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书快小说!

- 书快论坛

书快小说

二百零七 九天玄女(一百六十一)

作品:钦差大人驾到 | 分类:玄幻小说 | 作者:阿尔萨兰

    “下跪者何人?“几位王爷和内务府官员围观下,慎刑司太监只能狐假虎威,拍着惊堂木发问。

    ”我说何大,咱俩够熟了,没事甭逗咳嗽。”

    原来那慎刑司的太监名叫何大。

    有王爷低头捂着嘴偷笑。

    何太监火了:‘此乃宫中和内务府会审,你给我老实点,否则大刑伺候。“

    慈宁宫这位宋太监听说慎刑司传他,开始吓一跳,一路上努力想对策,等到进了慎刑司,心里早拿定了注意。

    现在东边西边两地都在闹,你看我不顺眼,我见你就心烦。幸亏自己之前选择了抱皇帝大腿,皇帝虽然年幼,可总有长大的那一天,昨个两宫不是还下了懿旨吗,撤帘还政给万岁爷,看来自己选择是对的。这宋太监到了慎刑司,看到旁听的那一圈王爷,心里没底儿,不知道召自己过来干什么,不过想来总逃不过是东西两边的矛盾,自己只要认准了,向着皇帝就是。想到这,宋太监立马心里有了主意。他刚进来故意挑衅一下,一听慎刑司太监这话,知道事情闹大发了,立马老实了。点头哈腰:”是,是,您随便问,小的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咱都是效忠万岁爷的嘛。“

    这话其实是暗示自己是一定向着小皇帝的。

    钱四垂手低头立在一边,心里冷笑:好,就差你来把这水搅混,欠我的都得从别的地方给我吐出来。

    慎刑司太监可是老油条立马明白过来,这是在对自己宣布效忠万岁爷呢,当即点头:”好,有人举报说你知道万岁爷的身世。“

    宋太监眼睛一转,心里咯噔一下:这事……万岁爷没给过旨意,到底是说还是不说呢?

    他这么一犹豫,眼睛悄悄地往周围人身上瞄,想看看别人都是什么神情,这事能不能说。

    这眼神被那个最多嘴的王爷看到,呵呵笑着道:”嗨,诚亲王,你看,这太监看你呢。“

    诚亲王怒道:”闭嘴。”

    大家都是宗室王爷,你凭啥这么说我?

    那年轻王爷看到小太监钱四用一种仰慕的眼神看着自己,顿时也来了脾气,一拍桌子:”你这话是说我还是说他呢?“

    他伸手指向那宋太监:“听着没,诚亲王叫你闭嘴,你是不是下一句要说什么秘密啊。”

    宋太监一愣,诚亲王此刻被这年轻王爷架到火上,只能瞪眼看着那宋太监:“事关两宫,你要实话实说。”

    宋太监眼睛骨碌碌一转,就看到斜对面站着的小太监无声地对他说:“万岁爷让你说实话。”

    做太监的长期察言观色,利用口型传话是基本功,宋太监知道这小太监是万岁爷身边的亲随,据说是从西太后那要来的,最近很是得宠,他立马明白过来,这是皇帝的意思,当即跪下道:“诸位王爷,奴才是知道这件事的。”

    “你怎么能知道?”

    年轻王爷问道。

    “你只是旁听。”

    诚亲王在一边提醒。

    宋太监得到钱四的暗示,开始自顾说下去:“是这样的奴才听到太后和李嬷嬷说的,当时她们俩在屋里说,奴才是偷听到的。”

    “你竟敢窥视主子?”

    诚亲王有点生气。

    “好了,奴才知道主子的事,这奇怪吗?世上没不透风的墙,你继续说,别怕威胁。”

    年轻王爷是要和诚亲王杠上了。

    “你的意思是李嬷嬷知道此事?”

    慎刑司太监问。

    “当然啊,李嬷嬷和娘娘说起增寿的事,哦,就是诚亲王府那位增寿小爷。”宋太监说到这,又用眼睛瞄诚亲王。

    另外几位王爷也看着诚亲王,后者道:“你尽管说,不必顾忌我,本王要听实话。”

    “娘娘说先帝当年对那贱人情深意重,竟然给宫妃内下药,所以增寿必须死。可谁能想到,这百密一疏,先帝做的再隐秘,总有漏掉的一个,后来,后来西边太后,哦,那时太后还是贵人,宫里一个人偶然被万岁爷看上,那个……那个宠幸了,就有孕在身了,后来生下一子就是万岁爷,万岁爷得得确确是先帝的子嗣。”宋太监见钱四传的小皇帝命令,让他说,他当然知道什么能说,什么不能说。

    东太后和李嬷嬷说万岁爷不是先帝亲生的,这话不能说,说出来万岁爷皇位不保,自己脑袋也得搬家。既然这事都闹开,那就编套瞎话出来:东太后和李嬷嬷的确背后说点什么坏话,但是皇帝千真万确是先帝之子。宋太监手心攥着冷汗,决心赌上一把,富贵险中求。

    “有没有提到诚亲王?”

    年轻王爷忙不迭地问、

    诚亲王哼了一声,脸色不变心里恨极,心道你给我等着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提到诚亲王府,老王妃和增寿,还说要散布谣言说万岁爷不是先帝的儿子,将来,将来……”

    宋太监努力地编造谎言。

    慎刑司太监追问:“谁散布谣言?”

    “李嬷嬷,是李嬷嬷说她要在宫里去说万岁爷不是先帝的儿子,先帝只有增寿一子,这都是李嬷嬷说的。”

    “李嬷嬷为何这么说?”

    “这……我哪知道啊,我就是在窗外听到这么几耳朵,这事还得问李嬷嬷,她为啥要害万岁爷啊。“宋太监干净利落把李嬷嬷给卖了。

    很快,遍体鳞伤的李嬷嬷被带上来。

    李嬷嬷一看跪在地上的宋太监,心里明白,完了,太后还说利用这吃里扒外的家伙往皇帝那递假话,想不到现在把我自己装进去了。她被打的狠了,一说话嘴角就流出血来,都到这时候还忠心耿耿,将一切都揽在自己身上:”是,是我说的,都是我做的,和我们娘娘无关,是我自作主张,娘娘全然不知道。“

    “你和娘娘讨论的话,娘娘也什么都不知道?“

    慎刑司太监问。

    李嬷嬷想,看来还是说万岁爷不是先帝之子这事,点头道:“是,娘娘什么都不知道,娘娘知道先帝曾经给宫妃下药,导致众妃都不能生育,因此我就认为当今万岁爷不是先帝之子,这一切都是我自己猜的,和我们娘娘无关。”

    这么一对照,事情基本真相大半了:东宫的李嬷嬷散布流言说皇帝不是先帝之子这事是坐实了,至于是不是东宫指使的……几个宗室你看我,我看你,还是年轻王爷发话了:“这事,到现在基本都看明白了,接下来好像不是慎刑司能管的了,问得了的。诸位兄弟叔伯,这审两宫太后,本朝还是绝无仅有的事啊。”

    “哼,太后已经还政,事关万岁爷的名声,名不正则言不顺则事不成,此事必须审问清楚。”

    诚亲王被卷入此事,心里很是郁闷,一定要调查清楚,得罪两宫也在所不惜。

    钱四低下头去,嘴角荡开一丝笑容:好了,水彻底搅混,西边妖婆,等着接招吧。