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看书快小说!

书快小说

第171章 命中该有的一劫

    天下第一门派的宫主居然都惨死,那些不曾参加这一武林公案的江湖之人,都觉得心惊,想一想都觉得惊心动魄,那是一场怎样的恶斗。

    其实过了这么多天,有人就开始分析了,这一次的武林浩劫,都算是轻的,因为从时间上来说,各大门派处理的都非常迅速,而成功将引起这一次浩劫的南朝余孽全部灭杀,这是一次非常成功的武林公案。

    最重要的这一次武林公案的成功,更大的让老百姓看到了朝廷的力量,听闻朝廷派遣十万大军去灭杀南朝余孽,欲将此等丧尽天良之人斩杀殆尽,老百姓听了都非常高兴。

    这才是老百姓想要看到和得到的,生活安宁,不为生命安全而担忧。

    因此,唐昊之名又一次传遍天下,少将军如今已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了。

    玉女宫,后山重地,章幽、穆暖两位长老前来拜见太上长老,玉女宫不可一日无主,宫主惨死,现在需要太上长老出来执掌玉女宫,整顿门中事物。

    “太上长老,弟子章幽、穆暖求见。”

    章幽喊了一声,此时她是代宫主,可她觉得自己不能胜任,所以和穆暖商量之后还是要请太上长老出关。

    “嗞.......哐........”

    石门打开,太上长老缓缓走了出来。

    “拜见太上长老。”

    章幽和穆暖深深一躬,太上长老面无表情微微点头:“嗯,事情我已经知道了,玉女宫不可无主,从今以后老身先代为执掌,等我派圣女足以撑起玉女宫,老身在传位于她。”

    一开始,章幽和穆暖也准备请苏莹儿回来执掌玉女宫,毕竟论武功,论才德,她都足以胜任了,可一直不知道她去了哪里,所以也就耽搁了,可如今武林元气大伤,玉女宫事物繁杂众多,不能没有主心骨。

    而请太上长老是最好的选择,正是有了太上长老,玉女宫天下第一门派的称号才得以维持。

    “遵命,太上长老,门中事物很多,我们先行告退了。”

    章幽、穆暖说着,太上长老微微挥手,两人告退,留下太上长老一人于后山之上,她抬头望天眼神深邃,无尽感慨。

    “又是多事之秋,真是让人厌烦。”太上长老此时身形移动,而后化作残影消失不见。

    天山,冰屋之中,唐天仁跪在天机老人面前:“孩儿求求您,您就出手救一救昊儿,他不仅是我儿子,也是您的弟子您的孙子,您难道忍心看着昊儿只有短短的十年寿命?”

    “仁儿,你跪了两天了,你如此强求又是何必?为父已经说了,这是他命中该有的一劫,我也无能为力。”天机老人微微摇头,感慨的说道。

    “爹,父亲,我已经认您了,您为何还是不肯出手?”唐天仁苦苦哀求,他以为父亲还在生气,还在怪自己不认他。

    天机老人有些怒了:“你以为我故意不救昊儿,他是我孙子我比你更早知道,我把一身的武功都传给了他,我和昊儿的感情比起你这个父亲可是要深的多,如果可以救我何须你来求我,你年纪也不小了,做事动一动脑子。”

    唐天仁愣住了,父亲的话让深思起来,难道真的没办法了。

    “可........”

    唐天仁还想说什么,天机老人摆手拦住了:“行了,该说的我已经说了,从今以后你不许下山,除非得到我的允许,昊儿自有他该走的路,我也把实情告诉你,昊儿能不能得救这一切就看他自己,这就是修炼《武阳真经》所要承受的,神功不是人人都可以练的。”

    “什么?武阳真经?”

    唐天仁愣住了,他问道:“爹,您把《武阳真经》传授给昊儿了。”

    “看来无月告诉你不少事情。”天机老人看着唐天仁说道。

    从唐天仁的表情和语气,他是知道天机老人身怀《武阳真经》一事,这件事除了风无月告诉他,没人会告诉他。

    “那昊儿能过这一劫吗?”唐天仁问道。

    “昊儿的性格比你坚毅多了,他做事滴水不漏,若不是如此我也不会将担子压在他身上,这后续的一切还需要他,放心留在这里,也要相信你儿子,他能在这个年纪拥有如此高的地位和武功,必然是得天独厚,这一劫我相信他会挺过去的。”

    天机老人说着叹息一声,这一辈子他所经历的太多太多,曾经的他也是艰难的挺过这一关,九死一生才练成了《武阳真经》,可也因此他心爱的人为他而死,心的破碎,令人他几度疯狂,可想着她临死前的话,他却要好好的活着,为她活着。

    “嗷呜........”

    天山之巅,白狼嚎叫,传响天地,却有一种孤独滋味,令人好生伤怀。

    “无月,还好吗?”

    唐天仁来到了风无月所在之地,看见风无月和云雪十分幸福的样子,他不知为何有些羡慕。

    “天仁你来了,来来快坐,今天你嫂子抓到了一只雪鸡,这可是稀有之物,如今天山这里已经很少有雪鸡了,这肉的味道太好了。”风无月招呼着唐天仁。

    云雪也笑着道:“天仁,快坐下,我去拿碗,这雪鸡趁热吃才好吃。”

    风无月消除了心中仇恨,现在和云雪在一起很快乐,也没有什么渴求的,只希望平平安安的度过余生。

    “谢谢嫂子。”唐天仁微笑着道。

    风无月此时看着唐天仁说:“你的事我听师父说了,你也别怪师父,这件事师父真的是无能为力,武阳真经是天下第一神功,途中会遇到几个难关,唐昊现在所遇到的是最艰难的一关,这需要靠他自己。”

    “为什么,爹他究竟为何要将《武阳真经》传给昊儿,你曾经不是说过《武阳真经》需要有上官一族的血脉还有上官一族独特的内功心法才能修炼。”

    唐天仁不知原由,他也只能问风无月了,这里他应该最懂。

    “这一点我已经知道了,当初我和唐昊一战,他施展了天阳破邪,那时候我就知道他已经练成了《武阳真经》,所以后来我猜测过,唐昊毕竟是师父的孙儿,在你身上没有激发血脉效应,而在唐昊身上却是激发了,所以当年师父找到唐昊之后便将《武阳真经》传授给了他。”

    风无月的话唐天仁依旧不是明白,这时候云雪已经把碗筷拿了过来,盛了一碗雪鸡,味道很香。

    “来,尝一尝,边吃边谈。”云雪笑着说。

    风无月咀嚼着雪鸡肉口中道:“天仁,其实你还不了解你父亲,你知道师父当年经历多少磨难,他之所以能修炼《武阳真经》,那是因为.........”

    风无月说到这儿,转头看了看,生怕师父会突然现身。

    “那是因为当年师父的挚爱,上官月儿将自己全身的血传到了师父身上,所以........”

    “所以什么?”

    “啊,师父您什么时候来的,正好来尝一尝雪鸡,很香的。”风无月此时吓得浑身激灵,立马乖乖的。

    天机老人突然现身,唐天仁此时也才知道事情原来是这样,如此说来昊儿之所以可以修炼《武阳真经》也是因为父亲本身的血液就是上官一族的,到了自己这里没有激发,而到了昊儿身上激发了上官一族的血脉。

    这一切原来如此,他懂了,可也不懂。

    “为师的事情以后少议论,听到没有。”天机老人训斥道,而后又对唐天仁道:“跟我过来。”

    “是,弟子知错了。”风无月起身低头认错,云雪也起身乖乖的站在风无月身旁。

    “嗯,行了,年纪也不小,别像小时候那样怕我。”天机老人说完便是离开了。

    唐天仁乖乖的跟着天机老人,他这一刻才体会到自己父亲的厉害,刚刚他根本没发现父亲是如何出现的,就想当初醉仙出现的方式,那么的不可思议。

    “唉,上官月儿是师父永远跨不去的坎儿。”

    风无月唉声叹气,为师父感到不值,也为自己的父亲所犯下的过错而深深懊悔,自己也差点犯下不可弥补的过错,唉.......

    云雪依靠在风无月身旁,两人久久不语。

    “哎呀,我的雪鸡,都冷了。”

    风无月突然惊叫一声,雪鸡盛在碗里现在已经冷了,在这天山就这点不好,天气寒冷,吃东西必须边煮边吃,不然就像现在这样,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