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书快小说!

- 书快论坛

书快小说

第一百七十九章 错有错着

作品:汉当更强 | 分类:历史军事 | 作者:吴老狼

    巨鹿战场上有秦军长城兵团二十万人,章邯直属的军队八万人,如此庞大的军队要想在短时间内迅速撤离交战区域,当然不是一件说到就能做到的事,不过还好,章邯素来治军有方,统领长城兵团的王离同样是大秦名将之后,统兵治军是家传的吃饭手艺,所以仅仅只用了一天时间,巨鹿战场上的二十多万秦军还是迅速做好了撤退准备,并且在章邯决定撤兵的第三天清晨就动手实施撤退。

    章邯亲手安排的撤退计划十分有秩序,先是五万长城兵团的秦军护送粮草先撤,章邯率领本部人马位居其次,王离率领长城兵团的主力位居第三,殿后重任则由王离的部将涉间担当,同时为了防范楚军主力立即过河,驻守沙丘的秦军还被章邯安排了暂时按兵不动,要等主力依次开拔后再西进来和秦军主力一起南下。

    秦军这么大的动作当然在第一时间被反秦联军发现,但是很遗憾,因为力量居于弱势,再加上章邯又用计提前打了预防针,所以不管是巨鹿守军,还是巨鹿北郊的其他反秦军队,全都不敢乘机出兵阻拦,缠住秦军的撤退速度,更别说是此前连营地都被秦军端了的齐****队和燕****队。

    楚军这边也一样,虽说项羽从不介意和害怕冒险,可是因为做出了错误判断的范老头苦苦劝阻,楚军主力同样没有乘机发起抢渡,还是在沙丘的秦军驻军主动撤走之后,项羽才命令楚军将士在漳水河上抢搭浮桥,着手横渡漳水。

    这个时候,楚军内部再一次响起了不同的声音,通过斥候探报了解到了巨鹿城外的秦军动向后,本不应该出现在巨鹿战场上的刘老三发现不对,忙向项羽说道:“前将军,情况不对啊,暴秦军队又是转移粮草辎重又是放弃营地,怎么我觉得他们象是在真的撤退?如果说暴秦军队是为了引诱我们发起追击,这本钱是不是下得太大了?他们就不怕诱敌不成白辛苦一场,让已经被困死的巨鹿军队乘机逃出生天?”

    “这人有见地,见微知著,心思灵敏。”

    旁边的韩姓亲兵眉毛一扬,对平时在楚营比较低调的刘老三不由有些刮目相看,同时韩姓亲兵也赶紧去看项羽的反应。但是很可惜,项羽虽然也明显神色有些犹豫,却还是说道:“不奇怪,巨鹿城池坚固,此前没有救兵暴秦军队都久攻不下,现在各路救兵已经纷纷云集巨鹿,暴秦军队当然更没把握可以攻破巨鹿,下点大本钱引诱我们发起追击,这个险对暴秦军队来说值得冒。”

    “真是这样吗?”刘老三将信将疑,稍微盘算后,刘老三干脆说道:“前将军,要不这样吧,让我带着本部军队立即过河,去追杀一下刚撤走的暴秦沙丘驻军,看看他们是什么反应,如果真有什么不对,我的兵少目标小,也可以立即撤回来。”

    “沛公,不能冒险。”目前对刘老三印象还不错的范老头开口,劝说道:“你的麾下不过八千军队,即便立即发起追击,也起不了什么大的作用,一旦有什么意外,后果还会不堪设想。”

    刘老三并不是一个喜欢拿自己直属军队开玩笑的人,但是综合各种敌情分析,直觉灵敏的刘老三还是坚持要请令追击,还不管范老头如何规劝都不肯听。结果旁边的韩姓亲兵忍无可忍,再一次站出来说道:“前将军,小卒认为沛公的怀疑是对的,从暴秦军队的动作来看,他们绝不象是在故意诱敌,而是在真的撤退,我军应该抓住机会发起追击,千万不要贻误了战机。”

    “大胆!汝是何等人,也敢在这里说话?”另一边的项伯一听大怒,马上跳出来喝道:“来人,把这个妄言军机的小卒拿下,推下去斩了!”

    还好,亲手发掘韩姓亲兵的冯仲同样也在现场,忙站出来求情道:“大师息怒,前将军开恩,这个韩信之前在末将帐下时,末将一直允许他随意说话,是末将惯坏了他,还请大师和前将军的薄面份上,饶过他这一次。”

    曾经与项羽在项梁帐下同列裨将的冯仲还算有点人缘,看在冯仲的面子上,项羽便也点了点头,挥手让上前捕拿韩姓亲兵的士卒退下。冯仲却是得寸进尺,又向项羽拱手说道:“前将军,末将也认为暴秦军队这次撤退十分古怪,有可能是真的准备南撤,请前将军准允,让末将统领本部人马率先过河,追击从沙丘撤走的暴秦军队,试探他们的反应。”

    冯仲的话终于打动了项羽,用兵本来就喜欢弄险,耳根子又特别的软,见刘老三和冯仲都坚持立即出兵追击,项羽犹豫再三,还是点了点头,说道:“好吧,那就请冯将军率领本部人马发起追击,沛公率军尾随接应,随时向我报告追击情况。但记住,如果情况不对,必须立即撤走,千万不可贪功轻进。”

    冯仲拱手答应,先向韩姓亲兵使了一个眼色,借口教训他不能随便插言,求得项羽同意把他带到旁边的单独低语。韩姓亲兵也算是冯仲的知己,才刚到旁边就低声说道:“追上了敌人后,立即结阵而战,不管暴秦军队是否分兵增援被你追上的敌人,你都只采取守势迎敌,暴秦军队如果是真的打算撤退,必然不会和你长时间纠缠,只会尽快脱离战场。但敌人如果一触即溃,马上败走,那就绝对不能冒险追击。”

    冯仲心领神会的点头,赶紧带着本部五千余人立即抢渡漳水,轻装去追此前从沙丘撤走的秦军驻兵,接着刘老三也立即带着本部人马过河,遥遥尾随冯仲所部行动,也随时准备着接应可能会遇到危险的冯仲。

    轻装追击的冯仲所部动作极快,秦军沙丘驻军还没来得及追上秦军主力会合,冯仲所部就已经追到了他们身后,沙丘驻军无奈,只能是赶紧掉头迎战,冯仲则牢记韩姓亲兵的叮嘱,果断让本部人马结成圆阵,采取守势应对秦军****。

    秦军的战术方针在这一刻也出现了矛盾和混乱,此前为了稳定军心,章邯除了严密封锁少帅军已经拿下濮阳的消息外,又在军中宣称南撤是为了诱敌,结果这么做虽然成功的避免了军心慌乱,也导致了被冯仲追上的沙丘驻军无所适从,不知道是该主动退却继续诱敌,还是该坚决攻阵,杀退兵力并不雄厚的冯仲所部,所以沙丘驻军无奈,只能是一边结阵与冯仲对峙,一边派遣快马去和主力联系,请求章邯做出决断。

    章邯也确实很能决断,收到报告后,为了掩护主力迅速撤出巨鹿战场,章邯果断命令沙丘驻军发起反击,准备先虚张声势恐吓住楚军主力,然后再撤回沙丘秦军。结果命令送到前线,沙丘驻军也毫不犹豫的向冯仲军阵发起了进攻,与冯仲所部在巨鹿东郊展开激战。

    这一战厮杀得十分激烈,兵力占优的沙丘秦军兵分三路,从三个方向猛攻冯仲的圆阵,一度将冯仲的圆阵四面包围,不过随后赶来的刘老三却打乱了章邯的如意算盘,见冯仲已经成功的缠住了沙丘秦军,又确认秦军并没有分兵赶来接应,刘老三抓住战机立即发起进攻,与冯仲里应外合,将沙丘秦军杀得难以招架,被迫仓促撤走。

    乘着沙丘秦军主动撤走的机会,冯仲和刘老三在战场上匆匆碰了一个头,迅速商议决定由冯仲继续率军追击,刘老三继续随后掩护,然后冯仲所部大步追击间,便很快就追上了涉间率领的秦军殿后队伍,结果涉间倒是毫不犹豫,马上就带着军队掉头迎战,冯仲则是再次立即结阵,又一次与秦军展开阵战。

    与兵力多达三万的涉间交手时,冯仲所部面临的压力当然更加巨大,几乎是从一开始就被涉间四面包围,被压制得只有招架之功,毫无还手之力,随后赶来的刘老三也不敢冒险进攻,同样是赶紧结成圆阵,缓缓向冯仲的军阵靠拢,涉间却是毫不留情,一边继续围殴被困的冯仲,一边分兵阻拦刘老三,不给刘老三和冯仲汇为一股的机会。

    这时候,准备充足的楚军主力已然在漳水河上搭建起了数量足够的浮桥,同时冯仲和刘老三的情况也被楚军斥候快马报告到了项羽的面前,也马上在楚军众将中引起了巨大的争论,有人认为应该立即出兵增援冯刘二军,也有人认为应该尽快撤回冯仲和刘老三的军队,把兵力集中在一起预防万一。项羽则是心中犹豫,一边让楚军主力立即抢渡漳水,一边与范老头、曹咎等人飞快商议对策。

    还好,楚霸王毕竟是楚霸王,虽说楚军诸将中仍然有许多人担心出动主力增援冯刘二军后,会给秦军主力乘机展开决战的机会,但是对自己军事能力十分自信的项羽思来想去,还是一挥手大吼道:“去增援冯仲和刘季,决战就决战,我们还怕了章邯匹夫不成?!”

    拗不过项羽的狗熊脾气,只留下曹咎率领本部人马运送粮草军需后,三万多楚军主力还是在项羽的率领下立即西进,全速赶来巨鹿南郊增援冯仲和刘老三,叛齐投楚的齐军大将田安也率领本部人马尾随而来,冒着给秦军主力乘机决战的危险逼近敌人。——顺便说一句,这个时候,身体不好的项伯项大师当然又发现自己的病情加重,主动要求留在曹咎军中,辅助曹咎率领后军搬运军需粮草。

    轮到章邯叫苦不迭了,本来楚军大举追击,秦军是有机会乘机展开野外决战,可如果这么做势必会彻底打乱秦军主力的撤退机会,一旦在野战中不能迅速击溃楚军主力,耽搁了时间,让项康肯定已经派出的信使和楚军主力取得了联系,那么楚军主力肯定会死死咬住秦军主力不放,到时候秦军主力再想顺利渡过漳水和洹水南下棘原,肯定得在渡河期间付出惨重代价。所以犹豫片刻后,章邯只能是决定冒险继续虚而虚之,派快马传令涉间立即率军南撤,不惜任何代价摆脱冯仲和刘老三的纠缠,让楚军主力无法判断自军的动向目的,心生怯意不敢追击到底。

    章邯这一手也的确是迷惑了楚军追兵,本来形势占优的涉间所部突然临阵撤退,宁可在仓促撤退时付出一定代价也要迅速脱离战场,原本处于下风的冯仲和刘老三难免心中忐忑,摸不清楚章邯葫芦里究竟卖的是什么药,害怕落入秦军陷阱之下,冯仲和刘老三还干脆暂时放弃了追击,选择在原地等待主力赶来会合。

    又过了一段时间后,项羽亲自率领着楚军主力赶到现场,刘老三和冯仲赶紧上前迎侯,亲自向项羽报告追击的情况,期间冯仲自然少不得去偷看韩姓亲兵的反应,韩姓亲兵心领神会,向秦军撤去的方向努了努嘴,冯仲这才心中大定,忙又向项羽说道:“前将军,末将认为我们应该继续追击,就算不冒险进攻,也要缠住暴秦主力,让他们没办法从容南下,然后再见机行事。”

    冯仲的弄险建议当然遭到了好些楚军将领的反对,不过依然还好,楚霸王项羽一向都是喜欢弄险的主,踌躇了片刻后,项羽还是下定了决心,大声说道:“追!先缠住暴秦主力再说!”

    言罢,项羽还安排人手赶往巨鹿北郊联系其他的反秦义师,告诉他们自己的决定,要求其他的反秦义师也南下参与追击。然后项羽又不顾许多楚军文武的劝阻,毅然率领楚军主力南下追击,小心保持着与秦军主力的距离,尾随着秦军主力迅速南下。

    敌众己寡,项羽以弱势兵力追击秦军主力的决定当然是无比弄险,但错有错着,他的这个决定却又恰好打中了章邯的命门,让秦军主力的撤退速度无论如何都快不起来,而更糟糕的是,这个时候,先行撤退的秦军前队还已经抵达了漳水北岸(漳水是呈半圆形包围巨鹿),如果让前队立即过河,楚军主力肯定会猜到秦军是真的准备撤退而非诱敌。章邯****得没有其他选择,只能是命令前队不许过河,就地结阵准备迎敌,同时带着秦军主力加快南下,赶到漳水北岸的列人小亭背水结阵,打算等楚军主力追到近前时发起一次决战,击溃楚军主力再从容渡河。

    章邯这一次低估了项羽的军事能力,楚军斥候才刚探得秦军主力在漳水北岸就地结阵,没有征求任何人的意见,项羽就果断命令楚军主力在距离漳水北岸十几里外停止前进,并立即着手抢修防御工事,防范秦军主力大举反扑。

    依然还是麻杆打狼两头怕,事情到了这个地步,楚军主力仍然还是不知道接下来的仗该如何打,到底是应该鼓起勇气和秦军正面一战,还是应该等到秦军渡河的机会实施突击,或者是见情况不妙赶紧就跑?再加上巨鹿战场上其他反秦义师害怕给了秦军主力乘机决战的机会,全都没敢提兵南下来增援楚军主力,所以不要说是楚军诸将了,就连项羽都早早下定了决心,决定只要秦军大举反扑,自己就马上带着楚军主力开溜。

    顺便说一句,项羽在历史上之所以敢于破釜沉舟,是因为当时有两个很重要的客观原因,一是当时的章邯主力是在远离巨鹿战场的棘原,还被楚军偏师英布和柴武所部暂时牵制,无法立即北上增援巨鹿,二是当时的巨鹿战场上反秦联军兵力雄厚,帮手众多,同时王离军团还出现了粮草供应不足的情况,所以项羽才敢不顾一切的向王离兵团发起进攻。而现在这两个客观原因都不存在,楚军主力又是以不到五万的兵力独自对抗建制完整的长城兵团,还有章邯麾下的八万精锐,项羽当然就不敢死拼到底。

    言归正传,正当楚军上下和项羽本人都在惴惴不安的时候,四出哨探的楚军斥候突然押来了一个青年男子,说是在正西面曲梁亭发现的可疑人物,又说那男子自称是项康派来与楚军主力联系的信使。项羽一听大喜,忙下令将那男子带到自己的面前,结果那个獐头鼠目的男子被带到项羽的面前后,还没等项羽开口询问他的身份来历,旁边的冯仲就已经惊讶问道:“魏山?怎么是你?”

    “冯亭长,你也在这里?”曾经是侍岭亭亭卒的魏山也一眼认出了自己的旧上司,忙迫不及待的说道:“冯亭长,好消息,天大的好消息!右将军他已经拿下了濮阳,切断了暴秦军队的粮道,你们只要缠住暴秦军队一段时间,暴秦军队就会断粮了!”

    “什么?阿弟他已经拿下了濮阳了?!”

    项羽这一喜当然非同小可,赶紧向冯仲打听魏山的来历身份,确认了魏山确实是项康的帮凶走狗,又问清楚了项康为了尽快把濮阳战情知会给楚军主力,分别派出了三个密使走三条不同的道路赶来巨鹿战场,再看完了项康的亲笔书信后,项羽当然是欢呼出声,激动大吼道:“难怪暴秦军队要仓促撤军,原来阿弟已经把他们的粮道给断了,他们如果再不赶紧逃命,就肯定是死路一条了!”

    “原来形势对我们这么有利啊!”楚军众将也是个个欣喜若狂,然后又纷纷庆幸道:“幸亏我们缠住了暴秦军队的主力不放,没给他们从容渡过漳水的机会,不然的话,难得的战机就要被我们错过了!”

    楚军众将欢呼的时候,韩姓亲兵突然向冯仲连使眼色,冯仲终于发现后,忙装着漫不经心的随步走到了韩姓亲兵的旁边,韩姓亲兵抓紧机会,迅速在冯仲耳边低语了几句,冯仲面露喜色,随便换了一个位置就向项羽说道:“前将军,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右将军他成功切断暴秦军队粮道的消息,章邯匹夫肯定没敢对暴秦士卒公布。既然如此,我们应该立即派遣一些游骑南下,到暴秦军队的阵前去大声宣扬他们的粮道已经被我们切断的消息,以此打击暴秦军队的军心士气,章邯匹夫知道我们已经和右将军取得联系后,也一定会方寸大乱,瞻前顾后露出无数破绽,我军再想乘机破敌,肯定可以容易许多。”

    “好主意!就这么办!马上去办!”

    项羽更是大喜,当即派人依计而行。而之前站在冯仲旁边的刘老三却心细如发,注意到了冯仲和那韩姓亲兵的小动作,不由疑惑的看了看冯仲,又更加疑惑的看了看刚才与冯仲耳语的韩姓亲兵,心道:“怎么回事?冯仲刚才提出的计谋,明显象是这个执戟郎中出的啊?冯仲可是我们楚军的名将,怎么会甘心替一个小卒进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