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书快小说!

- 书快论坛

书快小说

第九十七章 机关朱雀 空中惊魂

    (ps一群群号376279280,二群群号446758253)

    机关朱雀拍打着巨大的翅膀,穿梭在云流雾霭之中。嬴子弋坐在机关朱雀的背上,出奇的,这架古代版魔改机关物,并没有发出巨大的噪音,那巨大的翅膀一上一下之间,声音几乎是微不可闻的。

    这简直是有些不可思议!

    对于其中的原理,嬴子弋是一点也不知道,不过正当嬴子弋聚精会神的注视着机关朱雀的运作的时候,耳边响起了鸡腿明的声音。

    “月儿什么时候能够醒啊?”

    看着雪女怀中的高月,天明有些担心的问道。

    “他出手并不重,应该很快就会醒来的。”雪女看了一眼嬴子弋,说道。

    “是么?你们刚刚说的火媚术是什么?”鸡腿明闲着无聊,于是问道。

    “是一种幻术。”这时,小胖墩张开了口,忽然解释道。

    “幻术?”鸡腿明弯着脑袋,对于脑子只有鸡腿和怎么**腿的他来说,显然还是第一次接触到这个词语。

    “没错。”小胖墩不愧是项氏一族的少主,虽然因为嬴子弋的关系,他的武力有所埋没,然而项氏一族对未来继承人应有的素质培养,还是一点也没有被他拉下。“火媚术可以唤起人心底里的不堪回首的悲伤,并将其按照施术者自己的意愿进行修改嫁接。总之,是一种很难修炼也很恶毒的幻术。”

    “那个坏女人,实在是太过分了。居然对月儿使用那么恶毒的幻术。”荆天明听完项少羽的解释,双手抱着肩,一脸不爽,愤然说道。

    班大师正在机关朱雀的驾驶座上操弄着驾驶杆,操控着机关朱雀的运行。

    “忘情大师,你似乎对我墨家的机关朱雀很是感兴趣。”班大师斜了一眼嬴子弋,问道。

    自从上了机关朱雀,嬴子弋的目光就没有离开班大师手上那些操纵杆。

    嬴子弋点了点头,老实的说道:“在下的确对墨家的机关四灵兽有些好奇。青龙,朱雀,白虎,玄武。墨家的机关物以之为名,想来也是十分厉害的东西。今日有幸得见机关朱雀,在下对墨家机关术上的造诣,的确有些叹为观止。”

    “哈哈哈哈!”班大师开怀大笑,“看来不是所有的人都和天明那块木头一样,还是有识货的嘛!很好,老头子很欣赏你。”

    “什么嘛!班老头,你刚才说的话是什么意思。”听到自己被班老头的话牵扯了进来,荆天明很是不爽。

    不过,对于鸡腿明的抗议,班大师并没有在意。他看向了嬴子弋,神色严肃,说道:“忘情大师,你有没有注意到,这周围有些不正常。”

    “的确。”嬴子弋点了点头,“这周围,连只鸟的影子也没有。”

    “墨家之所以要将机关朱雀设计成这个外形,就是为了威吓空中的鸟类。即使如此,机关朱雀每次运行也不得不小心翼翼,因为在空中,鸟类可以说是机关朱雀唯一的威胁了。可是现在却有些奇怪,一路飞来,居然连一只鸟都没有见到。”

    “这有什么奇怪的,说不定这些鸟都在睡觉,或者都在吃饭,哪有功夫理你。”正当所有人都因为班大师的话陷入沉思之时,鸡腿明还收一如既往的发挥着他吃货的本色。

    “快看,好多鸟。”鸡腿明大声说道,似乎发现了什么惊奇的事物一样,一手指着远方密密麻麻的黑影。

    “大哥,我们该怎么办?”小胖墩开始慌了,与此时神经大条,一脸兴奋的鸡腿明相比,西楚霸胖同学很明白,若是在空中遭遇这么多鸟类的撞击,会有什么后果。

    那可是要鸟毁人亡啊!

    不管身量如何,项少羽应有的智商还是没有降低。他一身肥肉迎风舞动,身上不自觉的开始颤抖,神情都有些不自然,显然是害怕异常。

    “你怎么又这样了么,当初看见那个大个子的时候,你也是这个模样。”鸡腿明看着有些不争气的小胖墩,颇有些不满的说道。

    “那个时候和现在能比么?”小胖墩大声喝道,似乎在发泄着心中的不安。“那个时候我们被无双鬼袭击,还有生路可逃。现在我们可是在天上啊!一旦机关朱雀被这些鸟撞击,我们还能逃到哪里去?”

    “什么,你是说这块木头被这些鸟撞击,会沉?”鸡腿明此时似乎才意识到什么,一手指着那团鸟群,大声问道。

    从小胖墩的眼神之中得到肯定的答复,鸡腿明终于开始慌张起来,他跑到班大师的身后,两只手摇扯着班大师衣服后襟,说道:“班老头,能不能快点,”能不能快点,那些鸟快要追上来了。”

    “别吵。”班大师不满的说道,此刻他聚精会神将精力都集中在了操控机关朱雀之上,哪有心思再去理会荆天明这个熊孩子。

    雪女秀眉微蹙,说道:“班大师,我记得上次乘坐机关朱雀的时候,它的速度明显要比现在快了一些。是我的错觉么?”

    班大师摇了摇头,说道:“这并不是雪女姑娘的错觉,上次飞行的时候,机关朱雀的速度的确要比现在快。”

    “那为什么?”

    “这是因为这次机关朱雀飞行,有些超重。”班大师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说了出来

    当班大师说完,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小胖墩的身上。

    “你们这么看着我,我有些不好意思。”小胖墩羞涩的低着头,脸上居然还泛起了红晕。

    “都什么时候了,你们还在开玩笑。”鸡腿明看着越来越近的鸟群,双手抱着头,一副我快完了的样子。

    “你们都给我让开。”

    如果说,每当情危急的时候,总需要有人出来拯救世界。那么,现在,嬴子弋站了出来。

    他站在机关朱雀的尾部,凝神屏息,一身浑厚的内力运转,周身显现了四个太极图形。

    升级到顶尖高手之后,相比以前,对于自己丰沛的内力,嬴子弋感觉运转的更加流利了。

    鸟群渐渐的接近,众人却见一副不可思议一幕。以嬴子弋为中心,周身太极图飞快的运转,暗灰色的铁幕快速扩张,铁幕之内所有的景物都失去应有的色泽以及活力,包括那些本应该即可飞临的鸟群。

    雪女就坐在嬴子弋不远处,怀中还抱着高月。嬴子弋并没有刻意对雪女做些什么,可即使如此,在道家绝技天地失色的强大压力之下,雪女胸口仍然感觉十分的压抑。她艰难的睁开眼睛,看着眼前的少年,第一次感受到了少年的强大。

    少年一笑,轻轻的挥动着手指。肉眼可见,似乎有一些极其微小如针一样的东西在暗灰色的铁幕之中游动着,就像水里的鱼一样。

    这是剑气!雪女心中惊讶,这样的感觉不会错。自从加入墨家之后,她和高渐离一起执行过多次任务。每次看到高渐离出手的时候,那游走于周身的气息,锋芒锐利,顷刻间就能置那些敌人于死地。可是眼前的少年,周身所散发的剑气,已经到了一个十分恐怖的境地。

    如针一般的剑气在失去了活力的鸟群之中飞的游走,只是一瞬间,嬴子弋已经收起了身上的内力。

    周围的景色的回复如初,万物又重新染上了色泽。只是那些鸟群,却是没有再继续前行。

    碰碰碰碰......

    那些飞鸟一个个开始爆裂,血气弥漫,甚至飘向了机关朱雀上的众人。雪女素白的脸上不经意间已经染上了点点红斑。

    嬴子弋出手很快,快到除了雪女,没有人知道嬴子弋究竟做了什么。

    只是,惊讶之后,则是一阵喜悦。鸡腿明和小胖墩站了起来,高声欢呼道:“大哥,你真厉害。”

    同样惊讶的还有着一直跟在机关朱雀后面的白凤。看着自己辛辛苦苦聚集的鸟类就这么一下子就被干掉,说不惊讶是不可能的。

    白凤并没有让这些人坠机的打算。这次鸟类的袭击,与其说是一次攻击,不如说是一次试探。为的就是看看江湖上传说之中的忘情大师究竟是不是浪得虚名。虽然说白凤曾经败在了忘情的掌下,受了重伤,可是白凤从来也不是靠着蛮力获胜的刺客。依靠高超身法和操控鸟类的本事,才是白凤的专长。

    可惜的是,这次的试探完全超乎了白凤的预料,不过他转眼间便是一笑,操控着脚下的白凤凰,加速跟了上去。

    “大哥,你快看,又有鸟飞来了。”

    “恩?”嬴子弋没有想到,看见自己大招的威力之后,白凤居然还有着胆子跟上来。

    白凤站在那巨大的白鸟之上,周围还聚集着十分多的鸟类。不过这次,白凤吸取了教训,并没有让那些鸟群一拥而上。而是让那些鸟分了开来,一波一波的冲了上来。

    白凤驭鸟的技术可以说已经是出神入化,这一点,看着他如臂指使般让鸟群攻击就可以看得出来。

    “有意思,打算消耗我的内力么?”嬴子弋已经明白了对方的意图,依靠着分批前来的鸟群,不断的给自己这方制造麻烦以及消耗自己的气力。

    真是个难缠的对手啊!嬴子弋心中暗道。

    “大哥,那些鸟快来了,你快上啊!”这时,鸡腿明嚷嚷的说道。

    “闭嘴!”嬴子弋一个爆栗,敲上了荆天明的脑袋,“你以为大招是说放就能放的么?”

    真是个愚蠢的正派,连大招都有较长的冷却cd这种常识都不知道。

    正当嬴子弋准备对付第一群袭击而来的鸟群时,却听得鸡腿明一声惊呼。

    “月儿,你醒了。”

    嬴子弋诧异,回头一看。高月此时的状态十分奇怪,她低着头,目中无神,脸神呆滞,看着嬴子弋,嘴中喃喃低语:“是你,是你杀了我的母亲。我要杀了你,为她报仇。”

    这个时候你来添什么乱!嬴子弋心中吐槽道。

    鸟群已经越来越近,嬴子弋现在没有功夫理会愤怒的高月,专心的对付这些麻烦的鸟群身上。

    幸好有着雪女,她拉住了高月,并没有让她近嬴子弋的身。

    眼看着自己的仇人近在眼前,高月却是什么也做不了,这让她无比的悲伤。撕心裂肺的哭声,闻者无不落泪。

    不过嬴子弋可没有这么好的心情,他战斗之际抽空看了一眼死死将高月抱在怀中的雪女,心道这女人就是麻烦,像自己一样打昏高月不就完事了。

    在这场消耗战之中,嬴子弋这方显然是赢家。白凤身边聚集的鸟群已经渐渐的减少,再来一两次袭击,他的手中就将再也没有牌可打。

    “还要来么?”嬴子弋看着不死心的白凤,说道。

    剑气纵横,嬴子弋将那些想要靠近的鸟类一一的斩杀。不过这次却是有些不同,因为在这一批的鸟群之中,有着一只极具灵性的苍隼。它悄然的避开了嬴子弋的剑气,打了个旋,从机关朱雀的身下绕过,却是赫然出现在了班大师的面前。

    “啊!”一声大喊,猝不及防的班大师被这只苍隼抓伤了。

    雪女此刻顾不得怀中已经渐渐冷静下来的高月,上去检查班大师的伤势,却见班大师被抓伤的半臂显得青紫,显然是中毒了。

    雪女从袖子中拿出了一个瓶子,倒出了一粒药丸递进了班大师的嘴中,“这是蓉姑娘在我出发之前给我的药,说是可以压制身上的毒势。你现在怎么样?”

    “我还可以支撑,不过机关朱雀却是驾驶不了多久了。”

    那只苍隼从空中绕行,击中一个目标之后,并没有贸然再次发动攻击。而是等待着机会,开始下一次攻击。

    一声短鸣,这只苍隼再次俯身而下。这次,它的目标是高月。

    一道金色的光芒闪耀,就在这只苍隼快要抓到高月之时,嬴子弋将之斩落。

    不过,他并没有得到高月的感激。高月站了起来,说道:“你以为救了我,我就不恨你了么?我就算是死,也不要你救。”

    “月儿!”就在雪女的疾呼声中,高月跳下了机关朱雀。

    “小子,轮到你英雄救美的时刻到了。”嬴子弋正欲一脚,将身边的荆天明踹下,好完成他身为一个正派和人参淫家该完成的使命。

    可是鸡腿明却是本能的闪躲了起来。他这一闪躲不要紧,嬴子弋却是一脚踩了个空,身体失去了重心,掉了下去。

    “大哥,你这招都用了多少遍了,还想坑我。”天然呆的鸡腿明想起了自己一路上被嬴子弋欺负的场景,非常得意的摸了摸自己的头,笑嘻嘻的正欲回头,才发现不见嬴子弋的踪影。

    “月儿,大哥…..”一声大喊,这一刻,鸡腿明的脑回路终于连接正常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