越有奔头!

    煤炭这边的事安排完毕,战利品的分配这些天黄贵和胡理军已经处理好了,分队的成立工作也进展的很顺利。

    五百名精挑细选的青壮们背着支队在虎杀口一战中缴获的武器列队在县内的广场上,接受张然的检阅。

    “从现在开始,你们就是我们八路军晋东支队,仓水分队一名光荣的八路军战士了!”

    张然大声道:“你们永远要记住一点,我们八路军,是人民的军队,我们存在的唯一目的,就是保护好我们的国家,保护好我们的父老乡亲——当咱们的父老乡亲被敌人欺辱时,你们该怎么办?”

    “和敌人战斗到底!”

    一群新兵们山呼。

    “如果有敌人侵犯我们的国家,我们该怎么办?”

    “跟敌人殊死血战,绝不退缩,保家卫国!”

    “大声点,我听不见!”张然大吼!

    “和小鬼子斗到底,寸土不让!”

    “我听不见!”

    “保卫祖国,杀光日本狗……”

    无数的战士们起身怒吼了起来,声云霄!

    “记住你你们的诺言!“

    张然狂吼道:“如果必须有人牺牲,那咱们就站出来牺牲,只要我们的牺牲能换来和平,换来我们子孙后代们的幸福,我们就绝不会退缩,我们一起,和小鬼子斗到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